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章:古清扬归!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望着下方那不少早已经商量好了的长垩老,那是一股宗中积累的毒瘤,司马踏星面色开始阴沉。

    突然,司马踏星琉璃般的深邃双瞳内,有着光华闪烁,抬头望向了大殿之外。

    大殿外,一道身影无声无息般出现,身形清瘦修长,七旬模样,身着青白色素袍,肩后背上背一柄古剑。

    老者白发飘飘,半束半散,几缕白色鬓发随着一撮白色胡须飘飘,看似仙风道骨,如仙人临世,但此时看起来,神色匆匆,风尘仆仆。

    “我徒少甫呢?”

    老者出现在大殿,第一时间望着大殿内众人问道,原本清澈的双眼目光,此时泛着光芒闪动。

    “古清扬长垩老……他这么回来了!”

    大殿内,扈长垩老等人望着大殿外出现的老者,有人无端心神发颤。

    “终于回来了。”

    胡三坤等在老者目光暗动,微凝的脸庞神色松弛了一些,他们反对惩处杜少甫,但长垩老团中,他们并不占优势。

    宗中有着不少的长垩老拉帮结派,在宗中根深蒂固,这一次符盟大赛,杜少甫侵犯到了他们的利益,因此他们绝对不会轻饶杜少甫。

    “师父,你终于回来了,他们要将小师弟打入黑狱一年,现在已经半个月了,小师弟在黑域中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大殿内,见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于万里顿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凝重的神色中露出了喜色。

    这半个月中,于万里每一天都在想办法,每一天都在等着师父归来。

    古清扬长垩老闻言,当下那泛着光芒闪烁的清澈双眼,便是直接抬头望向了司马踏星,问道:“宗主,我弟子少甫,犯了何等宗规罪过,要打入黑狱一年?”

    听着古清扬长垩老的声音,谁都能够听得出来,古清扬长垩老怒了,尤其是扈长垩老等人,皆是面色不停变化。

    司马踏星苦笑,起身对古清扬长垩老说道:“回师叔,杜少甫所犯宗规,不足以打入黑狱,只是长垩老团的一些长垩老商议,将杜少甫强行打入黑狱,我们正在商议。”

    “长垩老团一些长垩老商议,你才是古天宗宗主,还是长垩老团是古天宗宗主,这古天宗内,你说了算,还是一些长垩老说了算?”

    古清扬长垩老牧师司马踏星,不依不饶。

    “师叔教训的是!”

    司马踏星点头,目视大殿,道:“宗中已经调查清楚,此事原本错不在杜少甫,现在我宣布,杜少甫放出黑狱!”

    司马踏星声音落下,大殿内不少目光有喜有忧有复杂之色。

    “宗主,长垩老团所有长垩老的表决结果,难道这是要更改么?”扈长垩老咬了咬牙后,壮了壮胆,对司马踏星问道。

    “师父,扈长垩老的弟子常清海,和曹肇,费成明,白一尘四人,带着五千多弟子围攻小师弟,小师弟受伤不轻,但曹肇,费成明等人也被小师弟自卫斩断了一臂,但有人认为,小师弟出手是心狠手辣,所以一定要将小师弟打入黑狱!”于万里对古清扬长垩老说道,所指自然是这扈长垩老等人。

    “原来如此,宗规何在!”

    闻言,古清扬长垩老大喝一声,宛如雷鸣,震动的整座大殿也为之一震,声浪滚滚:“五千多个弟子围攻我徒,反要将我徒打入黑狱,你们这是欺我老了么!”

    这等惊雷大喝落下,大殿内所有人心神发颤。

    谁都真切的感觉到,此时古清扬长垩老是真正的怒了,怒意滔天。

    “古长垩老说的严重了,五千多个弟子不是围攻,只是看看热闹而已,真正出手的也只有二三十人,杜少甫出手的人也有好几个,五千多人围攻,纯粹是无稽之谈!”扈长垩老咬牙说道,目视着古清扬长垩老,心中无端发颤。

    “好一个无稽之谈,难道几十个人围攻还不够么!”

    古清扬长垩老顿时双瞳直视扈长垩老,大喝道:“扈智善,是不是你弟子吃了亏,就要严惩我徒?”

    古清扬长垩老的大喝声,让得扈长垩老脸色无端发白,目光失神,差点震的气血散乱,说不出话来。

    身边的一个老者长垩老修为片刻之后,才道:“古长垩老此话什么意思,是杜少甫对同门出手心狠手辣,严惩只不过是正宗规!”

    “我只问一句,那一番争执,孰是孰非?”古清扬长垩老喝道,目光已经怒意涌动。

    扈长垩老等长垩老闻言,心中无端发毛,他们原本知道古清扬长垩老难缠,可是不好招惹的。

    因此他们想着趁着古清扬长垩老在外,将杜少甫打入黑狱定下结果,到时候就算是古清扬长垩老回来来,怕是也为时已晚了。

    可却是没想到古清扬长垩老会回来的这么快,据他们所知,古清扬长垩老身在外地处理宗中要事,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回来的,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敢如此。

    “清扬长垩老,宗中已经调查清楚,错不在杜少甫,是那曹肇等人招惹在先!”

