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校园修仙武神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九章:十八年沧海桑田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此番即将现世的神秘重宝宝究竟是什么,陆遥不知道,有些人也不知道,但是这并意味着所有人都不知道,蓝家乃是修仙界隐世家族中的顶级豪门,而蓝天野又是蓝家的实际掌权者,他对于重宝还是知道一些的。

    那是一个事关十八年前一件尘封往事的秘密,天门关外,五行桥前冥王塔。这十一个字曾经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也让他们和那重宝擦肩而过。

    蓝天野站在窗前,看向远方,思绪似乎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个天资超群,精彩绝艳的年轻人横空出世让已经安逸了许多年的他们闻到了危险的气味,于是在他和另一个人的商议下布下了那一次的迷局,那是他们当时所能够想到的最为稳妥的办法了。

    不仅可以解决那个优秀到让人望而生畏的年轻人,还可以顺势将俗世的四大家族的势力削弱了,乘机将自己选定的继承人推上家族管理者的宝座。可是,千算万算他们却万万没有算到那人竟然能够从那种绝境之中活着出来。

    虽然,那人再次现世并没有马上展开对他们的报复,但蓝天野心中清楚,他们之间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化解和忘记的,或许是有什么事情牵绊了他的脚步,亦或是他对于自己的孩子有着足够的信心,尚未露面,但是凡是都不能掉以轻心。

    蓝京是他钦定的接班人,那些尘封往事他没有告诉蓝京,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告诉他,如今的蓝天野年岁大了,实力也难以寸进,便将所有的心血都花在了蓝京的身上,这一次夺宝也是为了蓝京好,但他不想因为那个不确定因素而威胁到蓝京的生命安全,所以他亲自出马了。

    蓝雯雯和陆遥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并不知道,但是对于蓝京和路遥之间的那些事情他还是清楚的,他之所以任由蓝京和陆遥继续友好的相处下去,也是想要化解一下当年的恩怨,虽然没有一丝的把握,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毕竟那个人的名叫陆惊云,惊得九天风云变的陆惊云,当年就已经精精才绝艳到威胁到他们这种顶级豪门,如今沉寂了十八年后再次出现,实力境界几何无人可知。

    蓝京不知道这些事情,此时站在蓝天野身后一言不发,他跟在爷爷身边的时间要比跟在他父母身边的时间还长,此次蓝天野西京之行那些细微的变化他也是觉察到了。

    ……

    此时的西京市还有无数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中发生着诸如此类的对话,他们有些人看起来如同普通人一样,有些人虽然这些年在俗世中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却未有一刻忘记自己的身份,盘龙山主峰天龙峰发生的这一切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他们没有像圣师、陈亦儒等人那用自狂自傲的跑上山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此时看到天地之间的灵气发生这种变化,也是纷纷猜测究竟是那个大家族、大势力的继承人搅动了一方风云。

    这一次的西京夺宝危机四伏,可面对巨大的诱惑,他们没有人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没有人可以放弃这一次一举成名或是一飞冲天的机会。

    今夜的西京市许多人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这其中也包括陆遥的干爹陆一谦,此时的陆一谦披着一件薄薄的睡衣站在院子里,看向盘龙山方向。

    陆一谦对于修仙只是只是略知一二,而这略知的一二还是因为那个精才绝艳的男人陆惊云,当年的陆一谦虽然医术盖世无双,有许许多多的奇思妙想却无能力去实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陆惊云,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陆惊云传授了他一些很奇怪的东西,但就是这些东西让他拥有了鬼医的称号,让他逐渐地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个特殊的群体,从此陆一谦踏上了不一样的人生道路,也踏上了一条充满了荆棘的人生道路。

    后来,陆惊云出事了,陆一谦义无反顾的选择站在陆惊云一边,他将尚在襁褓之中的陆遥带离了燕京,从此隐姓埋名在双塔市过起了艰苦的岁月。陆一谦想要让陆遥像他的父亲一样名动天下,可是他没有那个能力,他想要传授陆遥医术,但是左思右想后还是作罢了,他愧疚,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可能将会和陆遥渡过碌碌无为的一生。

