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DNF之直播阿拉德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4章 为了天界的和平(万字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王炎通过通讯器发出指示,他的话让乌恩一行人以及苍穹贵族号指挥室内的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那是鬼神对么,凯里你从哪里学到的鬼泣职业技能?”

    在鹰眼杰克特一行人都不清楚王炎动用的是什么能力时,巴恩清楚的知晓王炎在用何等力量战斗。

    鬼泣职业如今在阿拉德大陆存在数量极少,在德洛斯帝国部分偏僻地方还有鬼泣的踪迹。

    德洛斯帝国也是一直在搜捕鬼泣,原因是因为什么,看看神官吉格在坎温特那一战杀掉的德洛斯帝国人有多少就知晓了。

    要不是因为吉格因为多次施展鬼神之力被鬼神反噬拖入地下,坎温特之战,仅是吉格一人都能对抗德洛斯帝国一国。

    在整个阿拉德大陆上,佩鲁斯帝国末代大神官吉格的故事有流传,虽然传闻范围不广,知晓人数不多,但是以巴恩的实力地位,是能清楚的知晓对方存在的。

    巴恩甚至怀疑,王炎是不是在哪里找到了吉格的职业传承,才能获得鬼神的力量。

    完全解放了鬼手的鬼泣职业不仅不能被鬼神所掌控,反而能够借助鬼神力量战斗,鬼手对于他们已经不是威胁而是莫大的帮助。

    “你懂得。”

    王炎坐下后,在通讯器内回应巴恩的询问,他的话语声传入到指挥室内,指挥室内的人都是抬头看向巴恩。

    “我懂什么啊,还我懂得,我连鬼手都没有好么。”

    巴恩无语的放下通讯器,他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看周围人的惊奇目光,众人都以为他巴恩清楚如何获得这种力量。

    “我现在都还没有忘记,差点被对方一口火焰喷死的情况。”

    在王炎发出解除战斗状态后,海岚大口的喘息着,之前要不是王炎有提醒过吞噬魔的战斗机制,他在吞噬魔喷火的时候绝对会被对方喷到。

    “天哪,那怪物太结实了,我一系列攻击全打出去了,对方连根头发都没掉,我都怀疑那个时候的怪物是不是无敌的。”

    “它肯定没有头发啊,浑身都是结实的筋肉与鳞片,不过对方能抗住所有攻击确实是真的,没有凯里议员出面,光凭我们,估计打到天黑也无法奈何的了对方分毫。”

    “谁说不是呢?”

    海岸守备队成员在战后都是在通讯器频道交谈着自己对吞噬魔的看法。

    有了王炎的介入,吞噬魔没有展现出多少实力就被击杀,但是仅是展露出的一角就让海岸守备队成员们惊惧。

    他们还从来没遇到这么结实的对手,如果对方有能量罩这种全方位的防护还好说,但是众人都可以确认,之前的攻击确实打在了对方身上,只是没有任何作用罢了。

    乌恩上前来到吞噬魔死亡的地方,小心的检查着吞噬魔死亡后留下来的烂肉,最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吞噬魔在死亡之后,所有的能量都已消失,指不定就是被邪神怖拉修所吞噬,塔尔坦星人都有的能量核心也已经破损,代表对方永久性的死亡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乌恩看向王炎,王炎身为领队者早已没有任何疑问,在经历了这一役后更是坐稳了对方前线指挥者的身份。

    “很简单,继续攀登,在天黑前离开安图恩的身躯,在这期间尽可能的对安图恩身躯上的所有事物进行侦查分析。”

