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北地巫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49章 懵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双翼城的人谁也没有想到,布兰在这件事情上会表现得如此丧心病狂。

    原本还想着给布兰一个好看,让他见识到己方的厉害。不曾想,布兰说打就打,而且还是真打。想象中你来我往的斗智斗勇根本没有发生,面对蜂拥而至的亡魂,这边只能一退再退。

    “停!暂停!”

    通过魔力网,双翼的小巫师频繁隔空喊话。

    “停!说好尽量不杀自己人的。”

    “只是一场游戏,你怎么来真的?”

    “再打,我们可急眼了!”

    “怎么还打?”

    ……

    尽管找了一堆借口想要拖延时间,布兰却不为所动,亡者也渐渐曾现出席卷之势。

    双翼城的小巫师还没有意识到——即使是游戏,对于布兰来说也是一场必须认真对待的游戏,从开始就与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态。

    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布兰早已对他们的拖拉失去了耐心。迟迟没有发动,仅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现在,布兰依然不认为时机成熟。他只是不想在拖拖拉拉中等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天知道,在此期间会出现什么样的麻烦。

    世间万物,人的灵魂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还有太多太多的灵魂无法通过信仰引导。那些只能通过魔力慢慢打磨,渗透。

    但是布兰觉得可以试试,想要形成如漩涡般的大势,将这些全部吸引过来。他相信一旦吸引过来,漩涡就将越来越大,最终将一切快速纳入掌握。所以事情一旦开始就必须一气呵成,布兰可不想把事情弄夹生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巫师们渐渐意识到布兰根本不会停下来等他们。就与许多年前一样,他只会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忽视其他人的声音和意见。

    哪怕过去了十余年,布兰还是那样令人讨厌,不肯顾忌别人的感受和态度。

    是的,此时的布兰不愿也不想顾忌其他人的感受,甚至包括他的大哥亚当。原本希望亚当优先挑起光明一系信徒的矛盾,在对抗和竞争中加速信仰的传播和深入。谁能想到,他竟然直接挑起光明和暗夜信徒间的矛盾。

    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想让事情向着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那么他又何必在这件切身相关的事情上顾忌太多?

    但是布兰的无所顾忌并非一无是处,至少信仰虔诚的人陡然增多。事关身家性命,再也没有人敢在这种事情上马虎。

    时间一点点过去,死亡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多得让人难以承受。可是亡灵蔓延的趋势依然没有停下的势头……

    压抑!不仅仅是启明上的人是这样,所有见到这场浩劫的人都是这样,就连双翼城的小巫师也被吓到了。

    ……

    面对转瞬间就已势不可挡的亡灵,光明一系的信众从上到下都懵了。什么报复、反击之类的言辞再也无人提起。

    但是他们的信心没有丧失,相反信仰正变得更加坚定。种种迹象表明,众神依然在庇佑着他们。

    那些真正虔诚的信徒总是能够摆脱亡魂的纠缠,存活下来。一次、两次或许是侥幸,但数次之后还有谁会这样认为呢?

    随着亡魂的推进,它们遇到了第一个拥有祭坛的小村。然后在人们惊恐、绝望的注视下,绕路而去。

    于是围绕着祭坛,村民在短时间内倾力修建出一座神庙。随着神庙的出现,周边重归安宁。虽然还会零星出现一两只游魂,但已不足为患。

    一些侥幸逃脱的人开始向这里聚集,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小村化为小镇,小镇又化为小城,而城中的神庙也变得高大雄伟。

    唯一不变的,只有神庙中心那座简陋的圣坛。

    就这样随着亡魂的扩张,启明大陆上的神庙如雨后春笋般一座接着一座冒了出来。

    面对冲击,还有一群人毫发无损——就是以梅拉为代表的魔族信众。其中既有身份显赫的大祭祀,也有地位低下的苦工,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部来自双翼城外。无论显赫还是低下,都有着一个相同的身份——奴仆,众神的奴仆。

    对于其他信众来说,奴仆这一称呼或许只是表达谦卑的方式,但对于梅拉这些人来说,那就是他们最骄傲也是最真实的身份。

    他们敬畏众神,包括正在祸乱此间的暗夜。

    他们依然记得最初的祷词,那首同时歌颂光明与暗夜的咏叹。他们曾在黎明的黑暗中歌颂光明的伟大,也曾在傍晚的霞光中期许夜的安宁。

    他们习惯将神像挂在颈上,藏于心口。虽然信仰已经发生改变,但那时的神像一直不曾丢弃。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身份和荣耀的象征。

    当一些人身处险地面对蜂拥而至的无数亡魂时,这些昔日的印痕救了他们。亡魂如流水般滑过身边,奔向远方……

    ……

    当梅拉再次找到妮可,竟觉恍如隔世。

    “外面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吗?”

    妮可平静的点点头,“我们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

    梅拉露出一丝苦笑,“是啊,外面发生的一切本就是你们做下的。身为大祭祀,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能否告诉我,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结束?这只是开始。”妮可微微摇头,“就像当年那样,它出现在我们面前,将我们带入绝望。当曾经的一切全部支离破碎后,新的希望也在破碎中得以蕴育,成就了如今的我们。

    那时,是如何结束的?”

    妮可再次摇头:“不会结束的,这只是从一个开始跳向另一个开始,并且每个开始都会造成深远的影响。对于我们来说,它可能是一生一世,也可能是生生世世。毕竟死亡不是终结,它依然是一个新的开始。

    所以不要去想什么时候结束,而是如何开始。”

    梅拉吐出一口闷气,“那么,你又准备如何开始呢?”

    “那些最年青的羽人已经出去了,试着平息亡魂的不甘和愤怒,让它们重获安宁。”

    梅拉一愣,“你竟敢……”

    “竟敢什么?”妮可叹息一声,“不!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种样子。”

    ……

    “感觉,下雪了!”

    听到身旁喵喵的提醒,艾奇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半晌无语。不是不相信,而是有些嫉妒。

    一次喵喵跳到水里扑腾时,艾奇无意见发现——布兰和卓娅竟然分别将自己的印记,拍在孩子的屁股蛋儿上。艾奇相信就像花花的印记一样,它们也会赋予喵喵某些力量,让他逐渐展现出某些天赋。

    他有些后悔自己的迟钝,虽然不好让这些印记出现在自己的脑门儿上,屁股这个位置却是无妨。布兰让自己带孩子时,就该以这一些为条件。

    带着喵喵来到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所以停下漫游的脚步,是因为亡灵已经侵袭到这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