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草莽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国产饮料之死局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PS:请各位不要胡乱猜测接下来的情节,就算心里是那样想的,也不要说出来嘛。要真像某些书友在评论里写的,我自己都毒发身亡了。(* ̄︶ ̄)

    ——

    第二天上午,正好没课,李亚东把当初和宫老头签的协议揣在口袋里,打算去宫家抱回罐子,以免夜长梦多。

    可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一个人。

    “诶,朱大哥……”

    “老弟啊,总算见到人了,你这回家过个年过得还真久,上次开了门,以为你回了,进来一看发现只有一个姑娘在……”

    李亚东笑着挠了挠脑袋,“那是我同学,看我没回,过来帮忙搞搞卫生。对了,朱大哥,谢谢你的饮料,还拎这多过来……”

    “没事。”朱云富笑着摆手,好在没有在男女关系的话题上过多纠缠,问道:“喝过没,感觉咋样?”

    “这个……”李亚东显得不好意思的回道:“还行吧。”

    朱云富听罢,脸上的笑容一黯,倒也挺有自知之明,道:“那就是不好咯。”

    “诶,朱大哥,来,进来坐。你看我这脑子,咋能让你站在门口说话……”李亚东适时地岔开了这么尴尬的话题,赶紧把他请进院子。

    他说屋子里冷,就坐在外面晒晒太阳,还特地给他倒了杯绿茶端出来。

    “老弟啊,今天不忙吧,要没事咱哥俩唠唠?”

    李亚东还能说啥,笑着回道:“不忙,朱大哥你有啥事就说。”

    看得出他肯定有什么事情,不然不可能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大上午,特地跑过来唠嗑。

    果不其然,朱云富讪讪一笑,道:“老弟啊,想找个对口的高级知识份子,真心不容易,老哥遇到一点困难,想找你帮忙解解惑。”

    李亚东笑了笑,这家伙搞得他像算命的一样,不过也没推辞,搬了条板凳在他旁边坐下,回道:“朱大哥,啥困难你说来听听,能帮得上忙的,我肯定不推辞。”

    “还不是因为产品的事情。”

    朱云富苦着脸说道:“就你喝的那个鲜桔饮,我们厂的产品,过年销量本应该涨的,结果还比去年同期下滑了一大截。你说这产品也没变啊,咋就突然卖不动了呢,我一直关注着这个月的出货清单,销量还在继续下滑,你说这可怎么办呐,厂里还有上千张嘴巴等着吃饭呢,就靠这玩意儿撑着。”

    “产品没变,突然卖不动……”李亚东捕捉到他的问题后,随口回道:“那很简单,肯定是市场变了。”

    “哎呀!”

    朱云富猛地一拍大腿,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啧啧不止,“我就说了嘛,找你一准顶事,牛人啊,一针见血,一下子就戳中了要害!”

    李亚东笑了笑,被他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多简单的道理,放日后随便一个销售员都能捋得清的关系,偏偏这年代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新产品进入市场了?”

    “可不是!”朱云富瞪着眼珠子回道:“原本一个北冰洋都快搞死我们了,也就捞点他们的剩饭残羹吃吃,结果去年年边上,又冒出什么可口可乐,雀巢咖啡,全是洋产品,还不进友谊商店,你说这让我们还怎么活?”

    不进友谊商店,也就意味着不用外汇卷就能买到,以这个年代的人们对于洋产品的稀奇劲儿,那一准百货商店里一摆出来,就是脱销的。

    也难怪对国产饮料冲击这么大,若是北冰洋那样的老大哥也就算了,味道毕竟还行,价格上也占着优势,总不至于立马饿死,只可惜鲜桔饮还没达到那个级量。

    社会在发展,经济在增长,人民越来越有钱,也越发追求产品品质,以前在百货商店里,差两分钱选择北冰洋还是鲜桔饮的犹豫场景,现在也渐渐的变得不再那么容易瞅见。

    在这样的情况下,鲜桔饮不死才怪。

    实际上它也确实死了,包括北冰洋也死的,只是老大哥底气足,在2011年又复活了。

    李亚东其实很想说一句“这才哪到哪儿啊,接下来中国的饮料品牌,几乎要被可口可乐全部灭光”,只是实在不想打击他,问道:“降价的方式试过吗,把产品档次彻底拉开,干脆走低端路线,薄利多销?”