    王炎定下了之后行动要做的事情,在吞噬魔死后,黑雾再一次的从火山口涌出笼罩了安图恩的身躯。

    好在有海岚一行人携带的黑雾驱散装置,虽然遇到了不少次的危险局面,但是有王炎能统掌大局,所以跟随黑雾出现的塔尔坦暗杀者们,最终也没有能对王炎一行人造成威胁。

    在吞噬魔死后,王炎预料中的歼灭内贝尔并没有出现。

    他一直在提防高级塔尔坦星人的偷袭,如果对方真的想的话,完全可以借助黑雾对他或者其他人进行偷袭。

    为此王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黄昏到来时都没有等到偷袭发生,仿佛安图恩对于吞噬魔的死毫无反应一般。

    黑色火山中,在看到吞噬魔被莫名的强大存在从地下钻出后一口吞掉所有能量与灵魂后,即使是全能玛特伽都是被震慑到了,其他高级塔尔坦星人自然不用说。

    鬼神的存在是神奇的,顶级鬼神丝毫不逊色塔尔坦族的强者。

    在见识到王炎展露的如此实力之后,之前提议要偷袭的高级塔尔坦星人也是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全能玛特伽都已经说了,在对方离去后就会抓住机会转移位置,在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必要涉险,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也知道它们的弱点所在?

    在黄昏到来之际,透过虚幻的光屏,黑色火山中的诸多塔尔坦星人观察到了王炎一行人的离去。

    没有犹豫,众多塔尔坦星人都开始发出召集令,召集所有还在安图恩身躯外的族人返回安图恩的脊背。

    全能玛特伽也是以塔尔坦之主的身份,向所有有资格知晓这件事的同族发出转移命令。

    一直战斗到傍晚来临,王炎才护卫着乌恩一行人从安图恩身躯上退下。

    离开了安图恩的吸能范围后,得到王炎和乌恩的吩咐,海岚一行人终于能够摘下面罩大口的呼吸空气了。

    虽然夏日的空气很灼热,但是众人都觉得怎么也比带着头罩,呼吸循环过滤过的空气要舒服的多。

    “我们居然杀了这么多怪物,到现在依旧有些不可思议。”

    海岚回忆着这一天的所有见闻,从最开始出现的黑雾到后来的炽炎之艾格尼丝、吞噬魔以及最后漫天遍野的塔尔坦暗杀者。

    这些经历海岚绝对无法忘记。

    这一天过得无比的充实,他带着海岸守备队成员,狠狠的用手中的武器消灭了那些为祸伊顿岛的怪物,也算消除了长久积压的一部分怨气。

    “气体驱散装置还有效果么?”

    在等待苍穹贵族号派遣的武装直升机到来时,王炎看向海岚。

    海岚此次参与行动为了什么王炎可没有忘记,是为了测试七神之鞘翅研究所制作的气体驱散装置的。

    却是没料到会出现炽炎之艾格尼丝与吞噬魔这一出。

    说实话这种事都是超乎了王炎的预料,他还以为要等一段时间后,安图恩开始转移位置离开地面来到海上。

    天族人开始阻截安图恩的时候才会遇到真正的高级塔尔坦星人。

    “当然,气体驱散装置很有效果,如果数量足够多的话,直接进行高空投掷,完全可以驱散安图恩身躯上涌现的黑雾,持续的时间更是非常长久,它那个时候躲也别想躲。”

    一直在和后方进行通讯交流的海岚闻言点头,气体驱散装置持续期间,即使他们被黑雾笼罩,那些靠近的黑雾依旧会被驱散,海上指挥部也能通过卫星侦查与热感雷达侦测到它们,这代表七神之鞘翅的研究确实有效。

