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草莽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九八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PS:修改了一下,发上来,希望别再被F……

    ——

    越是临近年底,空气中就越来越有种躁动不安的气氛在弥漫,一部分源自于人们对新年的渴望,也有一部分,来自于某些人心中的偏执。

    四合院里,苏薇最近来得比较频繁,因为她知道李亚东将很快离开,俩人日后再想见面,至少短时间内,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她就想趁着这段时间,与李亚东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些。

    齐家兄弟放了假,主要李亚东打算带着他们一起去香港,于是便给了他们一个相对较长的假期,让他们有时间好好陪陪家人。

    “你看这种文章干嘛?百害而无一利。”苏薇坐在枣树下的太师椅上,饶有兴趣的阅读一份报纸,李亚东来到她身后,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由蹙了蹙眉。

    “啊?”苏薇扭过头来,不明所以道:“我感觉写得挺好啊,难道追求言论自由,也有错?”

    “追求言论自由固然没错,但要小心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李亚东没好气的回道,然后顺势夺过报纸,直接撕成两半。

    “你……”

    “好了,你听我讲……”

    李亚东半蹲下面,安抚着有些小生气的苏薇,“你要清楚这些人的真实目的,他们并非单纯的追求言论自由,而是在鼓吹全面西化,这完全是在跟党和国家唱反调,中国是靠社会主义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有些方针是不可能改变的,此时国家还处于艰难的发展初期,去鼓吹这样的东西,不是纯粹添乱吗?而且,这些东西就是写给我们这些高等知识份子看的,不信咱俩打个赌,用不了多久,很多大学生就会被教唆着搞抗议、搞游行,被人当成枪来使。”

    “才不信!”苏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李亚东叹了口气,“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他说着,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伸出手来,感受着空气中的不安分因素,心想:捌陆、学潮,是快来了。

    一九八六年的十二月,至次年一月份,各大高校中爆发了一场“争民主”的学潮,范围波及全国。卾省、赣省、魔都、江浙、京城等地,数万名高校学生出于对言论、结社、新闻自由和公开选举的诉求,上街游行,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扰乱交通秩序,和违反社会治安规定的情况。

    事情的导火索始于十一月初,原中华科技大学副校长方力之,和原全国作家协会成员刘兵雁,到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对学生演讲,鼓吹全面西化。

    随后,方力之还在学校竞选市人代表的演讲会上说:“我认为民主不是从上到下给予的,是靠自己争取到的。民主只有靠大家的觉悟争取到才是可靠的,否则得到了会被收回去的”。

    在他的影响下,翌日,中华科技大学和赣省部分高校学生便上街游行,高喊着“争取民主自由,打倒独裁”等口号。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纵观历史,你会发现,类似的激进言论、包括崇洋媚外的思想意识,最容易被蛊惑的,永远都是那些自以为视野开阔、喝过一点洋墨水的高级知识份子。

    挺可悲的感觉。

    追求自由是人类天性,这一点本没有错,但有的时候我们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得顾全大局,得根据实际情况出发。中国的发展着实不易,社会主义的道路是用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和骨骸铺就的,资本主义的道路若能走得通,直接从西方生搬硬套好了,何须像现在一样摸着石头过河?

    既然没走这条更容易的路,那就说明它肯定不符合中国的国情,现在党和国家带领着人民走了另外一条路、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这个时候再跑出来挑刺,实属不智。

    社会的本质不同,必然存在着差异化,这一点无可厚非。然而,某些人在享受着社会主义的安定同时,又眼馋着资本主义国家的言论自由,想要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这样的人,别看他来头好像不小,学历也挺高,在李亚东看来,完全就是个二逼。

    所幸,这次学潮将很快平息,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小平同志站出来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他指出:“凡是闹得起来的地方,都是因为那里的领导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这也不是一个两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是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的结果。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否则就是放任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我们讲民主,不能搬用资产阶级的民主,不能搞三权鼎立那一套。我们执行对外开放政策,学习外国的技术,利用外资,是为了搞好社会主义建设,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道路。”

    这番言论紧扣国情,贴合实际,点醒一批满腔热血没处使的中二青年们。

    也幸亏是李亚东的提醒,否则苏薇,很有可能成为这批中二青年中的一员。

    ……

    元旦悄然而至。

    一九八七年,对于国内来说,是相对平静的一年。

    至少李亚东能回忆起来的事情不多,其中最难忘的一件,大概还是《中葡联合声明》的签订,声明确认,中国将于1999年12月20日对澳省恢复行使主权。

    另外有些印象的,大抵都是商场的事情。

    这一年,中国又将诞生一批日后举足轻重的企业。

    47岁的老宗同志,终于熬出头,在临安办起了哈娃娃儿童食品厂。

    老宗同志大器晚成,面对外资饮料品牌的大举入侵,从保健品中觅得一线生机,并将客户群体定位于备受关注的少年儿童,算得上眼光毒辣。

    与他一样突围成功的,还有怀汉星,这一年36岁的怀汉星在莞城办起了“黄江保健品厂”,也就是日后风靡一时的“太阳神”。

    还有一位大佬不得不提,那就老任同志,部队转业去了鹏城,默默无闻的耕耘了两年后,在这一年,也创建了一家公司,名叫“华为”。

    一个接一个的大佬相继付出水面,说实话,李亚东心头还是有些急的,重活一世,如果再被他们比下去,那就真叫白活了。

    一月末的最后几天,他终于收到了来自港大的录取通知书,这使得他突生出一股豪迈,并非因为录取通知书本身,而是意识到,马上就会拥有一个大展身手的舞台。

    88必发娱乐官网两年多来,他压抑了太久,以前是性格使然,十分排斥去国外留学这件事,所以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但现在阴差阳错走到这一步,他倒是渐渐想通了,浪费时间是可耻的,既然国内目前的投资环境不好,那就先缓一缓,趁着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去国外杀他一拨,弄点启动资金,等到八八年之后,国外投资环境好转,手里有了钱,可以做的事情就多了。

    他目前的资金还是太少,这两年赚的所有钱,除了留下三十万以供公司周转,以及四合院里的保险柜放了十万块,密码告诉了苏薇外,其他的几乎全部存进了香港瑞银,田磊和蒋腾飞已经把存根拿了回来,合计港币一百八十万,零头不算。

    这笔钱放在个人口袋里,在这个年代的内地,自然算得上巨富,但在香港,什么都不是。

    这一点,李亚东心知肚明。

    而他的老本,就这一百八十万港币,在香港连幢毫宅都买不起,到底能溢价多少,不好预料,也只能拭目以待。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