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吾皇,万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六章:元气石矿脉(两章合一,加更求订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李南一直候在这,大朱吾皇和他打了个招呼,而后起身朝着夜大壮指了指,背着手走出了地窟。

    咄咄逼人毕竟不是契约型的精神系异能,时效早已过了。

    但有那么多巡卫在,那个可怕的小子还时不时的朝自己瞥上几眼,夜大壮还能怎样,一直乖乖的等在旁边,越听越是冷汗直冒。

    空间领主?空间征召函。。。

    自己到底惹了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此时见到这位领主大人朝自己招手,连忙苦着脸站了起来,跟在了后头。

    鼠族聚居地围着的那小山头不过十来米高,也并不是那种圆润的形状,四周有着龟裂的褶皱。

    按照乌夜的说法,这露出地面的只是一小截峰巅,下面应该还有一个庞大的山体。

    此时看去,就好比是被人从上往下锤了一下,山体凹陷进了地面,山巅也被生生锤裂了一样。

    站在最高处,朝着四周张望了几眼,大朱吾皇伸了个懒腰,朝着下方一直惴惴不安的夜大壮看了看,似笑非笑的说道:“来,说说你发现的那条元气石矿脉吧。。。”

    “他怎么会知道?”

    话语虽轻,但落在夜大壮耳中,却如同雷霆炸响,整个人都傻了。

    这位是来自天京的空间领主,这消息都传到天京去了嘛?

    亏自己还自以为保密,想想那几个家伙也不舍得将此事传出去,还一直抱着侥幸之心呢。。。

    原来那些大人物都知道了啊。。。

    怪不得这位领主率先就找到了鼠族,花了那么大代价给了他们一百万附庸名额,那就是打着元气石矿脉的主意啊!

    百万鼠族同时出手,那条小小的矿脉用不了多久便能掘个一干二净,遇到昆灾的可能就降到了最低。

    而后有着空间征召函在,鼠族肯定把他当爷爷供着,谁要还想之前那样手脚不干净,别说这位不答应了,族里的那些长老就能先跳出来把人砍死。

    至于伤亡,这种黑矿的买卖,又想手脚快,肯定会有。

    但鼠族在锦田这一个部族就有几百万人,死掉个十来万,为部族谋个光明的未来,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怎么办?还要硬扛着不说嘛?

    那可是元气石矿脉啊,自己能否晋升宗师,就看这一把了。。。

    可人家都直接了当挑明了,还藏藏掖掖也没啥意思了吧?

    他在这天人交战,大朱吾皇面色不改,心中却也是讶异不已。

    “我就这么随口诈唬一下,还真特么准了?”

    之前在乱集时,他就觉得这段时间锦田的黑矿似乎发生了什么。

    能让几个矿主明争暗斗的,应该是比较珍稀的矿藏,不过新历世界的矿藏品种多了去了,鬼知道是什么。

    相比起来,元气石矿脉最为罕见,他自然是挑最贵的来诈人了,没想到,还真可能蒙对了。。。

    这下,大朱吾皇可就真来了兴趣。

    那可是元气石矿啊,整个也不过发现了十来条,全部掌握在总部手中,这儿也有?

    他冷笑着低下了头:“嗯,你觉得这么大的事能瞒得过谁?

    那可是元气石矿,就凭你也想独吞?实话和你说了吧。。。

    如果不是我先得到了消息,提前赶来,而后让族里出面摆平了别人,这时候,估计你已经被人大卸八块了。。。

    都不用审你,狐族有的是精神系的大师,让你开口简简单单。。。那玩意是你能沾的?”

    这重重的一击下去,夜大壮的心神彻底崩溃,惨笑不已。

    “是啊,随随便便来个精神系的宗师,我又能瞒得过谁呢?我也想低调啊,可实力不允许啊。。。”

    大朱吾皇微笑不语,背着手一副高人风范,那高深莫测的样子,更让夜大壮绝望,犹豫了半天,终究是开口说道:“确实是发现了一条,但从外围的情况来看,只是一支小矿脉而已,还没来得及挖,昆灾就来了。。。”

    大朱吾皇精神一振,低声问道:“而后呢?”

