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草莽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兴师问罪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晚上保姆小花差点没忙死,整整做了两大桌子菜,宫夫人说是帮忙,结果刚一下刀,就把手给切了,全靠她一个人操持。

    临近八点钟,宫家大宅里才正式开饭,鸡鸭鱼肉虽然样样都有,但酒却没拎上来,主要大家也没心情喝,也就是吃个便饭,填饱肚子而已。

    宫长青甚至连桌子都没上,端着一碗饭,趴在院门上,透过缝隙,借着院子里洒出去的灯光,时刻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一群什么人呐,都八点多了,不用吃饭的吗?”

    他嘴里骂骂咧咧,心情糟糕到极点,如果连夜开溜的计划行不通,那最后的结果无非就两种,一是,接受香港老板们的退货,把罐子还给李亚东;二是托关系找人,将这帮小青年赶走。

    一边是损失三十万巨款,一边是未知的隐患,哪一种都不是他所期望的。

    他甚至在心里祈祷起来,祈祷着这帮家伙赶紧滚去吃饭睡觉,你猜怎么着,也许是老天爷真听到了他的祷告。

    一个不经意间,他发现蹲在胡同一侧的几名小青年,纷纷站起身来,然后又赶紧望向另一边,其他人也动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勾肩搭背,背过身去……

    “终于舍得走了!”

    他险些泪奔,捧着个饭碗,火急火燎的跑向屋里。

    “各位,好消息,那帮小子终于走了,赶紧收拾一下,马上走,我怕他们待会儿又回来了!”

    几位香港老板一听,也是大喜过望,纷纷扔下碗筷。饭什么时候不能吃啊,还是抓紧走人要紧。

    一行人拎着包裹,隔着院门查探了一会儿,发现那帮小青年确实消失在幽暗的胡同巷子里后,才忙不迭的打开院门。

    “走!”

    一个个像是做贼一样,火急火燎的往外跑。

    明明距离小轿车才几米的距离,却感觉是那么遥远,好容易坐上了车后,几位香港老板纷纷长出口气。

    总算是他娘的围城脱困了!

    “开车,立刻!”

    由于巷子太窄,这么多车堵在一起,想在拐外的地方调个头都不行,也只能一辆接一辆往后倒。

    可倒着,倒着……

    “我艹!”

    后面的车猛然一个急刹车,黄老板这辆车差点撞上去,气得火冒三丈,摇下窗户,伸出头去,大骂道:“老钟,你那个什么破保镖,回去赶紧换了,会不会开车啊!”

    然后黄老板就懵了,因为借着汽车尾灯的光亮,他能隐约看见原本黑乎乎的胡同巷子里,突然多一些障碍物,还层次不齐的样子。

    “回去。”黑暗中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可钟老板的那辆皇冠轿车却没动。

    “嘭!”应该是车屁股挨了一脚。

    “听不懂人话?老子让你开回去!”

    车内,开车的保镖向后座上的钟老板投去询问的目光,钟老板一脸无奈,他离得近,视线也最好,隔着小轿车的后挡风玻璃向外一望,黑压压的一片,能看清的几张面孔都挺陌生,不像之前那拨人,但数量却是不减反增,硬闯过去是不可能的。

    “按他们说的做吧。”他长叹口气,无哭无泪的意思。

    心里却在想,那个东哥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一批走了,一批立马就来,无缝衔接,有组织,有纪律,两批人马加起来怕是不下上百人,有没有更多,还尚且未知。像这样的社团,即便放到他们香港那边,也有得一混啊。

    宫家大宅外面。

    宫长青和宫夫人长出口气,脸上皆有喜色,正目送着他们离开,可看着看着,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啊,怎么又开回来了?

    正想跑过去问问情况的时候,刚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因为紧跟着几辆小轿车后面的大部队,映入了他们眼帘。

    “这么快就回来了?!”宫夫人不敢置信。

    “我……”一瞬间,宫长青想要骂娘的心思都有了,他带了老花镜,眼神要比妻子好,稍微瞅了几眼后,就知道根本不是一批人。

    那个李亚东,真的是个大学生?

    他对此深表怀疑。

    “下车!”

    几位香港老板一脸悻悻,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使唤过,对方人马实在太多,犟又不敢犟,别提有多憋屈了。

    若非他们也知道,过来买古董这事不太好见光,早就利用自己的关系托门路了。

    最终,一帮人硬生生的又被赶回了院子。

    只不过这次,已经不能好好的说话了。

    “宫老板,你到底怎么招惹那个东哥了?”