    胡三坤长垩老起身说道,虽然杜少甫让他输了不少道器和丹药,还击败了他的弟子,但他却是一直力挺杜少甫的。

    闻言,古清扬长垩老目光扫视全场,暴怒的神色反而是平静了下来,但偏偏是如此,反而是无形中透着一种威压,让人感觉着,就像是一座沉寂的火山一般,道:“不知道你们是当我徒少甫好欺,还是当我古清扬好欺?”

    “古长垩老,这是长垩老团的表决。”扈长垩老说道,望着此时的古清扬长垩老,无端有些颤抖。

    “长垩老团,难道比起宗主还大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所为,一些害群之马,清除就是。”

    古清扬长垩老微微一叹,轻道:“其实这都怪我,怪我心慈手软,所以,你们才觉得是我好欺啊!”

    大殿众人闻言,不少长垩老护法凝重。

    “古长垩老,你过了,你虽然辈分极高,但长垩老团代表着什么,你应该知道,杜少甫虽然是你的弟子,但此事结果已经由长垩老团表决,不可更改!”

    扈长垩老咬牙,他的弟子遭受重创,还关系到他们以后在宗中的利益,定然不能够让古清扬捣乱。

    “宗主师侄,我在宗中是何身份,有何职责权威!”

    古清扬长垩老抬头,跨步上前数步,对司马踏星问道。

    “师叔为宗中二长垩老,长垩老团之率,众长垩老之上,必要时候,有权处置宗中任何弟子,包括长垩老!”

    司马踏星说道,目视大殿,琉璃双瞳内,深邃中透着精芒。

    “倒是忘记了,我是二长垩老,必要时候,有权处置宗中任何弟子,包括长垩老在内啊!”

    古清扬低声轻道,清澈的双眸精芒,犹如电芒闪烁,让得扈长垩老等人望之发寒,无端身子颤动。

    已然,古清扬长垩老目视颢护法等人,道:“扈智善,你等可知罪?”

    闻言,那扈长垩老扈智善顿时脚步踉跄,望着古清扬长垩老,道:“古长垩老,我不知道所犯了宗中何罪?”

    “你等一干人纵容弟子胡作非为,以下犯上,其罪一?”古清扬长垩老平静说道。

    “古长垩老,我等弟子何来胡作非为,以下犯上?”扈长垩老不服,咬牙说道。

    “我徒少甫,和你等同辈,你等弟子,自是后辈,后辈还敢以下犯上,围攻宗中长辈,你等不是纵容弟子胡作非为,他们不是以下犯上么?”古清扬长垩老说道。

    闻言,扈长垩老等无言以对,曹肇,常清海等,论起在宗中的身份,自然是比起杜少甫来小上一辈,以下犯上,这罪过可是可大可小。

    “扈智善,你等对我不敬,不将我放在眼中,这是其罪二。”

    古清扬长垩老直视那扈智善等,张口大声喝道:“两罪并罚,今天将你等一干人撤除长垩老职位,打入黑狱半年!”

    “什么……”

    大殿内众人闻言,所有人面色骤然大变。

    扈智善等一干人更是起身颤抖,目光波动。

    “古长垩老,你无权这么做,撤除长垩老,这必须要大长垩老和三长垩老同时在场!”

    有长垩老开口,但声音微颤,神色很是慌张。

    “师父,小师弟就是被大长垩老打入黑狱的!”

    于万里怕师父不知情,开口对师父古清扬说道。

    “我知道了!”

    古清扬长垩老点头,很是平静,似乎是并不奇怪,目视着扈智善等,继续大喝一声:“我最后说一遍,你们可知罪?”

    “古长垩老,你别欺人太甚!”扈智善咬牙沉喝,他毕竟也是长垩老,不能够如此弱了气势。

    “放肆!”

    古清扬长垩老沉喝一声,声浪惊雷,震的整座大殿都在颤动,可怕的气势犹如火山般喷垩薄而出,眼中犹如有着符文斗射,一步步的走向了扈智善而去,两旁长垩老众人,接连退离。

    眼见着古清扬长垩老走来,扈智善等长垩老也接连退后,眼中目光畏惧,身躯‘唰唰’发颤。

    “快去找天鹿长垩老。”

    扈长垩老等人面面相觑,见势不妙,颤抖后退,欲要离开大殿。

    “给我站住!”

    古清扬长垩老大喝一声,整座大殿颤动,摇摇欲坠,白袍猎猎鼓荡,一股可怕的气息伴随着一股股耀眼的符箓秘纹扩散,雷霆般的撞击在了扈智善等一众人身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