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真不是神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六五章 蒲苇纫如丝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虽然国内的报道其实很快,但大部分人如果不是守在电脑前,或者随时关注微博微信群等消息渠道的话,其实还都没有来得及了解到这一次国际局势的动荡。

    于是秦秉轩过来之后跟赵子建坐着喝茶聊天,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谢玉晴有点愣,随后从两个人的谈话中意识到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她不由关切地主动问了秦秉轩很多问题,大致了解清楚赵子建和秦秉轩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判断之后,她露出一副精神恍惚,甚至六神无主的模样。

    秦秉轩在这边坐到六点,眼看谢玉晴已经去做晚饭了,他却非要告辞离开,赵子建也挽留他吃过饭再走,但他却坚定摇头,说:“得回首都一趟,跟家里老爷子他们交换一下看法。这种事情,还是当面商量最好。”

    于是赵子建不再拦他。

    吃过晚饭,罗小钟要看电视,谢玉晴就把他带到二楼的电视间,给他打开电视,然后才下楼,见赵子建又在喝着茶发呆,就过去坐下。

    她问:“灵气修炼者……已经强大到可以发动政变了吗?”

    赵子建扭头看着她,一伸手,抓起她的手握着。

    他能感觉到她的担心和彷徨——现在她也是修灵者了,但她比之普通人来说,强大起来的只是身体而已,她本就不是什么凶恶的人,也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更是不曾见识过真正的乱世和灵气时代,所以,听说别国有跟自己一样的人,仅凭十几个人,就发动政变,一下子把三个国家的政权都给颠覆了,她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兴奋、不是野心顿起,反而是担心和害怕。

    尽管此前在罗家庄的小院子里,赵子建已经跟她“科普”过很多未来可能会在灵气时代开启之后发生的事情。

    但听说过,和亲眼见过,是决然不同的两回事。

    对视片刻,赵子建轻轻用力,把她拉进自己怀里,轻轻地拍她两下,手在她的肩膀和胳膊上摩挲着,安慰她说:“没事儿的,别担心,那只是小国家,本身政府的力量就太薄弱了,发生这种事情,也算正常。但咱们国家不一样,政府很强大,而且现在看,你也知道的,政府手里已经握着一支相应的力量了,就算是有几个野心家,别说不敢,就算是敢起来闹腾,政府也有足够的力量直接掐死。”

    顿了顿,他说:“如果有人太过分,就算是政府弄不下去,我也不会允许有人瞎闹腾,到时候大不了,我去替天行道好了。”

    赵子建若只是安慰还好,他一说到这里,谢玉晴当即就霍然坐起来,抓住赵子建的胳膊,紧张地道:“别,千万别!我知道你很厉害,但这种事情,咱们能不参与就尽量别参与,咱就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只要没人来惹咱们就是了。”

    赵子建闻言笑起来。

    然后,他再次把她拽进自己怀里,想了想,叹口气,说:“你想差了。这种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乱世开启,不是你想独善其身就行的,你手里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力量,那就不可能清净得起来。你不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惹你,而且会有无数的人跑来欺负你。甚至于,就算是知道你不好惹,但只要你不加入他们,那就会被归类为敌人,就会是对方的打压对象!必欲除之而后快!”

    谢玉晴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她听明白了赵子建的意思没有,或者是已经明白了,但一时之间的思路还是不太容易转变过来——事实上,在赵子建看来,这才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盼着别乱起来,即便乱起来,也盼着自己身边的亲人都平平安安就好,千万别惹事,也千万别有事情找上来。

    但赵子建知道,她肯定明白,自己说的才是未来会发生的必然。

    一旦天下大乱,躲怎么可能躲得开!

    只不过现在毕竟还没真的乱起来,站在宏观视角上来看,只是一个地方开始失火罢了,倒也犯不着现在就认真地去吓唬她。

    只要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至于自己的女人——哪怕她现在的实力突飞猛进,其实已经开始够资格给自己打个下手什么的了,但只要自己能行,何必让她们活在提心吊胆之中呢?

    一旦乱世开启,男人的责任不就是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家人吗?