    在王炎一行人开始撤离的时候就是向海上指挥部发起了通讯,让其派遣直升机来接他们,毕竟海岚一行人带着大量的气体驱散装置,光凭王炎一人可是无法带离这么多人的。

    好在王炎这边提醒的足够早,在一行人离开安图恩吸能范围后,没过多久,从苍穹贵族号出发前来的三架武装直升机便是跨过海岸线来到了王炎一行人所在位置。

    一行人将气体驱散装置搬上直升机后也是纷纷登机,武装直升机降落只有几分钟时间就是再次出发,连螺旋桨都没有被关闭,毕竟这里如此靠近使徒安图恩,必要的谨慎还是要有的。

    就在三架直升机离开不久,远在各处的塔尔坦族都是通过跋涉回到了安图恩的身躯上。

    安图恩身躯上的黑雾在王炎一行人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消散。

    虽然这种情况和以往相比有些奇怪,但是鉴于王炎今天击杀了一位高级塔尔坦星人,还拒绝了对方求和的请求,也不纳闷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在一行人归来后,作为功臣,王炎一行人都是遭受了热烈的欢迎,晚宴虽然不是多么的奢华,但是在崇尚简朴的皇都军中已经算是非常高规格的晚宴了。

    大块烤肉切成薄片沾上黄油或果酱,裹着海上难得一见的新鲜绿色蔬菜,配上松软可口的烘焙面包吞下,那种滋味没有人可以拒绝,咀嚼后吞咽下带来的吞咽感更是让人无比的满足。

    在有七神之鞘翅制作的足够多的蓄电池支撑后,苍穹贵族号上任何地方都不用担心电力的消耗,所以夏日必须要有的冰爽饮料也是肯定要有的。

    在经历了一天的严峻战斗考验后体验如此舒适的环境,海岚一行海岸守备队成员更加的向往和平的到来,只有和平,才能让他们每天享受这种生活。

    “已经和皇女殿下通报了今日行动的收获,皇女殿下对这次行动无比的满意,表示会在不久后对我等进行全体嘉奖。”

    晚餐时,鹰眼杰克特说出颇为鼓励人心的话语,众人都是小声的欢呼了一下,他们在前线如此辛苦,皇女殿下没有忘记他们,这是最值得欢庆的事情。

    “尤尔根议员胃口不好么?”

    王炎在吃了半饱后放慢了吃饭的速度,他的食量让七神之鞘翅一行人瞠目结舌,一群人加一起吃的还没有王炎自己多,他们还不知道王炎这还只是半饱呢,武者的食量多的超乎想象。

    纳维罗尤尔根情绪不高是在场所有人都发现的,事实上不少人都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尤尔根议员有想要议和的打算,却是因为皇女殿下的原因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天界真正和使徒安图恩对上。

    “如果天界因为即将到来的战役而落入更危险的局面,凯里议员你无疑将会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

    尤尔根抬头,用目光直视王炎。

    在场能和尤尔根对话的屈指可数,王炎算是其中一人。

    就连乌恩实际上都没有身份主动向尤尔根发起交谈,贵族与军人之间是两个不同的阶层,上校军衔在军队中足够高,但是在贵族上就不怎么好使了,除非他本身也有贵族身份。

    “我能明白尤尔根议员你的想法,天界刚刚经过卡勒特组织的交战,尚未休养生息。

    在这个时候,开战并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之前的塔尔坦族怪物首领之一炽炎之艾格尼丝说的非常有道理,我相信除了尤尔根议员外还有人被说动了。

    但是想要停战的人,你们有没有想过。

    在数百年前,在暴龙王巴卡尔占据了天界,那个天界最为昏暗的时刻,天族人依旧没有被强大的使徒打倒。

    那个时候的情况远比现在要糟得多,能源中心的发电站没有建立,科技更是比现在要弱的多。

    但当时的天族人能有勇气奋起反抗,最终成功的击败了暴龙王巴卡尔。

    换成是我们在那个时候,难道就要认命被人屠戮不成?”

    王炎站起身来,注视着在场所有人沉声开口。

    “我赞成凯里议员的说法,皇女殿下都说了,天族人永不妥协。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未来依旧会是这样。

    挫折只会让我族人更加的顽强。

    我相信在有生之年,必然能够再次将使徒在天界的土地上消灭。

    将被对方占据的土地收复,用对方的生命祭奠那些无辜死去的天界人民。”

    王炎说完之后,鹰眼杰克特也是起身附和,两人的话语使得纳维罗尤尔根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们当我纳维罗是贪生怕死之徒?

