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一生我只爱你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季 第66章 鸳鸯剑谱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鸳鸯剑谱苦练中,

    心有灵犀一点通。

    哪知需要行**,

    杨光作祟鲜血涌。

    ◆◆◆◆◆◆◆◆◆◆

    客栈里人多眼杂不适宜练功,不如干脆回到鸳鸯谷吧。鸳鸯谷里练鸳鸯剑,怕是最适宜不过的了。柳诗妍点头应允,当日,两人便雇了马车回到鸳鸯谷。时过境迁,对于柳诗妍来说,这已经是第三次到这里了,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打理好一切,两人找了一个空旷之地开始练习。原来《鸳鸯剑谱》乃四十年前王落英和杨光夫妇所做,共分上下两册。第一册讲的都是《鸳鸯心经》,欲练此功,必先练内功,内功修炼到五层方可练剑。

    第二册是《鸳鸯落英剑法》,这套武功是双人剑法,一个使鸳鸯心经,一个使鸳鸯落英剑法,相互应援,分进合击。

    那就从内功开始吧。

    哪里知道,这门内功步步艰难,时时刻刻会练入岔道,若无旁人相助,非走火入魔不可,只有你助我、我助你,合二人之力方能共渡险关。

    《鸳鸯心经》单数行功是“阴进”,双数为“阳退”。“阳退”功夫,随时可以休止;“阴进”却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

    夫妻两人情深义重,彼此关切,内功修炼倒也顺畅,一月下来,内功竟然已达七层。方羽欲再往上修炼,每次都徒劳无功,不由得心中疑惑。

    “官人不可操之过急,凡是顺其自然的好。”

    “娘子所言甚是。”

    既然到了七层,便可以修炼《鸳鸯落英剑法》了。原来,当年王落英柔肠百转,深情无限,缠绵相思,尽数寄托于这章武经之中。

    双剑纵横是宾,携手克敌才是主旨所在,然而剑谱之中却没有注明这番心事。柳诗妍和方羽初练“鸳鸯落英剑法”时感情即便深厚,同进共退,却也很难领会到其中妙诣。

    既然暂时搁浅,那就先放一放吧。夫妻两个分工合作,方羽教方正和方圆习武,柳诗妍教方馨琴棋书画,一家人其乐融融。

    突然,方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方羽赶紧上前询问。原来,方圆鬼点子多,脑袋机警,突然改变了碧云飞花剑法的一个落手式,方正没有防备,屁股上结结实实的被树枝抽了一下。

    方羽哭笑不得:“你是老大,怎么能被打了一下就哭呢?”

    方正气呼呼的说道:“我都让着她,她为何不让我?”

    方圆做了个鬼脸,道:“哥哥,学武不能一尘不变,根据情况灵活变化,如若固步自封,那是会吃亏的哦。”

    “要你教么?我们再来。”

    “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方圆的这句话让柳诗妍心中一动。是呀,就不能改变一下么?

    后来改变思维,两人对拆,却是将对方当成了敌人,互刺互击,相杀相斫。其实王落英当时已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单只一人已无旁人能与之对敌,这套联手抗敌的功夫实在并无用处,只是王落英自肆想象,以托芳心而已。她创此剑法时武功已达巅峰,招式劲急,绵密无间,不能有毫发之差,方羽和柳诗妍不明其中含意,自很难心心相印,难以融会和领悟。

    这日夜晚,两人练完功牵着孩子们的手返回住处的途中,突然遇到了一群野狼。闪着绿眼睛,发出恐怖的嚎叫。

    “爹爹!”三个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有些吓懵了。

    “不怕,有爹和娘在!”夫妻两个立时将孩子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群狼渐渐逼近,两人背靠着背,情急之下同使一招剑法,两招虽然名称相同,但一个是迅猛快捷的招式,一个是柔和缠绵的路数,双剑合璧,威力立时大得惊人。

    二人剑招竟然能够相互呼应配合,所有破绽全为旁边一人补去,厉害杀着却是层出不穷,柳诗妍这才恍然大悟。

    身遭奇险之时,两人相互情切关心,都是不顾自身安危,先救对方,正合上了剑法的主旨。一通百通,两人顿时领悟不少,不知不觉中鸳鸯落英剑又上了一个台阶。

    剑法练到最后一章却怎么也发挥不出应有的效果,似乎真气受到阻滞,仔细看时却察觉有几行小字,上书:

