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通天符道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八章、本末终始(大结局)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易轩不再理会天道,将手中霞光一下拍在被其控制的躯体头顶,从里面揪出一团七彩光球,张口吞入神魂之内,而后化为一抹流光钻入自己的身躯之内。

    “嗯!这就是至尊的感受,与天尊境界相比,简直强横到了极点,原来这如此之多的规则竟是这般妙用,我懂了……”易轩感受到强大修为带来的变化,同时将天道强行贯入的诸多规则飞快领略一遍,虽然没有时间更多感悟,但也有不少领会。

    易轩从小钟内部一跃而出,挥手之间将银河法相也收回体内,气息又平添几许威严,转头对仍在攻击天魔大陆的无数修士高声呼喊:“微霄老哥,星正老哥,易轩回来啦!这里的争斗不需你们再参与,实在凶险之极。你们赶紧回到圣殿之中,将防御阵法开启到最大,静候结局!我也不知会是什么结果,但我会全力以赴,保全人族安危,快快离去!”

    不管对方作何感受,易轩反手挥出一道轻柔罡风,将十八座大阵送回地面,身形一晃,变为一名顶天立地的巨人,右手托着宝塔一般的小钟,头顶银河法相遮天蔽日,参与到天道与魔主的争夺当中。

    虽然易轩趁势回归,但在三方的争夺当中并不占优,必须要在其余两者之间不断游走,保持均衡,不能让任何一方轻易得逞,易轩将炼化灵光小心的挥洒在天道的七彩光幕与天魔的黑色魔雾之上,牵制两者的实力。

    身处仙州的十余万修士看着苍穹之上三种互相争斗不休的光芒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星正天尊沉声说道:“诸位,混沌天尊正在与天魔殊死搏斗,我等岂能袖手旁观,不能让他一人置之险地,逍遥圣殿全体修士听令,结阵攻击!”

    逍遥圣殿的精锐修士按照其圣主指令,瞬间结成战阵,发出轰天光柱,击中天魔大陆一角,激起漫天尘埃,魔主化身的头颅闷哼一声,眼神凌厉朝星正天尊等人的方向狠狠瞪上一眼,却未作出其他应对。

    另外一边,里圭圣殿的修士同样发出一道光柱,紧跟着雷霆圣殿方向也全力出击,最终十八座万人大阵重新依次攻击天魔大陆。

    天魔之主气得哇哇大叫,天魔大陆上再次飞出无数魔物,朝着修士方向飞出,易轩看得清清楚楚,不想让大家受到任何伤害,调转小钟钟身,发出无匹吸力,将魔物全部吸入钟身瞬间炼化,发出更加强横的炼化灵光,扑向天魔之主,毕竟与天道相比,天魔之主更加具有威胁。

    魔主眼神一转,对着易轩说道:“那个易轩啊,你已经将天道得罪到极点,就算你帮他将我驱逐,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不如与我合作,一同将天道炼化,你我共掌此界。”

    “好啊,你先让我先休息一会再说,反正你们两个不分胜负,现在押宝还有点太早!”易轩也不拒绝,与魔主虚与委蛇。

    天道巨脸怒不可遏:“你居然想与天魔勾结,枉顾我从前悉心教导于你!再者说,以你人族凡躯,如何能够承载一界本源,如果你强行炼化,不但自己会爆体而亡,还会连累本界所有生灵,不要再做痴心妄想!”

    魔主抢白道:“别听他的,他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你看我也是以血肉之躯炼化小半天道规则,不但没有任何不妥,还能支持无数天魔子民,千万不要被他蒙蔽……”

    两人各执一词,易轩也难分其中真假,但眼前形势容不得他多做考虑,横下心思谁也不理,一心炼化天道规则,进一步完善自身的银河法相。

    过程当中,他发觉除了自己最初领悟的十余种规则之外,其余法则均是被天道强行灌注,显得与银河群星格格不入,因此又分出一半神念梳理已经点亮的法则明珠,让整条银河显得和谐有序,重新焕发熠熠星辉。