    “试过啊!”朱云富欲哭无泪,道:“也不能再降了,一是上面不允许,二是再降厂里肯定要亏损,上千张嘴巴吃什么啊?”

    他们的产品有多少利润这一点,李亚东还真不清楚,就知道饮料三厂是个大厂,职工上千人,还真是不太好养活。

    “那……有没想过开发新产品,弄一款更好的产品,把鲜桔饮替代掉?”

    “谈何容易啊!”朱云富叹着气道:“我们其实一直在尝试开发新品种,甚至还弄了几种样品投放到市场上试了试,可……唉,甭提了,钱花了不少,一点作用不起,群众根本不买账。”

    “那就难办了。”李亚东毕竟不是神,市场的竞争压力扑面而来,你又拿不出好的商品,单靠商业运作也是枉然,毕竟成功的商业运作还是要建立在好的产品基础之上的,可鲜桔饮他是喝过的,实在生不出什么信心。

    你要问他味道如何,小时候一毛钱一袋的汽水,大多数人总应该喝过吧,比那个桔子味儿稍微浓郁一点,仅此而已。

    这事估计天神下凡也没撤。

    “难道真没办法?”朱云富看出了他的表情,心里顿时拔凉拔凉,认为专门搞经济研究的人如果对这事都没撤,那他们工厂岂不是真要等死。

    他丢了厂长职位不要紧啊,以他的资历,再加上人大代表的身份,这里没得干,政府也肯定会给他重新分配个差事,可下面的上千职工该怎么办,哪个厂子一下能接纳这么多人,现在到处都在搞改革,大家还巴不得往外清呢。

    “……”李亚东不由一阵无语,这家伙也太相信他了吧,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大二学生而已。

    不过他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事即便找到那些所谓的专家也没用,他们真要有那本事,国企就不会存在破产问题了。如果李亚东的记忆没错,中国国企第一个破产的案例就发生在一九八六年,好像是东北那旮旯的一个工厂,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倒成一片。

    “老弟啊,你可得多动动脑子,争取帮老哥想个好法子,眼下这个情况其实就跟八国联军那会儿一样一样的,都被洋鬼子打到家门口了,咱们得誓死反击啊!”

    这比如……

    从某种程度上讲,其实也不能算错,倒还真激起了李亚东一股子的愤青劲儿,示意他先别激动后,道:“你让我想想……”

    朱云富果真不说话了,坐在旁边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他。

    李亚东眯起眼睛,杵着下巴,大脑中是真的在高速运转,思考着怎样在这一局死棋里,觅得一线生机。

    这是个大问题,单说饮料行业好了,上辈子就没人能参透,如果他能想通,找出办法,对于整个国产饮料行业来说,将是一次绝地88必发娱乐官网。

    甚至对于其他行业而言,都拥有启迪作用。

    这一想,就是整整一上午。

    临近饭点时,朱云富还特地回家了一趟,他家离得近,就隔着七道门,让他媳妇下了碗肉丝面,里面还打了两个鸡蛋,端了过来。

    “老弟,要不先趁热吃了,面泡了就不劲道,吃完再想?”

    “哦……”李亚东的脑细胞也不知道熬死了几个亿,下意识的从他手里接过大海碗,然后眼睛盯着院子里的大枣树一眨不眨,无意识的撬动筷子往嘴里扒着面,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样。

    面吃到一小半时,突然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结果一碗面汤全撒了,弄得满身都是,“我那个去……”

    旁边的朱云富吓了一跳,蹭的一下站起来,赶紧给他拍打,“咋了,这是?”

    李亚东嘿嘿一笑,把手里的空碗交给他,向着屋子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等着啊,朱大哥,想到一个法子了,换身衣服出来跟你讲。”

    “啥?想到了!”

    朱云福眼珠子一瞪,差点没跳起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