    交合时,放松脊背,收敛肛门,导气下行,聚致前阴,此谓“蓄精”。

    交接时,出入不要粗暴与急速,宜和缓轻柔,这叫“和沫”。

    睡卧醒来,*之时,坚硬挺拔而择时以进,这叫“积气”。

    交合达到兴奋的*,纳气运行于脊背,停止摆动,吸引天气,女方须将所有功力灌入男方,同时双掌贴于男方胸口,助其调息,使得能够快速的融合一体。此时,女方因泄了元阴,气息渐弱,男方如果调息时间稍长,女方则气绝身亡。此为“待赢”。

    若成功,则继续。房事将要结束时,男方先将余精洒尽,而后将功力的一半灌入女方,若是功力注入太多,则阴盛阳衰,若是注入太少,则阳盛阴衰,此消彼长均影响鸳鸯落英剑法的威力。此谓“走倾”。

    全程运行《鸳鸯心经》,若功力尽归一人所有,开山裂石无坚不摧,若男方余精未洒便将功力注入女方,双方功力尽毁,若之前女方未到极乐之巅便泄了元阴,一个虚弱至死,一个膨胀而亡。

    “这啥玩意?”方羽哈哈大笑,特么的,这是练功还是同房?

    柳诗妍抿嘴羞笑道:“官人想么?”

    方羽道:“此事需要好好斟酌斟酌,看这样子凶险异常,还是不练的好。我就想知道,这王落英和杨光夫妇是怎么同房的,有没有成功?”

    柳诗妍说道:“杨光没死,王落英死了。所以,具体能否成功不得而知,即便成功了,威力又如何也不得而知。”

    方羽大奇。原来,在鸳鸯落英剑法的最后一页,记录着王落英的临死之前的秘密。极乐之巅的同时,她将所有的元阴给了丈夫,可这时候,杨光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功力,天下第一唯有此时,他立时拍拍屁股走了。

    原来,当年杨光武功平平,但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见王落英武艺超群便动了歪心思,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博得了她的信任,两人拜堂成亲后,杨光更是对她言听计从。偶然一个机会听说了《鸳鸯剑谱》,他便动起了小心思,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他仰天大笑,扬长而去,留下了王落英奄奄一息。

    看到这里,两人相顾无言,默默叹息。忽而,柳诗妍轻轻的说道:“官人,妾身想试一试。”

    方羽说道:“会死人的,你知道吗?我们这样已经很好了,你说的,凡事顺其自然,不可勉强。”

    她轻声说道:“官人曲解了。”

    “那你什么意思?”

    柳诗妍羞涩一笑,道:“官人好久没有碰奴家了,难道不想么?”

    原来如此!方羽眼睛发亮,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笑了。伺候好了三个孩子,两人立刻开工,彼此都有些迫不及待。

    为避免响声太大,两人专门找了一处花丛办事。脱罗裙、解绣胯,一具精雕玉琢、晶莹玉润雪白**便毫无掩饰的呈现在方羽的面前。

    雪峰饱满胀实、坚挺高耸,峰顶的葡萄娇小玲珑、嫣红玉润,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雪肤光润如玉,曲线凹凸流畅,直把方羽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娇羞一笑:“还没看够么?”

    “一辈子都不够。”

    “这次能不着急么?”

    “这回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慢慢来。”

    他轻轻的把她放倒在花丛中,他温柔的亲吻着,暖暖的爱意一个接一个落在了她的耳后、香肩、脸颊、山川平原、一路滑下,直到神秘的伊甸园。

    “官人……”她嘤嘤的呼唤了一声。

    “不急,这次一定要慢慢来。怎么了?”

    她娇羞的摇摇头,不言语,可呼吸却明显的急促起来。看着眼前的美人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雪峰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平滑的腹壁之中;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娇香可溢,茵茵芳草覆盖其上,轻张微合,香臀浑圆,**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娘子,我要吻你。”

    “嗯。”

    他一遍一遍的探索着,耐心的开发着这片美丽的土地。柳诗妍浑身颤抖,酥胸*,起伏不定,**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花丛中,不知名的虫儿在欢快的唱着歌,微风的吹拂下,花朵轻轻的摇摆着,而他,温柔的伏下,两者完美的结合一体。

    他的动作如一股绵柔的春风,吹醒了她身体中的每一个沉睡的细胞。而她,在这股柔和醉人的春风推动下,娇嗲喘叹,媚眼如丝,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就在方羽勤勤恳恳的耕耘之时,突觉身下的玉体一阵轻颤,她已然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蓦地,一阵暖暖的、绵柔的力道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方羽的丹田之中,直到她香汗淋漓,再无一丝力气。

    他大吃一惊,这才明白过来她今晚强烈要求同房的含义。事已至此,他哪里还敢有丝毫怠慢,赶紧运功调息。

    谁知,越是运功调息,丹田之中就越是气血翻涌,喉部一股血腥味突然往上涌,“噗”的一声,他喷出一口鲜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