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列表 > 第416章 潜流暗涌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些少年都是宗事局精挑细选出来的,要么,也是宗事局修士的亲属后代,资质都非常不错。只是修炼的时间也是稍微有些晚,修炼的速度自然是不能够与常青相比。但常兴觉得这些孩子未来的成就未必就会比自己低。毕竟他们碰上了修士最好的年代。

    少年们修炼时间不长,站到了一个小时,就开始汗流浃背了,豆大的汗珠子在脸上流淌。如果不是恰逢这灵气复苏,小世界融合的年代,他们都是无忧无虑地的年龄,哪里会愿意承受这种痛苦?只是,如今世道大变,唯有变强,才能够在今后艰险的世道存活。

    “别抖!现在真是最关键的时候,熬过了此刻,你们马上就能够感受到跨越极限的喜悦。桩功是修道的根本,把根扎牢,修道之途才会通顺。”就在这些少年学徒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常兴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似乎激发了少年们身体之中潜藏的力量一般,所有的少年们似乎疲劳一扫而空,身体也变得轻盈。轻松地熬过了这一道难关。等到两个小时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

    “时间到。常青,扶他们下来。”常兴知道这些少年学徒们站了这么久,身体已经僵直了,如果不上前扶住,肯定是一个个直挺挺地倒下来。

    “下来了,先活动一下身体,等活动开了,就去那边泡药!”

    常兴对这些少年学徒不惜血本。竟然每天练完桩功之后,就拿精心炼制的药草,给这些学徒泡草,帮助他们磨炼肉身。让他们事半功倍。

    当然,也是他们赶上了好时候。现在灵气复苏,各种药材发生异变,成为灵药。常兴出去一趟,就能够带回来大量的灵兽血肉,还能够带回来大量的灵药来。若是常兴小时候那会,别说灵药,就是一般的名贵药材,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取。老道自然也不可能给常兴寻来灵药泡澡。

    “你这么尽心尽力地培养他们,他们学成之后,可未必会成为你的助力。要知道,他们可是周绍楠送过来的,迟早还是会回宗事局的。”吴婉怡提醒道。

    “这样下去,宗事局还能够存在多久都很难说。世道变了,人心也会变的。现在各个庇护所里争权夺利,迟早会发生变故。周绍楠这种人争权夺利可不是那些政客的对手。世事变了,有些人却还喜欢用老眼光看世界。嘿嘿。”常兴说道。

    “你说我啊?”吴婉怡白了常兴一眼。

    “我哪敢?”常兴哭笑不得,当然他自然知道他家婆娘是故意会错意的。有些话现在确实不宜说出来。

    “婉怡,你可上点心。你的修为不如常青也便罢了,你若是比这批学员还不如,你哪里好意思出去见人啊?”常兴说道。

    “哎哟喂,我给你常宗师丢人了。”吴婉怡的手很麻利地掐住了常兴腰间软肉。

    “唉,自己的老婆不好教啊!”常兴悲叹道。

    随着灵气浓度日益上升,修士们的修炼速度也在加快。另外,还有一些武林人士,武力提升得也非常快。

    周绍楠所在的浦江庇护所中,有一群人原本是浦江拳馆的业余拳师,经常参加一些什么武术比赛。其中佼佼者还参加过全国性的大赛。只是国内的武术大赛大多娱乐为主,含金量不太高,甚至还炮制一些国外拳王与国内拳王进行比赛的闹剧。

    本来宗事局的修士对这些花拳绣腿的业余拳师根本就没当回事,但是灵气复苏之后,这些拳师之中,竟然也有几个体质特殊的,一下子身体素质大变,力量突然猛增,抑或身体变得钢筋铁骨,刀枪难伤。

    浦江拳馆的拳师庞挺原本也就是一个在全国武术大赛打打酱油的角色,没想到灵气复苏之后,他的武力值飙升,力量大增,而且似乎天生钢筋铁骨,全身坚硬如铁,刀枪难伤。加上张申林、莫玉山、谷庄文三个徒弟也都发生一些变异,战斗力提升极其明显。为了获取更多肉食,这师徒四人私自组队,走出庇护所去进行狩猎。

    庇护所对这种私自组队外出狩猎的队伍不仅不阻止,反而是非常鼓励。

    庞挺师徒四人运气不错,第一天出去,没走多远,就碰上了一头落单的低级灵兽,竟然就是一头突变成灵兽的生猪。变成灵兽之后,原本二百来斤的生猪一下子体重提升到七八百斤重。也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它是怎么吃出来的。

    这头生猪虽然变成了灵兽,但是战斗力提升得似乎没有体重那么明显。庞挺师徒四人一拥而上,直接将这头灵猪按到地上用拳头给捶死了。四个人都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一头这么大的灵猪,交了百分之三十给庇护所之后,剩下的全是自己的。而且交的百分之三十也不是白交的,庇护所会给予一定的积分。凭着这些积分可以换取不同的福利待遇。比如庞挺便可以申请将浦江拳馆重新建起来。庇护所会给浦江拳馆适当的场馆。

