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魔改大唐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0章 天空一声雷响,老子闪亮登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贞观元年,天现异象,晴天霹雳之间云化火海,一道紫色天火穿云而降。

    横跨长安坠至蓝田县秦岭终南山中,山中大小道观道人目睹者众多,皆云此乃道祖降世之象。

    ……

    贞观元年,初登大宝的太宗皇帝正与群臣殿中议事。

    忽闻一声晴空霹雳炸响,震的大殿瑟瑟直抖,梁上浮尘飘扬而下。

    君臣护卫乱作一团,却见殿外天地一片蔚紫,漫天白云之中仿佛有紫火燃烧,将云层染成一片鲜艳的浓紫。

    赶至殿外的君臣皆仰首而望,却见厚厚云层化作一窟巨大的漩涡,青天白日之下竟现出云后星光!

    一道声势浩大的紫色天火,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穿云而出,猎猎作响的从长安城上空斜斜划过直奔秦岭方向而去,在天空之中留下长长的一道焰痕。

    君臣俱都被此异象惊呆,傻傻望着紫色天火拖着狂暴的尾焰,砸入终南山中爆出一片冲天紫火,目瞪口呆间哑然失语。

    良久,李世民才被长安城中,百姓惊慌失措的哭喊喧哗惊醒。

    脸色顿时阴晴不定,玄武门风波未平,上天骤现此异象也不知是何征兆?

    “陛下,紫气东来!”

    “这定是上天为贺陛下登基,降下的祥瑞也!”

    群臣同样表情怪异显然也各有联想,吏部尚书长孙无忌见机不对,忽然面露狂喜之色扑出狂呼:“请陛下速派禁军往终南山中寻回祥瑞供奉!”

    君臣全都一愣。

    在这个天地有点什么动静,皇帝都得下罪己诏自责的年代。

    如此惊天动地的异象,必然会在朝堂民间引起轩然大波,又恰逢今上经玄武事变登基大宝,难免会有人往哪方面去想。

    此事一旦处置不当,好不容易平静的风波,恐怕又将祸及天下!

    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突发急智,倒是给了皇帝一条很是舒服的台阶,那还不赶紧撇腿就下。

    “来人!”

    “速速派人安抚禁宫、抚慰百姓!”

    李世民闻言大喜,大喝道:“另着禁卫前往终南山迎回祥瑞!”

    数名卫士齐声应和,转身狂奔而去。

    群臣虽然惊疑未定,但是对此说辞倒是不敢辩驳。

    自古以紫为贵,要强说这紫色天火是恶兆,未免太过牵强了一些。

    而且李氏尊老子为祖,当年道祖西出函谷关之时,可谓是“日出东方,紫气东来”。

    如今天降紫火,无论是方位还是降下的位置,都恰好符合传说中道祖西去时的异象,又偏偏落入了终南山这道家圣地,谁敢胡乱言语?

    群臣心思所致,无论违心与否,皆都向皇帝喜色恭贺。

    而天降祥瑞之事,也随着宫中派出的禁卫安抚之下,在民间广为传播,皇帝说是,谁敢说不是?

    至于前往终南山中寻找祥瑞的禁卫,到时候会带回来一个什么玩意倒是无所谓了,反正搬块石头回来也能作数。

    且不管长安城中如何骚乱,又有几路人马拼命赶往终南山。

    但说这紫色天火划过天空坠入群山之间,迎面撞上一座险峻高峰,顿时爆开了漫天的紫火笼罩山林。

    说也奇怪,紫色天火虽然炽烈,落下后却不伤一草一木,如同烟云雾气一般浮于草木之上,久久都不熄灭。

    而紫色天火撞上山峰之后,外层紫焰爆开散落。

    一团紫火被山壁弹飞,沿着山峰一路往下翻滚,沿途撞翻古木山石无数。

    而且随着弹跳碰撞,其中还传来各种古怪呼嚎:“哎呀!妈呀!哦哟!啊哈!喔嚯!嗯哼!嘤嘤嘤~~~”

    紫火团声势惊人的翻滚下来,在山间生生开出一条紫火熊熊的大道来。

    沿途惊起飞禽走兽无数不说,还吓坏了山中大小道观庙宇之中的修士。

    几名在山中捕猎的猎人,呆若木鸡的看着紫火团朝着他们狂飙而来,全都吓得连躲都忘了躲,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巨大的火球扑面而来,眼看就要从他们身上碾压而过!

