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88必发娱乐国际之步步崛起最新章节列表 > 175,没安好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是星期天,王起睡了个懒觉。

    起床后他一边刷着牙,一边在寝室内绕了一周,却没发现其他几个家伙的影子,打电话一问,结果一个二个全都跟各自的女朋友约会逛街去了。周江,尤渔和李爽三人更是约在了一起,跟林玉英,夏金莉和伍智敏搞了个六人派对,现在正在沙区的步行街遛弯儿呢,还问他来不来,他们了中午准备去电影院看电影。

    “老子吃多了才跑来当电灯泡!”王起心道,嘴上却打哈哈,笑着让几人“吃好耍好玩好”,尤其是最后的那个“玩”字,更是被他拖长了好几个音阶,让接电话的李爽直接骂了一声“滚”,说他思想龌蹉,别来玷污他们几个“纯洁的友谊”。

    几个家伙都不在,王起的心头仿佛住了一只猫,顿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冲了一个凉后,便给于文丽打电话过去,让她上来耍,还说整个寝室就他一个人在。

    于文丽也才刚起床不久,正在寝室内跟萧铭闲扯,接到王起的电话后心思也不淡定了,神思不属,心不在焉,被正在梳头的萧铭好一阵嘲笑,让她别装样子了,想上去跟王帅哥幽会就上去呗?明明心头燥得不得了,还在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虚不虚伪啊?

    “死萧铭,你才燥!不仅燥,而且还骚,让我瞧瞧你这小浪蹄到底骚不骚!”被萧铭一言戳破心事,于文丽才化了淡妆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直接起身一个箭步朝坐在床边梳头的萧铭扑了过去。

    “呀呀呀,君子动口不动手……文丽,你咋老爱动手动脚的哟?要动手,上楼去找王帅哥动噻?估计他巴不得呢……哎哎哎……你手在摸哪里呀?有些地方不能乱摸哈,小心我告你非礼……咯咯咯……”被于文丽偷袭的萧铭大喊大叫,小小的寝室内,顿时传来两个“疯婆子”肆无忌惮的打闹声。

    跟萧铭一番打闹,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于文丽心头的那丝犹豫很快不翼而飞,在跟萧铭说了句“我出去买早餐”后,便提上自己的手提包,还换了鞋,准备出门,让萧铭乐不可支的笑她“脱了裤子放屁”,屁远一点,两三步的功夫,还装着一副出远门的样子,简直虚伪透顶!

    于文丽刚出门,就看到了也在门口换鞋,准备出门的马秋榕。

    马秋榕问她去哪儿,于文丽笑着说出去买点早餐。

    马秋榕也笑眯眯的说她也要出去吃饭,正好一起。

    于文丽点头说好,心头却在流泪,哀叹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于文丽跟着马秋榕一起出了宿舍,在附近的商业街买了豆浆油条。这时,马秋榕说她准备去刘家坪逛街,看看衣服,问她有没有兴趣。

    于文丽毫无兴趣,巴不得马秋榕早点走,就笑着说跟萧铭约好了,下午两人再去逛街,然后祝马秋榕逛得愉快。

    马秋榕也就是说句客气话。她今天出门逛街是假,赴了王俭超的“约会”才是真。

    昨天得知王起有了女朋友后,她伤心难过了一晚上,用了整整一晚,才调整好自己“破碎不堪”的心情。

    半个小时前,王俭超打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喊她一起出来逛街。

    放在王起没有女朋友之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现在嘛,马秋榕感觉自己不能把鸡蛋全放一篮。王俭超虽然有点华而不实,作风虚浮,但是矮子里面拔将军,这届大学生里面,除了王起,好像也就王俭超整体的综合条件还算过得去。不管跟王俭超有没有结果,先接触着吧,别把这条线给断了。