    在卡勒特组织第一次入侵皇都时,在其他贵族都是仓皇逃离根特前往诺斯匹斯时,我纳维罗没有走。

    我选择留守根特,带着尤尔根家族的侍卫帮助根特守备队一同对抗卡勒特组织成员守护皇都。

    因为那次交战,尤尔根家族损失颇重,皇都方面的补偿甚至不足消耗的十分之一,但是整个尤尔根家族都没有任何怨言,为了所要守护的战斗,花费再多也是可以接受的。”

    尤尔根同样是站了起来,三名有资格参与贵族议会的议员,就是在餐厅之中,开始对今日的所见进行争论,这种争论事关理念。

    凡理念之争,必然是要分出结果的。

    七神之鞘翅的成员以及餐厅内的其他皇都军士兵都是面面相觑,没料到这么一场盛大的晚宴会在现在变成理念之争。

    尤尔根的话说完后,在场不少人都是点头,当年尤尔根家族确实为了守护皇都付出了很多,七神之鞘翅知晓,皇都军也知晓,这是无法被磨灭的功勋。

    “守护家园,是所有天族人的责任,我身为尤尔根家族的家主,身为天界议员,自然不能置身之外。

    卡勒特组织因为后勤供应不足开始撤退后,尤尔根家族捐献出了大批物资帮助根特重建,让根特的文化经济各方面快速重归战前,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尤尔根家族对天界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

    为什么我要选择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

    因为我不说的话,我怕有人会把我当做贪生怕死之徒,当成被叛天族、委曲求全、苟且偷生之徒。

    我要说的是,我纳维罗尤尔根,不怕死!

    死亡不可怕,但是不必要的死亡是可怕的。

    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位名为炽炎之艾格尼丝的塔尔坦星人的提议非常值得思考。

    在好不容易消灭了卡勒特组织之后,天界迫切需要休养生息。

    如今在皇都军的努力下,能源中心又已经被收复,中断的电力也是重新恢复了供应。

    根特各方面各领域都是步入正轨。

    在这个最不适合交战的时候,和强大的使徒中止交战,我真的是为了天族人、为了皇都军士兵的性命在考虑啊。

    对上使徒,要死多少人,大家难道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么?

    现在的天族,真的死得起这么多人么?

    你们又忍心,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伴恋人,因为这场不必要的战斗而因此死亡么?”

    说到最后,纳维罗尤尔根几乎是在咆哮,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温文儒雅的样子。

    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发出笑声,不少人因为想象到了尤尔根说出的那番场景而开始低声哭泣。

    皇都和卡勒特交战已久,因此造成的死亡多不胜数,在场就有一大半人敢站起来说,自己的亲人朋友或同伴,因为和卡勒特组织的交战而失去了宝贵的性命。

    他们不由得深思,在这个时候,真的适合向使徒安图恩开战么?

    “为了天界的和平,停手吧,罢战吧。

    我相信,我们和使徒一方还有的谈。

    能休养生息,哪怕一年半载也是好的,不是么?”

    纳维罗尤尔根摘下眼镜,侧头用手绢擦拭着眼角的泪痕,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在这个时候阻止皇都方面向使徒发起战争的。

    “委曲求全得来的和平,那不是真正的和平。”

    在所有人都闭口的情况下,鹰眼杰克特发声了。

    “我出生于莫斯匹斯岛,那是一处被根特蔑称为无法地带的地方,在根特绝大多数人看来,莫斯匹斯岛出身的人都是无法地带的暴徒。

    在卡勒特组织开始崛起的时候,我已经加入了莫斯匹斯岛的皇都军,可以说我是眼睁睁看着卡勒特组织崛起但无能为力的。

    阿登高地一役时,我已经从莫斯匹斯岛离去,晋升到了根特皇都军之中,在阿登高地陷落的消息传出后,我带着皇都军乘坐军舰从鲁夫特海港出发,但是到了那里后依旧晚了,看到的只是被卡勒特组织强行占据,多次抢攻无法收复的阿登高地。

    因为要和卡勒特组织交战,我甚至连妻子与女儿都无暇顾及。

    和平之翼这个组织你们知道么?

