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龙族龙五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坑货,那混蛋就是一个绝地的坑货,九大家和龙族都被坑了!”

    “龙族才被坑大了啊,睚眦一脉的重宝都被坑走了!”

    “不过那尨蛓也算是活该,想要占便宜,谁知道被按坑货给直接坑深沟里了!”

    当那一道战衣身影负手扬长而去,证武台四周顿时骂声不绝,痛恨不已,不少人恨不得要去群殴那坑货。

    不过法家早就有禁言,所有印证只能够在证武台上,也不得故意施以杀手,其它地方禁制私斗。

    “他竟然没来么……”

    “那家伙是九星灵符师!”

    穆玉明和于步凡终于是回过了神来,他们感觉着今天他们的心情,就像是浪过十八弯一般的起起伏伏,心脏已经有些承受不下去了。

    “走,我们快走!”

    最后听着四周对那小子的怒骂和痛恨,于步凡等生怕是他们也受到连累,立刻抽身而退。

    要知道一开始他们可是跟着那号称战神的家伙一起来的,这时候群情激奋,万一最后对他们做出点什么可就不妙了。

    最后听着四周对那小子的怒骂和痛恨,于步凡等生怕是他们也受到连累,立刻抽身而退。

    此刻一天也过去的差不多,日头已经快要到黄昏。

    证武台上还笼罩着一个厉害的符阵,尨蛓在里面疯狂咆哮破阵,但一直无法破开,咆哮声不绝。

    最后到了黄昏,日落西山,证武台上被困的尨蛓,也还没有破开符阵。

    不少各大家的年轻一辈阵符师,逐渐围在了证武台四周研究符阵。

    而后他们也都惊讶的发现,竟然是研究不出什么来,那下子布置的这符阵很是诡异,最后甚至是惊动了法家一些老一辈的阵符师前来。

    喃喃出声,杜少甫双瞳内泛着期待,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应该外面很热闹了。

    据说一直到了深夜,一个英姿青年降临证武台,望着证武台上的符阵,面色不是太好看。

    而后那英姿青年出手,神威降临,龙威滚滚,自有真龙之威降临,将证武台上的符阵强行摧毁,光芒照耀黑夜,破碎的符文久久不灭。

    随后那英姿青年开口,翌日证武台上,龙族龙五加倍奉还。

    这一夜间,在法家内的各大家似乎都有人开口,明天证武台上,要让某些人付出代价!

    不过这些事情,杜少甫可没有理会。

    “放心吧,今天那小子肯定倒大霉了,都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傍晚回到落脚的地方之后,杜少甫就到了房间内,布置下了一道封印禁制后,就直接开始调息吐纳了起来。

    “哗啦啦……”

    运转神秘残篇功法,片刻后,杜少甫周身就笼罩在了一圈白色光芒之下,弥漫古老的气息。

    “嗤嗤!”

    深夜间,杜少甫突然睁开了双眸,眼中光芒璀璨,一闪而逝,脸庞上挂着些许的微笑弧度,随后恢复了平静。

    深夜间,杜少甫突然睁开了双眸,眼中光芒璀璨,一闪而逝,脸庞上挂着些许的微笑弧度,随后恢复了平静。

    “窥探么……”

    杜少甫敏锐的元神下,感觉到了刚刚法家有人在窥探自己,没有在意,也在预料之中。

    “少璟,你明天会出现在证武台么……”

    喃喃出声,杜少甫双瞳内泛着期待,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应该外面很热闹了。

    杜少甫希望明天能够引出少璟,哪怕是远远的见上一面也好。

    此刻一天也过去的差不多,日头已经快要到黄昏。

    不敢暴露自己,也无法知道母亲和妹妹少璟的下落,杜少甫只能够只能够以这种方式来引起动静,至少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随后,杜少甫继续吐纳调息,丝毫不知道此刻整个法家也已经被悄然震动。

    白天证武台上的一切,在极快的时间中,便是传遍了整个法家,莫不是为之诧异震撼。

    “查,查那小子的来历,到底是什么来头!”法家一处大殿内,有老者沉道。

    “如是能够为我们所用,这一次倒是引进了一个不俗之辈,哪怕是给他一点好处也在所不惜!”有老者开口,带着笑意。

    运转神秘残篇功法,片刻后,杜少甫周身就笼罩在了一圈白色光芒之下,弥漫古老的气息。

    “那几大家的年轻人明天怕是不会闲着,哪怕是我们法家的年轻一辈也不会沉默,明天肯定会更热闹,我们要不要插手,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有人开口问道。

    “不用插手,让他们去争,这同样可以了解各大家的竞争力,更能够看看那小子有多强,要是那小子真的不俗,那我法家这一次倒是赚了。”

    上首有老者开口,做出批示,道:“只需要远观即可,出不了人命就行!”

    “明天龙族和各大家的人肯定会全力出手,怕是那小子最后会很惨,我们可要保住那小子?”有人继续问道。

    “最后时刻保住那小子一命就好,到时候更能够收心。”

    心国舍母考跑睡量  “哗啦啦……”

    上首老者露出笑意,那神秘的小子已经证明了不俗,要是能够为己所用,那在神域空间内,都是一大绝对助力。

    夜幕笼罩,月华当空。

    高耸山峰,青石弯路盘旋,古老的石台阶蜿蜒向上,直通山巅。

    “这点事情也要告诉我么,一个外界的来人,虽然不俗,但以九星灵符师击败李楚崖他们,也不是什么大事,外界之中曾也出现过天姿绝顶之辈,但始终要差上那么一些,一朵烟花而已,绽放一天不代表什么,有些哗众取宠罢了。”

    山巅上,一个紫发青年负手而立,月色笼罩,淡淡紫色长发轻轻飘动,渲染月华,道:“但这始终是我们法家,威严不可犯,明天随便找个人,确保他第三天上不了证武台。”

    上首有老者开口,做出批示,道:“只需要远观即可,出不了人命就行!”