    为了换取更大的场馆,庞挺将灵猪肉的大半全部上交,换取了一个大一点的场所。只留下几十斤肉,足够浦江武馆的人打一个牙祭。

    庞挺之所以用几百斤肉就能够换取这么多的待遇,其实也庇护所政派与军派的派别争斗有很大的关系。庇护所刚成立之初,大家为了度过难关,倒也能够和睦相处,只是等到危急过了之后,两派的矛盾就凸显了出来。

    宗事局算是庇护所的中立派,毕竟宗事局的修士逼格太高,不愿意跟一些凡夫俗子争权夺利。但是军派与政派的争斗就开始剧烈起来。政派自然还是希望像大变以前一样,掌控着庇护所的生杀大权。但是如今,因为所有的庇护所几乎成为孤岛,上下的信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沟通了。而军派每日出去清理灵兽,打通通道,伤亡惨重。自然心里的怨气开始积累。用命拼回来的灵兽肉自然不愿意让政派来分配。一开始,双方还顾着面子,时间一久,面子自然是越来越薄,最后彻底揭开了。军派索性彻底不再将任何收获的灵**到政派官员手中。原因是他们发现使用灵兽肉可以提升人的身体强度,甚至促使一些有潜力的士兵发生异变。

    眼看着手中大权即将旁落,政派的官员们自然不甘心,于是他们想到了以手中的资源笼络一些变异人士。浦江拳馆正是政派笼络的对象。政派看重的自然不是浦江拳馆上贡的灵兽肉,而是浦江拳馆的武力值。

    庞挺被政派的领导孔威请到了浦江庇护所指挥中心。

    “这位是浦江庇护所指挥中心主任孔威同志。”孔威的秘书黄云辉将庞挺带进一间办公室里。

    庞挺知道面前的大人物将是他未来的贵人,连忙点头哈腰:“孔主任好。我是浦江拳馆的拳师庞挺。”

    “庞挺同志,你好。听说你们浦江拳馆不顾个人安危,参与到庇护所的清理灵兽行动之中,并且慷慨地将你们猎获到的灵兽上交庇护所。对你们的义举,我非常地赞赏,同时也代表浦江庇护所指挥中心向你们表示感谢。指挥中心对你们重建浦江拳馆非常支持。希望庞拳师能够为浦江庇护所培养出一大批敢于与灵兽做斗争的拳师出来。指挥中心将竭力为你们提供任何力所能及的帮助。”孔威说了一大堆官面上的话,实惠也给了不少。

    庞挺也算配合,在孔威说话期间,给予了非常恰当的互动。

    政派与浦江拳馆各有各的需求,自然很快达成了合作。

    政派自然不会将鸡蛋放在浦江拳馆这一个篮子里。事实上,孔威并不看好凭借一个庞挺就能够对抗军派,更别说宗事局。孔威只是希望通过广撒网的方式,网罗到能够与军派相抗衡的力量。

    宗事局对政派与军派的纷争自然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相反,这两派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周局,那两派人当真是不知死活,现在都变成这样了,他们还有心思搞内斗呢。”金邦民很是不满地向周绍楠抱怨。

    “随便他们怎么去斗。我们现在没心思管这个。他们要是聪明一点,我们还能够多庇护他们一时半刻,他们要是不识相,我们大不了直接把他们给抛弃了。逃起命来,他们还能够跑得过么?”周绍楠一点都不担心。

    “可是庇护所还有这么多的民众呢。难道你愿意看着这么多的民众被这两派人害死?”章贻凤担心地说道。

    “他们闹得不过分,我们也懒得管他们若是他们闹得太过分了,我们再一次性把问题解决吧。”周绍楠说道。

    “现在就把问题抹杀在萌芽状态岂不更好?”何俊龙不解地问道。

    “好是好,只是没你说的那么容易。这些人不是灵兽,是灵兽,再厉害,我们大不了拼了命,可是这些人我们能怎么办?把人给杀了?还是给拘起来?”周绍楠无奈地说道。

    “有这功夫,我们还不如多从庇护所里找些好苗子出来,给常道友送过去。常道友那边的学徒还是太少。我怎么也要给他塞几百上千个学徒过去。反正对常道友来说,赶一只羊是赶,赶一群羊也是赶。”周绍楠补充道。

    要是常兴在这里听到周绍楠的话,只怕会卷起衣袖直接跟周绍楠干架。就那十几个学徒,常兴每天都得出去跑一趟,又是猎灵兽,又是找灵药。灵兽好猎,灵药难找。每天还得盯着这群家伙修炼。督促他们的修炼进程。根本就没有多少闲暇。若是真有上千个学徒,常兴就当真暗无天日了,以后就是养活这上千张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常青手中的茶盏莫名其妙地碎裂了。

