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练气在聊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噬龙阵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金花贱婢,你个老虔婆敢坏我圣门大计,那就随我等湮道台上走一遭吧!“说话的男子脚踩着一头大力骨魔,持着一柄九鬼连心锤。左近还有五个和他差不离的家伙,这六人乃是魔门最近崛起的魔将。

    听得身后传来的叫骂,金花婆婆喝道:“霄云子,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侮辱姥姥,看姥姥我不撕了你这张臭嘴。”说完她袖袍一招,放出大片红雾。

    这玩意唤做七情惑心瘴,金花婆婆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炼制而成,对付魔门的修士最为管用。六人也晓得惑心瘴的厉害,纷纷操纵着大力骨魔躲开。霄云子不放心,摸出一面幽莲旗裹住自身,防止金花婆婆偷袭。

    刺啦一声,像是利刃划破皮革的声音。金花婆婆手里的蝎尾杖抵在幽莲旗幻化而成的光幕上,霄云子赶紧加大法力的输出,这才将光幕稳定下来。

    旁边的五人反应过来,祭着法器就朝金花婆婆打去。听见脑后传来的风声,金花婆婆弃了霄云子,扭身躲开这些法器。往霄云子身上丢了一颗雷珠后,便收起惑心瘴往远处逃去。

    霄云子躲在大力骨魔的身后才没受到重创,不过骨魔可就凄惨的很。黑气从缝隙里逸出,摇晃着身子就掉了下去。得亏下方是个湖泊,要不然霄云子就成了魔门近些年来头一个摔死的修士。

    等他回过神来,金花婆婆已然消失不见。好在他们已经在金花婆婆身上下了千寻蛊,也不怕她跑掉。六人辨别方位后,架着骨魔便朝金花婆婆的方向追去。

    之前计划受阻后,魏无收便将消息传了回去。几位老祖施展神通,拨动天机盘才知晓了一切。原来这金花婆婆有一件异宝,唤做窥灵镜,魏无收和阿猫在玉京城的动作被她瞧的清清楚楚。

    至于是怎么发现两人的,魔崽子身上的味道可瞒不过文老太师的鼻子。本来金花婆婆待在玉京城里,魔门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可无奈被人窥破了根脚,这女人原来是一株奇花成道。

    玉京城龙气笼罩,她的本体不能进入,只能损了元气化了一具分身出来。前些天从她心神不宁,经由文老太师的卜算,知道本体的方位被人窥破。

    这才不得不急急忙出了玉京城,准备转移本体的方位。可惜半路上便被魔门的家伙给堵住,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经由两帮人的搅和后,天机更加晦涩不明。除非有道君之流的人出手,旁人再无法窥视。

    罗布城外,陈三平和叶家主仆二人不得不藏的更深。先前边界十四城和新筑成的桐木城俱都升起一根血柱,气机交缠之下它们连到了一块。从九重天往下看,这片地域仿佛被一层血色的鸡蛋壳给裹住。

    土著们弄出这般大的动静,铁牢关的守军也自然被惊动了。看着拔地而起的血柱,众人脸色凝重无比,这玩意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其余人限于道行不够,但陈天策看得真切,那血柱里分明浸泡着无数大乾军民的尸骸。

    叶家老仆望着十五根通天的血柱,嘴里喃喃道:“万灵噬龙阵,没想到土著还有这等手段,看来我们是回不去了。”

    瞧出陈三平的不解,老者继续开口道:“道友有所不知,这万灵噬龙阵凶煞无比,每根血柱里至少得上万具尸骸。但是看这些东西的声势,恐怕远远不止,老夫估摸着这里面最起码百万有余。

    当初大乾太祖坏前朝龙气时,使的就是这招。”指了指头顶,他接着说道:“瞧见那层红色的胎膜没,想必此时这鬼东西已将边界十四城全数罩住。只有等土著坏了这段龙脉,胎膜才会消失。“

    听得这阵法是百万尸骸所立,陈三平倒吸一口凉气,土著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心神被夺,叶芷竹在一旁小声道。

    “躲,尽量躲到地势恶劣的地方。离龙脉远远的,我们才有机会。大小姐放心,老夫拼了这条性命不要,也会保您周全。”安慰叶芷竹后,老者指了方位,三人才小心翼翼的离开这儿。

    夜已深,陈三平挨着篝火,手中的木棍胡乱在柴堆里扒拉着。他本来想着送叶家主仆回转大乾后,便去找莫家兄弟报仇。现在他自忖实力还说得过去,书生的执念还是早日清除的好。

    可先是莫名卷进前朝遗民的事件里,自己杀了他们一位王爷,抢了蟠龙玺和寒鸦兵符。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走露风声,以后自家可有得烦了。

    再有便是土著闹出的幺蛾子,百万冤魂,想想都有些可怖。陈三平也略通阵法,知道老者先前的话只是为了安叶芷竹的心而已。龙脉被毁,肯定得发生巨变。

    天降血雨,地龙翻身这些都还好办。他最为担心的是灵气枯竭,反噬身处其中的修士。一个弄不好窍穴被毁,神魂大损。道途就不用说了,在这四面环敌的地界,指不定就得埋在那处荒山野岭。

    消息传得很快,退了早朝后天子召集一干老臣商议着南荒的战事。“边界发生的事,想必诸位爱卿都已知晓。不知诸位爱卿有何良策,能解了朕这燃眉之急。”天子说完,双眼扫射着殿内诸人。

    被天子的目光所视,众人纷纷低下头去。“你们平日里劝诫朕的时候,一个个引经据典,口舌生花。怎么?这个时候就全都哑巴啦!”天子一脚踢开软塌,朝着众人怒喝道。

    “陛下息怒,何不去令道院的人出山。这等阵法左道之术,正是道院司责所在。”见天子发怒,户部尚书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听见道院一词,天子脸上的神色不停变幻着。良久后,天子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

    称病不出的文老太师躺在藤椅上,一旁站在下首的心腹描述着偏殿发生的一切。“什么,你说道院。”啪一声脆响,文老太师捏碎了手里的核桃。道院这一词也不知有什么魔力,连一向沉稳的老太师也为之失态。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