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汉兴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6章 主战派的野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仲觉得,翁书平把徐家想的太过简单了。

    所谓大小相制,前提条件一定是朝廷能制得住对方,否则人家凭什么听你的话?

    比如现在,女真跟鞑靼就算得上大小相制,或许还能加上一个党项,不过人家互相牵制,女真鞑靼能拿得出手的力量也不是大周能够对抗的,那么这个大小相制与大周又有何干?

    还不是年年纳岁币,而且今年还惹出称臣、受册封、和亲这样的奇耻大辱。

    文仲经常忍不住怀疑,若是大周真的走到了尽头,史书上会怎么评价大周?

    算是一个真正的王朝吗?还是被鄙视为一个割据政权?

    如果连真正的王朝都算不上,那么自己这样为大周忠心耿耿的贤臣,在青史之上的评价会不会也要降低?

    当然,文仲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江北徐家逐渐发展成另外一个“鞑虏”,趁这支力量还不够强大,插手进去控制一下也是应该的。

    “监军可以派。”文仲说道:“但是派什么人去?翁兄你去吗?”

    “我?”翁书平楞了一下,随后拼命摇头:“我不合适!我不想跟那莽夫打交道,再说,我只是个举子,明年还要科考呢!”

    “文兄,我倒是可以去。”章明义说道:“只是这种事,人家能答应吗?咱们又是以什么名义去监军?”

    “他们是大周的子民,朝廷派监军不是很正常的吗?”翁书平说道:“若是徐家不接受,那岂不是坐实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第一,我们不是朝廷。”章明义纠正道:“第二,按计划,等他们切断大运河,若是鞑子要求朝廷恢复运河交通,我们就顺势敦促朝廷派兵北上过江,到时候,他们就是大周的敌人了。”

    对主战派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如果徐家真的切断大运河,并且抵御住鞑子的反扑、

    那么为了得到岁币,鞑子一定会要求大周朝廷与他们一起夹击徐家。

    现在掌权的主和派官员从来不敢违逆鞑子,从内心深处就把江北土地彻底放弃了。

    但若是鞑子要求他们北上呢?

    若是听鞑子的话,大周出现在江北,鞑子灭亡徐家之后立刻南下怎么办?指望官军在江北跟鞑子野战?

    官军主力若是覆灭,鞑子有没有可能顺势冲过长江?

    可若是不去,那不就是违逆鞑子,跟他们翻脸了吗?

    一想到主和派会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文仲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说不定,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把主和派赶下台?

    甚至更进一步……。

    “监军的事情,留待以后再说吧。”

    文仲对这个问题做了定调:

    “现阶段我们要团结一致,全力支持徐家切断大运河,只要能做到这一点,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至于监军,等我们找到机会,逼迫主和派下台之后再说!”

    “嗯!对!得等等!”章明义和翁书平一起点头同意道:“现在派监军,徐家一切胜利都是秦相公一党的功劳,这怎么能行!”

    等到主战派上台,大家进入朝堂,之后在控制徐家也不迟。

    到时候,江北的一切战果,就都是主战派的功劳啦!

    “说道这个,太子现在怎么样了?”翁书平问道。

    “我跟东宫联络过了。”文仲笑道:“一切顺利。”

    在姬馆,当着这么多姬女的面,这个话题说到这就已经很多了。

    毕竟,这是逼迫君上的大问题,闹不好要出人命的!

    谁说书生造反十年不成的?

    在座的年轻文官们心照不宣的笑着举杯。

    就算造反真的不成,那也不意味着书生没有变通的办法。

    比如,换个皇帝!

    主战派已经无法容忍建兴皇帝的懦弱了,今年闹出这么大笑话,明年还不知道鞑子会提出怎样苛刻的条件呢。

    而太子则要好得多。

    这位年轻人对鞑子的恐惧没有那么夸张,对主战派官员许诺的富国强兵、北定中原、成尧舜之君非常向往,是主战派天然的盟友,也是最大的依仗。

    文仲用长袖一遮,一昂头,把杯中酒倒入喉咙。

    身边美姬立刻端起瓷瓶,又为他注满一杯。

    这位大周主战派官员的青年代表满意的想着:

    ‘若是当今圣上也解决不了这件事,那就不如请太子登基主持大局!让圣上去当他的太上皇去吧!’

    ‘这大周,总归还是我们年轻人的大周!’

    咚咚咚,一个小樊楼的老鸹轻轻敲门,对屋里非富即贵的年轻官员们说道:

    “诸位官人,我家横波姑娘已是梳妆好了,可要请她出来给官人献舞一曲?”

    “哦?横波姑娘已是准备妥当了?”官员们兴奋的叫道:“快请快请!”

    只有文仲正坐在席上,有些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大家都自诩文士,结果遇到当红名姬,还是忍不住放荡不羁起来,结果把他谈大事的心思都冲淡了。

    罢了罢了,大事也不是这一两个时辰能做成的,休息就休息一下吧。

    ……

    “曰你娘!”

    此时的临安城打行,一个矮壮汉子突然暴起,左右两脚如闪电般甩出,伐木一样把两个青皮踹的倒飞出去!

    其中一个瘦弱的青皮被踹的小腿扭曲,直接疼晕了过去。

    另外一个稍微强壮一点的,也抱着大腿在地上来回打滚。

    “老子之前没跟你们说过吗?”

    那矮壮汉子怒喝道:

    “最近这段时间别惹事别惹事别惹事!你们就是不听!现在滚回来找老子有什么用?老子不去给你们平事!”

    “小乙哥,这事也不能怪我们啊。”

    另外几个青皮陪着笑脸说道:

    “那花花太岁是何许人也,小乙哥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若是想寻些乐子,我们如何拦得住?”

    “所以你们就寻到林教头的头上?”

    临安府打行行首丁小乙冷笑道:

    “然后还惹了文相公家的客人!”

    “你们怎么不直接去禁城找乐子?”

    青皮们又不敢说话了。

    “现在这城里有鞑子!也有敢跟鞑子放对的好汉!你们算什么东西?”

    丁小乙继续说道:

    “真以为喝两碗猫尿,光着膀子上街就算好汉了?遇到真正的厮杀汉,你们小命都保不住!”

    “给老子记着,现在临安城里看着平和,可是老子总觉得马上要出大事!最近几天都不准出门!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不听老子劝,丢了命也别来找老子!老子现在什么事都不想管!”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