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抱剑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邪魔同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终于下雪。

    人间掩于皑皑白雪中,大雪纷飞。

    “这是什么?”

    夜叉池外,无数蜂拥而至的江湖人目露惊奇的看着那水底的巨大血茧,他们心中虽感觉到了一股心悸,却无人想离开,只敢远观。

    “天下奇珍异宝但凡出世必有不凡异象,这血茧来历神秘,其内所孕之物必然非同小可。”

    有人如是开口,目光灼灼。

    原来他们是把这血茧看作一件奇珍异宝了,怪不得无人愿意先行离去。非但如此,有人更迫不及待的接近了过去,似是想要看个清楚。

    剩余众人自然也是意动非常,见有人开了头,当下齐齐拥了上去。

    诡异的一幕就在此刻发生了。

    那第一人只走到夜叉池丈许范围内,正要去看池底血茧是何物,不曾想眼角就觉一道流光划过,脸上的神情是瞬间凝固,眼眸如灭了的蜡烛般渐渐黯淡。

    而他身后的人,本来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向前挤着,还没反应过来就觉脸上一热,只得疑惑看去,这一看,是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就看前面那小子僵立不动的身体“噗”的自眉心一分为二,内脏撒了一地。

    如牵一发而动全身,夜叉池外,本来空无一物的虚空猛的一颤,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当即显现了出来,其内流光如水,可让所有人骇然的是那涟漪荡下,地面上刹然被割出一条窄细的沟壑来,围成一圈,正好将夜叉池围在里面。

    “剑气?”

    被吓得爆退的众人看见这一幕,无不是胆寒非常。

    不远处,一黑衣冷面青年看着那可怕剑气眼瞳一缩,盯了许久,才听他沉声道:“先前一定有一位绝顶剑客驻足此处。”

    他身旁还有另一个青年,眉宇极为俊秀,身穿白袍,背后背着一柄寒气四散的刀,听到这话他并无异议,显然很赞同。

    正如火后仍有余温,风吹便生涟漪,如果一个人强大的一定程度那他停留过的地方必然会留下一些气息,经久不散。

    “但这个是人为的,有人不想他们接近,又或者是为了困住池内的东西。”

    黑衣青年又开口了,话语生硬冷漠。

    “我也这样认为,总觉得那池内的之物有种说不出的不详,让我的心颤栗。”白袍青年神情凝重,他似乎比寻常人感受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刚说完,就听黑衣青年抬手示意,原来他们身后还有人,无一例外,俱是天下会精英弟子的打扮穿着。

    “天下会驾到,无关人等速速离开。”

    一声高喝立起。

    来人赫然是当今江湖风头正盛的步惊云与聂风。

    惊闻天下会,再看风云齐至,那些鱼龙混杂的江湖武夫眼露不岔的同时却也不敢有过多怨言动作,只能乖乖的退到远处。

    见人群撤开。

    步惊云本是互抱的双臂蓦的一展,二话不说,如苍鹰扑至的同时双掌同出,气机弥散居然引来云气聚涌,凝作一双巨大掌印,刚猛霸道的朝夜叉池轰去。

    果然。

    那圈涟漪再现,但比之前要弱了几分,并非是一成不变。

    “奉家师之命,特来探查这池中古怪,诸位还是退远些吧。”

    与步惊云相比,聂风则为人和善,但也在话起话落的功夫他同样满脸凝重的掠了过去,与步惊云成夹击之势,双腿提出无数劲风,消耗着那古怪的剑气。

    无根之火终究是有熄灭的时候,况且那剑气只为困锁,不多时便在风云的夹击下平复了下来,而后散去。

    可这不破开还好,一经破开,本是风平浪静的池水猝然漫出一缕缕猩红薄雾,诡谲到了极点。

    血舞扩散的速度非常惊人,聂风见状当即出招,但古怪的是任凭他如何施为,那红雾竟然不受丝毫影响,甚至冲散了他的劲力。

    一旁的步惊云也是同样的结果。

    “退!”

    眼见红雾袭来,步惊云口中吐出一字,背后斗篷一展,是爆退开来。

    ……

    “杀!”

    “杀!”

    “杀!”

    ……

    他们退的及,但有人却是慢了。

    那些只以为是奇珍异宝的江湖人何曾想到会有这般惊变,等想做出反应已是来不及。

    稀薄的红雾中,就见人影绰绰,只是他们的气息却已非人,暴虐无常,猩红的双眼里充塞着的尽是杀戮的欲望,哪有半点人的情欲。

    竟是相互厮杀在了一起,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转眼血肉横飞肢体满地,可诡异的是那些人居然没发出一声痛呼和惨叫,就像着了魔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莫说是聂风,便是步惊云目睹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也是变了脸色,任凭他二人如何使力,居然无法阻止那红雾分毫,就像是棉花般凹陷下去转眼又恢复原状。

    夜叉池内,一股异常惊人的气机刹然如滚滚狼烟般冲天而起,节节攀升是越长越高,映的天空一片愁云惨淡。

    陡然。

    “咯咯……”

    一声声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从池底响起。

    本来弥散的恐怖红雾顷刻是聚拢收回。

    而在另一头。

    正邪道,生死门。

    本是严丝合缝的石门内,居然有浓郁如墨的黑雾自缝隙中溢出,流淌了出来。

    天空阴沉的吓人,暝云低垂连绵如海,几像快要塌下来般。

    “师傅!”

    独孤梦跪伏在远处目中噙泪,看着那石门。

    “吼!”

    可生死门内回应她的只有一声声非人的低吼,又似是某种凶兽的喘息,让人心跳都为之一滞。

    “走……”

    沙哑、怪戾、低沉的腔调像是因挣扎而变的含浑不清。但,一字过后,那如水淌出的黑雾霎时暴涨,犹如实质,浓郁的似流出的墨汁。

    只等女子在迟疑中远去。

    刚恢复平静不久的山窟瞬间地动山摇。

    “啊!”

    一声嘶吼,就见不远处一座二十多丈高的矮山轰隆一声被当场被吼开,其内赫见一抹黑光如流星般冲天而起,那竟是一柄刀。

    翻飞间,就听。

    “铮!”

    已插在了生死门前。

    石门开了,浓郁如墨的黑雾中,一只手缓缓伸出,握住了刀柄,黑雾蔓延,几在顷刻连那刀也被匿在了其中。

    ……

    渤海之滨,一须髯如雪般的老人正笑眯眯的回头远眺着中原大地,可视线停留不过片刻他又是一转,遥望向那大海汪洋的尽头,似在那海天一线处,隐约能见一道单薄消瘦的身影。

    老者笑眯眯的双眼缓缓睁开了一些,他脸上虽有笑意,可那眼里,只有如死水一般的平静,就听他开口道:“得赢了此局,你才勉强有落子的资格!”

    语罢。

    汪洋深处,一道锋芒极尽的气机登时拔地而起。

    就似黑暗中的一点灯火,在吸引着什么。

    神州大地上,本是无端横空出世的两股邪魔之气瞬间有了方向,遥遥指来。

    见状,老着挥袖拂去身旁一块青石上的尘埃,他一屁股坐下,是淡然笑道:

    “开始吧!”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