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仙二代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儿砸,你是最棒的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秦轩顿时不轻松随意了。

    丹药。

    他不懂啊,连点皮毛都不清楚。

    要是就这样去未来岳父家,还不得被人鄙视嘲笑。

    除非与谁都不交流,否则,一个不学无术的帽子“咣当”一声就直接扣下来了。

    去了那可没人管他之前是不是傻子,本来他这个修真家族分家的少爷与赵秋月有婚约就是高攀了,要是去了再丢丑,那这门亲事岂不是……

    好吧,出丑也黄不了。

    毕竟有个赵老太爷。

    不过,丢脸肯定丢个彻底,不仅他自己要被人鄙夷,就连秦家也要受人指点,为之蒙羞。

    对于秦轩来说,自己丢脸没什么,秦家丢脸那是万万不能忍受……不对,说颠倒了。

    唯唯诺诺的被人数落,遭人指点。他秦狗蛋,不能忍!

    所以。

    秦轩勇敢的挺起了胸膛,看着自家便宜老爹,果断开口了。

    “爹,能不能不去。”

    “我怕给您丢脸。”

    秦狗蛋字正腔圆,说的理所当然,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

    秦父老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滚。”

    秦狗蛋老老实实滚了。

    不去也就只能在嘴上说说,肯定不能不去。未来岳父都派人来请了,想见上他这个女婿一面,不去那肯定不合适。

    他自己本身的志向就是当个小白脸。要是得罪了富婆她爹,那还不是妥妥的完犊子。

    后院。

    秦狗蛋愁眉苦脸的吃着用八万里之外的桃源仙境的仙葩做的百花糕,喝着用十万丈之下深渊的灵幽神液熬制的药酒。

    “唉,好烦恼。”

    “想当个小白脸怎么就这么难呢,明明别人都是靠脸吃饭,到了我这里非要靠才华。”

    秦轩浑身缭绕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忧伤持续了“长达”两个呼吸的功夫。

    然后,秦轩呼唤起了系统。

    “系统,我要兑换最全面的药草信息。”

    系统:“宿主目前拥有富婆愉悦值1998,兑换初级药理精通需要1888,是否兑换。”

    “兑换。”

    “叮,宿主自动习得初级药理精通,消耗1888愉悦值。剩余愉悦值为110。”

    虽然花费掉了大量的愉悦值,但秦轩心情还不错。

    毕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知识就是力量。他现在掌握了知识,就等同于掌握了力量,自然会觉得高兴。

    只可惜,高兴的时光总是太过短暂。

    很快,秦轩就发现了一件让他极度不高兴的事情。

    不开心的来源正是他兑换的初级药理精通。

    他兑换了药理,懂得了关于药材的知识,所以他不高兴了。

    他细细品尝的八万里之外的桃源仙境的仙葩做的百花糕……假的。

    他喝一口回味半天的十万丈之下深渊的灵幽神液熬制的药酒……也是假的。

    秦轩怒了。

    极度想要掀桌子。

    原因:装逼太难。

    次日。

    休息了一天后,秦狗蛋精气神完备,在从家中藏书中翻看了几本有关药草的常见书籍之后,发现自己大部分都认识,顿时变得信心满满了起来。

    这一行,他势必要让未来岳父岳母满意,让他们为之惊叹为之愕然,哭着求着让他收了自家的宝贝女儿。

    天之骄子!

    一代俊彦!

    诸多名号,尽可冠在他头上,他是秦狗蛋,是世上最牛逼的奇男子。

    以上。

    皆是废物小白脸的幻想。

    出发之前,秦父又来叮嘱他,道:“儿啊,你要记住,你傻不要紧,丢人不要紧,一定要谦逊,一定要能忍,只要你不犯大错,不在赵家惹得天怒人怨,赵老太爷就一定不会让这门亲事黄了。”

    “要忍,你想啊,这是为了娶媳妇,丢人算得了什么。娶了媳妇,以后有你得意的时候。”

    秦轩:“……”

    胸口好痛。

    感觉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

    这是亲爹吗,居然说这种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专门过来嘲讽人的隔壁碎嘴大婶呢。

    秦狗蛋心塞满满。

    于是,他决定强行装一波逼,顺便为自己以后铺路。

    毕竟他已经是有系统的人了,身为挂逼,以后的生活一定是火花带闪电,非常拉风,他需要提前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变得那么牛逼。

    先打个招呼,以后自己突然变得厉害了,便宜父母也比较容易接受。

    “爹,不知道有句话您听过没有——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

    “以前儿子有点傻,现在好了,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轩一本正经的吹逼,虽然自己还没有变得牛逼,但他相信自己很快就会变得牛逼,所以他要提前演练一下,先装上一波。

    只可惜。

    他这个逼虽然装的圆润,但秦父却半点都不信。

    秦父斜睨他。

    老父亲看傻儿砸,不以为然。

    虽然没有说半个字,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秦父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充满了鄙夷,充满了“小兔崽子还想诓老子”的轻视。

    秦轩牙疼了。

    装逼怎么就这么难呢,他也是有挂的男人,为什么就这么弱鸡呢。

    秦轩心中不爽了,道:“行,您不信就不信吧,等回来之后,您就知道什么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胖员外秦洪冷笑。

    傻儿砸长能耐了,这是想靠吹牛皮上天啊。

    “我等着。”秦洪面无表情,淡定的一批。

    秦母也过来了,对儿砸一脸的宠溺。

    “轩儿啊,别人不信你,娘信你。”

    秦轩顿时精神大振。

    秦母轻拍傻儿砸后背:“去了之后万事谨慎,不要强出头,不用跟赵家的人计较。他们爱挑衅就挑衅,不理他们就是了。他们是丹药世家,当然精通丹药,咱又不是,跟他们没什么好比的。”

    秦轩一滞,气势一泄。

    娘,你哄人。

    说好的相信儿砸呢。

    还是觉得儿子不如别人,啥都不会,所以不(只)用(能)比(忍)。

    不过,亲娘毕竟是亲娘,不会像亲爹一样只会说风凉话,还会更细致的给儿子讲注意事项。

    “儿砸,咱们苍城中意秋月的人家可不少,你要去了,说不准还会和那些人碰面……”

    “还是不用理会。”

    “你是秋月的夫君,不用搭理那些爱说酸话,又经常上蹿下跳的小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