    天魔之主为此准备数万年,怎会让易轩这个意外破坏自己的大计,居然分出大半精力扼制易轩,大嘴中吐出的黑雾竟有一半朝易轩所在之处飘去。

    这黑雾不知是如何练就,一向无往而不利的炼化灵光居然也被污染,变成一团乌光,而且愈演愈烈,朝着小钟本体浸染而来。易轩大惊失色,赶紧以自身神识驱散乌光、黑雾,但这黑雾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极为难缠,连易轩的神识都被浸染。

    易轩一一试验,各种规则均对其无能为力,直到催动三大先天神禁才将其暂时遏制,不再进一步扩散,但此时易轩已经被魔主喷吐的无边黑雾团团围住,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怎么办?如果一直被困在这里,天道肯定不是天魔的对手,等到天道被吞噬之后,接下来就轮到我还有全部人族、生灵,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既然先天神禁对天魔有奇效,我拼尽全力一试! ”易轩打定主意,法相中神禁符纹同时闪亮,太妙神禁所代表的“崶”字符纹、太真神禁所代表的“斷”字符纹、太素神禁所代表的“鎖”字符纹如雨点一般印在小钟之上,黑雾像碰到沸水的冰雪一般快速消融,转眼就不见踪影。

    易轩见到三大神禁确有作用,更加卖力的催动神禁符纹,不知过去多久,终于将四周封堵自己的黑雾全部驱散,重新出现在虚空之中。

    天魔之主又惊又气:“就算你能逃出魔雾,但也为时已晚,天道已经被我炼化大半,神智都快要丧失殆尽,等我将他收拾之后,你仍旧难逃一死!”

    易轩这才发觉天道所化的巨脸已经全部转黑,变得阴沉恐怖,而罩在仙州及各界之上的七彩光幕也只剩薄薄一层岌岌可危。天魔之主幻化的巨大头颅面露狞笑,张开黑洞洞的大口一吸,天道巨脸便被其吞噬,“砰”的一声,七彩光幕也随之崩解。

    易轩心头一沉,强大的天道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自己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被天魔击败,三足鼎立之势被破解,接下来只能独自面对天魔之主的滔天魔焰。

    “哈……哈……原来这就是掌握一界之源的感受!”天魔之主感受到自己实力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在虚空中狂笑不已。仙州及各界残存的人族仰天看到这一景象,纷纷生出无力回天之感,跪倒在地,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与天魔之主幻化的头颅相比,易轩此时虽然也幻化出巨大法身,但仍然显得微不足道,即便如此,却仍旧坚定不移的挡在仙州与魔主之间,趁着对方疯狂大笑时,准备最后一搏。

    银河法相铺天盖地摊开,就像之前天道的七彩光幕一般将仙州各界全部罩住,小钟举在掌心,易轩面色如常,坦然说道:“小钟,你随我一起迎战天魔。”

    易轩不计后果催动身躯内的灵力,惊涛骇浪般的灵潮将全部经脉一一撑爆,随着他的精血一起浇灌在小钟之上,小钟变得如同星辰一般璀璨夺目,钟身表面八处图案一一点亮,钟身一颤,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朝着魔主轰击而去。

    天魔大陆被易轩的拼命一击,受到极大震荡,朝远处飘出数千里,易轩乘势追击,一连发出九道攻击将魔主幻化的头颅全部击碎,整座天魔大陆都碎成几块。

    易轩还想继续发出攻击,但体内早已灵力告罄,再也压榨不出半点潜能;天魔之主举手之间便将大陆重新整合,再次幻化出头颅法身:“你这小钟确是一件奇宝,可惜你自身修为太差,否则还真有与本座抗衡的机会。眼下你大势已去,乖乖受死吧!”