    它的首领丽贝卡是我的女儿,因为根特对无法地带的歧视,妻子与女儿选择留在了莫斯匹斯岛,却是不得不因为卡勒特组织的原因被迫开始反抗。

    无法地带的人有多向往和平你们清楚么?

    为了和平,能愿意为包装成革命军的卡勒特组织给予帮助,

    能拿出少的可怜的食物与资源支持卡勒特组织,乃至直接加入卡勒特组织。

    但是,委屈求全带来的和平,那不是真正的和平。

    卡勒特组织在占领莫斯匹斯岛,甚至没有完全占领时就已经露出了光明表面下的阴暗。

    我的副官乌恩和我的女儿丽贝卡是朋友,他曾经也是和平之翼的一员,乌恩,你和大家说一下,你对和平的看法。”

    鹰眼杰克特没有多讲多少,他没有直接辩驳纳维罗尤尔根的话,而是从另一方面开始讲述自己对和平的看法。

    鹰眼杰克特对和平之翼的知晓远不如乌恩清楚。

    乌恩莱奥尼尔,实际上莱奥尼尔并不是乌恩原本的姓氏,他出身平民猎人家庭,也是在莫斯匹斯岛的无法地带出生。

    “和平之翼!”

    不少听说过这个组织的人都是惊奇的看向乌恩,纳维罗尤尔根扶着眼镜,片刻后震惊的指着乌恩道:“你是小不点莱奥尼尔?”

    “原来尤尔根议员也知道我啊,哈哈,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乌恩在听到许久没有听过的称谓后,身体颤抖了一下,曾经他努力以往的所有经历,在这一刻终于再次涌出,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一如之前发生的事情是昨日一般清晰。

    ‘小不点莱奥尼尔’这个称呼是乌恩年少时,莫斯匹斯军对乌恩的称呼,《与卡勒特战斗的小英雄们》这个新闻标题,曾经使根特日报那段时间的销量提升了百分之五百。

    乌恩出自莫斯匹斯岛西部无法地带,父亲是一名普通的猎人,乌恩年幼时就跟随父亲学会了捕猎,也是成功的觉醒了自己的天赋,他的瞄准发射非常的精准,也是用打到的小动物为父亲换取劣质的啤酒。

    乌恩的父亲不知因何缘故残疾了,也许是因为打猎,也许是因为被卡勒特组织的混混伤到,总之他失去了左腿,精准的枪术无法弥补身体的缺陷,他再也没有办法打猎了。

    乌恩的母亲也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到了莫斯匹斯军,成为了一名军人。

    现在想来,乌恩觉得,当初父亲的残疾,不消说就是卡勒特组织干的,不然自己的母亲,一名只会处理猎物毛皮的女性,为何会有勇气握枪进入军队,登上绞肉机一般的战场。

    母亲常年不在家,年幼的乌恩开始负责照顾因为长期酗酒喜欢发酒疯的父亲,也是经常遭受到喝醉之后失去理智的父亲毒打。

    那些毒打真的是不顾乌恩年龄与性命的,乌恩经常被打到吐血,皮开肉绽。

    一边捕猎维持家用,一边还要为父亲赚酒钱,还要遭受醉酒父亲的毒打,乃至被赶出家门。

    浑身经常带有猎物抓伤或者其他伤势的乌恩终于在有一天遇到了好心人,搬到他们村落的丽贝卡母亲选择接纳被醉酒父亲赶出家门无处可睡的乌恩,帮他洗澡,帮他处理伤势,乌恩在丽贝卡母亲那里得到了让他想来就想哭泣的亲情。