    “怎么搞的。我最近怎么总是有些神不守舍,这幸好手里拿着的是茶盏,常兴往自己婆娘看了一眼,要是捏在人身上,怕是要捏坏了。

    “你多大的人了,喝杯茶,把茶盏给弄破了。你这么败家下去,咱们家再大的家业也不够你败的。你看,你收这么多的徒弟,不但不收学费,还要管人吃穿。家里的布料都已经用光了。现在这情形,以后布料是没地方指望了,将来怕是只能手工织布。以后想穿工业纺织面料的衣服怕是没有可能了。”吴婉怡不满地说道。

    “你真是厉害,一个茶盏,你竟然能够发散这么宽。不就是一个茶盏么?我找点玉石给你弄几套玉石茶盏赔你的便是。”常兴说道。

    金陵皇宫庇护所。付莽饶脸色非常难看。之前背叛宗事局的内奸彭盛在庇护所露面了。不仅没有被宗事局抓住,反而被他重伤了宗事局的两个修士。

    “这个叛徒的实力大增,我们两个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肯定是他上一次出卖我们,在邪修盟得到了赏赐吧。他本来跟我们修为不相上下的。”

    付莽饶脸色变了变,彭盛敢再次在庇护所出现,肯定是因为邪修盟准备在庇护所搞事情了。而且有一举将庇护所拿下的把握。

    “邪修盟又有阴谋啊!”付莽饶很担心,上一次在宗事局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都让谭兆奇逃走了。邪修盟虽然损失惨重,但是那次攻打的力量肯定不是邪修盟的全部。

    现在这种情况,宗事局的力量被分成好几个部分,分散在各个庇护所里,便给了邪修盟各个击破的机会。

    “可惜,没能够将几个庇护所完全打通。这个时候,如果邪修盟各个击破,搞不好,整个金陵都可能落到邪修盟的手中。”付莽饶心中大急。

    但是,即便如此,付莽饶也还是要派出大部分宗事局的力量外出清理灵兽,争取尽快将金陵城的庇护所全部打通。只要庇护所之间打通了,就算收到了邪修盟的攻击,付莽饶只要将宗事局集合起来,就能够将邪修盟势力给镇压了。付莽饶只能够寄希望于邪修盟不会这么快就动手。

    “付局。我们要是出去清理灵兽去了,邪修盟趁机作乱,那可怎么办?”付莽饶助手邓延复爱担心地说道。

    “不打通各个庇护所的通道,金陵的几个庇护所迟早会被邪修盟各个击破。现在与其担心这些,不如快一点将通道全部打通。这样,就算邪修盟趁机拿下了庇护所,我们还能够重新拿回来。更何况,皇宫庇护所有常道友布置的阵法,阵眼掌控在我们手中。他们想拿下皇宫庇护所可没那么容易。”付莽饶说道。

    付莽饶才带着人出了庇护所,彭盛就再次出现在庇护所内。这一次来的还有谭兆奇。

    谭兆奇与彭盛并没有逃远,而是在金陵潜伏了下来,趁着大量民众涌进皇宫庇护所的时候,他们也混在人群中,趁机进入皇宫庇护所。

    “皇宫庇护所的阵法确实有些古怪,跟一般的阵法不太一样。”邪修盟阵法师刘微波感受着庇护所阵法里的气机,皱起了眉头。刘微波也是一名精通阵法的阵法师。只是常兴用的阵法走的不是寻常路。刘微波看不懂常兴阵法的门道,连阵基都找不到,又从何谈起破除阵法。

    “你不是说你精通阵法么?怎么连阵基都找不到?那现在怎样才能够将这阵法破除掉?”谭兆奇问道。

    刘微波摇摇头:“我可没什么好办法。除非有足够的人手,直接将阵法给暴力破除了。”

    “我们分舵的人手上一次就全搭进去了。最近招的新人还没培养起来,比一般的士兵都不如。等庇护所反应过来,我们连跑都没地方跑。”谭兆奇怒道。

    “要不,再等机会。联络上总部,总部派人来,就能够一举端掉金陵城的庇护所了。”刘微波说道。

    “等到按个时候,付莽饶早就把金陵的通道打通了,说不定整个金陵城都修复了。到时候,还有我们什么事?”谭兆奇气得直跺脚。

    付莽饶终于带着一队人打通了一个庇护所的通道,与梅花谷庇护所宗事局的修士会合。

    “付局,你们可来了。我们庇护所差点就被灵兽给攻陷了。兄弟们损失惨重。”守在梅花谷庇护所的邓延复差点没哭出来。

    “哪个庇护所不同样承受巨大压力?你们怎么损失这么大?”付莽饶很是恼火。

    “还不是因为瞎指挥!一将无能,累死三军。”邓延复对梅花谷的指挥官意见非常大。犹豫军队没有能够很好的抵挡住低等灵兽的攻击。宗事局修士不得不腾出手来帮他们防守,消耗了大量灵力,等最火高等灵兽出场,宗事局的修士已经是疲惫不堪。邓延复等人拼死一战,总算保住了梅花谷,但是损失惨重。人人带伤,减员过半,更是牺牲了三名修士。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