    “行,文丽,那我先走了。你们下午再来吧。呵呵,下午逛街的话,就是有点热。”马秋榕呵呵一笑,朝于文丽挥手。

    “没事儿,有遮阳扇呢。而且逛也主要逛商场和地下城,只要少去地面,没那么热的。”于文丽笑了笑,也朝马秋榕挥了挥手。

    ————————————

    当于文丽提着两杯豆浆和两根油条,轻手轻脚,仿佛做贼一样来到王起寝室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咋现在才上来?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会在睡懒觉吧?”王起从于文丽的手上接过豆浆和油条,把寝室门关上,并上了反锁。

    “唉,别提了,出门没看黄历,遇到了马秋榕,跟她一起去了趟商业街。”于文丽直接坐在王起的床上,一脸郁闷的道。

    “噢,是嘛?我说你怎么又去买豆浆油条呢。”王起恍然大悟,他刚才给于文丽打电话,除了喊对方上来耍外,还说他这里有水果,蜂蜜和牛奶,两人可以当早餐吃。

    两人一个坐床,一个坐椅子,边吃边聊,等吃到大半的时候,原先坐在椅子上的王起就把自己的屁股移到了于文丽的旁边,跟对方并排坐在床上。

    “那么大把椅子你不坐,你坐我旁边干嘛呀?”于文丽一抿嘴,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说。

    “刚才突然感觉左手有点痛,没力气,拿不动东西。文丽,要不,你喂我吧。”王起笑嘻嘻,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一大杯加了蜂蜜的牛奶。

    “讨厌!一看就是假装的!你不是说前天就不痛了嘛,怎么今天还痛?”于文丽嘟了嘟嘴,还但是伸手端起桌上的马克杯,噗嗤一笑的道,“喝吧,王少爷。”

    但王起却闭嘴不言,用他那两根包着纱布的手指先指了指杯子,然后再指了指对方那红红的,因为吃着油条而带着油光的小嘴,最后指了指自己的大嘴巴,呵呵傻笑。

    于文丽一看王起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了,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扭了扭身板,羞惭惭的说:“不干!我才不干!”

    王起见了,马上做出一副奄奄一息,仿佛在撒哈拉大沙漠呆了十天,快要被渴死的可怜样儿,又伸出他那两根缠着纱布的“破手指”去勾于文丽的衣袖。

    于文丽见王起的模样可笑,又担心弄伤了他的手指,被这家伙缠得没办法,最后只好红着脸说:“我完全是服你了王起,你咋花样这么多呀?你闭上眼睛吧,不然我不得喂你!”

    王起顿时大笑,猛地点头,随即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张,像极了一只等着父母喂食的雏燕。

    于文丽喝了口温热,浓香的牛奶,含在嘴里,慢慢的朝王起的嘴边凑去。她的心跳也不由加速跳了起来,也有点不敢看王起的那张等着吃“嗟来之食”的俊脸,在自己的红唇即将触碰到王起大嘴巴的那一刻,也不由闭上了眼睛。

    轰——

    在两人唇齿相接的那一刹那,王起一个熊抱,直接把于文丽抱在了怀中,然后身子一歪,一下子歪倒在了旁边的床铺上。

    “呜呜呜……讨厌,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于文丽用拳头捶了使坏的男人两下,但下一刻,她便说不出话来,在王起口手并用之下,像昨日一样,时而高亢清亮,时而低回婉转的唱起了一曲生命的赞歌。

    周日的这天早上,两位血气方刚的饮食男女,哪儿也没去,一直腻在王起的寝室里,进行着天地间最原始的运动,直到约莫十二点,楼下的萧铭打来电话,喊于文丽下去吃午饭,两人才“云收雨歇”,“鸣金收兵”。

    “王起,你真是讨厌死了!我下次再也不到你这里来耍了!”完事后一起冲了凉,回房间穿衣服的时候,于文丽一边穿衣,一边俏脸潮红的低声抱怨着。

    王起则一边提裤子,一边神情气爽的嬉笑:“嘻嘻,不来我这里也行,我可以去楼下嘛。老是呆一地儿也没什么意思,换个环境更有情趣!”

    “不准你去!这这个大—色—狼!”

    “……”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