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真正的至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穆玉明,于步凡等,目光死死的呆滞望着高空,神经紧绷。

    他们站在广垩场边缘,已经是震撼到早就无法言语。

    远处围观的法家强者,此刻也为之震愕颤动。

    那来历神秘的青年,竟然是能够将韩千然bi到如此地步,不可谓不是强大了。

    如此青年要是最后能够收服为法家所用,将足以力压另外八大家和各大势力,有法家老者心中在琢磨和震撼。

    “的确是比起先前的那些强多了!”

    证武台上,杜少甫笑着,目露出毫不吝啬的赞赏。

    而当淡淡的话音自口中传出吞噬,杜少甫眉心内,一道银金色电弧光束瞬间璀璨掠出,在刹那间释放出的狂暴毁灭的威压。

    “轰!”

    一股真正的至尊威压顿时降临,漫天的银金色雷霆,突然威能成倍暴增。

    这是杜少甫此刻脑海元神内的三种融合的灵雷,还有那神秘灵根再没有隐藏和压制。

    从昨天到今天之前的对决,杜少甫动用了元神力量,但却是并没有尽数动用三种融合后的灵雷和神秘灵根。

    “嗤啦啦……”

    一株庞大千丈的银金色雷霆巨树浮现虚空,至尊威压自那银金色诡异雷霆巨树中弥漫倾泻四方,璀璨心悸当空。

    那是杜少甫元神之中三道灵雷魂种,还有那神秘灵根毫无保留所凝聚幻化。

    银金色色雷霆巨树上,符箓秘纹璀璨,覆盖满树,遮天蔽日。

    古老霸道的气息苍凉壮丽,不可挑衅,蕴含狂暴毁灭!

    韩千然催动了全力,此刻杜少甫也彻底的动用了元神和灵雷,还有神秘灵根之力。

    “轰隆隆隆……”

    当那千丈雷霆巨树浮现在虚空,骤然震撼了全场,四周天雷滚滚,如要灭世!

    “我知道了,那是金乌焚天雷,传言中和金翅大鹏鸟一族有关的金乌焚天雷!”广垩场远处,一个法家老者骤然颤抖。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银罗吞魂雷,大地崩天雷,金乌焚天雷,此子的身上不是一种灵雷,他这是融合了三种灵雷于一身!”

    一个中年声音在颤动,元神在发颤,目视着虚空上那庞大银金色雷霆巨树,双眸涌出神光。

    “融合三道灵雷于一身,奇迹,这是一个奇迹,不可思议!”有法家老者发颤,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会出现。

    常人要融合一道灵雷的难度也犹如登天,韩千然那等天姿,当初融合天魂神雷,有长辈出手护佑,还有天材地宝护身,最后也九死一生差点失败。

    而此刻那来历神秘的青年,却是融合了三道灵雷于一身,这是何等的变态和奇迹。

    “那青年的元神中,似乎还有着一种灵根,这灵根好像是……”

    有法家强者变色,那雷霆巨树内蕴含着一种至尊气息,虽然已经和三种灵雷融合,但还是被他捕捉了出来。

    这一霎,几欲要崩碎的虚空中,韩千然大势天成,但当那千丈雷霆巨树当空,也为之明显一颤,显得有些瑟瑟发抖。

    韩千然宛如至尊,但却是有所欠缺,终究只是半步至尊。

    电闪雷鸣,银金色色雷霆巨树,弥漫扩散而出的一股古老的威压气势,那是让人面对着不容反抗的真正至尊,不容挑衅!

    银金色雷霆巨树上爆发符箓秘纹,直接横贯虚空,深种在苍穹!

