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原来我是妖二代最新章节列表 > 405 干一行,爱一行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人们在讨论某件已发生的大事件时,总喜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说这里不应该这样,那里不应该那样,如果这里能这样,那里能那样,就如何如何。。。。。

    这种人通常被称为事后诸葛亮,但当事人自己是不会承认的,李羡鱼和胡言管这叫:战后分析!

    或者,事后总结。

    不过他俩不是吹牛胡侃,是真有点东西。所以,应该不能叫事后诸葛亮,而是正经的战后分析。

    血裔界刚发生这么大的事,事后总结、分析的人肯定不少,聪明人应该就能反应过来,宝泽在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

    但能不能更深入分析,得出那位年轻的半步极道“急迫”的心态,就未必了。

    “他在急什么?”大雕妹单刀直入。

    这个问题,就连胡言都摸不准,说不上来。

    宝泽的大老板太年轻了,按理说,时间对他来说是最宽裕的,根本不缺时间。真正有紧迫感的是血裔界的顽固派才对,他们都在害怕,害怕他踏入极道境界。

    “那你们在急什么?”李羡鱼一脸诚恳道:“妈,您在急什么?”

    “。。。。。”

    谁是你妈,好想撕了你这张嘴。

    胡言猛的看向皇,眸光闪动。之前他问过皇两个问题:你在防备什么?你在急什么?

    在万妖盟的发展过程中,有两点让胡言很难接受,多次谏言。

    一:万妖盟迈的步子太大了,在紧迫的渴求发展,壮大势力。

    宝泽是怎么盯上万妖盟的?催熟的血裔太多了,一下子数据暴涨,自然就暴露了。可其实她没必要这么搞,完全可以徐徐图之,大不了多花几年,安全无风险。

    而且势力剧烈膨胀,导致现在资金短缺的局面很尴尬。

    二:万妖盟本质上并非恐怖组织,几个护法都蠢萌蠢萌的,干过坏事,但不算坏人。那些觉醒的异类血裔,除了三观与人类不符,就像一张白纸,调教的好,也不会造成社会动荡。

    如果皇愿意与宝泽分享进化之肉,并控制催熟血裔的数量,那胡言可以代表万妖盟出面和宝泽谈,他有信心说服宝泽,承认万妖盟的合法性。

    皇拒绝了,她对宝泽尤其是那位,有着很强的戒心。此外,她对其他势力也是如此,拒绝与任何势力合作。像个孤家寡人一样,默默发展势力。

    现在,被李羡鱼一提醒,胡言忍不住浮想联翩。

    秦泽的异常举动和皇的处事态度,两者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他肯定有了什么发现,大概率是和你们万妖盟有关的。”

    在胡言沉思的时候,李羡鱼已经把自己的分析说完了。

    大雕妹瞪眼,鼓腮:“你干嘛对我们念念不忘,还想着要围剿我们是吧,良心被狗吃了吗,这么针对我们。”

    李羡鱼耸耸肩:“救我是后来的事,那是之前的事,不要混为一谈,我是宝泽的员工,我当然要研究你们啊,这叫做干一行,爱一行。”

    “干”这个字,咬的特别重。

    皇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眼神保持着不变的冷漠平静。

    大雕妹呵呵一声,嘲讽:“你还挺敬业。”

    李羡鱼说,“不不不,是因为我姐姐叫李怡韩。”

    大雕妹一下子瞪大眼睛。

    这人是变态吗?

    胡言想起了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女人,因为之前的一番交谈,他对李羡鱼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顺势调侃:“他姐姐我见过,是难得的大美人。看起来,已经是你女人了?”

    在异类的认识里,这不算什么,没有血缘关系,那就可以随便交配。

    李羡鱼哈哈笑两声:“你不想想,就她那样儿,一腔热血根本聚集不起来啊,太冷了。”

    胡言想了想,表示赞同:“的确。”

    李羡鱼:“我跟你说,我那姐姐,从小脾气就臭,我爸妈都愁,你说生出这么个爹不疼娘不爱的闺女,将来谁要啊。自产自销都甭指望,因为我是不会要的。”

    “你姐姐一介凡人,再漂亮,几年后也是人老珠黄,血裔青春常驻,寿命悠长,的确不般配。”胡言给出中肯的评价。

    “第一次觉得你小子挺顺眼。”李羡鱼遥遥举杯。

    “同样。”

    胡言说完,浑身毛孔忽然炸了一下,毫无征兆的,感觉自己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茫然四顾,又没发现异样。

    是憋尿了吗?

    可我没想尿尿啊。

    便没多想,忙举杯,回应李羡鱼。

    这时,皇淡淡道:“吃完了,你们都出去,我有话跟他说。”

    他指的是李羡鱼,护法们听懂了。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默契的看了眼皇。

    这是要。。。。母子相认了?

    银色面具下,皇的嘴角又抽了。

    胡言收拾好账本、笔,抓了两块肉塞嘴里,与其他护法并肩离开。

    “胡言!”皇喊了一声。

    他停下,回头。

    “一个星期,如果我们的财务状况没有好转,我把你送给猪婆婆当玩物。”她说。

    胡言:“”

    猪婆婆是最近才加入万妖盟的异类,本体是一只体长两米的野猪,人类形象则是五十岁的大妈,大圆脸,铁桶身材,没有腰。脸上的粉刮一刮,能刮下三斤。

    疯狂的痴迷俊美如画的胡言。

    胡言的脸一下子变的煞白,心说我又哪里得罪她了,为什么针对我。

    日子没发过了。

    众护法幸灾乐祸的笑着,把他拖着一起走了。

    洞窟静了,就剩两人。

    李羡鱼喝了口水,又喝了口。

    皇淡淡道:“我不是你妈。”

    李羡鱼一脸镇定:“知道,姐,你别装了。”

    “姐?”皇宛如冰块碰撞的声音里透着疑惑:“我吗?”

    “你真不是?”李羡鱼惊疑不定。

    皇没说话,以她现在的人设,过多的解释反而露出破绽。

    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我承不承认是我的事。

    “那你说三遍:李怡韩是蠢货。”李羡鱼突然道。

    “。。。。。”迟早我要打死你。

    皇:“看来你没什么想问我的。”

    她想不明白,你既然怀疑我了,就没想过自己是正确的?那你怎么敢在我面前这么跳。拆穿了我,死的最惨的还是你吧。

    是无双战魂给了你底气是吗。

    “为什么救我。”

    “你爸与我有渊源。”

    “所以之前你给我进化之肉也是这个原因?”

    “嗯。”

    “进化之肉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嗯。”

    两人吃着肉,你一问,我一答,节奏很快。

    “我的自愈异能与它有关?”

    “嗯。”

    “我不信。”

    “随你。”

    “我爸的进化之肉,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不想说。”

    “你救我有什么目的吗,或者说,想索要什么回报。”

    “想好了再告诉你。”

    “那行,把东西还给我,我得回去了。”

    “不行。”

    “为什么。。。。。”李羡鱼瞪大眼睛。

    皇面具下的嘴挑了挑,正好说话,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掏出手机,没拿上来,在桌底看了眼来电人,一串陌生号码。

    刚想挂断,身躯忽然一僵,认出来了,是右护法的手机号码。

    而这部手机是她日常使用的手机,与专门联络众护法的诺基亚不是同一个。

    右护法不可能知道她这部手机的号码。

    “啪嗒!”

    李羡鱼始终藏在桌底的手抬起,把一部智能机放在桌上。

    皇呆呆的看着他。

    姐弟俩深情对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