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草莽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做一个有态度的倒爷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李亚东拿下这批的裤子的价格是每条七块三毛钱,正儿八经的成本价,厂长连造价清单都拿给他看了,他不认为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工厂能有造假的机会。

    他算了一笔账,这批裤子如果直接投放市场,其实不见得一定就会亏本,这年头的大码人士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只要沉得住气,总归能有些小营收。

    然而这条路并不可取,因为人家没有给他太长的时间,他只有一个月。

    那么,大概只能改。

    改版型,这条路是可取的,这样一条版型正常的西裤,百货公司售价大约十二块,也就意味着毛利润能达到四块多,三千条也就是一万二千多。

    不然怎么说这年头的钱好赚呢,只要手头有货,甭管什么歪瓜裂枣,稍稍变通一下,总能变出钱来。

    国企看不上的那点蝇头小利,扔给个人,也能轻松的造出一个万元户。

    按理说这样随便倒腾两手赚个上万块,简直不要太舒服,一般人早就应该知足了,但李亚东并没有。

    不是心大,而是这样干太没技术含量了。

    就算做倒爷,他也要做一个有态度的倒爷。

    离开东升服装厂后,李亚东坐上一辆返回燕园的公车,一路上仔细搜寻了一下,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大海捞针无疑不是办法,因此路过学校的食品店时,他花了九毛四分钱买了两斤国光苹果,来到了33楼307室。

    “哟,这不是小李同学嘛,来,快请进。”

    那位入学时曾带着李亚东认过门的常斌学长,多少显得有些诧异,其实他当初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位学弟还真不见外,这么快就过来串门了。

    宿舍里有三张铁架床,比李亚东他们宿舍还多了张长条桌,此时五个人正围坐在一起,有个梳着中分发型的学长手里捧着一把吉他,关键还有一名学姐在。

    敢于梳中分发型的男生如果看着不像汉奸,那一准就是帅哥无疑,这位学姐八成就是个小迷妹。

    李亚东笑着走进时,大家的眼神不在他的脸上,而是在他手里的网兜上。

    “这……小李同学,太破费了,过来玩就过来玩呗,咋还带东西?”

    常斌感觉很不好意思,受之有愧,他也就是帮了人家一点小忙,哪当得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苹果这种零嘴水果,穷学生是消费不起的,真有那闲钱,吃几顿带荤油星子的饭菜,不比这个实在?

    “学长客气了,上次你帮了我的忙,还没感谢,这次其实还有点小事想麻烦你。”

    一听这话后,常斌的表情明显轻松不少,“没事,同学之间就应该互相关照嘛,小李同学,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

    李亚东倒是没有直接说,而是将网兜放在长条桌上,把里面红彤彤的苹果一人先发了一个。那位学姐接过苹果时,还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嘴里享受着甘甜的苹果,李亚东接下来所谓的小忙,大家也真上了心。

    “裁缝铺子,还要找规模不小的那种?”

    常斌倒是个活络人,没去问这位出手阔绰的学弟为什么要找这个,“不知道你说的规模不小是个什么标准,其实裁缝铺子学校里就有一家,大家平时缝缝补补的都去那里。”

    “有几部缝纫机?”

    “一部。”

    “那不行,太小了。”李亚东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跑来这里,就是想从这些对周边更熟悉的学长口中了解一些信息,否则单靠他自己去找,这年头又不流行牌,鬼知道那个胡同角落里就藏着一家裁缝店?

    几人七嘴八舌的交流了老半天,最后还是那位学姐指点迷津道:“我记得五道口那里有一家,专门给人做衣裳的,附近的几所学校好多学生都去那里做过,比买的实惠不少,布料还可以自己挑。”

    “有几部缝纫机?”这才是李亚东最关心的问题。

    “有好几部吧……”学姐歪着脖子想了一下,“我就陪朋友去过一次,没细看,四五部应该是有的,生意好的很。”

    “四五部?”李亚东皱了皱眉,其实还是太少,他本意是想找一个那种私人挂靠集体的小工厂,但显然几位学长并不知情。

    “那……学姐,能麻烦你带我去一趟吗?”

    “可以呀,反正也不远。”

    这个年代五道口还不是日后的小地球村,金发碧眼的老外也基本看不到,五条黄泥巴土路通往各方,偶尔还有绿皮火车驶过,整个就一城乡结合部。

    附近包括北大、清华、地质、矿业、语言等十余所大学的潜在客源完全没有被开发,整个五道口只有一家百货公司,还是那种一层的水泥平房,菜市场倒也有一个,但没有固定的营业时间,啥时候有菜了啥时候开门。

    带李亚东过来的学姐名叫王芳,挺呆萌的一个妹子,也幸好生在这个年代,否则放日后要被男生们给坑死。到了地方后,李亚东厚颜无耻的用一个大烧饼将她给打发走了,关键她还挺开心的样子。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招牌的裁缝铺,隐蔽在五道口东南侧的一片民房之中,若是没有熟人带路,李亚东就算撞破南墙都找不到。

    铺子有里外两间,外面一间类似于布庄,简易的木头柜台上摆放着七八板用木头片子缠起来的各色布匹,没什么花样,基本都是军绿、深蓝这样的纯色布匹,碎花样式的只有两板。

    至于里面,一条隔断挡住了视线,到底有什么还不知道,能清晰的听到空气中传来的一阵阵密集的“哒哒”声,应该是缝纫机正在工作,而且确实不止一部。

    “小伙子,做衣裳?”

    迎上来的是一个身形瘦弱、脑袋挺大的中年人,看他走路的姿态,约莫腿脚有些不方便,微瘸。应该是这里的老板无疑。

    “这是棉布吧,要工业票?”李亚东摸着一卷白色布匹问道。

    “不要。”

    “合法?”

    “这……”老板是个老实人,讪讪一笑,“小伙子,做个衣裳没那么多讲究把,我只能告诉你都是从工厂正规拿货的,也是为你们学生图个方便。”

    “你做一件裤子能赚多少钱?”

    “啊?”老板再好的脾气也有点恼了,“小伙子,敢情你这不是来做衣裳的,成心拿我开涮对吧?”

    “没那嗜好,也没那功夫。”

    “那你……”

    随即,李亚东便将自己有一批裤子要改的事情说了出来。

    “三千条?”老板吓了一跳。

    “是的,而且必须在一个月内全部改完,我估摸着你这里缝纫机应该也就四五部吧,能吃得下吗?”

    老板表情阴晴不定的好半晌后,试探着问道:“那你一条裤子能给多少钱?”

    李亚东笑了笑,果然人有人路鬼有鬼路,只要见识过资本力量的人,基本都无法抗拒财富的诱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