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超神大刀魔最新章节列表 > 120.说出“床前明月光”的白桑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从咸阳到函谷关,只是路程便需要十多日时间。

    夏白与白起只是带着任命状,便是出发了,随行士兵对他们来说,完全是累赘。

    何况,如果真遇到了什么事,还不知道是士兵护卫他们,还是他们保护那些士兵。

    碧云天。

    古道。

    山道剑刺入云,路径盘如缠龙。

    惊鸿掠过,三两片灰色长羽落在路畔那可过膝的野草里。

    嗖嗖!

    两道身影如风掠过,带着灰羽扬起,又落下。

    无人视线能追及那二人。

    一者白衣挎着把黯淡无光的刀,一者狮子铠甲负着暗藏杀气的黑刀。

    这两人自然是夏白与白起。

    两人都嫌弃骏马速度缓慢,而弃马奔行。

    但其中未尝不曾存了再攀比的心思。

    日升日落,月起乌啼,山中半夜寒冷,关卡之间间距也大,常常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篝火升起,噼里啪啦的火星里,面容狂野而藏邪气的白衣男子正在摆设着木架子,而远处忽的传来震撼的脚步声,每动一动,地面便是晃一晃。

    没多久,荒草里,穿着狮子铠甲的男人扛着一头斑斓的大虫走了出来,然后远远丢在篝火边,火晃了晃。

    “没找到其他的,项兄就将就一下吧。”

    白起在野外过惯了,他生怕这位秦国第一高手没过过这样的日子。

    不过,这位杀神显然想错了,夏白就算生吞这头猛虎都没关系。

    但这种茹毛饮血的野外生存,他确实过得比较少。

    白起将铠甲卸下,重重丢在一边,便会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刀,开始剥皮分肉,夏白则是将肉上架开始烧烤。

    这就是两人的晚餐。

    “我白某人,这一生真是没佩服过谁,但却是真真正正的败给你了。”

    白起一边处理这大虫,一边说着,“宫廷比试我输你,赶路我也输你。”

    夏白笑道:“白将军没有输。”

    白起瞥了他一眼:“别安慰我了,骏马也不过日行千里,你我这一天走下来,是日行了三千里了,我是不行了,再走一步都想吐,你呢?云淡风轻,气都不喘一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

    说到修炼,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显然各有秘密。

    夏白翻滚着烤肉,见到肉身泛红,血水消失,便是又用小刀划割了几下生肉的部分,使得火焰的温度能够渗透进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肉油滴落,火苗如蛇,骤然窜了窜。

    “上将军,白某有一事求你。”

    依然在处理着老虎的白起突然开口。

    强者如斯,便是欠了人情都要及时归还,否则心性便是有了障碍,“求”之一字,便是一生也不见得会说出一次。

    所以,夏白有些肃然:“白将军请说。”

    “白某如是有朝一日失去了理智,沦为了疯魔,还请上将军能够代为照顾某的义女...”

    “白将军杀伐果断,竟是如此在乎义女?”

    “那一日,我在函谷遇到她,一碗豆饭,收她为徒,也为义女,我那未婚妻也喜欢她的很,平日里也是处的欢喜...

    玟儿死了,白某知道是自己杀孽太重,所以立誓不娶,所以亲人只剩下这一位义女了。”

    “那白将军就自己照顾她,堂堂七甲之一,照顾一个幼女都没信心吗?”

    “没有。”

    白起很果断的摇摇头。

    “项某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夏白需要做的事难以想象,他带不了一个小孩。

    “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到了函谷,我带她来见见上将军。”

    白起也不强求。

    夏白点点头。

    肉已熟,两人分而食之。

    “此次出关,对外我是主将,对内还是一切由白将军来调度吧,在下对于军阵之道却是不甚明白。”

    夏白决定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何况兵戈一起,以白起的暴戾,自然可以污浊龙气。

    杀神没说什么,吃着肉,他的发有些白,但眼中却藏着深不见底的暴戾。

    三天之后。

    抵达函谷。

    白起的脸就是入关的通行证,侍卫激动地半跪,城头守卫也是高呼着“白将军回来了”,远处匆匆而来的脚步声,则是留守的将军们。

    杀神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夏白,他担心自己在此处的威名使得这位上将军不快。

    夏白此时早已内成一景,心境通明,自然不会为这些小事而玷污心境,便是温和道:“白将军请便。”

    白起也是生出些佩服,此情此景换作是他,即便不发作,也不会如此淡然。

    便是这时,一个男孩打扮,然而却是面色粉嫩如雪的孩子跑了出来,高喊着:“义父!”

    “桑儿,又长胖了嘛。”

    白起笑着迎了上去。

    那孩子自然是女扮男装,然而却也是英姿飒爽。

    “桑儿,来见过上将军。”

    白起拉着小女孩走了过来。

    轻甲白衣,眉眼稚嫩,发如墨,俏皮里藏着些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情绪,腰间挎着把短刀,夏白打量着她,她也在打量着夏白。

    只是她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

    这情绪被刀魔很好的捕捉到了。

    “见过上将军。”小女孩盈盈拜倒,她跟着白起姓,名桑,白桑。

    简单的仪式之后,便是接风洗尘的夜宴了。

    军中宴会,也就杀猪宰羊,肉是大块大块的,海盐虽然珍贵,但是放的不少,酒不贵,但烈,管够。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

    几个将军模样的人便是开始相互使眼色,然后纷纷上来向夏白敬酒。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夏白脑海里饕餮正在吼着:“夏白,快吃,都吃了,我吃沙子吃了不知多少年了...唔,现在才感到自己还活着呀。”

    “哎?夏白,你为什么不把酒杯一起吃了?夏白,那菜盆子也吃了,多浪费。”

    “夏白,你的嘴巴太小了,怎么一次就吃这么一点?”

    夏白看着不怀好意前来敬酒的将军们,露出了笑。

    “上将军,我函谷军队,能打仗,也能喝酒,所谓入乡随俗,今天您就别推辞了。”

    来敬酒的人挺会说。

    “能喝酒的一定是猛士,上将军是高手,自然能喝。”

    又有人开始激将。

    他们今天要把这位空降的上将军给喝趴下。

    夏白温和地看着他们,看了看角落,“换坛喝。”

    众将:“上将军够爽快!”

    然而心中却是暗笑,这关中的酒后劲大的很,看来这上将军要出丑了,哈哈,不自量力,却还要强出头,这也怪不了谁。

    酒水一坛一坛的来。

    片刻后。

    夏白安静的夹着菜。

    整个宴席上,已经没有还坐着的人了。

    不是趴着,就是躺着,或是跪着。

    身后则是堆满了空酒坛。

    饕餮依然在吼:“夏白,现在没人了,快把桌子给吃了!”

    夏白自然不会干这种事,但是他发现自己也是失去了饱腹的感觉,于是将桌上的菜一扫而空。

    稀薄的气息入了他的身体和五脏六腑,有着难以察觉的增强。

    “吞噬作用怎么这么弱?”

    夏白问。

    “你要每天吃一百吨才行,你吃的太少了!只要维持一年,不,只要半个月,你的身子就可以真正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只要把这个好习惯一直维持下去,终有一日,你的皮会厚到连仙剑都戳不穿,天雷都打不动!”

    饕餮狂吼着。

    一人一妖做着简短的交谈。

    “上将军。”

    稚嫩的声音从远处席位传来,白桑头盔已去,露出披散的长发,小女孩半跪在椅子上,目光灼灼看了过来,然后带着些犹豫在烛光里,似是试探着说了一句:“床前明月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