    “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所以来告知你一声,明天想必龙族的龙五,佛家的'恒七',道家的'虚灵子',阴阳家的'柒家浚'等会要被迫提前出手,那小子应该第一个也无法抗衡过去,这和我们的计划有些差别了。”

    一个锦袍青年在紫发青年的身边开口,面容俊朗,随后道:“我已经查过了,那杜少甫并没有前来,终究是没有胆子,我就说他不敢来的,族中一些老人,打算老尊主大寿之后,再去外界出手。”

    “他竟然没来么……”

    紫发青年淡淡的说道,显得有些疑惑,月色笼罩下,气质超然物外,宛如神灵临世。

    ……………………

    深夜间,杜少甫突然睁开了双眸,眼中光芒璀璨,一闪而逝,脸庞上挂着些许的微笑弧度,随后恢复了平静。

    一夜间徐徐而过,晨曦驱赶夜幕。

    清晨到处一片宁静,雾蒙蒙的,雾气萦绕,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弥漫覆盖在古老的山丘之中。

    葱翠的森林,郁郁葱葱的叶子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摇摇欲坠,像是不舍与其分开。

    清晨的证武台四周辽阔广场上,今天却是一大早就开始人山人海。

    法家各处,有着大量的人潮聚集而来。

    喃喃出声,杜少甫双瞳内泛着期待,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应该外面很热闹了。

    昨天发生在证武台上的事情,一夜间,消息风暴般传遍整个法家,让整个法家震撼!

    “龙族龙五已经开口,今天要亲自出手!”

    “纵横家,名家,儒家,道家等等各大家的代表也都开口,今天要讨回洗刷,加倍奉还!”

    “那小子自称战神,还真是够阴险奸诈的,据说昨天可是赢了一大堆的宝物和丹药啊!”

    “何止啊,龙族的重宝,接近圣器层次的盘龙战神铠,也被那家伙给坑走了,据说还是那尨蛓求着一战的!”

    “龙族才被坑大了啊,睚眦一脉的重宝都被坑走了!”

    “那小子太坑了,扮猪吃老虎,阴险无比,奸诈无耻,肯定长的特猥琐吧!”

    “放心吧,今天那小子肯定倒大霉了,都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那小子也算是一朵奇葩了,能够同时被九大家和龙族都惦记上!”

    “…………”

    证武台四周,清晨就人潮拥挤广场上,各种议论喧哗汇聚,直冲云霄,热闹程度,属法家罕见。

    最后到了黄昏,日落西山,证武台上被困的尨蛓,也还没有破开符阵。

    “呼……”

    而此刻法家外围的一处偏僻庭院中,房间内的杜少甫,才徐徐自嘴中吐出一口浊气,通体发出光芒,体内气息似乎传出一阵‘隆隆’的轰鸣声,自体表弥漫一股又一股的涟漪,气息很是强大,更是弥漫着一股古老的气息。

    “嗤嗤……”

    蓦地,杜少甫睁开了双瞳,满头发丝飞扬,双眼涌上银金色电弧,光芒璀璨,仿若一尊盘膝而坐的青年至尊,气息震动四周虚空,让空间发出轰鸣之声。

    但这气息也只是一瞬而逝,立刻被杜少甫收敛。

    但对于寂灭的概念,此刻杜少甫却是还很迷糊,像是明明就在彼岸,却是无法伸手触及,近在咫尺,又虚无缥缈。

    随后杜少甫脸庞上露出了微笑,最近一直在修炼神秘残篇功法,源源不断的增强元神力量,汇聚一股天地能量,还能够反哺肉身,皆是双双得到好处。

    这种感觉下,让杜少甫越来越感觉到,欲要朝着寂灭层次靠近。

    但对于寂灭的概念,此刻杜少甫却是还很迷糊,像是明明就在彼岸,却是无法伸手触及,近在咫尺,又虚无缥缈。

    “噼啪……”

    没有再多想,这是新的一天,杜少甫眼中目光涌出些许期待和紧张,随后起身伸展了一个懒腰,浑身骨骼关节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传开,然后打开封印禁制走出了房门。

    “怎么了?”杜少甫问道,神色很是轻松。

    “战神大爷,您老终于出来了!”

    “大事不好了,这下完蛋了,这下你可是惹上大麻烦了!”

    随着杜少甫一出房门,早就是等候在了庭院中的于步凡和穆玉明等人在一个忍不住的震撼之后,随后面色抽动,神色很是紧张着 。

    “怎么了?”杜少甫问道,神色很是轻松。

    爷,你倒是轻松啊,你可知道龙族龙五,还有各大家的代表,都已经放话,今天证武台定然让你好看啊!”

    证武台四周,清晨就人潮拥挤广场上,各种议论喧哗汇聚,直冲云霄,热闹程度,属法家罕见。

    穆玉明见到杜少甫一脸轻松的样子,不由狠狠的白了杜少甫一眼。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