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大唐咸鱼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七四章 引领潮流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敢问道长,这茶叶可是道观自己制的吗?”有那对茶道极感兴趣的信众,就忍不住出声问起了。

    这些人大都是有一定地位的文官,要不然他们都不好意思张这个口啊。

    “并非本观自制,和这套茶具一样,都是来自于慎独慎小友。”

    能这么说的,必然是宗圣观内到了一定地位的道人,因为一般的道人都见不到慎独拿出的那套茶具。

    “这等稀世珍品竟然也是出自这慎独之手?某还以为是当今陛下御赐之物呢。”

    知道慎独拿出的这套瓷器的不凡之处的信众,都忍不住惊讶起来。

    这套名为“青花瓷”的茶具品质不输越窑秘色瓷不说,本身图案也很有雅趣,杯壁很薄却不烫手,端的是神奇无比。

    没想到竟然不是处在皇宫大内的贡品,而是来自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

    虽然因为慎独和尉迟宝玥那些不得不说的事情,让慎独在长安城的富贵圈子里有了些名声,起码让大部分人知道了这么号人物,可怕都不是什么好名声吧。

    大都还是把他当成了以一介白身,借此谋求进身之阶的攀附之辈,真正正视他的并没有几个。

    还得是其他几大世家那等和郑家同气连枝的,又或者是和程咬金他们差不多层级的人,才会知道慎独到底是何许人物。

    郑家的伏杀是一般人能躲得过去的吗?更何况慎独不仅自个活蹦乱跳的屁事没有,还顺带着把郑家的队伍给围歼了,少不得就有一些家族是把他放到了重点关注名单上的。

    更何况尉迟宝琳对于慎独和尉迟宝玥两人的事情,还采取了不闻不问,甚至是默认和鼓励的态度,就更容不得那些够分量的家伙不去关注了。

    “这……那么可否从这位慎小友那里求购一些呢?”

    这些人一方面确实喜爱这些东西,一方面又有点顾虑,怕买这个词是对慎独的侮辱。

    不过这套青花瓷茶具真个还能买到的话,可就绝对是意外之喜了,哪怕价格贵一些呢。

    往日里他们想见秘色瓷一眼而不可得,如今却有望自己拥有一套不差于秘色瓷,甚至比之还要更胜一筹的精品茶具,实在是难得的收获。

    这些道士虽然知道慎独多半还是有继续售卖的心思,要不然他在宗圣观里就不会是那副推销产品的商人一般的嘴脸了。

    可这事他们又不好替慎独应承下来,谁知道他那边到底是咋打算的。

    当然也可能是这帮道人懒得去掺和这个事,所以最后都是差不多的做派,直接把事情都推到慎独这个始作俑者的的身上不就完事了吗。

    然后慎独那边就收到了不少类似的照会,都是想要求购茶叶和茶具的,慎独虽然已经让村里的匠人们多准备些了,可肯定也没法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啊。

    越是好瓷器自然烧制的难度就越大,更何况还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品种,工艺和技法等方面,其实还在继续发掘完善的过程中,这个成品率自然就愈发的低的可怜。

    那帮人虽然等的一个个都望眼欲穿的,慎独这边却是不急着给他们答复了,再多吊吊他们的胃口再说,慎独才好开展他的下一步计划。

    “没想到这小子弄出来的瓷器竟然这么好?”长安城中的程咬金他们几个也正凑一块喝茶呢,用的自然也是炒茶和冲泡的法子,而不是以前那种被视为风雅的煎茶法。

    随着茶道在宗圣观的有心推动下越来越流行,起码这长安城中的高层人士都听说过这茶道的名声,模仿者就越来越多,真心喜爱者有之,单纯跟风附庸风雅者当然也有之。

    程咬金他们则是发现这东西能够帮助他们提神醒脑,而且向来不弱于人的他们,在这样的潮流面前自然也不甘落后。

    再者吗,茶道他们虽然玩不来,可这冲泡的法子着实简单,最是合他们这种爽快人的胃口,所以慢慢的也就有了这样的习惯。

    而且相较于其他人来说,他们用的茶叶和茶具也都是最为正宗的,都是和宗圣观里一样的来源,因为都是慎独送的。

    以前都是那帮子文官们在他们面前显摆这些文雅的东西,如今他们反倒领先了一大步,哪有不去那帮文官面前使劲嘚瑟嘚瑟的道理。

    于是原本和文官们大都不太对付的他们,近日里却是一改常态,时不时就要请几位去自个家里聊聊,也不灌酒,就是单纯的喝茶聊天。

    本来那帮子文官都还一头雾水,就像房玄龄,长孙无忌他们这样的秦王一系的文官骨干,都有点摸不清头脑。

    直到坐下胡乱扯了一通闲话,才算是搞明白这几个武将的意思。

    敢情不是要商议什么机密大事,又或者如何对付李建成的手下,单纯就是来显摆显摆的。

    意思很简单,就为了告诉他们,我这有正宗的雀舌茶叶和青花瓷哦。

    这些个文官在哭笑不得之余,还真就忍不住有点羡慕嫉妒恨,可惜自家和慎独又没亲近到程咬金他们这个地步,这个憋气也只能生生吃下了。

    回头一定去多采买一些,被一直鄙视的武将这么鄙视一通,尤其还是在这样的雅事上,他们也不乐意啊,绝对不能让这帮子粗坯就这么抖起来。

    就这么嘚瑟了一圈,搞的文官们都有点不胜其烦了,这几位老将这才乐滋滋的聚在一起又喝了场小酒,这还有点庆功酒的意思在里面呢。

    “慎独这小子不错啊,这样的东西没忘了咱们老哥几个,这次可是给咱们长脸了。

    看看那帮子文官那就像是疴不出屎来的模样,我就觉得畅快,让他们天天说咱们粗鄙,嘿嘿,气不死他们。”

    程咬金这话算是说出了几位老将的心声,所以一帮人全都大点其头,笑眯眯的像是取得了多大的胜利似的。

    “听说那小子最近又鼓捣出来几种新吃食,我看是不是得叫他再来一趟了。”牛进达还是不改吃货本性。

    反正现在和慎独也熟悉了,支使他专门走一趟也没啥心理负担,反倒是一种表达亲近的方式吧。

    “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寻摸到新的锦鲤啊,我不管它到底灵验不灵验,弄俩在家放着好看也成啊。

    就见不得那几个老不死的天天见人就显摆自家有锦鲤,偏偏还小气得很,我想看一眼都不看。

    不就是随口说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和普通鲤鱼的味道也大有不同啊?’,就一次次的把我拒之门外,这都什么心胸啊?”李君羡在旁边不爽的念叨起了另一件事。

    程咬金他们都忍不住多看了李君羡两眼,还是兄弟你牛逼,咱们虽然都有这个想法,可也没当着人家老头的面说出口啊,那可是锦鲤,那是能随便吃的吗?

    嗯,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味啊?

    要不让慎独多弄两条来,不小心跌死一条尝尝鲜?

    几位老将不由的都琢磨开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