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魔改大唐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2章 穷哭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就有点夸张了,纯净水再好喝,跟白开水能差的了多少?

    可白玉琦一问才知道,还真不怪他们几个人跟渴死鬼一样猛灌凉水。

    因为这附近的水源,无论是地底涌出的泉水,还是山上流下的溪水,都带着一股古怪的苦涩味道。

    村子附近的一条小溪,是苦水村主要的饮水来源,虽然同样带着淡淡的苦涩,但也不是不能饮用。

    村后山里的那口泉眼涌出来的泉水那才叫苦呢,而且还有毒,人喝多了轻则浑身浮肿,重则肢体紫涨发黑!

    据老村正说,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想在村子附近的低凹处凿一小池,积蓄些雨天的雨水来用。

    可是除非是用木桶、瓦罐承接雨水,否则雨水落地不出三天,必然会变得发涩发苦无法入口。

    而且因为水质苦涩,土地的土层贫瘠稀薄,碎石众多的关系。

    村里开荒出来的一些田亩种出来的粟米、黍米,不但产量极低而且吃起来同样带着一丝苦涩味道,这也是这里为什么会叫“苦谷坳、苦水村”的缘故。

    “小仙人,您喝粥!”

    白玉琦一边听着老村正讲解苦水村的情况,一边接过杨赵氏稍稍摊凉后端来的粟米粥喝了一口。

    细细的吧嗒了下嘴,发现咽下去后舌根还真的带着一丝丝苦味。

    不过因为用[分解术]和[分离术]将麸皮分离的十分干净,煮粥的时候使用的又是[造水术]凝聚出来的纯净水,所以到也不是太难喝,最起码不像吞沙子一样了。

    肚子早就饿了的白玉琦也顾不上挑嘴了,呼噜呼噜喝了起来……没办法,杨赵氏家里没有汤匙,而且没菜也用不着筷子,只能是直接上嘴就着碗喝了。

    喝了小半碗粟米粥,安慰了一下咕噜噜叫唤的肚子。

    白玉琦抬头发现杨赵氏拘谨的站在一旁,这才想起杨赵氏家里别说是汤匙了,连碗都只有这么独苗一只,连忙将手中的粗陶碗递了过去:“义母也吃!”

    “不不不!”

    杨赵氏顿时脸色张红,窘迫的连连摆手:“小仙人您吃吧!妾……妾一会再吃。”

    看了看粗陶碗里还算粘稠的粟米粥,再看看那口本来就不大的熬粥瓦罐。

    白玉琦知道里面就算还剩下一点也绝对不多了,便不分由说的将粗陶碗塞进杨赵氏手里:“我吃饱了!义母一会还要喂小妹妹,不多吃点那来的奶水喂孩子?”

    杨赵氏这才脸色羞红的将粗陶碗接在了手里。

    而这时杨铁牛他们三人也灌了个水饱,抱着肚子打着水嗝过来了。

    少年杨狗子突然看到陶碗中的粟米粥,惊喜道:“赵姐姐,那来的这么精细的粟米?能给额尝一口么?”

    老村正他们这才发现了粟米粥的不一样,杨赵氏羞红着脸将粥碗递了过去:“这是小仙人施展仙法剥出来的,粥里没放麸皮……”

    “胡闹!你十三嫂一个人拉扯着娃娃,你也好意思张口夺食?”

    老村正都已经顾不上对白玉琦,居然还能“施法”剥离谷壳感到惊讶了、

    估计见多了各种神奇手段之后都习惯了,皱眉冲一脸馋相的杨狗子呵斥道:“看你那个怂样子,勿在真人面前失礼,要吃一会上额家吃去!”

    “不妨事!妾一会再煮一些就好。”

    杨赵氏连忙将粥碗塞给了被老村正呵斥后,脸色涨红低下了头的杨狗子:“狗子饿了吧?快喝!可香了!”

    这少年也是个可怜的,年幼时就父母早去,在村里东家混一口,西家蹭一口的长大。

    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的不说,跟条野狗一样东奔西窜的,连个正经名字也没有,一直狗子狗子的叫。

    狗子脏兮兮的脸上涨红的不行。

    可从昨天起他跟着铁牛叔上山,想打打下手能蹭顿吃的。

    没想到遇到了神仙下凡,结果猎物也没打上,还白白浪费了体力。

    村里来了仙人这么大的事,晚上也没人顾得上他,以至于一直饿到现在,要不刚才干嘛死命的灌水呢。

    所以难堪归难堪,还是忍不住粟米粥的香味。

    偷偷瞥了一眼老村正的脸色,厚着脸皮将脑袋埋在粥碗里一阵淅沥呼噜。

    人头大的粗陶碗,刚才白玉琦只是喝了小半碗,剩下的他一口就闷下去了。

    喝完了还不算,整张脸都埋进了碗里,伸长了舌头跟刷锅一样舔的哗哗直响。

    看的白玉琦脸都绿了,卧槽?

    家里就特么一只碗,你这么玩命的舔,老子以后还怎么吃饭?

    见狗子实在是饿的狠了,杨赵氏将煮粥的陶罐端了过来,将剩下的一罐底粥也倒给了他。

    这才拿着瓦盆去屋里重新盛了些粟米出来,打算再煮一罐,让老村正他们也尝尝不带麸皮的精细米粥。

    杨赵氏端着瓦盆,习惯性的往石臼走了过去。

    结果看到石臼才想起来,不带麸皮的粮食她可舂不出来,只能无措的向白玉琦望来。

    好在休息了这么一会喝了点粥之后,法力值很是恢复了不少。

    原来适当的休息和进食,能够加快法力恢复速度,白玉琦便又帮杨赵氏分离了谷壳。

    杨赵氏端着瓦盆、陶罐,欢天喜地的煮粥去了。

    杨铁牛和杨小山虽然没吭声,可狗子喝粥的时候他们也偷偷的咽口水来着,连忙给杨赵氏帮手烧火添柴,显然是打算混口精粮粥尝尝。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老村正别看嘴上呵斥的厉害。

    还不是照样把老沟子(屁股)放在院子里充当凳子的一截树墩子上,坐的那叫一个四平八稳,精粮他也没吃过几回啊!

    “老族长,不是说这人间地界,已经天下平定、中原一统了么?”

    白玉琦快被这破村子给穷哭了,这跟他印象中的贞观盛世可不一样,不由郁闷道:“怎么百姓还是这么穷困潦倒?”

    “说是天下平定,中原一统。”

    “可外有突厥、吐蕃、吐谷浑的蛮人频频入侵。”

    “内有藩王反贼余孽未尽,满山遍野虱子一样的山贼马匪横行。”

    老村正苦笑道:“百姓哪有那么快修生养息恢复过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