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有一个立方体最新章节列表 > 114,“割袍断义”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洗了澡,冲去了一日的汗水和疲惫,不论身体还是精神,王起都有一种神清气爽之感,不再像前面一个小时那样,感到无比的纠结和阴郁。

    心情变得正常的他回到寝室,垫起枕头,靠上,然后拿出手机,就准备给萧铭打个电话,问问于文丽的情况——张青峰如何他才懒得管,一个二十几的大男人了,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想不通出什么意外的话,那还是晚出不如早出,现在就出吧,免得以后又来祸害其他人——,但刚刚翻到“鸡皮疙瘩”的名字,才洗过澡,又开了随身空调的他两条“白皙”的胳膊立刻就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尼玛,老子成了‘巴普洛夫的狗’了,竟然只看到‘鸡皮疙瘩’这四个字就能起条件反射!”王起嘟囔一句,随即把打电话的人换成了马秋榕。

    电话很快接通,王起便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晚上他看到张青峰和于文丽似乎吵架了,又看到她们跟于文丽一起先走了,便问对方现在到宿舍没有?于文丽怎么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秋榕,于文丽,萧铭和李小兰四女也才回寝室不久,现在正在于文丽的寝室一起安慰流泪不止的于文丽。

    “……吵架了是真的,但具体的原因我们也不太清楚,因为于文丽她不想说。目前只知道张青峰摔的是于文丽在大学省吃俭用好几个月,在张青峰生日时花了一千多送给他的手机。既然张青峰把手机都摔了,于文丽现在也在翻箱倒柜的寻找过去几年张青峰送他的一些东西,照片呀,音乐盒呀,公仔啦,衣服啦之类的,刚才还说让我去当一次中间人,把她收集的这些东西还给张青峰。

    “唉,七哥,你说两个人,都这么几年的感情了,看起来也般配,更难能可贵的是毕业还能进同一家公司,这需要多大的缘分啊?到底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让两人非要闹到现在这种‘恩断义绝’的程度?

    “七哥,老实说,今天晚上我都有点后悔了,真不应该去邀请张青峰跳舞。我也是下午见两口子一直闷起,相互不说话,想帮两人搞活一下气氛,结果哪里想得到……唉唉唉,真是错不应该!”电话中,马秋榕大致讲了下原委,并告知了于文丽现在正在做的事,然后便开始唉声叹气,后悔不迭起来,感觉自己成了罪魁祸首似的。

    王起当即安慰起对方来:

    “秋榕,你可不能这样想。你若这样想的话,那我跟你一样,不也成了罪人喽?于文丽面对其他男生的邀舞,谁都不接招,就接我的招,张青峰见了,多半以为于文丽跟我有什么,然后才跟于文丽发火。要说‘罪魁祸首’,那我才是真的‘罪魁祸首’呐!”

    “咯咯咯……”电话中传来了马秋榕“咯咯咯”的娇笑声,笑过后,才道,“七哥,看来咱两成了‘难兄难妹’咯!你说,他们两口子会不会把我俩恨死?”

    王起心道,张青峰恨我有可能,但于文丽不可能恨我,也不至于恨你,不然其他男生邀请她跳舞她就跳了,何必要等到我去邀请她?万一我矜持,不邀请她呢?但嘴上,王起还是安慰对方说:

    “你想多了,秋榕。你和我即使有那么一点点的错,也只是错在无意中当了导火索。于文丽和张青峰能够闹到现在这种不讲情面的地步,肯定是相互之间的矛盾已深,积怨已久,以至于今天晚上遇到一点火星终于一下子引燃拉爆。我们不去当这条导火索,未来迟早有一天也会因其他人,其他事拉爆的。

    “所以,你我就没必要一厢情愿的在这里自责了。”

    “也是哈,七哥,还是你看得透彻。过去的一个多小时,我心头还一直惴惴不安,生怕自己无意中坏了人家小夫妻多年的感情呢。你现在这么一分析,我心头就好过多了。”马秋榕拍着胸脯说。

    “就是嘛,这样想就对了。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我们就不要在一边内心戏过多的东想西想了。”

    “……”

    两人又聊了几分钟,王起见已经不能从马秋榕的嘴里套出更多的话,便主动挂了电话。

    “啊,还真是现代版的‘割袍断义’!”王起将手机插上书桌上的插座给用了一天的手机补电,想着于文丽,张青峰两口子一个摔手机,一个退礼物,不禁摇头不已,心想,还真是有点现代版的“割袍断义”。

