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带着武器回大唐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求订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陆三正准备听听杜浪怎么说,自己好附和他一下的时候,就听到了杜浪这厮如此不讲义气的伤害转移,让他好一顿气!

    可是话已经到这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这个……少爷说的也不尽然……或许那天让少爷说过的母猫又来了呢?”

    陆三和杜浪都知道了莫漓的身份,因此打死他们也不敢跟张十二一样说莫漓的坏话,而且他还觉得,张十二这么说跟找死无疑……

    但是陆三这话还不如张十二说的,毕竟“母猫”在张十二和莫漓那里可是意味着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因此听到陆三的话,张十二那是惊为天人,心想不愧为自己的小厮,胆子那是一顶一的大呀!

    尤其是莫漓听了,一脸的冷色,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张十二,跟要把他吃了一样!

    张十二那个冤枉,心想是陆三那货提的,你瞪我干嘛?

    但是莫漓就那么一直瞪着他,心里想的却是我昨天睡不着还不是因为你?没想到你还说风凉话?不瞪你瞪谁?

    …………

    早饭在安静的氛围里吃完了。

    张十二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吃完饭就准备开溜,先回房压压惊。

    可是谁知他前脚刚进屋,莫漓后脚就到了。

    把门重重的关上,莫漓回身盯着张十二,就那么一直安静的看着他,让张十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想干嘛?”

    张十二做出了一个双手捂胸的动作,十分警惕的说道。

    “…………”

    莫漓是真的想踹他啊!

    你那是什么动作?

    你那是什么表情?

    难不成我还会对你做什么不成?

    深吸一口气,把怒火往下压了压,平复一些才说道:“张十二,你难道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

    听到这,张十二纳闷了,昨天晚上,自己就跟那少妇芝若聊了会天就睡着了呀,结果连人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实在是失礼啊失礼!

    见张十二沉默,莫漓还以为他有印象了,又开口道:“想起来了?”

    想起来个鬼呦!

    “昨天晚上那姐姐来找我了呀!怎么,你想知道?”

    这是张十二的第一反应。

    昨天晚上少妇芝若来找过他,莫漓这个时候来问,莫非她对自己有想法?

    哇,想想还有点小——害怕呢……

    “她来了之后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莫漓发现这家伙什么也没有想起来,有些无奈的说道。

    除了满屋子的香气,张十二对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见他摇头,莫漓沉声道:“摄魂香,记得吗?”

    “摄魂香?”

    听到这三个字,张十二楞了一下。

    前段时间,在带仪岚公主出城遭到歹人袭击之后,张十二就把唐三绝留下的那本医书仔细看了一遍,对于书中记载的“摄魂香”可是记忆颇深。

    因为他看到这“摄魂香”的功效,不就是他原来看电视上的那些诸如“奇淫合欢散”之类的烈性春药吗?

    而且这“摄魂香”的效果除了让男女发情外,另一个最明显的副作用就是,神志不清,且事后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印象!

    结合自己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张十二感觉到有些不安……

    “莫非,昨天那女人身上的香味,就是摄魂香?”

    张十二隐隐想到,昨天初闻到那股香气之后,身体的欲望特别强烈,之后发生了什么,就没印象了,这症状,不是“摄魂香”又是什么呢?

    见莫漓点头,张十二的嘴巴都惊大了!

    我滴个乖乖,自己竟然被人下了春药?

    那——然后呢?

    张十二发现自己竟然特别想知道,吃了药之后的事情,而且,莫漓是怎么知道的?

    待他问出心中所想,莫漓沉声道:“昨天晚上我听到你屋子里有动静,于是就……敲门走了进来。进屋之后就闻到了“摄魂香”的独特香气,发现你也不太对劲,才知道你已经中了这“摄魂香”的毒!”

    “那个女人呢?”

    张十二赶紧问道。

    “她?被我赶走了!”

    听莫漓说完,张十二的嘴巴惊的更大了!

    昨天自己中了春药之毒,那少妇被莫漓赶走了,屋里就剩了他——跟莫漓,那接下来的事情……

    突然,张十二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再次环胸,满脸羞愤的盯着莫漓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

    莫漓真是恨不得踹死这货啊!

    该害羞的我啊!

    吃亏的人也是我啊!

    你凭什么做出一副我占你便宜的表情来啊!

    可是,以她的性格,决然是不会跟张十二说这个的。

    再次吸了口气,把心中想打张十二一顿的想法扔到一边,这才冷声道:“我把你打晕了,你一觉睡到天亮!”

    “真的?”

    张十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

    见莫漓沉默不语,张十二觉得她说的应该是真的,可没怎么见过她骗人,于是才放心的拍了拍胸脯说道:“还好,还好……”

    “…………”

    莫漓觉得自己在这里一刻也不能多待了,不然她怕控制不住她想要打人的双手,转过身去,快速走了出去……

    莫漓离开,张十二才收起刚才贱痞的模样,转而换上了一张认真脸。

    仔细想从昨天下午上船发生的事情,抛却他的自我感觉良好,这个少妇芝若从一开始出现就透露着一股不对劲!

    他隐约记得她昨天说,她夫家在甸阳,但是被人杀害,无奈才要回金陵老家,若真是这样,她男人才刚死,她有那么着急跟自己卖弄风骚?

    虽然说他对自己的颜值很自信,可是这个时代的女子不应该都是很保守的吗?潘金莲可不常见呀!

    而且那少妇昨天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是说船太晃了,她站不稳,张十二当时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来,船晃吗?

    若是晃的话,仪岚公主也不会一点儿功夫,怎么没事呢?

    所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个女人有问题!

