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草莽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好人田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与宫羽一起吃了顿饭,还是李亚东亲自下的厨,俩人关系再次得到升华。

    饭后宫羽亲自沏了茶,还跟他聊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有趣事。

    不过李亚东却没有久坐,因为腰间的BB机又响了,宫羽的办公室里有电话,直接回了过去。

    “东哥,招了。”

    接电话的是田磊,说完这四个字后,自己倒是先长出口气,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这种做法过于偏激,不太合适,生怕事情拖得越久,就越发不可收拾。

    “好的,我知道了,现在过来公司。”

    跟宫羽道了别后,李亚东将自行车扔在了乐康斋,在外面的街道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公司接了田磊后,一起前外郊区。

    所谓的小黑屋位于海淀东北方的一个破败小村庄,蒋腾飞家一户亲戚的老宅子,去年搬到了城区,也就闲置了下来。

    整个村里没几户人家,都搬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些老人大多睡得很早,才晚上八点钟,村子里就没了光亮,背靠一座大山,只有一条黄泥巴土路可以进去,司机很警觉,车子停在村口,怎么都不愿进去,加钱都不行。

    二人无奈之下,只好徒步进入村子,好在田磊之前来过一次,记下了地方,不然这黑灯瞎火的还真的不太好找。

    一个门前杂草丛生的小院落,此时两扇残破木门紧紧闭起,田磊抬手敲门,没过一会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小猛。

    “东哥,田经理。”

    “人呢?”李亚东点头问道。

    “在屋里。”小猛走在前面带路,房子一年多没住人,早就断了电,其中一间屋里点了蜡烛,光线很弱,透过用纸皮糊起来的窗户,能看到有人影在晃动。

    三人很快进了屋,此时里面还有四个人,除了蒋腾飞和两位小兄弟外,地上还瘫软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微胖中年人。

    他借着昏暗的烛光瞅了老半天,等看清当先一人之后,立马从地上爬起,哭丧着脸道:“李老板,是我王八蛋,是我对不起你,求你饶了我吧。”

    此人自然就是原五道口百货商场的主任,刘林,大小也是个干部,所以对一帆贸易公司的底细很清楚,知道真正的幕后老板,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最近却用雷霆手段挤垮二发贸易公司的小伙子。

    李亚东懒得搭理他,扭头望向蒋腾飞,蒋腾飞适时地递过来一张按了手印的认罪书,刘林亲笔所写,就是他蓄意纵火的全过程。

    “给我一个不把你送到公安局的理由。”

    刘林一听这话,彻底慌了神儿,蓄意纵火,要真被扭送到公安局,那还得了,现有的职务肯定是直接被罢免,杀人放火这四个字能放在一起自然有些道理,性质很恶劣,法律对于纵火犯向来严惩,即便没有造成太大伤亡,随随便便的也能判个好几年。

    “李老板,求你了,千万别报警,我赔,一帆贸易公司所遭受的损失我全赔,砸锅卖铁都会还上的……”

    刘林一边说着,直接就跪了下来,显然是真被吓到了,此事只要一见官司,他这辈子可就全毁了,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你赔?”李亚东莫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道:“好,关于公司的损失,这个回答我算你勉强及格,那么……请告诉我,田磊身上的伤,你怎么赔?要不,我把这间屋子给点了,让你也感受一下火烧火燎的滋味?”

    “啊?”刘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对李亚东的狠辣也算有了些了解,还真摸不准他敢不敢怎么做。

    毕竟他可是直接派人敲了自己闷棍,然后绑到这个也不知道哪里的小黑屋里的。

    “田……田经理,我真的知道错了,当时喝醉了酒,意识已经不清醒,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刘林这辈子做牛做马都会弥补你……”

    这家伙倒也聪明,估摸着在李亚东身上捞不到好,开始从当事人田磊身上下手,相较于李亚东,他与田磊要更加熟稔一些,田磊平时住在公司,基本每天都要去商场买东西,倒是时常照面,知道他是个品行很端正的小伙子。

    田磊皱了皱眉,心里要说不恨也是假的,可真要按李亚东的说法,放火去烧刘林,也实在做不出,所以半晌没说话。

    “到底该怎么处置他,你自己看着办,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李亚东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他处心积虑的报复纵火犯,除了要让人知道他不好惹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替田磊报仇,如今真凶已经找到,教训也给了,至于最后该怎么发落,他觉得交给田磊更加合适一些。

    “田经理,烧他不切实际,房子烧塌了我还不好跟亲戚交代,要不……断他一条狗腿,让他也去医院躺几个月?”李亚东离开后,蒋腾飞建议道。

    跪在地上的刘林一听这话惊出一身冷汗,也不敢说话,心里祈祷着田磊千万被听这小子的昏招。

    屋里的动静,李亚东站在院子里听得一清二楚,就算田磊真的打断刘林的一条腿,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因为该。

    等了好半晌后,田磊似乎终于有动作,屋里传来几声拳脚声,紧接而来就是刘林的闷哼。

    片刻后,房门被打开,田磊揉着手肘走了出来。

    “这就完了?”李亚东淡笑道。

    “完了。”田磊耸了耸肩,“给了他几拳,也算出了气,不过公司的损失,包括我的医药费什么的,全让那家伙出,一个子儿都别想少。”

    李亚东有感而发,道:“田三石啊田三石,你还真好说话啊,身上被人烧了几道疤,三两脚就还了回去,你这种性格将来可是要吃大亏的,与人为善的心态自然要有,但真被人欺负到头上,也不能怂,丛林法则其实放在哪里都适用,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田磊面色一窘,苦笑道:“狠不下心啊,哪能怎么办,不过没关系,我背后不是还有你这位大狠人嘛,前面又有腾飞这样的猛将,这次是意外,以后真遇到什么事情,你们总不至于让我吃亏,对吧?”

    李亚东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意思。

    此事既然交由田磊处理,他决意如此,李亚东也就不好再插手,跟刘林限定了半年期限,让他赔偿所有损失,就把他放了,有他亲笔书写的认罪书在手,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