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里院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卷 第十五章 对峙(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什么意思?

    陆侯亮倒是知道,这白曾诚……又是谁?感觉好像听说过。

    王曦低声道:“是遗人那边的伪皇帝,汉安血战那天才知道的情报,还是楚江王问出来的。”

    陈日津道:“继续保持阵法压制,小心他耍花样。不过,这戏是越来越好看了。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自从里十院被毁掉之后,我这段时间的工作重点,全部都在重建上面,有时候本土抄送过来的情报,我也只是看了个大概。”

    这事儿按理说根本不该问王曦,但王曦抬头环顾一周,发现整个里十院的人,全都是同样的茫然,心里明白了几分。

    估计他们全体都是如此吧,自己手中的事儿都忙不过来,哪还有那空闲心思去管别人?

    于是王曦便将这其中的一些关系,替陈日津理了一下,倒也不复杂,其实文书里都有提到,估计她真的“只是看了个大概”。

    “那这么说,他们是一伙的了?子君,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你的意思,你可是被抛弃了啊……”陈日津道。

    子君沉默了良久,最后换上了一张苦涩的阴冷笑脸,道:“即使如此,你也留不下我。我要灵魂自爆,你们这里的副主任医师之下,全都要陪葬。要怪,就怪你们自己设置了阵法,自爆的威力无法外泄,反倒被你们的阵法给增强了。”

    陈日津道:“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是留不下你……你……也走不成啊……呵呵呵呵。”

    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胸前的摄像头。

    其他的里院,此时都在看着呢,她可不敢下令,把人给放走。

    子君是聪明人,毕竟存在的时间太长了,十分的会审时度势,于是道:“那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遗人的情报作交换。”

    陈日津摊摊手,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可以做主,把你放走。但是,我们并没有合适的交易方式啊。你给我情报,我却不知道真伪,无法验证。如果把你放了,情报却是假的,那我拿你没办法。可如果说为了去验证情报,而继续把你捏在手里,最后证明你给的情报是真的,你又会想,我会不会食言。或者说,你有更好的建议?抱歉,谈判,并不是我的强项。”

    “陈院长谦虚了,谈判可一直都是你的强项啊。”子君道。

    陈日津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说吧,我听了之后,再决定放不放你走。”

    “陈院长,我只是说你善于谈判,但你不该这么蠢吧?夺舍是重罪,但不是死罪,我夺舍过这么多次,我可不愿意慢慢来还这份因果,还不如就此打住,彻底了断一切。”

    陈日津也不生气,道:“无妨,随你说。只是我觉得……一个反复夺舍,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存在,内心深处,其实应该很恐惧死亡吧?我说的这个死亡,你应该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要还能留在这个世间,那么便一切皆有可能。

    哪怕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那又何妨?

    难道就真的一丝机会都没有了么?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这个“活”,就是存在。

    子君听得此言,放声大笑起来,道:“是啊,活了那么久,真的应了那句老话。越老,便越怕死。想不到,在这里却被一个小女娃娃看穿了。”

    “在前辈面前,被称一句小女娃娃,我也不觉得吃亏。只不过,你我敌对,而且是我掌控局面,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像刚才那样,叫我陈院长为好。现在既然你觉得我说对了,那么可还有什么其他底牌?”陈日津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挥挥手,自己一步向前踏出。

    里十院下面的医师纷纷让开,跑到了阵法的边缘,各自再撑起防御。

    而六名带职务的主任以及六名没有职务的主任医师,则开始围成了一圈儿,进一步限制着子君的活动范围。

    众人明白过来,最后还是要看谁的拳头大……或者说,谁的拳头多了……

    当代里院,顶尖战力早就十分恐怖,至少说在处理本职业务的时候,基本上就轮不到院长这个级别来出手。

    哪怕不知道在哪个深山老林地下百米埋着一具千年前的旱魃这种妖孽,以他们现在此时的这个豪华阵容——十三名主任医师——也能够将对方给打来满地找牙。而且是真的可能就如字面意义一般,把人家旱魃的牙齿都给拔了,拖回里院当标本!牙齿都找不到!

