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大宋男儿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章 冷雨夜(四)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在震天的呐喊声中,张顺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时机已经到了,于是转身大喊一声“上旗!”

    而人群中已经有人快速跑了上来,递上来一面火红的战旗,走到张顺面前的时候张顺才看出来那竟是猴子,不禁愣了一下,他明明记得自己是把他安排在船上的,怎么现在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

    看到张顺惊愕的眼神时,猴子忽然笑了一下“三哥,我全家都死在了鞑子的手里,唯一剩下的一个弟弟都死在了龙尾洲,要是说我现在上了船一走了之,我害怕以后每一天都会为了今天而感到后悔。今天就是今天了,死就死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不还是一条好汉么。”

    张顺猛地向前一步,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打得猴子向后退了两步,但这一刻他也看到了张顺眼眶里面的热泪,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张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把抓起了红色的战旗,在冷雨之中霍然展开。也不知道此时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风忽然吹来,本来在雨中根本就不可能展开的红色战旗猛的展开,旗角还跟着飘扬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天上忽然一道闪电亮起,将大地照的雪亮,几乎每个人都看到了那面旗帜。巨大的红色战旗上面却并没有那个常见的宋字,也不是张,而是一个巨大的死字。华夏人一向都讲究吉利,还从来也没有谁听说过有人敢在战旗上写个死字,可是今天他们偏偏看到了。

    “战场上这面大旗会跟着我一起,我走到哪里它就会到哪里,它倒下的时候就是我死去的时候!”张顺抬头看着这面大旗,上面那个字也是他亲手写的,然后让一些女眷缝上去的,本来还想着要在以后在合适的时机再拿出来的,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上战场了“从今日开始,我们不再是大宋的百姓,我们就是一群送死的,是一群不要命的死士,要不别人拿走我们的性命,要不把他们的性命留下,这就是这面死旗的意思!你们还敢和我一起去么?”

    “敢!敢!敢!”一声比一声高,甚至超过了轰隆的雷声。

    “好,我的兄弟们,听我的命令!拔剑,冲锋!”说话间他朝着城门口的方向指了过去。

    上万人已经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武器,再次爆发出一阵巨浪一般轰鸣声,然后便向那里冲去,这一刻没有人有丝毫的犹豫,哪怕是战死沙场也只是视死如归,那种超然的气概早就将还没有离开的战船上的众人看得热血沸腾。

    不少人都涌到了甲板上,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跳下水去和张顺一起发起冲锋,但维持秩序的士兵们却岿然不动,每一艘船上都有军官摸样的人大声的叫嚷着“三哥把活下来的机会让给你们了,你们要活着!只要没干死,就要往死里干!拼命的机会有的是,下一次轮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不要当怂包就好了!”这些人都是张顺培养出来的做思想工作的高手,他们也会利用一切机会发动群众,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例外了。

    而站在船头的郭靖则一直都紧紧的握着栏杆,木制的栏杆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古怪响声,站在一旁的黄蓉甚至担心自己的丈夫会不会将栏杆一下子捏断。

    本来郭靖是想要跟着张顺参加这场战斗的,但张顺却以这一次的航行中必须有重量级的人物坐镇才行,而郭靖无疑是最佳人选,这才让他打消了一起作战的念头,可是现在郭靖还是感到无比的失落,他多么希望自己也在岸上啊。

    “爹!娘!”忽然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两个人回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郭芙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们同时一呆不知道自己这个长女又要干什么。

    郭芙虽说平时性子阴沉不讲理,但说到根源还是被这两个人宠坏的,他们虽然也都知道自己女儿身上有毛病,可却真的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管,所以也就只好听之任之了。嘴上说郭芙这么不好那么不好,可实际上却只是放纵娇宠,长这么大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她。

    而他们本来也为郭芙设定了一个人生,将她嫁给了耶律齐,说起来也并不是因为这个人多么优秀,只是因为他性格不错,而且还愿意入赘而已,说白了就是郭芙其实才是这对夫妻真正的掌上明珠,否则他们也不会对这个女儿如此娇惯,而对另外两个子女那么严格要求了。

    郭芙也就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才被培养出了一个那么古怪的性子,而今天当郭芙忽然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两个人忽然生出了一种小鸟终于要飞出去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竟然让他们两个人同时都生出一种悲戚的感觉,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爹!娘!女儿不孝!女儿要走了!”郭芙说着就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却满是从未见过的神采“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百年到头终是一死,我一直都在想人为什么而活又为什么而死呢?可这些年我却一直都找不到答案,可是今夜我终于明白了,人活着要有点奔头,有些事情不去追永远也得不到,我想去试一下。但从此之后也许就不能堂前尽孝了,女儿对不起您二老的养育之恩,不过女儿还时想要去试一下。”

    “你,你,你真的不怕么?”郭靖此时的心中早就如巨浪翻滚,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了,这里面自然有当爹的担忧,但也有看到儿女成人的欣慰,至于女儿和张顺到底是从设么时候开始的,他倒并不在意,毕竟人人都爱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张顺就是这样的人。

    “怕!但不怕死!只是怕追不上他!”郭芙说到此处脸色微微一红,但笑容也随之显现出来,之后再无别的话可说,转身从大船上跳到下面的小船,然后几个起落就到了岸边。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