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南明日不落最新章节列表 > 200 缉捕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王芳旦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老师,没办法想象曾经教授自己仁义礼智信的老师,居然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老师,鞑子早晚会被太子击败的,您走出这小院子,去看看外面的天吧!在杭州,太子监国以惊天神雷炸死了赵廷臣和三千清兵,在南京更是以飞天神炮轰开城墙,大破郎廷佐,清军何德何能,可与我大明王师相比?老师为何冥顽不灵、食古不化!”

    钱谦益变了神情,一拍桌子,怒道:“胡闹!为师见过多少兵戈之事,你一黄口小儿又见过些什么?故国国祚已尽,就无需多提了!”

    王芳旦生气到有些颤巍巍,怒道:“老师,之前你联络抗清义军,慷慨解囊,难道都不是出于真心吗?”

    钱谦益有点卡了壳,嘴唇哆嗦了几下,他总不能跟学生说,他这算是两头下注,并且为挽回自己在江南士林的声望做点工作而已。

    王芳旦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道:“老师,您教导学生,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更要求学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今报效国家,光复明室的机会就在眼前,学生唯恨才德有限,不足国用。国难之际,莫说此时大明占尽优势,就算是彻底的大厦将倾之时,也只愿以此身报国而已。岂能首鼠两端,惜身而旁观?”

    钱谦益大怒,叫道:“竖子,安敢忤逆至此,与汝师如此说话?你若敢去那国子监,就与为师恩义断绝,从此陌路!”

    王芳旦冷笑一声:“正合吾意,今日便跟先生断绝师徒之义,异日若是真的清军再临,绝不拖累于你!”

    说着,王芳旦跪在了地上,一个响头磕了下去,口中道:“最后再叫您一声恩师,您教会学生学问和道理,让学生知道如何做人。只是您所教的,跟您的所做所为,大相径庭。感谢您这些年来对王芳旦的教诲。”

    磕完头,王芳旦站起身,站得笔挺,甚至下巴也微微扬着,鼻孔对着老迈的钱牧斋。

    “就此别过!”说完,王芳旦走出了书斋。后面传来了钱谦益的臭骂声以及砸东西的声音,王芳旦也都不管。

    走至大门时,王芳旦看到了一位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对上这位妇人,王芳旦又罕见地收了自己的怒气和倨傲,规规矩矩地朝着她行了一礼。

    “师娘。”

    这妇人正是柳如是。

    柳如是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衣着朴素,但难掩丽色。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必叫师娘了,你都已经跟他断绝了师生关系。”

    王芳旦脸上有些局促之色,面对钱谦益的时候都不曾有过,反倒是对着柳如是,他却有些担心。

    柳如是又道:“进了南京国子监,好好读书,据说那边教授的都是新学,南边来的什么杂志书刊我也看过一些,虽说文字平直,但博大精深,并不那么容易懂的。太子监国是重用精通新学之人的,你能学得好,未来自是前途不可限量。”

    王芳旦没有想到柳如是居然对自己是一番提点,跟钱谦益是两个态度。他向来佩服柳如是这样的奇女子,如今看钱谦益,总觉得这只老狗配不上柳如是这般人物,可是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他现在连学生都不是了,这般的话也是不好说出来。

    王芳旦又跪下来,给柳如是行了一个大礼,柳如是站在那,安然地受了。

    “多年来,蒙师娘照顾了。”

    柳如是点头,叹道:“牧斋的这些学生之中,唯有你性格最直,脾气最倔强,但也唯有你骨气最硬,最是执着。你能着眼大义,我亦是佩服。虽说今日你出了这门,与钱家再无关系,但是望你能努力报国,连牧斋欠的那一份,也努力补上。”

    “一定!”王芳旦重重地承诺道。

    柳如是轻轻笑了笑,头也没回就回堂屋去了,说道:“走吧。”

    从钱府出来,王芳旦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的,有些恍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街上冲出来了一队大明复**的士兵,气势汹汹直接拍开了钱府的门闯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王芳旦大惊,赶紧拦住一名士兵询问。

    那士兵还未回答,后面走来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一身华贵袍服,王芳旦立即就认出了,第冕旒用五采,这分明就是一位亲王。

    那亲王严肃地道:“奉太子监国令旨,缉拿叛国罪犯钱谦益。”

    王芳旦慌忙下跪行礼,“叩见瀛王殿下。”

    郑成功不意外有人能认出他,他看了看这年轻人,道:“你便是恩师的关门弟子王芳旦吧。”

    王芳旦点头道:“是在下。”

    正门那边站着的柳如是却高声叫道:“他不是了,钱牧斋已经将他逐出师门。”

    郑成功见柳如是,也向她微微致意,开口道:“夫人,不必紧张,今日捉拿,仅是钱师一人。正因为昔日曾蒙钱师教导之恩情,所以郑森今日才求太子将这差事交给我,由本王来,至少不至于让钱师下不来台。”

    柳如是冷笑了一声,道:“确实好大的面子了,由一个王爷亲自上门来提捕,这份‘殊荣’也是开国仅见了。”

    王芳旦连忙说道:“瀛王殿下,恩师……不,牧斋先生已经不在清廷任官了,只是乡野之人,而且年事已高,怎么都不应该有此下场吧。”

    郑成功摇摇头,叹道:“若是以我看,也不应该这般对钱师。只是我们这位太子监国,是一位是非黑白都要分得极其清楚的殿下。叛国投清,误国乱政,这些都是钱师的罪名,其实也不只钱师,整个江南投靠清廷的贰臣,乃至勾结鞑子祸害乡里的,统统要处置。郑森劝过太子,太子对这一事极为执着,所以不得已,怎么也要请钱师与我走了。”

    钱谦益这个时候已经被两名士兵从屋里架了出来,连头上的幅巾也掉了。郑成功一眼便看见了这老头脑袋后面的一条金钱鼠尾,眉头也皱了起来。

    “钱师,大明已光复江南,您这金钱鼠尾,怎么还留着呢?”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