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修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5章 其乐融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宁远看着车子消失在雪雾之中,与花毛回转,脑中回味了一遍与樊守平交手的过程,摇头笑道:“以后遇上樊守平,要小心他的腿攻,或许,他的腿比他的拳头更加厉害!”

    通过数招,宁远发现,樊守平有几次攻击节奏上的衔接有细微的瑕疵,

    机会稍纵即逝,宁远也是事后见樊守平的脚下有不自觉的抬腿动作,才陡然想起樊守平很少配合用过腿攻,显然是在掩饰什么,他才如此判断。

    花毛自然是看出了宁远与樊守平交手没尽全力,隐藏了大部分实力。

    他有些好奇,宁远与樊守平,两人之间似乎是认识,又像是初次见面,相互间在试探打机锋,颇有针锋相对的意味。

    “我可打不过那笑面虎,你们……好像认识?”

    “不认识。他的一些资料,我看过,我的资料,估计他也有所了解。”

    “难怪!他找你比试武器,是想试试你的手段?他很可能是特意飞来渝州找你,宋晓雯那小娘们,真是太过份了……”

    “怪不得宋晓雯,她是京津武大学生,刚才听她说还会代表京津武大参加两界大比,她这样做也是为了学校荣誉,不怪她,只是,得提防着她一些。”

    “我知道了,不会与兄弟们说你的事情,谁他么敢打听,我打人了。”

    花毛突然回过味来,问道:“像樊守平这样厉害的新生,京津武大有几个?”

    “还有一个,据说比樊守平还厉害,也是十层修为。”

    “我靠,太变态了,每天灵气当饭吃吗?一个一个就十层修为了。”

    花毛愤愤骂道,逮着机会连宁远也一起给骂了。

    “修为只是一方面,能够把力量和基本功都修炼得超乎寻常,才叫厉害!寒假里,你也别懈怠了。”宁远没有理会这货的借题发挥,叮嘱道。

    “我知道,你放心吧。对付不了樊守平,对付宋晓雯那娘们还是没问题。”

    花毛难得的正经了一回,狠狠点头承诺。

    两人就在门外的寒风中交流了几句,回到包间,与其他人打了招呼,宁远和许观明提前离开,拒绝了花毛要派人开车相送的好意,小弟们都喝了不少,开车抓到了不好,用手机叫了车,两人各自归心似箭回家去了。

    大半个小时后,天空飘飞的雪花更大了。

    宁远从车上下来,一手一个箱子,提着朝小路走去,熟悉的灰蒙蒙小区景象,熟悉的寒冬味道,让离家半年的宁远,心中不由生出亲切的感慨。

    不大的小区广场上,只有几行通往楼道的足迹,其他地方都覆盖上了白雪。

    宁远提着箱子一口气爬上五楼,敲了敲铁门,只听得里面有小孩的争叫声。

    “小叔回来了,我来开门!”

    “我来我来!”

    门打开,从门内争着抢出两个裹得严实的小家伙。

    见得一身咖黄色风衣的宁远对着他们笑,两个小家伙又认生赶紧朝门内退去。

    “爸妈,哥,嫂子,我回来了。”

    “真是老幺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外面下雪好冷。吃饭了吗?”

    宁父和宁强紧走过来帮着拎箱子,门关上,一家人笑意融融。

    “我吃过了,老爸,别忙了,过来烤火。”

    “多多,蒙蒙,小叔回来了,怎么不叫人了?这些天一直在念叨小叔呢。”

    “半年没见,小孩子认生了,等下就好。”

    宁远把小巧的密码皮箱平放到墙边,把硕大的黑色行李箱放到沙发上,唰一下拉开,笑道:“谁先叫小叔,谁就有玩具和好吃的。”

    从箱子里拿出一包玩具,碰碰船、遥控车、毛绒公仔、儿童积木等等,五颜六色一大堆倒在沙发上,还有一包各式各样的零食。

    “哇,好多玩具……小叔,小叔!”

    “我先叫,小叔小叔!”

    “嗳,都乖!”一人抱了一下,放下让多多蒙蒙去分玩具,宁远从箱子里拿出一件绵软的驼色带暗纹的长绒大衣,递给宁母,笑道,“妈,试试给你买的新衣服。”

    “这孩子,又乱花钱。”宁母乐得合不拢嘴,接了长绒大衣,摸了又摸,对凑上来细看的杨玉红道,“这太贵气,有点穿不出去。”

    “不会啊,颜色挺好,款式很时髦,快试试。”

    宁远又分别给宁父和宁强各拿了一件藏青色和黑色皮草大衣,再取出一件橘红色的皮草长大衣,递给杨玉红,道:“嫂子,你这件要配这个围脖,你试试。”

    杨玉红接了大衣,再接过一条带金纹黑底长毛的围脖,诧异道:“这围脖拿到手上好热乎,不像是普通的皮子?”