    所以,哪怕这个子君再强,在此绝境,他难道还能有办法脱身?

    本来一开始,里院存的心思,便只是按照王曦提供的思路,洗清聂烽身上的冤屈,找出真正的内鬼。

    这样在将来,工作会顺利许多,不用互相猜疑,意义很大。

    可没有想到,找到内鬼的过程,居然是如此戏剧化。偏偏在最偏远的里十院这边,将对方给找到了。

    如果是在本土的九座里院,那倒好办了。

    管他夺舍了几百上千年,只要有任意一位阎君出现,他估计也只有无法动弹的份儿。

    说起来牛气哄哄,本质上还不是一道鬼魂而已,面对阎君的天然威压,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他又不是黑白无常这种,修为本就高深,又常年呆在阎君左右,自然能够抵抗一两分,但如果阎君动了真火,这二位爷还是只有老老实实跪着。

    见里院准备用强了,子君抬起一只手,掌心向前,然后体内气息再次疯狂涌动,看样子似乎是要自爆了。

    只不过陈日津毫无惧色地继续向前,步伐不疾不徐,十分从容,最后,竟是来到了子君的面前,用一只手慢慢地握住了他的手腕,道:“我刚才说了,你不敢自爆。而且你知道,我们对你身上的秘密,很感兴趣。而且你更知道,此时,我也不能杀你了。”

    陈日津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明明是敌人,但此刻这二位的造型却给外人非常暧昧的感觉,就像分手多年却又余情未了的恋人,再次相见时,只记得彼此的美好,想要互相亲近,却又不敢隔得太近。一人伸出右手,保持着距离,另外一人却将他手腕握住,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内心,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慢慢诉说。

    但真实情况肯定不是这样。

    子君曾经夺舍过杨允佶,而且在次之前,肯定还在另外一名里院医师身上夺舍过,至于具体是谁,只需要看最近里院死了哪些实力强悍的主任医师级别即可。毕竟长期夺舍,当它再次抽身时,不可能像杨允佶这么轻松,还能留下一条命来。

    所以,在里院呆了那么久,他不可能不知道里院的规矩和制度。

    此时,他的下场,取决于陈日津胸前这个小小摄像头后面的那些里院大佬们。

    只不过他也猜得到,里院才不会这么糊里糊涂地结果了他。

    他之前的作态,只不过是最后赌一把罢了。赌的便是陈日津不敢拿整个里十院的下级医师的性命来当赌注。虽然他知道在阴阳师入侵里十院事件中,陈日津表现出了相当的决绝和担当,只不过那一切,其实都在她掌控之中,她的赌注,只不过是里十院的硬件设施罢了。但这次不一样。

    如果陈日津先开口,让他停下。

    那么他便赌赢了。

    试探一下嘛,又不吃亏,反正形势都这样了。

    “子君,你不敢自爆,实力又不行,打又打不过我们,何必让自己遭罪呢?到最后,结局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陈日津道。

    “陈院长,你怎么知道我实力不行?我实力不行,能将杨允佶夺舍?”子君道。

    “因为你有更好的选择啊,真要隐藏身份,选个院长级别的来夺舍,岂不更好?可惜,你不敢,也不能。”陈日津见子君慢慢将气息压了回去,不由地笑了起来。

    子君听到陈日津的话,仿佛也觉得十分好笑一般,竟也是跟着一起大笑了起来。

    “陈院长,你这倒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不过……你是凭这么觉得……这种事情,我没有做过?”

    子君话音刚落,便瞬间再次凝成一团黑雾,向着陈日津冲撞了过去,看样子,竟然是直接瞄向了她的灵台!