    一种壮丽苍凉的气息蔓延,雷霆巨树上的气息如至尊凌天,将前者可怕的狂暴毁灭之力生生停滞。

    与之同时,银金色雷霆巨树电弧弥漫虚空,宛若无数雷霆树根在生根发芽,吸收四方天魂神雷中的能量。

    然后在所有愕然目光下,天空上出现了那骇然惊世的一幕。

    声音缥缈,徐徐落下,但却是让人听着如天鼓在重锤,震颤人心,无端心神为之惊恐。

    韩千然催动的天魂神雷,被那雷霆巨树吞噬。

    白虎脉魂,被银金色雷霆狂暴摧毁。

    四周虚空的凶禽猛兽,天地异象,被银金色雷霆灭世,摧枯拉朽毁灭。

    那可怕的天地大势,此刻在那银金色雷霆巨树面前,显得是那般的弱小。

    那银金色雷霆巨树,此刻才是正真的至尊!

    “轰!”

    杜少甫踏出,战衣猎猎,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灵符师,战神横空,鬼魅而莫测,挥手就是一拳落在了韩千然的能量铠甲上。

    “噗噗……”

    一拳让其能量铠甲崩碎,韩千然身躯从半空直线坠落,口中大口的吐血,最后重重的砸落在了广垩场。

    “砰!”

    当那一个超然青年从半空坠落证武台上,所有法家子弟的心情,也犹如是从天堂坠落进了地狱。

    “哗啦啦……”

    半空中,一切恐怖的能量如同风暴扩散席卷开去,到了远空后,又瞬间戛然而止,消散归于虚无。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目光呆滞,宛如时间静止。

    所有人被镇住了,法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韩千然,竟然是被外界的一个灵符师给击败了,这要是传了出去,绝对是要在这天地间泛起惊天波澜!

    而此刻,在场的法家强者已经心起波澜,心中泛起了巨垩浪。

    他们此刻已经真正的意识到,这已经是一个大问题。

    韩千然败了,威严大损,外界到时候也将会为之激起巨垩浪。

    到时候,要是那来历神秘的青年不肯为之所用,将是法家的心腹大患。

    “我的天啊!”

    各大家和各大势力的来人在死寂之后,随后人声沸腾。

    昨日落败的各大家的年轻强者,此刻才知道,昨天他们没被虐死已经是好运了。

    “那家伙是个强横的坑货!”

    随后有八大家的人弱弱开口,那自称战神的家伙强横如斯,昨日和他们装模作样的动手,分明就是为了坑宝。

    在场无数法家子弟,此刻却是惶惶不已,面色莫不是为之发白。

    法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竟然是败在了外界一个灵符师的手中,还败的那般干净利落,这难道证明着法家已经真正的没落了么?

    “这不可能,不可能…………”

    证武台上,韩千然爬起身来,胸前锦袍染血,嘴角血迹溢出,俊朗的脸庞上凭添几分狰狞,目光有些茫然。

    随后韩千然抬头,望着杜少甫,洁白牙齿上染血,透着森然之意:“我不相信,我怎么会败在你的手中!”

    他是韩千然,他是半步至尊天姿,只差半步就能够拥有至尊天姿!

    他还身怀天魂神雷,修炼法家‘法道’,大势天成,能够横推今世。

    但现在,他却是败在了一个外界的灵符师手中,这是他此生无法相信的打击!

    “轰!”

    当话音落下,韩千然体内,再度涌出刺眼符文,无形中和禁制封印内的半圣器‘震世盘’相连。

    封印禁制内,原本平静的震世盘顿时发光,璀璨耀眼,通体古朴覆盖符文,开始流动一股可怕气息。

    符箓秘纹交织,震世盘发光,透过杜少甫布置的封印禁制,也散发出惊人的波动。

    很明显,韩千然还要动手,他要动用震世盘,要以半圣器最后来验证,他不相信自己会败在一个外界之人的手中。

    “混蛋,那是我的宝物!”

    杜少甫心头一震,那震世盘太可怕了,已经要直接将自己的封印禁制摧毁,根本难以束缚。

    “嗤啦……”

    眉心中眉心中发光,古老莽莽的气息波动,杜少甫直接催动了荒古空间,让时空波动,将‘震世盘’收进其中。

    为了怕龙五等人依葫芦画瓢,杜少甫也毫不客气的将天龙罩,盘龙战神铠,辟邪阴阳链,玄光虚空剑等直接都收进了荒古空间内。

    韩千然面色再度骇变,他感觉着震世盘竟然是突然失去了和他的联系,这几乎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却是的确发生了。

    “不好,蛮荒战枪失去了联系!”