    这种事情,当然是挺遗憾和挺可惜的。

    但他很快又想到他自己,整整大学四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既没接到什么女生节衣缩食送给自己的礼物,他自己也没能因为喜欢哪个女孩儿送对方一些精心准备的礼物。整个大学四年,在爱情的画板上,竟然是一片空白,一整块空无,没有一丝一毫等到了老了一想起,就会倍感温馨和美好的记忆,一时间,王起的心头不免生出一丝凄凉之感。

    当然,这都是他自己找的,怨不得别人!谁叫他大学四年太清高,太矜持呢?伤了无数女生的心,等到大学都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幡然悔悟”,然后火烧火燎的想抓住校园爱情最后的尾巴,想随便找个人破掉自己的处男生涯,结果反被打脸,他也算是死得其所,报应不爽!

    ——————————

    晚上十点,张琴问候的短信准时到来。王起便重新拿起手机,不再“闲吃萝卜淡操心”的去关心别人的感情纠葛,开始经营自己的小天地来。

    收到张琴快递过来的,加上快递费,起码破费了人家好几百的“贵重礼物”后,深受感动的王起原准备用EMAIL给张琴发一封能够完全描写,深刻体现他当时感动与感受的信,但挣扎徘徊了半宿,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没有动笔。

    更确切的说,是不敢动笔!

    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动笔,两人之间那种有些暧昧,但却没有完全明朗的关系顷刻间就会被“一纸书信”给捅破。他还没有做好接受自己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感情的思想准备,不论是思想上还是现实条件上,目前都不太充分。

    思想上是他对某个暗恋甚深,可以说深到骨髓,只要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召唤,他就可以什么都不顾的为对方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大姐”还怀有无法磨灭的想念,余情未了。

    现实就是他现在一无所有,自己都还寄人篱下,住着集团补贴过的集体宿舍,连一小片属于自己能够掌控,不给其他人添麻烦的方寸之地都还没有,又拿什么去恋爱呢?

    况且,他和张琴天各一方,相聚几百公里,即使勉强在一起,恐怕一两年内两人都只能当牛郎织女。

    空间和时间是爱情最大的杀手,他不是对张琴没信心,是对他自己没什么信心,不能保证跟张琴交往后,长期分居的他能够经受得住外面大千世界,灯红酒绿的侵蚀和影响。他是人,不是神,长得也还算有点“姿色”,未来或主动或被动的诱惑肯定很多。就在上班的这短短十来天时间内,他灵敏的触角就已经收到了好几份来自于异性的好意,如果不是现在的他心智和定力都还算坚强,稳得起,怕早已经“湿鞋”进而“湿身”了。

    大学四年的认知,跟张琴这段时间的交往,让他能够感觉得出,对方真是一个性格单纯,敢爱敢恨的好姑娘。在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的现实前提下,他不想太过勉强自己,让彼此未来都受到伤害。

    所以,对于张琴送的“重礼”,王起忍住冲动,没有大抒自己的感慨和感动,只给对方发了一条不到二十个字的短信:

    包裹已经收到,真是意外之喜。多谢多谢:)

    感谢的话虽然不多,但王起在心头已经决定,等第一个月的工资下来后,他便将之分为两半,一半用来请苏静娴和柳青两口吃饭,另一半,则去商场挑件礼物,给张琴邮过去,作为还礼。

    ——————

    PS:订阅实在凄惨,近两万个收藏,却只有两百多个订阅,老瞎真的是欲哭无泪。

    俺再坚持两三个月吧,两三个月后还没什么起色的话,俺也只有草草结尾了。毕竟,老瞎三十好几,上有老下有小,身上有沉重的负担。这本费了俺极大心血的书如果得不到大家认可的话,俺也只有跟市场妥协,迎合大众,写一些市场接受度高的书了。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情怀什么的,也只有靠边站了。

    能支持俺的,还是支持一下吧,尤其是那些在外站看书的朋友。

    如果能有一千个订阅,俺可以按照大纲和自己的构思,认认真真的完成一部三百万字左右的小说。

    但是,如果仅仅只有几百个订阅,让我连全家老小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我也就真的没办法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