    “嗯,是异兽皮子制成的。妈,这条围脖给您,配您那件驼色大衣刚好。”

    宁远没有说,这两条围脖的价格,都快赶上四件大衣的总价格了,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动物保护的概念了,对待普通动物和异兽,是能抓多少算多少。

    宁母接了条黄纹褐底的围脖,道:“还真不一样,挺贵的吧?”

    “不贵,不贵,才千多一条,您快围上试试,暖和着呢!”

    宁远也不敢说得太低,怕老妈糟践了好东西当抹布用,随口少了个零。

    杨玉红大概猜到了价格,她在大商场见过类似的围脖和大衣,喜滋滋的拉着宁强,去里面房间换衣服去了。

    “你这孩子,一条围脖买这么贵,叫我围着都不敢出门买菜了。”

    “依我看呐,你会天天围着出去买菜。”宁父毫不留情戳穿了宁母的小心思。

    宁远笑嘻嘻从最底下拿出两套小孩的桔黄色绒大衣和绒裤,交给宁母,道:“给您两个乖孙孙也买了,您给他们试试。”

    “还是老幺想得周到。”

    宁母停止了言语攻击老头子,拿着两套衣裤,赶紧给两个小家伙换上,等得焕然一新的杨玉红和宁强出来的时候,小家伙们也变了个样。

    “好看!老幺挺会买衣服的,玉红这样穿出去时髦。”

    “妈,您这件也好看,穿着年轻了好几岁,我帮您围上围脖。”

    “……”

    一家人其乐融融聊天做饭,待得吃了晚饭,宁远把他自己的一小包换洗衣服和长条皮箱给拿回房间,调息一阵,开始每天的例行站桩修炼和基础枪法训练。

    房间内地方小施展不开,宁远只能用半截长枪来练习单手扎枪。

    23日,从群内得知宁远回家了的消息,秦云意、洪承波、祁颖、尹正炜等同学的电话就前后打了过来。

    宁远也想见见有半年没见面的老同学,约着中午在五中门口见面。

    与父母打了声招呼,说中午不在家吃饭,叫了个车赶到五中,提着些礼物,先后去拜会探望了班主任王长林和体育老师谭老师,谢绝了两位老师的留饭邀请,聊到时间快到了才告辞。

    在五中门口与老同学们见面,自然是另有一番笑闹亲近。

    一行人驱车去到附近的小吃街,洪承波已经提前定好了包间,十四人正好一大桌子,围得满满当当,推杯换盏,各自交流着半年来的大学生涯。

    “喂,宁远,你修为多少层了?老班现在有七层,是渝州武大定下来参加两界大比的正式队员了,你呢?”

    邹密忍不住好奇,终于还是问出了大家都关心的话题。

    宁远放下筷子,笑道:“恭喜老班了,能参加一次两界大比,是殊荣啊。”

    洪承波喝了几杯酒,脸色有些红,笑道:“也是运气,刚好赶在放假前桩功也突破到了意空明境。你现在有九层了吧?”

    宁远见这些家伙非得弄清楚,就只能成全他们的好奇心了。

    “侥幸,才刚刚十层,还得努力!”

    “我靠!还是不是人啊,你怎么能修炼得这么快,我才五层啊。”

    “肯定是作弊了,快了我们一倍啊,还让不让我们活?”

    面对邹密高强几个的嚎叫哀叹,宁远笑得很邪恶补刀:“我暑假的时候就六层了,叫你们别问非得死个明白,这下好了,都可以安生吃饭了?”

    这下连胖妞都怒了,宁远这家伙嚣张如昔日,打击面是无限宽广。

    “灌他酒!十层就了不起啊,灌趴下他!秦云意,你今天要是还护着他,我和你翻脸不做姐妹了。”

    “灌酒!太可恨了!”

    “……”

    宁远来者不拒一通酒喝下来,把叫嚣得最凶的几个家伙放倒了,包括胖妞。

    他凭借达到两个基本内循环的修为,可以快速化解酒力作弊。

    这下世界清静了,洪承波也很满意把几个蹦跳的刺头给弄倒,他还有问题要请教呢,这么大好的机会不抓住,才真叫浪费对不起这桌酒席。

    “宁远,能不能指点我一二?”

    宁远很爽快答应:“老班客气了,指点谈不上,咱们哥俩切磋几招。”

    尹正炜赶紧叫道:“等下我也要请你指点几招。”

    宁远点头应下,与洪承波走到包间的空地,道:“老班,你尽管攻击,不用留手,伤不到我的。”

    “好!”

    洪承波答应一声,也不客气,上前就是一通凶猛的拳脚攻击。

    宁远很轻松地用大悲手一一化解,他也想见识下渝州武大能参加两界大比的水平,上手一比较,宁远心中有些失望,老班基本功不扎实,暴露出来的问题……很有些多啊。

    等下,让他怎么讲好呢?讲重了伤感情和面子,讲轻了对不起老同学……真是麻烦!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