    然而低头看看,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璀璨明亮的水晶吊灯的光照下来,让她精致的五官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立体,而她发呆的样子,眼神中的微微担心,又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弱的感觉。

    赵子建忽然拍拍她,示意她坐起来,然后他一弯腰,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快步上楼——谢玉晴愣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在他胸口捶了一下,哭笑不得的样子,但最终还是说:“去三楼!小钟在二楼呢!”

    …………

    很日常的一次酣畅淋漓的运动结束之后,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谢玉晴的手指在赵子建胸口胡乱地划着猜不明白的莫名图案,说他:“这才憋了几天呀!就给你憋成这样!她……算了……”

    赵子建正处在贤者状态,无悲无喜无嗔无怒无言。

    装做没听到后面的那个“她”。

    他只是鼻子出气“哼”了一声,勉强算是回答。

    谢玉晴又说:“中午你们来之前,接到了玉晓的电话,我爸送她去报到的,上午就已经入校了。不过聊了没几句就挂了。”

    赵子建又“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不过他倒是一下子想到了大半个月之前的一次电话。

    是陆小宁打来的。

    在那之前赵子建一直都不知道,陆小宁的第一志愿填报的居然是齐东大学,但录取通知书发下来,她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志愿居然被改了,最终录取她的,是首都大学——当时那一通电话打了接近一个小时,其中有接近半数的时间,都是她在委屈的哭。

    显然,她妈改了她的志愿,并且没有跟她做任何的商量。

    而她本来应该是憋着,想等到开学的时候忽然跑过来,可以给赵子建一个惊喜的,结果最终竟是如此——偏偏她妈说的不无道理,让她无力反驳什么。首都大学跟齐东大学的确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级别。

    她拿自己的妈妈没有丝毫办法。

    而且,心里纵有千般愤怒,万般不愿,她也已经无力更改什么。

    当时接那通电话,谢玉晴从头到尾都在赵子建身边,基本上大半都听到了,只不过过了后,她什么都没问罢了。

    跟赵子建住到一起之后一个月,她就已经适应了这种节奏。

    再说了,此前成绩出来的那一次,赵子建一个上午接了那么多电话,每个通话里小姐姐的声音都那么好听,算是一次密集轰炸了。经历过那一次的场面,后面偶尔有个女孩子打电话过来,哭着说自己本来打算是跟赵子建读同一所大学的这种事情,反倒是不算什么了。

    从那之后,只在几天前,陆小宁又发微信过来,两人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话,说起来,真的已经是好久都没有什么真切的联系了似的。

    她现在应该也已经抱到入学了吧!

    既然谢玉晓入学了,想必吴雨桐也肯定已经去报到入学了。只是可惜,临开学之前她的电话居然就没打通过,没能见上一面。

    谢玉晴还在说:“我看了她给我发的照片,清华的宿舍真小,而且旧。不过感觉学校很美。昨天我跟明霞姐一起开车去逛了逛你们齐东大学,觉得大倒是大,也有很多老楼感觉挺有味道的,但就是觉得没玉晓发来的照片看上去更有味道。”

    赵子建又“哼”了一声。

    不过这次多说了一句,“清华嘛!”

    谢玉晴认真地点点头,头发挠得赵子建有些微痒,然后她又继续说:“你说,就算是咱国内也开始乱起来,首都那种地方,应该也不至于乱吧?”

    这次赵子建多想了片刻,倒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嘛,道理上来说,那里应该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

    说到这里,她伸手过去,摩挲着她光洁滑嫩的后背,说:“放心吧,真要是连首都都乱起来的话……”

    顿了顿,他说:“虽然她不搭理我,但毕竟是小姨子嘛!大不了到时候我亲自过去一趟,把她接出来,不会让她有事的。”

    谢玉晴想了想,似乎是忽然就放了心,很认真地点点头,说:“也对。”

    然后,她不说话了,房间内忽然就安静下来。

    但隔了没多大会儿,她却忽然说:“其实……明霞姐挺好的。”

    赵子建下意识地“嗯”了一声,旋即惊觉不对,赶紧打起了精神,准备小心应对——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不吃醋的女人。

    他只相信这世上有聪明的女人。

    谢玉晴似乎也是百般犹豫、万种纠结,但再迟疑,她最终还是继续开口说:“所以……你……不会让她住进咱们的房子的,对吧?”