    天魔之主大口一吸,易轩与小钟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同时被其吞入口中,继而银河法相也被同样吞噬,进入一片漆黑空间。

    天魔之主的真身出现在易轩上方,居高临下盯着易轩,挥手一招将小钟紧紧握在手中,用力一握,小钟应声而碎,易轩心中一痛,张口喷出一道血剑。

    “你一直和本座作对,我要你亲眼看到我毁去你的一切,将你变为魔物,再由你亲手将全部人族变为魔物,最后再将你杀死,哈哈!”天魔之主手指一点,易轩的神魂从身躯中飞出,被一团魔雾紧紧包围,而身躯则被团团黑雾钻入,变成一只身高数丈巨大天魔。

    巨大天魔身形一晃,便从易轩身边消失出现在仙州之上,魔主双手一抹,一道光幕出现在两人身边,巨大天魔在仙州的所作所为全部投射得清清楚楚:什么天尊魔帝,防御大阵,在其手下均不是一合之敌,很快就被其一一杀死,魔化成为各式魔物,浩浩荡荡的天魔大军迅速扫荡仙州、魔界,到处都是生灵涂炭。

    易轩神魂被困在魔雾中一筹莫展,看着熟悉之人悉数死于天魔之手,神魂发出惨厉的嘶吼,但在天魔之主耳中却是无比动听美妙……

    巨大的悲痛让易轩慢慢冷静下来,思索自己还有什么手段可用,猛然记起从前使用时光符纹是以寿元驱动,眼下灵力尽失,人族即将覆灭,留下寿元又有何用,立即在神魂中勾勒出一枚时光符纹,将自己的所剩的寿元全部注入其中。

    虽然易轩之前是被天道强行灌注进入至尊之境,但毕竟境界已然到达,所以寿元以至尊计算,几乎是与天地同寿,巨量寿元带来的时光之力顿时将周围一切,乃至仙州全部覆盖,所有事物包括天魔之主全部停滞下来,只有易轩神魂可以自由行动。

    易轩神魂融入银河法相,暂时得以苟延残喘,只要时光符纹停顿下来,仍旧难逃被天魔毁灭的厄运。自修道以来的种种画面再次浮现心头,易轩神魂盯着时光符纹渐渐失去光芒,正在熄灭的瞬间,银河法相中最为璀璨的星辰陡然一亮,让易轩心头一阵明悟:混沌符纹同样具有吞噬一切的能力,说不定可以抵挡克制天魔。

    想到此处,易轩神魂猛然催动混沌法则将全部银河法相吞噬一空,最后连三大先天神禁也被其熔炼,在其内部出现一道新的神禁符纹“源”。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本源神禁?”易轩心头一亮,一个光点便出现在天魔之主身躯,正巧时光符纹同时熄灭,易轩寿元戛然而止,悄然而逝。

    天魔之主从时光冻结中清醒过来,猛然觉得胸口剧痛,低头一看,一个光点印在心头,起初微不足道,最后逐渐扩散,根本无法抵挡:“这是什么东西?啊……”

    天魔之主像雪人融化在日光之下化为乌有,而一旁的混沌规则没有任何停顿,毫不停留的吞噬四周一切,连易轩刚刚消散的神魂也被其融入其中,最后整座天魔大陆、仙州、魔界各个界域全部消失在虚空当中。

    千年匆匆而过,一道罡风刮过一片虚空,一个强大的意识突然被惊醒:“这是在哪里?天魔之主呢?仙州怎么也消失不见啦?我这是怎么……”

    又不知过去多久,强大意识仔细查阅自己的记忆,终于知道事情经过:原来在最后一刻发出的那道神禁居然真的将魔主灭杀,而留下的混沌规则也将万物全部吞噬,只留下这一片荒芜虚空。自己则是与其关系紧密才得以保留下来,最后成为这一方虚无的主宰。

    “我最后竟然变成毁灭人族万物的真凶?”易轩对于这个结果根本无法接受,更不能适应的是自己成为类似天道的存在。

    “既然我已经将全部规则炼化,那我现在能不能随意驱动呢?”易轩心念一动,风雨雷电一一闪现,一个闪亮的光点出现在虚空,无数画面在虚空中一一回放,仙州魔界重现出现在眼前,易轩脸上露出开心笑容,最后画面定格在一处……

    一夜秋雨的清晨,常阳县城湿润得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就连街道两旁店面的门板上都散发着湿漉漉的水腥味儿。七弯巷临街的杂货店后院的一间柴房中,一个青衫的瘦弱少年揉着惺忪的睡眼,探头出来张望了一下天空,一个青绿色的小钟从天而降……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