    丽贝卡最初是讨厌乌恩的,因为乌恩的出现使得母亲对她的喜欢少了很多。

    但是乌恩非常的聪明,很会察言观色,为了能让丽贝卡不讨厌自己,他开始以弟弟的身份向丽贝卡撒娇,向丽贝卡的母亲献好,也用打来的小猎物充当礼物。

    实际上早已不讨厌乌恩的丽贝卡内心是把嘴甜的乌恩当做弟弟来看待的,选择以乌恩姐姐的身份带着乌恩在村落中玩耍。

    乌恩真的是那么的乖巧、开朗么?

    实则不然,只是因为乌恩年幼的经历太苦,父亲的粗暴与母亲的冷漠,使得乌恩在体会到亲情之后再也无法舍弃。

    害怕被抛弃的他拼命讨好丽贝卡与她的母亲,少年有多聪明,最终也会露出马脚的,发现这一情况的丽贝卡母亲非常的心痛。

    丽贝卡对自己的父亲,尚未被人尊称为鹰眼的杰克特艾勒罗斯是非常的不了解,只能通过杰克特不时寄给母亲的信件中知晓父亲的部分事情,比如对方是在根特皇都军中服役,很忙。

    丽贝卡印象中父亲非常忙,教导年幼时的她非常的凶狠严酷。

    “我出生在无法地带一个普通的村落,父亲是一位猎人,他交会了我如何开枪,如何捕猎,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句话:‘隐藏气息靠近猎物,然后瞄准头部,开枪’,这是我一直以来在战斗中最常用的方法。

    认识丽贝卡与她的母亲,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我从那里体验到了几乎从未感受到的亲情,我无比的渴望,时间能够永远的停留在我遇到那位令人尊重的长辈那一天。

    丽贝卡很快成为村里最受欢迎的小女孩,因为她有一个在军队中当大官的父亲,至少我们当时都这么认为的。

    外来者的丽贝卡和本地的孩子王很快对上了,和我同姓的杰伊莱奥尼尔没有打过丽贝卡,选择成为丽贝卡的跟班,我们的姓氏是在后面离开村子的时候一起取的,所以两人都是以莱奥尼尔为姓。

    当卡勒特开始向皇都入侵时,村子里还有不少人认为卡勒特是革命人,要终结天界祭司们的统治,从这可以看到无法地带和天界之间的仇恨是有多大。

    但是村民没有想到的是,卡勒特还没入侵完皇都,留在无法地带的其它卡勒特成员就开始到处抢夺无法地带各个村庄的财物和食物。

    丽贝卡的母亲组织村里的人们奋起反抗。

    非常可惜的是,平民是完全无法战胜卡勒特的,丽贝卡的母亲也在一次袭击中身受重伤,不久后重伤不治去世。

    村民们对上卡勒特组织各种委屈求全,却不如反抗带来的有效果。

    不光是我们村落,无法地带其他地方,承受不住卡勒特组织如此欺压的人们也是纷纷起身反抗卡勒特组织。

    因为这种办法确实有效,卡勒特组织再也不敢像以往那么肆无忌惮,虽然因此要付出死亡的代价,但是那段时间却是真正难得的和平,而不是委屈求全下,得到的另类和平。

    至于和平之翼这个组织的事情,我只能说,它是在不恰当的时机出现的一个不恰当的组织。

    和平之翼的出现,确实使得皇都方面加大了对卡勒特组织的进攻,但是对莫斯匹斯本地的帮助微乎其微。

    我仍然记得,每次接受莫斯匹斯军采访,杰伊都让我摔破膝盖,抹上一脸灰尘,因为我越惨,越是能够让人升起同情心,越是能为对抗卡勒特组织提供帮助。

    我们最初向往和平,才会在三个孩子那里诞生和平之翼这个称呼,但是这个称呼没有换来和平,直到卡勒特组织真正灭亡,和平才真正降临到那片仿佛被上苍所诅咒的土地。

    我坚信,只有真正清除掉所有威胁,天界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杰克特长官的话很对,委曲求全得来的和平,那不是真正的和平。”

