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大梦天醒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众所之矢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一情况,白起和道士白某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梁隋手下的那残兵败将从四面八方寻了上来,二人才回过神来。

    对于梁隋手下的人那些人来说,看着自己的老大竟然如同死尸一样的被人撂在哪里,一动不动的,身体没个像样的造型。没了主心骨,那些手下如同散兵一样,四散逃窜。

    白起看着远处,那愣神不动的两个人,身上有些狼狈,看来,刚才自己与梁隋的战斗,波及不小啊。

    一旁的白某人瞅了一眼,随即吆喝道:“难道两位也想学习一下躺在地上的这位,立个榜样?”

    那两人虽说是地级修为,可是,习惯了那种鞍前马后的奴性人性在他们心中早已经深深的落上了烙印。

    左右护法连忙开口说道:“不不不,两位大人,小的只是被您二人的威严所震慑,吓得不敢动,希望大人饶我等一命!”

    “想活命?那还不滚?”白某人直接喝声道。

    左右护法听得眼前的这位道士竟然放过了他们,当即,二话不说欲要向着山脚下奔去。可是,前脚刚刚抬起,又被身后的白某人给喝住。

    “呔,你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白某人眉毛轻轻翘起,佯做生气模样的大喝道。

    左右护法一听这大佬又开始犯病了,只是悻悻的转过身来,向前一步一步的挪过来,低着头,俯着身,无奈的说道:“大人,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就行,我兄弟二人定当竭尽全力。”

    “全力就不用了,将你们储物袋中的二品以上么丹药全部给我留下,记住,是至少二品以上。”白某人说着,还顺手摆了摆,伸出两根指头示意道。

    “额。”二人一听这面前的高人竟然要他们口袋中的丹药,心中像是滴血一般,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金钱也没多大作用,晶石要增加修为有用,至于丹药,二品以上,对他们来说,相对珍贵的多,毕竟,这东西是用一颗就少一颗,想强求也不是随随便便的要的来的。

    看着那左右护法一脸难为情呢样子,白某人顿时睁大了眼睛,怒目而视道:“怎么?你俩还不情愿?”

    左右护法一听对方生气起来,自然不敢怠慢片刻,立刻将储物袋中的丹药去了出来,四只手全全奉上丹药。

    “嗯,不错不错,听话就对了。好了,你们可以滚了,记住,不准跟别人说你们见过我们,不然老道我让你们这一辈子倒霉透顶。不信,你们可以试一试!”白某人很是慎重的说道,也是一种警告。

    二人夹着屁股一溜烟的逃之大吉,完全没有地级高手的形象。

    白某人惦了惦手里的储物袋,叹了一声,仿佛对于手中的这些丹药不是很满足。

    白起走上前来,对着白某人说道:“老哥,你看有没有方法将着人藏起来,不可能赤裸裸的就你这样待在身边吧?”

    若是白起一人在场的话,自然偷偷的将梁隋封印起来,塞入自己体内的神秘之物金殿之中,但是,现在白某人在身边定然不可能将其泄露出来。

    这时,白某人挥了挥衣袖,淡淡的说道:“呵呵,若不是为了帮你,老夫我可是不会因为这种人而脏了老夫的宝贝。”说着,手中的拂尘向着躺在地上嗯梁隋轻轻一挥,顿时,拂尘上的牵丝像触手一样,密密麻麻的伸向了梁隋,像是钓鱼的钩子一样,嵌入到身体中,包裹起来,最终,身体在那牵丝的引导下,像是雾气一样,消失在了白起的眼前。对于这一情况,白起也是不由得咋舌,没想到,这道士的宝贝倒是厉害,哎,我是有却不能用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夜盟。

    “一群废物,说!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莫没了,好歹是一位地级修为的高手,怎么会被收拾的连反手之力都没有?”这怒骂声从整个帐篷之中响彻着,而此人便是鬼王宗宗主鬼岱。

    对于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梁隋,他也是心痛不已,这倒是不因为梁隋的“死”而惋惜,而且因为这梁隋蠢货的行为会直接导致夜盟名誉大损,竟然被敌方势力的一个臭小子给解决掉了,这到时候,不仅仅成了天下人的笑话,而且,自己这边损失了一位“大将”,若是与沙盟之人交起手来,定然吃亏的是自己。这可不是鬼岱多虑,而是身为夜盟的盟主,自然要为大局为重的前提下,也要考虑自己的短板,到时候,死亡惨重的大多数必然是自己的人,这换成是谁,都不愿意得到这样的结果。

    “宗……宗主,我们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那个叫做白起的小子施展的功法十分诡异,虽然对方一开始在哪里下了套,布下的阵法,但是,最关键的还是那遮天蔽日的强悍攻击,让我们周围观战的人都波及受了伤。宗主,你要明鉴啊!”说话之人正是溜之大吉的右护法,与那左护法一唱一和的,将此事娓娓道来。

    “明鉴个屁?明鉴,你们都站在那里观战我**能明个啥?”鬼岱也不在乎势力中其他几位州主郡主的脸色,直接破口大骂道。

    这时,左护法看着自己的大哥(右护法)低着头瞥向自己这里,使了使眼色,示意让他赶紧说话。

    一个眼神,左护法自然默契的明白过来:“宗主,那个白小子当时受了伤,我们欲要拿下,对了,当时魔宗主也在,可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道士,插手此事,就连魔宗主也只能含恨而离去,所以我们也不敢招惹这神秘之人。”

    那魔腾想开口说话,解释一番,不料被坐在右端的许无赖先插口说道:“是不是一个腰间佩戴诸多玉佩,袖口领口都镶着宝石,嘴里喊着无疆天尊的臭道士?”

    “额,对对对,许大人说的跟我们遇见的那个但是外貌几无差别。就是此人,布下神秘阵法,也将魔宗主硬生生的逼退。”右护法一听许无赖急忙问道,自己也紧接着对答道,至少这样一来,自己兄弟二人才能够存活下来。

    “这丑道士,到处招摇撞骗,没想到竟然将梁隋给宰了,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打夜盟的脸,盟主,此事你一定要做主啊。”这说话之人自然是另一位,那就是跟随梁隋一起来的李云,此刻,也站了出来说话。毕竟,梁隋一死,他也成了孤单势力。

    鬼岱看众人的矛头都指向了白起和那神秘的臭道士,一时间这二人成了夜盟的众所之矢。鬼岱开口说道:“诸位,我们将此暂且事压下来,不能花过多的心思去理会这二人,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青铜殿,毕竟,沙盟才是最大的阻挡者。”

    在座的自然也明白孰轻孰重,众人不约而同的向着鬼岱俯首躬身道:“谨听盟主之令!”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