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匠心最新章节列表 > 153 审美各异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连天青派来的?

    许问上前两步,向对方行礼:“请问您是……”

    “我叫方凡,帮你师父打杂的。”方凡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许问,但很快又露出爽朗的笑容,把手里一个盒子递给他,“你师父让我把这个给你。”

    许问疑惑地接过,有些犹豫要不要马上打开。

    “没什么,就是两本册子,你慢慢看。这两天我在城里,有事找我去城隍庙找小沙弥递信。”方凡三言两语说完,转身就走,走之前又抬头盯着屋檐的方向看了几眼。

    许问抱着那个木盒,看着他的背影离开,也转过头去看屋檐。

    檐下垂着油灯,灯光摇曳,影影绰绰地照出复杂的花样。

    悦木轩的檐下雀替也做得很复杂,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只能隐约看出是凤鸟或者青鸾,沿着屋梁垂下长长的尾羽。

    它的雕刻风格跟孙博然的完全不同,同样颇具特色。

    光这个雀替,就看得出悦木轩不愧是三级木坊,手笔真的不小。

    许问向前走了两步,盯着那个雀替看了半天,又回头看了看方凡离开的方向,大概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了。

    他抱着木盒回到房间,把它放在桌上小心打开。

    盒里装着的是两本青色书面的册子,无论大小还是装订的模式,都跟连天青仓库架子上的那些一模一样。翻开册子,里面一页页全是图画,画的全是各色木雕的图案。

    果然没错,方凡就是连天青之前说过的那种人,他们行走各地,收集各种工匠的作品,将其绘制成图画保留下来。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其实是一本本资料集,但放在这个时代,它相当于是一种盗取,是违反工匠的行业规则的。

    所以方凡才会趁夜前来,送完东西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许问竟然想不太出来他究竟长的是什么样子。显然他的脸上做过一些伪装,尽量模糊自己的外形特色,好让自己尽量隐藏在人群之中,消失在别人的记忆里。

    不过连天青为什么会赶在他刚到桐和府的时候,让方凡专门送这两本册子过来?

    这两本册子跟连天青资料架上的那些一样,只在不起眼的地方写着编号好跟其他册子分开,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地方标注册子里这些物品的创作者究竟是谁。

    这给人一种感觉,创作它们的这些工匠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他们留存下来的作品……

    其实放到许问真正所属的时代,情况不恰好也是如此?

    博物馆里能留下自己名字的工匠始终只是少数中的少数,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有文物本身摆放在那里,仿佛从过去凝结而来的一段时光。

    许问略微出了一下神,注意力重新回到面前的画册上。

    画册笔迹犹新,淡淡的墨香味尚且残留于纸间,很容易让人猜到它们是最近才被绘成,集结成册送过来的。

    再仔细去看画册里的图样,静心品味其中风格的话,许问很快就明白过来,连天青为什么会让人这么做了。

    这两本册子里所有的图样全部都是同一个人创作出来的,这个人年长时的风格跟年轻时完全不同,他即将成为许问他们这次徒工试的主考官——孙博然!

    这一页页图样全部出自孙博然之手,全部都是他近年来的风格,也不知道连天青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人以这么快的速度收集起来的。

    显然,连天青虽然看上去万事不上心,但对他这个徒弟还是很看重的。

    之前他出于个人偏好,一直把孙博然年轻时的作品拿给他当范例,结果很有可能影响到他这次的考试成绩。

    这种情况就相当于在大型考试之前,老师搞错了考试范围,是非常致命的。

    现在为了补救,连天青给许问弄来了新考官的近年题集,让他临时抱佛脚好好补习一下。

    换了其他人,现在离正式考试不到两个月,这个时候才来临时抱佛脚用处已经不大,但是对于许问来说,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时间……

    “喵?”球球正缩在床上趴在许问的包袱上睡觉,这时好像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睡眼朦胧地抬头看他。

    许问笑了,过去撸了撸它的脑袋,轻声说:“没事,你继续睡吧。”

    球球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用脑袋顶了顶许问的手掌,趴下去继续睡了。

    许问回到桌边,继续看孙博然这本画册。

    看这个,许问最大的感觉是,审美的确是一项非常主观的事情。

    连天青非常不喜欢孙博然现在的风格,连图样都只收了最具代表性的一种,但就许问看来,这种风格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他还挺喜欢的。

    孙博然的新风格堂皇大气,颇具皇家风范,但并不呆板。

    其中的确没有孙博然年轻时的灵性生动,但时而锐利,时而雄浑,时而庄严,气势非常惊人。

    他年轻时的风格可能更加世俗亲切,现在则带上了一种高高在上的神性,只能说不同风格,很难说谁好谁坏。

    不过看着看着,许问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

    “不对,这个得实地看看才行……”他喃喃自语,合上画册又从头到尾徐徐翻看了一遍,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姚师傅把他跟吕城叫过去安排行程,说他们方才去打听过,孙博然前几天有事出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们这次提前过来的两件大事,一个是报名下次考试,另一个就是作为上届物首拜见本次的主考官大人。

    现在离正式报名还有几天,主考官又不在城里,正事只好暂时搁置。

    姚志远不是许问正式的师父,当然没办法给他安排,现在把他叫过来,就是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想考前用功,就掏钱请悦木轩为他准备材料和地方;想去城里游玩,也可以趁此空隙出去。

    姚师傅和颜悦色地对许问说话,完全没想过他会选择后者。

    没想到许问听完他的话,立刻抬头问道:“正好我想去城隍庙逛逛,但我不知道城隍庙在哪里,姚师傅能帮我找悦木轩介绍一个向导吗?”

    姚师傅有些意外,但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点头道:“当然可以,我去帮你说。还需要备些零钱应急吗?”

    “不用了,去年在于水挣了点钱,现在还没有用完呢。”许问爽快地拒绝,姚师傅也没有多说。

    许问跟姚师傅说话的时候,吕城就在他们旁边。结果直到许问出门,吕城都在埋头苦干没有抬头,更没有央求师父让他跟着许问一起去。

    姚师傅望着许问的背影离开,回头看见自己的徒弟,摸着胡子微笑了起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