    话说完,她忽然仰头,看着赵子建。

    这个话乍一听,乱七八糟,但赵子建却第一时间就听懂了。

    头有点大。

    不过这种情况他应付过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谢玉晴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她不但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一眼看透了俞明霞特别喜欢、甚至是迷恋自己,而且她似乎很明白自己是不可能被她控制在手心里的,事实上,她也并没有在这方面进行任何的尝试或努力,相反,她从一开始就特别喜欢并且安心地被自己控制在手里,且近乎纵容了自己的一切。

    但她依然有自己的想法。

    或者说是自己的底线。

    她可以纵容赵子建胡搞,对于俞明霞这个人,她也说不上反感和排斥,但是,她希望赵子建能把某个给了她的地方再明确一下,以后这个地方就是属于她,属于她和赵子建两个人的,不可以让别的女人进来。

    这是她的地盘!

    在这个地盘里,赵子建就是独属于她的,不容任何人染指。

    很可能是俞明霞忽然跑过来,不知道跟她说了些什么,两个人之间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某种一致?再加上俞明霞决定要在明湖市这边买房子,希望能挨着赵子建已经分给了她的这套房子,偏偏还没有买成,而且俞明霞似乎又对别的房子不太满意,所以虽然在知道赵子建马上要来的时候,就立刻果断地错开了,回昀州市去了,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地起了戒备之心?

    合情合理。

    一点都不过分的要求。

    只是,这个要求在现在这个时候无比正常,如果放到未来可能会乱起来的环境下,就显得有些不大合适了——还是有些想简单了。

    难道苏小熙就不会吃醋?

    难道她就不想自己独占一个地方,筑起的这个小窝,就只属于自己和赵子建?难道她就那么乐意跟赵子建别的女人一起生活在一个院子里?

    她又不是圣人!

    说白了,不过是时局使然罢了。

    天大地大,安全问题是最大的。

    而且,人多力量就大,大家住在一起,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

    不过现在说这个,显然还有点早。

    只是略一沉吟的工夫,脑子里瞬间闪过很多东西,赵子建当时就点点头,搂紧谢玉晴,说:“当然。”

    而且停顿片刻,他看着她的眼睛,又说:“对不起。我……”

    谢玉晴笑了笑,不等他把剩下的话说出来,就又努力地往赵子建的怀里挤了挤,还在他胸口亲了一下,说:“行啦!还道歉……我还不知道你!”

    这句话就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一个聪明的女人,守着一个不安分的男人,爱着他,依恋着他,但又像宠着小孩子一样的宠着他,纵容着他。

    赵子建久久无语。

    而赵子建刚才的亲口许诺,也似乎是让谢玉晴最终放下了心来,这时候就也不说话了,只是趴在赵子建身上,轻轻的细软的呼吸,并享受当下的这一份安静——且不说她是最早来到赵子建身边陪着他的女人,她还是唯一一个见过了赵子建爸妈的女人,与此同时,她还是唯一一个可以光明正大住进赵子建的每一栋房子的女主人。

    这让她很安心。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刚才匆忙间被丢在地上的短裤里,赵子建的手机忽然震动加响铃了起来,应该是有电话打过来了。

    赵子建下床,从短裤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然而电话居然就在这时候挂断了——看一眼,是一个来自首都的陌生号码。

    十几秒钟之后,赵子建刚回去躺下,一条短信发了过来,赵子建随手点开:我是吴雨桐,这是我在首都的新号码。

    赵子建顿时眼前一亮:学霸同学并没有彻底消失嘛!

    ***

    第二更!

    再求几张推荐票!有月票的话……那啥,也给来两张!

    平常其实不太愿意老是求票,主要是最近推荐票月票实在是有点少,大家多支持下吧!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