    “是啊,把我们给牵连了,说出来听听嘛,或许大家还能一起想想办法。”

    “对方来头看起来很大啊,宫老板,你跟我们交个底,到底弄不弄得过,实在不行的话……”

    “大个屁!”宫长青也是压了一肚子火,于是,就将李亚东此人的情况说了一遍。

    “北大学生?宫老板,你跟我开国际玩笑呢,我他妈在香港都不敢说能一下调动上百号马仔,他一个大学生能有这本事?”

    “他还开一家贸易公司,另外,我们家的饭店里也有一半股份。”宫长青没好气的回道。

    “你了解的应该也不是全部吧,我就说嘛,一个普通大学生,哪有这份能耐?”

    这时,在此次事件中可谓遭受打击最大的黄老板,冷声问道:“宫老板,你还没说,跟那位东哥到底结了什么梁子呢?”

    宫长青情不自禁的微微蹙眉,道:“不好意思,这是家事,实在不便告知,但请各位放心,我会让你们安全离开的。”

    说着,便吩咐妻子去找电话本,显然是准备托关系了。

    也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汽车喇叭声。

    就在几位香港老板不明所以的时候,并未闩上的院门被推开,宫羽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爸,妈,你们回了,外面怎么这么多人?”

    一句话刚脱口而出,这才发现,院子里居然也站着一大帮人。

    “你们……”

    几位香港老板看见她的那会儿,皆是眼前一亮,从她的言语中不难判断,应该是宫家的千斤。

    谁能想到宫家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

    “小羽,你回了……”宫夫人听到声音,火急火燎的从屋里跑出。

    “带她进去。”宫长青不由一阵头大,有些事情实在不想女儿知道。

    “额。”宫夫人应了一声后,就拉着宫羽进了屋。

    “妈,这到底怎么了?”宫羽的闺房里,她拉着宫夫人的手问道。

    “还不是那个李亚东……”宫夫人叹了口气,添盐加醋向来是女人的专利,再加上她原本就不喜欢李亚东,一心想撮合女儿跟加拿大的亨利,所以一时间李亚东在她嘴里就成了蛮横无理、瑕疵必报的卑鄙小人,倒是只字不提罐子的事情。

    宫羽听罢,情不自禁的蹙了蹙眉,从内心讲,她是不信的,但赖不住此时确实有一大帮人堵在她家门口,事实胜于雄辩,一时间火冒三丈。

    “我去找他!”

    撂下一句话后,就冲了过去。

    院子里,宫长青看到女儿怒冲冲的跑出来时,正准备阻拦,却被跟出来宫夫人一把拉扯住,道:“让她去,最好和他小子吵一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宫长青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不好这样做是好是坏,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

    十来分钟后,沿河四合院。

    “李亚东,你给我出来!”

    院门半掩着,李亚东正和蒋腾飞坐在堂屋里,喝着小酒,被这一嗓子吓得不轻,不由苦笑一声,“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宫羽直接冲进堂屋,开门见山的问道:“李亚东,你凭什么派人去堵我家的门?”

    “东哥,要不我先走?”

    李亚东点点头后,蒋腾飞顿时如同大赦,赶紧逃离地震中心。

    “你不知道原因?”

    “笑话!”宫羽怒极反笑,“我妈说是因为上次训了你几句,但我不信是因为这个,你吃饱了撑的去堵我家门,现在还反过来问我原因?”

    李亚东不由笑了,“她这样说的?”

    宫羽怒视着他,也不说话,意思很明显: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你回家时……就没发现什么异常,比如家里突然多了一些陌生人?”

    宫羽情不自禁的蹙了蹙眉,道:“发现了,但那跟你堵我家门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李亚东摆手道:“首先纠正一点,我不是堵你家门,而是在堵他们。”

    “啊?”宫羽瞬间懵逼,这可跟她妈之前讲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她刚才太生气了,也忽略了一件事,没去打听那帮人是干嘛的。

    “想知道为什么?”李亚东淡淡的笑了笑,“何不回去看一下他们随身携带的包裹,另外,麻烦帮我看看,看我的那只绘有老子出关图的罐子,是不是也在其中一个包裹里。”

    “你……你什么意思?”宫羽勃然大怒,“你的意思是说,我爸妈偷偷地把你的罐子给卖了?”

    “淡定,先别生气嘛,你可以回去看看,如果是我错了的话,我愿意向你道歉。”

    “去就去!”

    说罢,宫羽转身就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