    乌恩平静如水的讲述着自己悲惨的年幼经历,仿佛遭遇那一切的不是他一样。

    在场的人知晓这件事的几乎没有,他们注视着面容俊朗,英姿勃发的乌恩,怎么也没有办法与乌恩讲述中的那名悲惨的孩童联系上。

    但是乌恩是肯定没有必要拿这件事说谎的,那就代表这确实是乌恩的亲身经历。

    “和平之翼,和平之翼。

    呵呵,我早就有听过传闻,莫斯匹斯军有拿和平之翼充当战场主力的事情。

    我还以为只是不着边际的东西,现在看来,事情应该是真的。

    居然让成员平均年龄不足十五岁的孩子上战场与卡勒特组织拼命,杰克特司令官,你的司令官做的还真是稳妥啊。”

    梅丽夫人冷笑着,别人在意鹰眼杰克特的司令官身份,她完全不在乎,在这个时候好不掩饰内心的痛恨,选择指责鹰眼杰克特的不负责任,不管怎么样,身为天界最高司令官,鹰眼杰克特和这种事情都脱不开关系。

    “我有错,我会在返回皇都之后,调查完莫斯匹斯军的事情后,选择向皇都正式请辞。”

    鹰眼杰克特低下头,没有进行辩解或反驳。

    梅丽夫人嘴角撇了撇,她也没料到鹰眼杰克特会说出这种话。

    追根究底的话,鹰眼杰克特也是受害者。

    毕竟妻子被卡勒特重伤导致死亡,连女儿都因为和平之翼的毁灭而失去踪迹,鹰眼杰克特已经够可怜的了。

    梅丽夫人刚刚那些话只是气话,她还能在这个时候再指着一位失去了妻子和女儿的男人说什么呢?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无法逃避,至少不能主动选择逃避。

    听,伊顿岛上空,数十万天族人的亡魂在哀鸣,他们因为使徒降临而死,至今尸骨未寒,不得入俭。

    你们谁能够在这个时候退出,不再为了抚平他们的亡魂而战斗?”

    王炎的声音不大,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是身体忍不住颤抖,他们仿佛真的听到了伊顿岛那些亡魂的哀鸣。

    是啊,就此原谅它们的话,那些亡魂又有谁来原谅?他们是真正无辜的啊。

    “我明白了,或许我的选择不是最正确的,但却是如今最合适的,你们为了亡者而战,我则为了生者而争,看来我们都无法劝说的了彼此,话不投机,我去休息了。”

    纳维罗尤尔根深深的望向王炎,再一次的和王炎发生争执,他又一次的落入下风。

    看周围那些人目光中浮现的坚定吧,他们愿意为了被使徒杀害的同族战斗,甚至不惜付出生命为代价,在这个时候,纳维罗尤尔根又能说什么呢?

    “或许吧,但是有的时候,最合适的并不是最正确的。

    和平,需要承受痛楚后才能真正的迎接。

    风雨之后方见彩虹,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注视着纳维罗尤尔根离去的背影,王炎低声说道,明白王炎意思的巴恩也是点点头,和平真的是太难得了,不管是天界还是阿拉德大陆都是如此。

    宴会中断后继续进行,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兴致都没有之前那么高了,美味的食物也是变得不是那么的美味。

    离开餐厅后,每个人心中都是在有两种不同的想法在争斗,一方是想要为了亡魂战斗,一方是想要为了生者考虑。

    生与死,真的好难做出决定啊。

    乌恩告辞离开了餐厅后,没有立刻返回船舱,而是来到了苍穹贵族号最后方的甲板上,他注视夜幕降临后漆黑的海面出神,除了波浪的声音,这里无比的静谧。

    “丽贝卡,你在哪?”

