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逆行万年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伤心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看这一章时候,可以先看一下伤心者这部经典作品,如果觉得长,可以从最后几段开始看,前面是铺垫。)

    这是一间很大的咖啡厅,下午的时分,店里面的人很少,轻柔的音乐里,一个女声在歌唱着爱情。

    林欣妍身体的颤抖已经平息了下来,她到底是经过训练的女警,能够将恐惧埋藏在心底,能让自己不要想那些东西,她的脸甚至有点发红,某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在她的心头升起。

    不可能,不可能,这只是吊桥效应!

    她这样的对自己说道,她很清楚吊桥效应是什么。

    为什么许许多多的人喜欢用英雄救美来追女孩,就是因为吊桥效应。

    吊桥效应是心理学的一种现象,它指出心跳有时候也会出卖你,当你心跳加快不一定是喜欢上一个人,也有可能是惊吓,吊桥效应指出人在吊桥上会产生紧张的心理,而这种心理和恋爱时候的慌张是一致的,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名异性,大脑发出信息会让你觉得恋爱了。

    可是……

    当时他不顾危险,他看起来好帅,他是数学家,他……

    种种的念头在林欣妍的脑海中此起彼伏,她甚至想到了一些冷门的知识。

    为什么电影里男女双方在共同面对危险之后,会迅速的亲热?因为生死关头,内分泌让他们产生强烈的繁衍后代的想法。

    为什么男女会在生死与共之后,会迅速的接近?爱情像虽然有上下区间,但双方那一刻都同时达到了波峰,两个人恨不得能为爱去死……

    “怎么,你不想听吗?你的脸红的厉害,没有事情吗?”

    面前的男子微笑着说道,他的声音让林欣妍差点失态,因为她刚才问自己,如果这个男人,现在牵着她的手,要和她去开房,她会不会答应?

    前不久的生死选择,绝望的情绪波动,让她有一种非常想要发泄的欲。面对着几个黑人时候,她有种非常后悔的念头,活了二十多年的她要死了,却还没有一个男朋友,为什么不提前谈个恋爱,为什么不……然后自己死了解刨尸体的时候会不会被人嘲笑?

    对了,她这样想,而面前的男子呢?外国的男人都很直接,万一他提出了要求怎么办?

    ……

    “你在听我的话吗?你不要紧吧?”

    男子的声音继续的传来,温柔的如同水一样将她淹没,她不自然的夹了夹腿,喝了一口咖啡,努力的平静着心头的躁动和企盼,做出了决定。

    “我才不答应呢。”

    “啊,你说什么?什么答应不答应?”

    他的回答让她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自己刚才想到了什么?

    吊桥效应,一定是吊桥效应。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故事?”

    一定不要理会他,他在撩妹,他一定在撩妹,从救了她之后,他就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入了咖啡厅,当知心大哥哥让自己倾吐,温柔的安慰自己,这样的泡妞手段她听许许多多的闺蜜说过。

    “我知道一个叫做伤心者的故事,你想不想听?”

    “嗯。”

    林欣妍努力的不要让自己感到好奇,不少闺蜜就是被心灵鸡汤所骗,最后嫁给了文艺青年。

    “记住,当男人在你面前展示才华,说出一些让人心动的小故事、人生哲理的时候,他们想的只是和你上床,不要听,不要听,王八念经,不听不听,这样才是对的!”

    闺蜜的话在林欣妍的脑海中响起,但她只是娇羞的低下头,轻轻地搅拌了一下咖啡,为什么自己的脸很红?

    听听这个数学家,看看他能讲出什么样的东西吧,如果是原创的,那么……

    “伤心者的故事,是从第一人称开始的。”

    男人迟疑了一下,开始讲述故事的开头,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了,一群华国的游客走了进来。

    总共有十来个人,父母带着十来岁的孩子,素质都很高,没有大声喧哗,偶尔的谈话就是说世界数学家大会、会场、好想去看看等等。

    突然间,一位男孩指了指周欢,同时翻动着手机,给大家说什么,然后孩子们都开始频频的回头,看着周欢,然后你推着我,我推着你,来到了周欢的身旁。

    “叔叔,你是俄罗斯的亚历山大。罗曼诺夫斯基先生吗?”