    “矿工都死光了,我手下加起来也就几十号人,加上自己本族的都不超过一百,自然是没法挖了,这不就想着在乱集再招批人嘛。。。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另外那几个家伙知道了,一直在捣乱,说我那出了昆灾,这时候来应聘的有一个死一个。。。”

    夜大壮充满怨念的看了看他:而后。。。而后我还没招到人,领主大人你就来了。。。”

    “那些昆族呢?后来你没派人去探查过?”

    “怎么没去。。。我派了我最信得过的兄弟去看过了,去了三个,回来一个,据说昆族退的差不多了,不过还留下了点,但是问题不大。”

    大朱吾皇摸着下巴想了想:“你就算招到了人,就不怕他们卷土重来?”

    夜大壮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怕,怎么不怕?能挖到多少算多少呗,那毕竟是元气石矿脉,只要能安稳挖个几天,我晋升宗师的资源就够了,这时候不博什么时候博?

    再说了,毕竟也不是我自己亲自去挖,到时躲的远些,就算有昆灾也来得及跑。。。”

    “你前面说还有别人知道?谁?”

    “还能有谁,锦田这的矿主不少,但也就胡老四他们几个最跳得欢。那家伙有点背景,是狐族分支子弟,在天京城里也是有人的。”

    夜大壮叹了口气:“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他舍得将这消息传出去,还以为这家伙就等着把我逼近绝路后来占便宜呢。。。不愧是老狐狸,确实比我想得远啊。。。”

    “狐族分支?我要乐意,现在就是狐族大长老一系的大姑爷了,一个分支子弟算得了啥?”

    大朱吾皇琢磨了一下,一点没在意,随口又问了句:“那一伙人有几个?都是什么境界。。。手下实力如何?”

    都说到这了,夜大壮自然也不会再隐瞒什么,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小半个小时。

    听完,大朱吾皇彻底放了心。

    最高不过大师境,手下更是一批菜鸟,这种对手,惹急了让蜜儿出来,一个群体精神风暴过去,分分钟变白痴好嘛!

    这元气石矿,是我的了!

    不过还是得低调点,元气石矿脉和上辈子的印钞厂一样,都是政府专管物资,绝不允许私自开采的。

    至今为止,整个公布的也就十来条,那些大族手中也藏着些,但也是地下的,连他们都不敢摆在台面上来。

    自己虽然靠山硬朗,但太过分了毕竟不好。

    低调!低调发大财!

    可如今大长老都跟在了屁股后头,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管他呢,我先出手那就是我的!”

    大朱吾皇拿定了主意,如若花满天真的找上门来,就和他好好谈谈百万名额到底能换几个独立空间的问题!

    。。。。。。

    大长老阁下此时正在锦田的镇守府。

    镇守府是总部在各大城池的办公场所,无论是文职的公务人员还是巡卫都在此处,不过此时李南不在,唯有镇守在此,正带着几个属下在那汇报着工作。

    这位祭族的宗师早就想换换地儿了,此时大长老莫名驾临,倒也不慌,反而兴奋的很。

    锦田这种地方,这种政府机构权利再大也没啥油水,应该不会是来查什么贪腐之事的。

    花满天听着听着,不知为何忽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不由得面色一变。

    精神系觉醒者,到了他现在的境界,经常会有些不知名的感应,刚才这是怎么了?有人要算计自己?

    他沉默了会,打断了对方的汇报,挥挥手道:“邱田镇守,这些小事就不用汇报了,锦田镇守府这段时间做得不错,至少没出什么大乱子。。。

    不过我昨天逛了逛,这里的日子确实不太好过,老是目前这种局面也不是回事,还是要想着多多开流啊。。。

    譬如,深山里的那些矿洞,谁给的权力让他们开采的?报备过嘛,里面有没有管控的矿藏?是否纳税?如若纳税了,那些钱呢?这些,你为何不提?”

    邱田额头立马渗出了点点汗水,怎么都没想到这位大长老一开口就直接命中了自己要害。

    问题是,那些矿洞的矿主,好些背后都有点背景,别的先不提,所谓的四大天王之一,那位胡老四,不就是你们狐族出生嘛?

    前几天,那位原天京巡守统领还陪着他来我这逛过一圈呢。。。

    还有那位相胖子,据说和相柳长老是亲戚,我敢管?