    乌恩看向海面,低声向大海询问着。

    他手中有着一条非常普通的红绳悬挂的项链,这条项链便是丽贝卡的。

    最后一次见到丽贝卡的时候,对方和乌恩都是奄奄一息,丽贝卡将乌恩救下,自己却是失去了踪迹。

    乌恩甚至不能知晓对方的生死,他能记起的只有红色的天空,哀鸣与爆炸声。

    大海自然是不会给予乌恩回答,不过有人能回答乌恩的这个问题。

    “她没有死。”

    “谁?”

    乌恩立刻站起身来,右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左轮手枪,食指扣在了扳机上,快速拔枪技能是所有无法地带出身的漫游枪手必备的技能,学不会的早已经在争斗中死亡。

    “是我。”

    王炎从黑暗中走来,在看到来者是王炎后,乌恩松了一口气,片刻后他的身形僵在了原地:“等下,你刚刚说……”

    “丽贝卡没有死。”

    王炎明白乌恩想问什么,他对着乌恩点点头,表示对方想问的是真的。

    “你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

    她还好么?

    那天有没有受伤?

    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为什么不返回天界?”

    乌恩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他紧握着王炎的手臂,用力之大自己都没有感觉。

    “如果你保持着这个姿势的话,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王炎指着乌恩的手臂,乌恩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将王炎的手腕牢牢握在手中,力量之大甚至让皮肤都变形了。

    “看你着急的。

    嗯,怎么说呢,我知晓丽贝卡的消息,实际上也是刚刚才回忆起来的。

    毕竟我从未真正和她接触过,也没有在哪里见过她。

    自然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现在过得怎么样,为何不返回天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对方现在应该是在一处叫做圣者之鸣号的空船上。

    那艘船在异次元裂缝之中,处于一个非常神奇的位置,正常情况下,你我可都是没有办法进入其中的。”

    王炎不确定的说道,具体情况连他都不清楚,丽贝卡到底有没有加入到反抗军,登上圣者之鸣号这是一个未知数,圣者之鸣号在哪里王炎也不清楚,不过他有办法真正抵达那里。

    “你,你有办法去到那里,对么?”

    乌恩紧张的看向王炎,就如同他之前讲述的一般,年幼时候的乌恩在丽贝卡与她母亲那里找到了久违的亲情。

    在内心深处,乌恩对丽贝卡的感情更是颇深,有亲情,也有长时间相处后产生其他难言的感情,乌恩迫切的想要知晓有关丽贝卡的任何事情,哪怕只是对方安全的消息也足够。

    “有,但是如果丽贝卡现在还活着,她有极大的可能不知晓你和天界的事情,这一点你要知道。”

    王炎点点头,随后摇了摇头。

    “为什么呢?”

    乌恩不解。

    “丽贝卡极有可能通过空间裂缝去了异次元空间,或者是其他时空。

    毫无防备情况下进入时空旅行,必然会导致记忆丢失,这是除了神灵谁都无法避免的。

    我自己都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如果丽贝卡还活着,她应该不记得你,不记得和平之翼的事情了。”

    “你不打算让我和她见面,是么?求求你了,我非常想要见她一面。”

    虽然听王炎如此讲述,但是乌恩依旧有些不甘心。

    离开无法地带这么久后,乌恩加入了皇都军,成为了自己曾经最惧怕的军人。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有消灭卡勒特组织,才能让莫斯匹斯真正的迎来和平。

    和平之翼已经灭亡,乌恩带着和平之翼的遗愿战斗,最终也是见到了卡勒特组织的覆灭。

    “我……”

    王炎还想在说什么,苍穹贵族号上却是突兀的响起了急促的警鸣声,在漆黑寂静的夜晚无比的刺耳。

    王炎和乌恩的面色都是大变,除了上次指挥舰遭遇莫名攻击才拉响过警笛,其他情况下,这种警鸣声根本不会响起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