    尤其是昨天晚上,真如莫漓所说,那少妇身上的香气是“摄魂香”,而自己肯定吸了太多,不然怎么会连莫漓进来都没有半点印象?

    因此心里一阵后怕,若是她趁着自己情迷之时与他共赴一番云雨也好,怕就怕她不是为了劫色,而是——

    至于她具体想做什么,张十二也不清楚,反正心里不舒服,差点栽倒在一个女人手上,这传出去是有多丢人!

    …………

    在屋里小坐了一会儿,张十二出门去跟陆三和杜浪嘱咐了几句,又去了莫漓她们的房间。

    在屋里待着,仪岚公主也百无聊赖,看到张十二出现,兴奋的说道:“十二,又能讲故事了?”

    说着还看了莫漓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像昨天一样阻止,心里高兴许多。

    但张十二并没有答应她,而是说道:“听说外面天气不错,要不咱们去甲板上晒晒太阳?老在船里憋着,太无聊了!”

    虽然听不到故事,仪岚公主有些许失望,但是能去甲板上逛逛,她也倒是可以接受,忙回头征求莫漓的意见。

    莫漓看着张十二,就如张十二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样,本来很普通的对视,但莫漓看着张十二,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悄悄的红了起来,幸亏别人看不到,若是看到的话,该有多难为情!

    突然,张十二快走两步,来到莫漓身前,俯身在她耳边细语了几句。

    莫漓只感觉耳边有一阵温热的空气吹过,张十二的声音萦绕在耳边,竟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显得异常听话,张十二自己都有些楞。

    交代完了,张十二就一个人走了出去。

    而杜浪、陆三以及莫漓跟仪岚公主则跟在后面,缓缓往外走去。

    …………

    今天的天气不错,万里无云。

    水面也很平静,风不大,所以这船行多靠了船夫们的划桨,站在甲板上也能清楚的听到他们喊着口号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张十二不禁想起昨天那个消瘦男子来,他不是说今天有罕见的暴风雨来着吗?还劝自己不要今天上路,以免遇到危险——可是这天,哪里有一点暴风雨的预兆?

    莫非他真是个江湖骗子吧?

    想到这,张十二对自己看人的眼力有些小小的担忧。

    此时,云陵江变得开阔起来,应该到了云陵江最为宽阔的一片水域,张十二放眼看去,发现这江面足有百余米宽,船行在里面都显得格外渺小,尤其是前面,水面越来越宽,行在里面,没有在江河里的感觉,倒是非常像是在广阔的大海里!

    甲板上除了他们同样站满了其他人,大家看着眼前壮丽的景色也都感叹不已,不过却没有几个跟张十二一样敢站在船沿边上,因为此时水静且深,而且有些浑浊,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站在边上这么看还是有些吓人的。

    那船长这个时候也来到了甲板上,仰头看了看天,笑着对众人说道:“鄙人行船近二十载,从未发生过什么意外,虽然不像那些所谓的大师能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对于行船的天气还是很有把握的!”

    新上船的人并不知道船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些之前就在船上的人可是很清楚他说这话的用意,不就是在嘲讽那个消瘦男子吗?

    遂都开口附和!

    “船长过谦了!就以你这么多年的远航经验,不是大师可也胜似大师!”

    “可不是嘛!昨天不是还有个冒充大师徒弟的人说今天有什么暴风雨吗?暴风雨在哪呀?我怎么没看到呢?”

    “哈哈哈……”

    他的话马上引来了一船人的嘲笑,幸亏那消瘦男子下船下的早,要不然,估计他会无地自容吧?

    “呸!什么大师?他那师父根本也就是个骗子,哪像船长一样,懂的多,但是却谦虚低调,这才是真大师呀!”

    这句话马上又引来了其他人的赞成,船长笑呵呵的摆手示意,让大家不必吹捧,但是脸上那得意忘形的表情似乎已经出卖了他……

    看到这一幕,张十二觉得十分无趣。

    这些人也是闲的,这么拍那船长的马屁,他是能免你的船费还是把你更快的送回去呀?

    愚蠢!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那少妇芝若从船舱里走了上来,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大帮人,怕是这船上对她有些想法的男子吧,总是四处献殷勤!

    赵青枫就是其中之一,他并不是对这少妇有什么占为己有的想法,而是男人的本性在作祟,总觉得大厅里就那么一个女子,而且就只有他的身份最为显赫,若是都不能跟这女子说上话的话,岂不是有点太丢人了?

    而且他出师顺利,女子也很愿意跟他攀谈,于是他就带着女子往甲板上走来。

    刚上甲板,他就发现了张十二,在朝着他或者他旁边的女子看,而他妹妹以及丫鬟则在另一边,离的有些远!

    赵青枫突然有种想打自己脸的冲动,看看人家唐兄,已然为了他的事情费劲脑汁,都把他妹妹叫到甲板上来给他创造机会了,看他自己在干什么事?

    正在他懊恼至极的时候,就见张十二在朝他勾手,而旁边的女子也是浅笑盈盈,于是他带着女子往张十二的方向走去。

    因为张十二是倚在船沿上,其他人平时可是不敢,所以这动作在他们眼里有那么一点危险,别说船沿,就是再远一些的位置他们也不敢过去。

    毕竟那船沿高度太矮,而且若是来个风吹浪打,人很容易被卷下去的!

    因此他们看到赵青枫带着女子往那边过去的时候,都很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看美女虽好,可是掉到河里就不划算了,况且船上还有另外两个大美人可以看呢!

    赵青枫也不太敢过去,带着女子来到离张十二还有两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张十二只是讪讪的笑。

    但是那女子的胆量明显比赵青枫大多了,她直接朝着张十二那边走了过去,来到船沿旁,双手搭在外面,看着被船破开的江水不断后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