    好在他们一行前方的山坡上,横着一块卧牛般大小的青石。

    紫火团重重的撞在卧牛青石上高高的弹起,呼啦啦的带着一声惨叫,从他们头顶上方划过后,落入身侧的一条山涧之中去了!

    一行人被吓的浑身僵硬连动都不敢动,好半响才松懈下来浑身冷汗的瘫倒了一地。

    其中一名年轻猎人,惊恐莫名的颤声结巴道:“铁…铁…铁牛…牛叔,那…那…那…那是甚物?”

    被唤作铁牛叔的中年猎人两股战战,那里还能回他,倒是一旁的少年哆嗦道:“好……好像是个人唻?”

    “莫瞎说,天上还能掉下人来?”

    年轻猎人害怕的不行:“额们还是赶紧跑吧?”

    铁牛叔倒是个胆大的,缓过神来后爬起身来,战战兢兢的提着手里一口猎刀往山涧凑去。

    拨开荆棘草丛探头往下一看,只见山涧之中崎岖嶙嶙的乱石,被那古怪的紫火团砸的是四下飞溅现出个大坑来。

    火团虽然已经散去,但是坑中却躺了一个白溜溜赤条条浑身毛发皆无的怪人,浑身缭绕的紫火将山涧中的溪流灼烧的是嗤嗤作响,化为滚滚蒸汽升腾而上。

    “真的是个人!”

    铁牛叔惊叫了一声,有些畏惧的犹豫了片刻,脸上一道横跨眉眼的狰狞伤疤狠狠的抽搐了一阵。

    还是壮起胆子挥舞猎刀砍开春夏交接之时,生长的格外茂盛的荆棘茅草,小心翼翼的沿着涧坡爬了下去。

    青年猎人和少年害怕的叫了几声,见唤不回铁牛叔,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三人斩荆披棘的下到山涧之中,慢慢的靠近了那紫火怪人。

    耽搁了这么一会,怪人身上的紫火已经渐渐熄灭,大坑之中也重新蓄起水来,将其泡在了其中。

    紫火怪人双眼紧闭似是晕了过去,但从那么高的山峰上翻滚下来,浑身却一丝伤痕都没有,白嫩嫩的如同婴儿一般。

    见那紫火散去,高温也被溪水冲散,担心这怪人淹死的铁牛叔踌躇片刻,壮着胆子将其捞了起来。

    “铁牛叔你捞他作甚?”

    青年猎人害怕的嚷嚷:“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怕是已经摔死了!”

    “小山哥!”

    少年指着紫火怪人大叫:“没死哩!他眼睛还在动!”

    “没死就更坏事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名叫“小山”的年轻猎人更害怕了:“那么高摔下来还不死,怕不是个妖精!”

    “瞎说什么!”

    “青天白日的那来的妖精?”

    铁牛叔呵斥了一声,将紫火怪人放在一块平整的山石上。

    伸手在他四肢捏了一番,惊讶的发现这怪人真的毫发无损……呃,除了毛发,一丝伤痕都没有。

    “这人从天而降,浑身紫火缭绕。”

    “又钢筋铁骨无惧摔打,肯定是天上的仙人下凡!”

    铁牛叔以前当过府兵,南征北战的到也有些见识,又带着几分兵油子的奸猾。

    扭头对青年和少年道:“这叫额们碰上了那是造化,赶紧将仙人带回村去好生安置,说不定就是一场仙缘!”

