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再战神探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1章 替罪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不知源头在何处,一则流言快速地于洛阳的坊市间流传开来。皇嗣李旦,前番趁皇帝身体不豫,私通朝臣,暗谋不轨,意欲逼宫夺位,谋复李唐江山。

    很快地,便通过有心人的嘴巴,传到皇帝的耳朵里。

    似这等诛心的谣言,恶毒的毁谤,明眼人都能看出个中的不实之处。然而武曌似乎就是看不出来,当即便表示了对其事的重视,东宫的禁卫力量都加强了许多。

    摆脱了“恶鬼”纠缠的女帝,完全恢复过往的状态,有开始致力于维护她大周朝的统治,稳固她皇帝的地位与权力。

    大抵似此等暗箭中伤经历得多了,皇嗣殿下已然习以为常。面对武曌的猜忌,李旦只是进宫向女帝一通泣泪陈情,其后便回东宫,聚集后妃子女,静待处置。

    略作考虑,皇帝降诏,着司刑少卿徐有功调查其事。此诏一下,所有心忧皇嗣安危的李唐旧臣都不由松了口气。

    大周朝有两个出了名不怕死的纯臣,一个王求礼,一个徐有功。王求礼以犯颜强谏出名,徐有功则以秉公执法。为了严守纲纪法律,徐有功连女帝都顶过几次,几度起伏,甚至丢了性命,仍旧“不思悔改”,恪守其志,守法护法。

    让他去查皇嗣,除非李旦真的有谋逆之言行......

    而皇帝委任于徐有功,聪明人都意识到了,问题不大,这只是皇帝陛下对皇嗣的日常打压罢了。

    这个时候,发生了点波澜,来俊臣揪出不少“王知远逆党”后,终于向公卿大臣露出了獠牙。首先倒霉的便是凤阁侍郎杜景俭,有人告发杜景俭当日私谒东宫......

    两相联系在一起,气氛就变了。其后,又有人举报杜景俭与内史豆卢钦望过往从密,很快又牵出了狄仁杰。看起来,一场牵扯更大的“逆案”风波正在形成。

    东宫中的李旦想稳都稳不住了。

    这个时候,杜景俭不待来俊臣继续罗织罪状,主动寻皇帝请罪了,将事情与李旦完全撇干净。皇帝似乎真的没有扩大化此事的意思,以“不矩”治其罪。

    杜景俭遭贬溱州,政事堂之首豆卢钦望受了无妄之灾,谪迁赵州。

    皇帝的处置,让来俊臣大感可惜,杀那些宫娥内侍,小官小吏,完全体现不出他的本事。他可打算用一、二宰相的性命来煊赫他来某人的凶威,然而皇帝的态度在那儿,除了可惜,他也不敢表现出不满。

    几日的工夫,来俊臣暗自感叹了数次。神都当真不一样了,至少于他而言,罗织罪名,陷害朝臣,没有过往那么简单了。

    这个时候,来俊臣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一封让他迟疑的信笺。

    ......

    “延福,怎么样了?”梁王府中,武三思亲自扶起行礼的高延福,问道。

    高延福顺势起身,迎着武三思的目光,轻声道:“陛下,确实无意治罪皇嗣殿下!”

    闻言,武三思摸了摸胡子,倒也未太惊讶,他虽然不聪明,却也不蠢。想再通过这等查无实据的流言去构陷李旦,没那么简单了,他早放弃了这等手法。

    却又不由思考,此次是谁在推波助澜,脑中一下子浮现出他那愚蠢的哥哥武承嗣。

    迅速地收回心思,武三思严肃地看着老宦官:“陛下,近日是否有提到我?”

    眼神中带着些许忐忑,自王知远案发,皇帝身体恢复之后,便开始清算那些在她病笃期间,不安分的人了。他武三思,当时也算活跃了。杜景俭遭贬,可就在当下......

    “梁王殿下且安心!”知道武三思在忧心什么,高延福习惯性地左右扫了两眼,悄声回答着:“有魏王在前,殃及不到殿下......”

    “嗯?”面上露出点疑惑。

    见其迷惑,高延福解释着:“今晨那来俊臣入宫面圣,上禀王知远逆案有重大突破。听说是有逆渠招供,魏王武承嗣与王知远有联系,王知远造反一事,恐与魏王脱不了干系......再加前些日子,魏王集聚诸王议事相佐,陛下震怒!”

    “竟有此事!”武三思闻言大惊,神色变幻了几下,连忙发问:“现如今是何情况?”

    “老奴出宫之时,魏王奉诏入宫......”高延福简单回答着,并不能说清楚具体情况。

    面色阴沉了下来,已近秋时,天气转凉,武三思的额头却溢出了些许细汗。他是真有些惶恐紧张,要知道,诸王密议,可有他梁王一份子。再者,他暗中的那些小动作......

    “来俊臣那厮,扳倒了豆卢钦望与杜景俭还不够?竟敢对我武家人动手!这条狗,如今还敢噬主了!”深吸一口气,武三思不由骂道一句。

    他可不信武承嗣真与王知远合谋,只当来俊臣失了“人性”,大胆诬害武承嗣。

    “你先回宫,盯着宫中的情况!”想了想,武三思朝高延福吩咐着。

    “是!殿下保重!”老宦官直接点头应道。

    命人奉上一对玉璧,武三思屏住心头犹疑,和善地差人送客。

    “谢殿下!”得了好处,高延福眉开眼笑的,告退而去。

    于书房间徘徊几许,武三思心中嘀咕不断,他有些后悔之前的小动作了......

    武承嗣的事,自然是元郎君与太平公主合谋搞出来的了。原本他是想推蛇灵的,却发现不好操作。再加上公主想搞武家人,元徽也就同意了。

    元郎君提供举报信与武承嗣谋逆的证据,公主提供“认证”,托来俊臣之手上报。甚至都做好了第二手准备,要是来俊臣不敢搞武承嗣,那洛阳便另有流言爆出了。武承嗣的痛脚,实在不难抓。

    关于针对李旦的算计,元郎君则表示惊讶,反正不是他干的。有怀疑过公主殿下,问询之,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其后便不关注了,不管是谁做的,从“滴血雄鹰”一案开始,牵扯出的一系列阴谋与风波,多方势力纠缠谋划,发展到此,局面是错综复杂,乱成一锅粥。

    神都内外,似乎遍地都是反贼逆党与野心份子......

    随着皇帝定下对武承嗣的处置,方才告一段落。

    剥了魏王武承嗣所有官职与权力,连个特进的散官都没留下。经此一事,武承嗣那匹夫的太子梦,彻底终结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