    可几个月前,那个神一般的男人找到了他,让他重新燃起了那种对于梦想的渴望,陆遥是陆惊云的儿子,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陆遥也如同陆一谦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燃起了希望,他便决定不再平庸。

    今夜,看着盘龙山发生的种种,陆一谦知道陆遥终于是长大了,成了那个如同他父亲一般可搬山,可填海的大人物。此时总然夜风习习,吹得他有点微冷,但他心中却是一片激情澎湃,他知道,自己这十八年来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看着遥儿成长到如今的模样,我真的该好好的谢谢你了。”

    突然,毫无征兆,陆一谦的身后传来一个略显沧桑,但铿锵有力的男人的声音,说道。

    这个声音传来,陆一谦猛地转身双膝跪地,久久不愿意起来,任凭睡衣从肩头滑落,任凭两眼婆娑的泪水落下,哽咽的道:“主人,少爷是您的儿子,他有今天也是理所应当的,樊涌只不过是做了一些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主人千万别这么说。”

    来人正是陆一谦眼中那位和神一般的男人,陆惊云,此时陆惊云也是感慨万千,缓缓地走到陆一谦面前,慢慢的弯下腰来,两手轻轻的拖住陆一谦的双臂将他从地上托了起来,倍感欣慰地说道:“你是遥儿的干爹,以后就不要再叫我主人了,如果你不嫌弃,以后你我便已兄弟相称,如何?”

    “主人……”陆一谦本能的又想称呼陆惊云为主人,可是看到对方脸上的神情马上又改口道:“大哥,今生能够遇到您便是我最大的幸运,蒙您不齐,我愿一辈子追随您左右,鞍前马后,誓死不渝。”

    “我的好兄弟!”陆惊云拍了拍陆一谦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也看到了,遥儿如今实力精进,我心中也是放心了。”

    陆一谦也是点点头,陆惊云对于陆遥的实力认可,便说明陆遥的确是达到了一定的境界。

    “我本来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但是这一次我担心遥儿有危险,所以不远万里赶了回来。”陆惊云看着陆一谦表情凝重地说道:“如果这一次我有什么不测,你千万不要告诉遥儿,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可以吗?”

    “大哥……”

    “你不要说,听我说。”

    陆一谦本来想要想要问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陆惊云表情如此的凝重,但是刚一开口就被陆惊云打断了,他只好点点头,听着陆惊云继续说道:“我和流苏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对于流苏,是我亏欠她的,她并不欠我什么,如果这一次我不幸出事了,我希望你告诉遥儿,请他原谅他的母亲,不要恨她。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他能找到他的母亲,从此以后母子相守一生,行吗?”

    “大哥,您的话一定转告陆遥。”陆一谦的眼眶再一次湿润,连连点头应道,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大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会让您如此这般,您能告诉我吗,否则我怕我到时候不好向陆遥交代?”

    “十八年的恩怨,没有人可以轻易的放下,就算是我放下了,他们也未必放下,十八年前他们想要我死,阎王爷却饶了我一命,十八年后他们的勾魂锁链岂能再次放过我?”陆惊云淡淡的说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躲也躲不过,如果我死了可以为遥儿争取一定的时间,我倒是觉得值得了。”

    “遥儿背后有着什么样的高人,我不知道,但愿他们能够保护遥儿走到那一步,从此不再看别人脸色行事。”陆惊云也是抬头看向盘龙山的方向,言语中有疑惑也有欣喜。

    两人看着盘龙山的方向久久没有再说什么,直到陆一谦突然发现眼前的陆惊云就像十八年前一样凭空消失了一般从自己的视野中消失不见,才艰难的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转身进屋了。

    活着,是每个人的梦想,但是这个梦想并不意味着是一个人一生的全部,有时候,或许死亡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那便足够了。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青史留名,但是他们却可以深深的影响下一代人。陆惊云的一生是伟大的,是足够惊艳的,同时,他的一生也是悲哀的,一代雄才,在最辉煌的时候受人算计沉寂了十八年,如今回首,蓦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