    青年与少年被铁牛叔说的一愣一愣的,正待帮手将紫火怪人抬起。

    那少年又是一声咋呼,指着光溜溜的没毛仙人大叫:“铁牛叔你快看,仙人变小了!”

    这紫火怪人初见时,眉眼瞧着约莫有二十余岁的模样。

    可紫火散去之后,这么不大会的功夫,眉清目秀的样貌倒是越来越稚嫩。

    白白胖胖的身形也渐渐缩小,说话间便小了一圈,看上去倒和那少年相仿。

    三人被这变化吓的倒退了几步,惊惧的望着躺在山石上的怪人越缩越小,不多会便化作了一个岁余大小的婴儿,白白嫩嫩、肥肥嘟嘟,煞是可爱!

    “返老还童!?”

    回过神来的铁牛叔惊呼了一声。

    越发是确信这天上掉下来的怪人就是仙人无疑。

    连忙扯下身上破旧的外衣,粗手粗脚的将怪人变成的婴儿包裹了抱在怀里。

    猎也不打了,带着青年与少年赶紧往村里赶了回去,只留下了山林间的一片狼藉。

    没过多久,山林间哗哗作响,钻出一群身手矫捷的道士来,在山涧之中寻觅一番无果,又沿着山涧往下寻去。

    一时之间,山里来来去去,来往了好几十拨人,大多是道士打扮又或者是山野隐士模样。

    直到一队禁卫沿着紫火团翻滚的痕迹赶来,在山涧之中搜索无果后,率队的校尉不由脸色大变。

    从山涧中那座大坑来看,天上肯定是掉下了什么事物,可坏就坏在有东西掉下来了,现场却什么都没发现。

    肯定是被山中修行的道士、隐士,又或者是其它不知道什么路数的人马抢先给夺了去,这叫他如何向陛下交代?

    校尉只能喝令着手下的兵士散开寻找,又派人往山中道观询问,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天上掉下来的祥瑞。

    撇开忙着搜山找祥瑞的禁卫,以及各路心怀不轨的牛鬼蛇神不提。

    且说铁牛叔等三人抱着紫火怪人化作的娃娃,翻山越岭一路飞奔的赶回了,位于终南山中苦谷坳的苦水村。

    苦水村不大,不过二三十户人家,村中也全都是些残破老旧的土屋草房。

    村人见上山打猎的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迎上去询问,这才看到他们带回一个婴儿。

    方才的晴天霹雳、紫云烧天和天降紫火的异象,村人们可是全都看见了。

    再听铁牛等人说是捡回了一个下凡的仙人,吓的连忙叫来了老村正杨老爹。

    苦水村的村民大都是同族。

    于前朝战乱时,举族迁入山中躲避刀兵。

    后来天下虽然平定,却因为姓杨而担心遭受牵连不敢下山。

    就这么一直在这,连泉水都苦涩的穷山僻壤里,聚族而居了下来。

    直到得知当今朝廷,不会胡乱牵扯杨姓之人,这才慢慢的开始跟外界往来。

    却也因为避世之故,错过了国朝初定时招抚百姓授田安置的机会,只能继续在蹲这穷山坳苦水坑里熬着。

    杨老爹既是这苦水村的村正,又是这杨氏一族的族长。

    想当年杨氏一族兴旺时,倒也曾学过几年书文,算得上是这苦水村少有的文士。

    听闻铁牛等人捡回的娃娃是天上下凡的仙人,老村正本来还打算训斥他们子不语怪力乱神。

    可三人将当时的情形,描述的实在是绘声绘色,而一个婴儿孤身出现在豺狼虎豹出没的深山老林里,也的确太不合理。

    老村正将信将疑之下也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安置这小仙人才好。

    “不管是人是仙,总归是一条性命,狗子,去!”

    杨老爹捋着胡子,瞅着杨铁牛用破褂子裹着的白嫩娃娃,吩咐道:“把小十三屋里人给叫来……给小仙人喂些奶水!”