    “不对,我的龙影凤舞鞭也失去了联系!”

    “我的辟邪阴阳链也没有了痕迹,无法再联系到!”

    这同时间,张文铮,惠暮天等也感觉到了这不可思议的惊人变故,但更为心痛,心在滴血。

    “敢动我的宝物,滚开去!”

    收敛荒古空间的瞬间,杜少甫动怒,宛如闪电,一脚狠狠的冲击在了了韩千然的胸膛。

    “砰!”

    如脚踢石子,韩千然身上的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在胸膛响彻的闷雷声中,身躯自证武台上被踢飞出。

    “噗……”

    口中鲜血飙出,韩千然身躯也最后重重的砸落在了广垩场。

    这一脚,踢得所有法家老少的心,也如玻璃般破碎般的心碎。

    “堂堂法家,年轻一辈就这点实力么!”

    杜少甫目视八方扫过,望着四周广垩场密密麻麻的身影,突然,仰面望天,浑身发光,声音大喝而道:“法家难道无人了不成,可还有人敢出来一战!”

    声音传出,犹如惊涛拍岸,席卷整个法家,震动云霄大地。

    “他这是在挑衅整个法家吗?”

    各大势力和各大家都在吃惊,那家伙此刻分明是在挑衅整个法家啊,这是何等狂傲。

    “这是在挑衅我法家!”

    远处,有法家老者顿时就勃然大怒,为之变色。

    那来历神秘的青年,将韩千然踢下证武台,口宣法家无人,这是何等狂妄之极!

    这可是在法家之内挑衅啊,从古至今,这绝对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在法家放肆,还是一个外界的小子。

    广垩场内,有元神敏锐之人抬头,感觉到了不少隐晦气息,此刻降临在了广垩场周空。

    凰灵儿七彩双眸中泛着震撼色泽,喃喃轻道:“法家该如何了结,那隐藏的人,怕是不得不出来了吧!”

    “轰!”

    蓦地,自高空上有着波动传出,一道璀璨光芒大道铺展长空,宛如神迹般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上。

    一道朦胧虚影出现在了那璀璨光芒大道上,像是从虚空浮现。

    朦朦胧胧,弥漫神辉,让人看不清阵容。

    但这种手段,却是已经震撼了全场。

    特别是有着一股真正的至尊气息降临,让人为之欲要魂飞魄散,欲要匍匐跪伏下去。

    “我给你机会,回去恢复吧,明天一早,证武台上,巅峰全盛的你,才会有资格让我出手!”

    声音缥缈,徐徐落下,但却是让人听着如天鼓在重锤,震颤人心,无端心神为之惊恐。

    最后一切消失,四周归于风平浪静。

    杜少甫望向虚空,双眸暗自泛起些许波动,随后恢复清朗。

    半空中,一切恐怖的能量如同风暴扩散席卷开去,到了远空后,又瞬间戛然而止,消散归于虚无。

    “明天么…明天会出现么……”

    而后杜少甫目带笑意,喃喃话语落下后,转身扫过四周,最后对各大家的人挥了挥手,道:“多谢宝物,有想要回本的,欢迎明天继续挑战我。”

    话音落下,杜少甫一脚跺,战衣猎猎,发丝飘动,扬长而去。

    望着那一个战衣青年离去,四周广垩场还沉寂在寂静中,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八大家中,张文铮,惠暮天,虚灵子,颜离痕等望着那一道离去的背影,他们很想挽留和阻止,但此刻双脚都还有些在发颤,根本迈不开脚步。

    他们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个战袍青年离去,他们的心却是在滴血。

    他们身上的宝物,族中的重宝,此刻可都是被那家伙尽数带走了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