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驸马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节 有钱才能养兵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锦中包着两本书。

    一本是繁简体对照字典,一本就是世界地理的亚洲分卷中南半岛册。

    这本书图文并茂,没有历史的内容,从地理学的角度,讲述了地球版块的形成,然后是中南半岛的植物、动物、山脉、河流、湖泊。植物资源、动物资源、矿产资源、海洋资源。然后是天气、温度、气候、自然带。

    李昭宁说道:“这本书很难读,就算是熟悉了文字,也不知道有些词的意思。比如说,中南半岛属于热带季风气候,这个词本宫就不懂。月均温度后面的符号,本宫也不懂。但,本宫却看到中南半岛有九大良港。”

    李昭宁说的,读了一辈子书的虞正卿也是一头懵,完全听不懂。

    不过,却不影响到认真听的程度。

    李昭宁再说道:“除了港口本宫还关心另一件事,眼下中南半岛对本宫有用的植物,就有上百种之多,这些都可以成为药材、香料、染料。还有麻,数量庞大无比的麻。”

    齐佑良这时说道:“提到麻,臣想到一件事。”

    “讲!”

    “驸马在雷州的时候问臣,若是给雷州寻常农户提供一百架纱机,二百架织机会如何,想来应该是,咱们提供麻,再等雷州的农户织成布后,咱们再买回来。”

    顾布恴一拍大腿:“高明,此法高明。”

    齐佑良摇了摇头:“我想说的是,寻常的纱机、织机。估计驸马也看不上,就如同咱们砍木头去煮海水那样,驸马是用日头晒的。”

    “讲的好。”虞正卿表示支持,然后看向了李昭宁,那意思很明显,殿下你去要织机吧。

    李昭宁只是淡然一笑:“老师这次未必正确。”

    当李昭宁说完这句话之后,瞬间,虞正卿与李昭宁都神色微变,也相互看到了对方的神情有了变化。

    虞正卿想的是,李昭宁的想法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件事的细节。

    而李昭宁想的是,自从有了卫小白,自己看待天下的眼光变了。

    虞正卿立即问道:“殿下刚才在想什么?”

    李昭宁没回避,立即说道:“老师,我在刚才想到的是一个词,叫产业链,这是驸马与本宫闲聊的时候提到的一些概念,原本没在意,可此时却想到了。”

    “何谓产业链。”

    “老师,驸马讲过,说产业链包括了供需关系、价值体系、工坊链与空间,空间我最难理解,想来就是讲运输距离或是某个范围内的意思。”

    虞正卿看了一眼顾布恴。

    这位主薄可是公主府的钱袋子,他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殿下,臣大概明白,咱们需要的不是某一件事情,而是环环相扣,让整体产生力量的一个又一个环,正如公主府内职权分明,各行其事,却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不可缺少那一个,那一官职也不能配置过多人手。”

    “以麻来说,从那里收麻,在那里将麻加工成线,再变成布,而后布卖给谁,卖布换到的物资又应该是什么。其中运输的力量有多少,织机的制造需要木匠。接下来布要染吗?染布在那里作,染什么样的布。是不是需要制作成衣,作成衣在那里。”

    李昭宁忍不住说道:“讲的好,顾主薄你讲的好,本宫也认为就是这个意思。”

    齐佑良在旁补充:“假若眼下咱们需要一百万匹布,那么将纱、织、染放在雷州,这就关系到雷州数千户的生计。”

    顾布恴摇了摇头:“齐祭酒,一百万匹布够干什么,都不够占婆军一人两套衣服,再用作军饷。更何况,咱们的人不需要布织制了。”

    “此事,要认真研究,莫不可冲动行动。”虞正卿也冷静下来了。

    众人也明白,就是看热闹的武将也回过神了,这显然是一场大动作,需要有一个详细的,有计划的规划,盲目上手可能会坏了事。

    纯属看热闹的焦昝突然插了一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制作那么多瓷瓶,没见放香油的。”

    李昭宁听到这话,内心有一点小得意。

    一个眼神过去,青霞一脸肉疼的将一只小瓶放在桌上,这是给青霞的一瓶香水,瓶子是空的,香水则是用的占婆的香精油再混了一些酒精。

    这只香水瓶最神奇之处便是,眼下就在这琼崖可以制作出来。

    瓶子是玻璃的,这东西真正要制作,卫小白有办法有工艺,瓶口是银制,然后加了木塞以及木活塞式气囊,可以压喷香水。

    让众人看过香水瓶之后,李昭宁说道:“本宫认为,下等香料用瓷瓶,上等的还是等制作出此物再出手也不晚,说到香精油或是香粉,本宫手上有宫中三十种珍贵的配方,相信驸马也有。”

    顾布恴搓了搓手,然后往椅子上一靠,冲着尉迟浩笑了。

    尉迟浩也笑了。

    他知道顾布恴的意思,打造兵器铠甲的钱有了。

    “本宫定一个规矩,琼崖不得将任何原料拿出去卖掉,什么是原料,那些沉香就是原料。精加工之后,本宫以为那盒盐才是可以让商人去交易的物品。”

    “臣等明白。”

    什么是原料,什么成品,这些人还是清楚的。

    从琼崖北回到琼崖南,还没有靠岸呢就看到一条船远远的迎了上来,那船直接就挡在卫小白这条船前,洗马于煊就在船上。

    “驸马可在船上?”于煊见到船就开始叫人喊了。

    这边有了回应之后,于煊直接就命令把船靠过来,人踩着架板也过了船,一上船见到齐佑良就说道:“赶紧拉上驸马,我这边船、人、货都准备好了,去占婆。”

    “多大的事?值得这么急吗?”顾布恴还需要卫小白给他讲一讲,怎么把盐卖到一贯钱一斤半这种高超的技巧上。

    于煊靠近了几步低声说道:“有个叫素可泰城主的人到了占婆王城,哭着求殿下给他作主,因为吴哥已经兵临城下。而吴哥又派了那个尼龙过来,只说接受公主殿下的仲裁,而且就占婆的苏利曾伽说,这一次还真不是吴哥欺负小城邦。”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