    说话的是一个容颜清秀的女孩子,亮晶晶的目光中充满了憧憬,说的是英文,不太流畅。

    “嗯,是我,有什么事情?”

    周欢用英语回答道。

    “真的呀!”

    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激动之间,她用中文急切的说道。

    “亚历山大。罗曼诺夫斯基先生,我们可以和你合个影吗?我们在国际数学家大会的议程上见到了你的照片,明天有你的演讲。”

    “笨蛋妹妹……”

    一旁的一位男生鄙视的对女孩说道,“他是俄罗斯人,只会俄语,最多是英语,你说中文,人家能听懂吗?”

    胖胖的男孩向前一步,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周欢伸手挡住了。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合影就不用了,我这个人长得丑,签名也不可以,哈哈哈。”

    周欢流利的中文让几个孩子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但又被周欢的话伤害到,一个个显得垂头丧气。

    “叔叔,我们本来要去旧金山游玩的,就是听说了这里有世界数学家大会,所以过来想看看数学家的风采,叔叔,不要小气好不好,好不好,我们合张影吧?”

    说话的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子,笑声如同银铃一样悦耳。

    对于小孩子来说,他们可以会为偶像而尖叫疯狂,但心中最佩服的,则是那些大科学家,而且这种佩服会越来越多,到了大学她们被数学虐了千百遍之后,更能了解什么叫做五体投地了。

    “不签名,不合影,不过可以听故事,叔叔正在准备给这位姐姐讲个故事,你们有兴趣听吗?想听的话就赶紧举手!”

    马上,周欢面前是一片森林。

    周欢点点头,示意着不远处孩子们的父母都过来,他的态度非常的和蔼,因为他有过类似的经历。

    小时候,某个院士在海州城演讲,爷爷托人托关系,让他进去听课,最后还让他和别的学生们一起,到主席台上瞻仰科学家的风采——其实是献花,为的就是让孩子见识一下科学家的风采,以他们作为学习的对象。

    华国的游客非常的高兴,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明星偶像都是虚的,唯一能让他们信服的就是那些有知识的人,为什么他们放弃了在旧金山的游玩,来到了纽约,就是想让孩子么见识一下真正的数学家,而现在,能零距离的接触一位数学家,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一行人进了包厢,这里足够大家都坐下来。

    “我是罗曼诺夫斯基,刚才,我和这位女士讨论了一个问题,一个很深奥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一生,应该如何才有价值?”

    悄悄地看了一眼林欣妍,周欢不敢再装深沉和装逼了。

    三连问之后,他在林欣妍的眼中,感觉到某种好感,那种东西虽然不太强烈,但是很危险。

    老天保佑,来了一群华国的游客,让他不至于在两人的私密空间讲述那个故事——伤心者的杀伤力太强大了,他觉得还是在人多的地方讲述一下比较好。

    林欣妍现在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而周欢的故事非常打动人心,加上周欢数学家的身份,简直是撩妹的最佳武器。

    这时候,如果在一个私密的环境下,在一个暧昧的气氛中,在一个女孩需要依靠的时间里,他轻轻地对她讲完了整个故事……万一真的撩妹撩出火了,林青桐能用钢笔戳死他!

