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大华恩仇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七一章 欲使远尘为前卒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有些人,他说的话天然便能令人信服。

    显然,端木玉就是这种人。

    安乌俞信的不是他的话,而是他的人。

    “他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常人想不到的事,他能想到。常人做不到的事,他能做到。”

    想通此处,他整个人都轻松了。

    来的路上,他着事情可能的走向,直觉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安家已决意归附端木氏,他们的前程全系于端木玉一身了。倘使端木玉死在了若州,徐、安、陈三家都可能就此覆亡,万劫不复。

    叛国,不赦之罪!

    就算朝廷一时忌惮三家势力,一旦缓过来,必定秋后算账,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端木玉不能死。

    对三家来说,徐啸钰可死,安乌俞可死、陈近北可死,甚至他们可以一起死,但端木玉绝不能死。

    “皇上,听说大华长公主中毒了。”安乌俞笑道,“夏承炫已经住进了长公主府。”

    得到这个消息后,他马上便想到可能是厥国做的手脚。

    大华谁不知皇帝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妹妹,视若珍宝。要对她下毒,可谓比登天还难。

    端木玉颇有玩味地挑了挑眉,回道:“那毒叫‘梦魇’,无色,有香,难解。”

    安乌俞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脸感慨。

    “果然是皇上的手笔。”

    他先是眨了眨眼,再抬头看向端木玉,似乎有话要说。

    端木玉当然看得出,轻笑道:“安先生,有话请说,无需顾虑。”

    安乌俞点了点头,正色道:“此行奉命统领神哨营的是大华睿王夏承焕和秦国公秦孝由,他们可未必会顾及大华长公主的生死。他们在若州城内发现了祝先生、佟先生的踪影,自然会想到皇上也在此间。老臣担心他们... ...”

    易地思量,安乌俞想,若我是夏承焕,必定要不顾一切剿杀端木玉。

    “呵呵,安先生所虑,玉当然知晓。但我既敢来此,自不会只有那么一个倚仗。”端木玉微笑道,“先生静观其变则可。”

    还有后招?

    安乌俞没有问,因为不该问。

    “哦,原是老臣多虑了。”

    ... ...

    徐啸衣那句“还有谁要上台”是他用足了内力吼出去的,校场上五万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虽只是一人之言,却令他们有种震耳欲聋的感觉。

    “好强的内力!”

    很多人都一脸惊惧地望向台上,身形不自主地朝后倒了倒。徐啸衣的强大远超他们想象,那是他们不可逾越、从未见识过的强者。

    一息... ...

    一盏茶... ...

    一刻钟... ...

    再无一人敢应声上台。

    想扬名立万的人虽多,不惜命的人却没有。四方台上的徐啸衣不曾出过一招,但强者之气自然外溢,他们却均已生出了惧意。

    江湖上九成的高手实在两种地方:大宗门和隐世宗门。

    十三大门派便是大宗门,任一门派皆至少有数十年的底蕴。

    素心宫、苦禅寺、流浊寺、真武观这几大宗门,甚至已均传承数百年,门人中高手众多。

    而那些隐世的宗门,他们既选择了隐世,自然是不愿意抛头露面、显露实力的,武林盟主之位非其所想,多半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校场这几万人中或许有隐世宗门的人,然,他们来这里也不过是想看看台上的高手过招,以从中获益罢。

    徐啸衣在校场缓缓扫了一眼乃道:“好,既无人上台,那初选便到此为止。”

    言毕,他缓步从四方台各角落走过,与其余十二派掌门对过神色,各方皆无意见后,乃道:“明日武林盟主决选的武校正式开始,请四位同到府中来,晚膳过后,参加武校的各方一起抓阄,定下明日武校的次序、对手。”

    他这句话自然是对候在一边的张正毅、何悲鸿、食尸老人及汤允文所说。

    一声锣响后,校场上人群渐渐散去,徐啸衣领着台上众人缓缓行向徐府。

    ... ...

    梅远尘担心恨红尘的伤势,一进徐府便直往“云池”方向跑去。

    “你等等!”云晓濛及时叫住了他。

    中午,她不由分说便动手,二人从院子里打到屋顶,交手数百招犹未分出胜负,若不是院外聚集了许多徐家的府丁,只怕她还不肯善罢甘休。

    于此,梅远尘还心有余悸。

    “云宫主,在下可不想跟你动手。”

    见他虽然停驻了脚步,但明显有躲闪的意味,云晓濛撇嘴讥笑道:“怕甚么?我又不是疯婆子。我想跟你聊一聊今夜抓阄的事。”

    她到此时犹有些不敢相信,他的武功会如此精进,讥笑中倒带了三四分的赞叹。

    “哦,既如此,在下洗耳恭听。”听她说无意动手,梅远尘心里就踏实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尬笑。

    云晓濛正色谓他道:“我知道你的轻功、身法极好,有一事,我想跟你商量。”

    “云宫主客气了,但讲!”

    “好。我想帮你挑对手。”

    梅远尘一脸诧异,奇问道:“这如何挑?只怕不易。”

    云晓濛摇了摇头,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再问:“听明白了罢?”

    给梅远尘挑对手是她从徐府来校场的路上和易麒麟一起商量出来的对策。

    易麒麟原本有些犹豫,最后云晓濛说了一句,“论轻功身法,此间无人是他的对手。退一万步说,即便不用轻功身法,我与他敌对,也已无必胜把握。”,他又惊又喜,再没有顾虑了。

    “明白是明白了,只是... ...不大好罢?”

    “你这是在帮易前辈、素心宫和真武观,亦是在帮朝廷。”云晓濛听出他还有些犹疑,又正声谓他道,“不是我们胆怯,而是我们对上那几人均无必胜的把握。但无论如何,必须阻止徐家和盐帮胜出。我原以为你只是轻功好,没想到你武功也一日千里。对上他们,你就算不能胜,也不易败,设法拼了平局。我们对上余下的,胜算就更高了。”

    “好,便依此计行事。”梅远尘已明白她的意思,虽觉得有些不妥,还是答应了下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