    杨铁牛和杨小山他们脸色古怪,嚅嚅着也不知该说不该说。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仙人从二十多岁的模样,返老还童的缩到婴孩大小。

    再说了,仙人吃奶么?

    缩得再小,那也是仙人,谁知道几百几千岁?

    让小十三家肉体凡胎的寡居媳妇,给仙人哺乳会不会有点大不敬?

    可眼下也不知该如何解释,那名叫“狗子”的少年,倒是没心没肺的大呼小叫着飞奔而去:“额去叫赵姐姐来!”

    不多会,腿脚飞快的狗子,便将一个怀中抱着数月大小女娃的年轻妇人,匆匆拉扯而来。

    这容貌清丽秀致的年轻妇人,看上去不过才十七八岁的年纪。

    一身的粗布裙裳虽然补丁摞着补丁,但是却浆洗打理的十分干净。

    她本在屋中哄着被那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吓哭的女儿,仓促间不明所以的被少年杨狗子拉来,又被一群杨氏村人强势围观,弄的很是慌张。

    有些局促的向老村正行礼后,便抱着女儿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神却好奇的向杨铁牛怀中抱着的娃娃望去。

    “……杨赵氏,这小仙人日后便交于你照料。”

    老村正稍加解释了一番后,询问道:“村里会匀些粮食出来,算是供养这小仙人的,你看可好?”

    杨赵氏听说这婴孩,居然是天上下凡的仙人,顿时被吓得不轻。

    再加上女儿还未足岁,自己寡身一人怕是照顾不来,本还有些为难。

    可听到老村正说,村里会给些钱粮供养小仙人,丈夫杨十三早早的在战场上没了,只留下一个遗腹女儿的杨赵氏,想到家里已经空到跑耗子的粮缸,只好咬咬牙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答应下来。

    以杨铁牛为首的村人,连忙将小仙人送到杨赵氏家中。

    各自从家里取来些粮食吃食,又帮着收拾打理杨赵氏那几乎四面透风的破茅草屋。

    杨赵氏也顾不上帮忙收拾的村人,将自家女儿交给邻里的大娘照料,自己抱着小仙人躲进里屋中,撩起衣襟打算行使奶娘的职责。

    可也不知这小仙人下凡时是不是伤到了那里,这会儿双眼紧闭昏睡不醒,无论她如何逗弄都不张嘴。

    担心一会女儿醒来,奶水不够同时喂养两个孩子的杨赵氏,一狠心将小仙人粉嫩嫩的小脸,捂在了自己胸脯上闷了有那么两三息。

    胖嘟嘟的娃娃喘不来气,便本能的张开了小嘴,杨赵氏连忙将奶嘴塞进了娃娃嘴里。

    这可是邻家婶子偷偷教她的诀窍,娃娃吃奶的时候要是不张口或是不松嘴,这个法子最管用不过了。

    可杨赵氏等了那么一会,没感觉到娃娃吸吮奶水,低头一看却见小仙人已经醒来,瞪圆了黑白分明大大的眼睛,正目瞪口呆的瞧着自己。

    以为小仙人不熟悉自己的气息,杨赵氏连忙“喔喔”的轻哼着,微微拍打后背哄他吃奶。

    可小仙人却不知为何,摇头晃脑的呜呜挣扎了起来,杨赵氏只好松了一松,却听到怀中的小娃娃冒出一句奶声奶气的怪叫:“喔翘!老纸穿越鸟?”

    吓的杨赵氏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失手将小仙人扔到地上!

    -

    麻烦:写在前面,对历史细节着实不熟悉,突然想到这个创意后,本来还犹豫是不是用架空历史,但是感觉没有用真实历史来的带劲,所以硬着头皮还是用了大唐贞观时代,毕竟写这个年代的不少,对贞观年间的人物、事件也比较熟悉,写的时候也比较好抄……呃,方便借鉴!

    不过资料完全来自于搜索,所以必然存在大量错漏,知道的可以指出来我好修改,最后新书上传,求收藏、投票!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