    没有人搭话,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们,都等着周欢的发言。

    “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名为伤心者的故事,故事发生在xxx年……

    ……

    上午的菜场正是最繁忙的时候,我看着夏群芳穿过拥挤的人群——她的背影很臃肿。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我看不清她买了些什么菜,不过她跟小贩们的讨价还价声倒是听得很清楚。

    ……

    周欢平静的讲述着故事,整个包厢中已经寂静一片,有孩子感觉到惊讶,但被父母按住了脑袋,成年人很容易理解这个故事的开头,他们一开始就被吸引住了。

    伤心者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位天才注定的悲剧。

    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凄凉的故事,但却写出了人间最美丽的感情。

    一个超越了时代的天才,一个无法避免的的悲剧,一个最美好的拯救,一个让人潸然泪下的故事。

    独立特行的天才,慈爱包容的母亲,还有曾经的爱情,以及时代的洪流。

    慢慢的,包厢中响起了抽泣的声音,尤其是当周欢讲到了,林夕失去了理智,在精神病院里,变得痴呆的时候,哭声已经连天了。

    林夕是一位伤心者,但大家又何尝不是?

    小时候,我们梦想着成为科学家,成为英雄,成为自己想做的人,我们努力,我们拼搏,我们……然后,我们一点点的失去了梦想,和现实妥协,偶尔有不放弃的人,我们也只能苦笑着看着他们的受挫。

    就像是故事里的何夕一样,我们现在的工作,我们现在的生活,对于几十年,几百年后的世界,又有什么用的用处?

    林欣妍已经哭的如同一个泪人,她的家人,她的兄弟姐妹,大家反对她当警察,因为他们害怕她受伤、害怕她受苦,就像是何夕的母亲一样,而不是因为别的。

    而她有时候也会非常的疑惑,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她可以去商城叱咤风云,她能够当官一展抱负,她能选择遨游世界潇洒一生,也能够成为艺术家成名立万……

    就像是何夕,放弃了对数学的研究,会拥有幸福、爱情还有一切,他这样的辛苦是为了什么?

    然后,周欢开始讲述故事的结局,一百五十年后,终于有人发现了何夕的著作。

    ……

    但是一股好奇心让我拆开了它,然后你们可以想像我当时的心情。

    书的名字叫《微连续原本》,作者叫何夕。

    现在我们知道必须达到一千万亿电子伏特的能级才可能观察到足够多的大统一场物理现象,而在何夕的时代这是不可想象的,这也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而纯粹是由于他母亲的缘故,《微连续原本》才得以保存到今天……所以她才会将这部闪烁不朽光芒的巨著偷偷放到一所小学校的图书楼里。

    ……有一些东西是不应该过多地讲求回报的,你不应该要求它们长出漂亮的叶子和花来,因为它们是根……

    我看着手里的半页纸,上面的每一个名字都是那样的伤心。

    “也许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样一些人。”我照着纸往下念,声音在静悄悄的大厅里回响。

    ……

    最后的一段,周欢换上了这个世界的科学家的名字,同样的牺牲,同样的奋斗,这个世界上也不缺少。

    原始人憧憬着星空,在岩壁上画下了一幅幅的色彩,现代人期盼着未来,却困于现代的科技中。

    无数的科学家、工程师、甚至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在为这个文明而奋斗,而努力。

    他们就像是伤心者何夕一样,甚至这个时代都不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

    科学家经年累月的奋斗在实验室里,也许下一刻他们研究一生的东西被证明路是错的。

    商人奔波在赚钱的路上,却不知道赚了钱,真正应该做什么。

    教师讲台上传播着知识,却总能遇到一些不听话不学习的孩子。

    每个人都是伤心者,你的梦想、你的憧憬、你所拥有的一切,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是那样的无力。

    就像是林欣妍,她努力维护的正义,在几十年,在几百年后,有任何的意义没有?

    故事到了最后,周欢讲述着最终的结局。

    ……

    “不可能,“浑厚的声音说,“他已经二十年没说过一句话了,再说也不可能有力气说话。”

    但是浑厚的声音突然打住,像是有什么发现。周围安静下来,这里可以听见一个带着潮气仿佛已经锈蚀多年来的声音在说着什么。

    ……

    有,当然有,这所有的一切的奋斗,都是有意义的!

    ……

    “妈-妈-”那个声音有些含糊地喊到。

    “妈-妈-”他又喊了一声,无比的清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