    我是拿了点好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才上任几年?那些矿洞历史最长的都近百年了。。。

    从根源上来说,如今这局面能怪到我头上嘛。。。

    幸好,花满天点了一句之后,就没再多问。

    那么大,又不是那种中央集权的政府,各处的镇守府其实也都是分封的诸侯了,基本都被各大种族掌握在手,最多派其他种族的人担任巡卫统领牵制一下。

    锦田这地方就算有那些矿洞也是鸡肋,鬼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一次昆灾?所以才轮得到祭族执掌。

    如今,总部真正的发展方向已经放在那些个独立空间内,地面世界,不是重点。

    所以,点到为止也就罢了。

    。。。。。。

    他们在这说着话,胡老四等几个已经聚集起了人手。

    把所有的线索都综合起来之后,那位天京来的家伙目标就显而易见了。

    摆明了就是看上了那条元气石矿脉啊。

    刚才还有人传来了消息,说此时夜大壮正准备带着那位天京来的年轻人进山,后面还跟着一大批鼠族。

    这还怎么忍?

    幸好胡老四和自家那位大人物沟通的还算顺利,此时这位正搂着两个天鹅族的美女走在队伍中央。

    有他在,对方来头再大,能大得过他?

    唯一可虑的是,这事情似乎是瞒不住了,而这位的胃口到底会有多大?

    狐族子弟打小便要上文化课,欲壑难填这四个字胡老四也是学过的。。。

    只怕肉吃不到,好歹留多点汤吧,毕竟那是整整一条矿脉,就凭这位一个外来户,没有自己等人帮忙,除非他禀报族内,否则是肯定无法发掘的。

    而告诉了族内,他还能捞到多少好处?

    只要搞定了那个年轻人,而后晓以利弊,一切还有转机!

    。。。。。。

    征召的事情交给乌夜办就好,如今,相对来说元气石矿脉更为重要。

    如若是没有被发掘过的矿脉中,可是会有元精的,那是系统给神子殿下列出的养成清单中最罕见的矿藏,在清单中位列第一。

    看系统对这位着紧的样子,如果元精到手,大朱吾皇觉得,似乎有机会和它谈谈条件啊。。。

    譬如,把贷款免了?

    不知何时,大朱吾皇已经将系统看做了一种可以沟通的另类生物,毕竟,从那些小屁孩出现开始,这位的表现就有些不正常。

    似乎有了些情绪化。。。

    。。。。。。

    一番教育再加上咄咄逼人的效果,夜大壮已经彻底没了别的心思,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残存的手下全部喊了过来。

    鼠族这效率倒是挺高,一会功夫便已召集了几万名青壮。

    所谓的青壮只是他们自己类比而已,和其他种族相比,这些家伙最高的也不过一米二三上下,个个精瘦枯槁,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如果不是皮肤颜色黝黑、头上也没有那对招风耳朵的话,倒是有点像瀛洲空间里见过的哥布林或者小说中的地精。

    夜大壮垂头丧气的在前面带路,他那些个老弟兄倒是在,不过自己的族人一个不见。

    这家伙之前虽然行事凶悍,不过对族人还是不错的。

    这次干的事情风险实在太大,在这之前他便已偷偷将族人转移出了锦田。

    如果成了,日后还有再见之日,如果不成,凭着他这几十年来的积蓄,族人也不愁温饱。

    如今现在这形势,那更是抱着必死之心了。

    元气石矿脉何等重要,这位大族子弟肯定比自己还清楚。

    就算带着他找到了矿脉,自己不被灭口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

    不过说来也奇怪,都到了这地步了,以自己之前的性格,早应该拼个鱼死网破才对,为什么这次却提不起这心思?

    似乎觉得只有随着这位黄老大的吩咐去做才是对的。。。

    好奇怪。。。

    他正在那琢磨,身旁,大朱吾皇拍了拍他肩膀,轻声说道:“这次如果真的能找到元气石矿脉,你晋升宗师的资源我包了。。。

    嗯,你还有不少族人吧?应该被你送出锦田了,到时如果也想附庸,和我说一声就是了!谁叫咱们也算近亲呢?”

    “还有这种好事?难道我看错人了?近亲又是什么意思?”

    夜大壮脑子嗡的一声,问题接踵而来,刹那间又陷入了昨日的那种困境中。。。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