    陈日津和他距离虽近,又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

    子君要想逃跑,那个思路依然还是不会变。

    就是控制处场中有分量的人,以此为质,胁迫众人。

    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份胆量袭击自己——这个全场实力最强的人。

    黑雾瞬间暴涨,足有一丈五尺,将陈日津给彻底包裹其中。

    这下可把其他的几位主任给紧张坏了,想要前去帮忙,却又怕误伤到了自家院长,只好站在原地干着急。

    黑雾之中,不时有刀光闪过,还有刺眼的金色光芒传来。

    “陈师姐她……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何雨宇看着这一幕,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王曦觉得有些奇怪。

    里院并没有境界这个说法,就是完全遵照外院的职称建制,从上到下,用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住院医师四种级别,便囊括完了。甚至连院长,也只是一个职务,算个行政级别罢了,论实力,还是只能说他是主任医师。

    “师娘,你在说些什么啊?”王曦问道。

    何雨宇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来纠正他:“以后真的不要这样称呼了,刚开始也是我自己心性出问题,由着你胡来。可现在再想,即使离开了里三院,但这些话传出来,终归不好,而且你就不怕你家常师叔听到了炸毛,以后给你小鞋穿?”

    王曦连忙点头,道:“好的,那师娘,刚才你说的那个境界是什么意思啊?”

    何雨宇指了指正在纠缠的一人一鬼道:“现在,子君想用蛮力入侵陈师姐,对其进行夺舍。在这种情况之下,便只能看二人实力的强弱了。按照一般思路,只要有所察觉,提高警惕,鬼魂想对我们圈内的人进行夺舍,难度会很高,于是它们通常都是会选择偷袭这种方式。但尽管如此,失败率也高得吓人,况且一旦事发,便会遭到追杀。所以鬼魂最喜欢选择的,还是普通人来进行夺舍。”

    王曦看了过去,奇怪道:“那他现在又为何……”

    “实力和经验。他夺舍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对这一套流程早就很熟悉。或许一般的鬼魂需要十分钟来完成夺舍,对于他来说,就是几秒的时间。不然的话,以杨主任的修为,也断不至于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便着了道。但现在情况不同,他本想是突然偷袭,瞬间控制陈师姐,借此机会逃脱,但既然未能得手,便应该放弃。因为现在再来缠斗,的确不是明智之举。即使他最终将陈师姐击败,也不可能夺舍成功,你真当周围那些主任们都是摆设?到时候,哪怕可能将陈师姐砍成两截,他们也敢挥刀。他们现在缠斗在一起,主动权已经不在他身上了,而在陈师姐那里。”何雨宇道。

    “陈院长?”

    “我刚才说的境界,便是这个意思,因为我想不到陈师姐的灵魂强度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她现在,竟然是想要将子君给压制进自己的灵台!!”

    “那不是和夺舍没什么区别了!呃……不对……”

    王曦瞬间反应了过来他看过的书太多了,很快便从脑海中翻出了有关这种做法的只言片语。

    虽然记录不多,但刚好他读过。

    这是唯一可知的,阳世间的人,能对鬼魂进行查生魂的方法。

    只不过被舍弃了,并不大力提倡,连地府也对此持反对意见。

    因为这里面的风险实在太大了,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反噬,被对方给彻底夺舍,即使立马借助外力,重夺灵台,但终究会对身体损伤很大。

    而且,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比如现在,没有个两三柱香的时间,根本看不出个结果来,连试着理解一下到底谁占上风,都做不到。

    “小女娃!你胆子倒是大!明明你已经稳操胜券了!居然还敢如此行事,真不怕阴沟里翻船,被老夫夺舍!?”

    “你还有性别吗?估计男人女人你都轮着当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

    “不对!小女娃你在拖时间!!!”黑雾里传来子君的声音。

    陈日津笑道:“怎么?就只许你拖时间,不许我拖?!”

    王曦听得一头雾水。

    怎么又轮到我们来拖时间了?

    子君说得没错啊,我们真的是稳操胜券了啊。

    这种情况,干嘛拖时间?

    鼠标一框,直接a过去,不就完了吗?

    “嘿嘿,存在了这么久?你就不知道地府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里十院院长陈日津,见过宋帝王。”陈日津再次说道。

    宋帝王!?

    就在这时,陈日津终于抽身而出,整理了一下衣衫,露出浅浅的笑意。

    “陈院长,你好,庐院长先前给我说了这边的情况,我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需要我镇住的,就是这个家伙吗?”

    宋帝王一边说,一边弯下了腰。

    王曦知道,他估计又要开始咳嗽了……

    (教育123文学网)

    /txt/88061/

    。_手机版阅址:

    【uu小说】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