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护国公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五六章 这些乱臣贼子!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是要干什么?我的话都没人听了?”

    杨庆很不爽地说道。

    这件事让他很没面子,至少在坤兴公主那里是如此,虽然他知道自己手下亲信们也算暗潮涌动,但如此猖狂地公然截杀还是有点过分了,这是要干什么?要向招核参谋发展吗?很显然北方前线将领,尤其是高得捷这些常驻多年的,已经在向着骄兵悍将化发展了!

    这个家伙的确常驻北方多年。

    他是骑兵军,必须有足够的游牧空间,南方养活一个骑兵军得浪费多少可以耕种的土地?话说他的胸甲骑兵旅可是一人两匹马,整个军加起来近三万匹马,正好从李自成手中接收的卫辉和怀庆二府,在南迁了居民后可以给骑兵放牧。而黄河水运保证物资供应,南边的河阳浮桥可以为骑兵和后方提供陆路连接,这支骑兵在侧翼成为清军的最大威胁。

    “你去归德,跟着唐王他们一起去洛阳。”

    杨庆对杨勇说道。

    有这个锦衣卫北镇抚使跟随,就足以表明他的态度,那些将领们会清醒一下的。

    “还有,把高得捷调回来,让吴国贵去接替他,刘世勋保护迎驾使不力,解除归德镇守使,调回他老家近卫第一军给他安排个指挥使!传令给郑州,接下来我不希望再有什么建奴袭击!”

    他紧接着对一名参谋说道。

    不仅仅是这俩混蛋,很显然他得把北方几个镇守使,统统都和南方那些对换一遍。不同于明军驻防各军是轮换制,这些镇守使很少轮换,作战部队可以不太熟悉情况,毕竟明军的战斗力很均衡。除了近卫三个军的确战斗力最强,还有北方战车步兵和南方山地步兵使用上各自有限制,其他战车步兵军之间和山地步兵军之间都差不多。无论换到哪儿,只要旅级阵型摆开,基本上都是一样,但作为战区指挥官必须熟悉情况,这也导致了那些都统和镇守使很少轮换,比如郑成功自始至终就是登州都统,刘世勋这样的镇守使也当了四年。

    藩镇化当然不可能。

    毕竟作战部队是一线和二线不断轮换的。

    但要说不地头蛇化也是不可能的。

    这些人统辖的民兵旅是不可能轮换的,黄河沿线一个个以维护河道为职责的民兵旅,可都是在沿岸常住屯垦的,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北方南逃过来,就地安置以维护黄河。

    “信公息怒!”

    黎玉田笑着说道。

    然后他看着杨勇和那些参谋离开。

    “信公,他们的确鲁莽了些,但也都是出于忠心,咱们大明如今这样子就很好,他们也不想生出波折。”

    他紧接着说道。

    “你也有份?”

    杨庆看着他说道。

    “呃,下官只是猜测!”

    黎玉田赶紧说道。

    当然,是否有份就很难说了,杨庆手下亲信也分派系,而他和高得捷恰好就是一个派系,当年高得捷和吴国贵为首的这些吴三桂旧部,可就是他主谋投靠杨庆的。这些当年南迁的辽民集团,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杨庆手下的最大一个派系,其他还有张名振这些江浙籍,马士英这些西南籍,总之派系也不少。

    这种事情也是不可避免。

    任何势力都会有派系,杨庆一党本身就是一个利益集合体,没有派系就奇怪了,这些派系之间同样也不是很和睦,明争暗斗也不少。比如马士英和黎玉田就不合,宋权就很不喜欢郑家,高得捷几个就很不喜欢刘肇基这些,张名振就和黄斌卿不合,尽管他俩其实都是江浙系。随着手下规模的日益庞大,利益上也开始出现争夺了,简单点说就是杨庆能够给予的利益赶不上队伍的扩大了。

    就像猴子一统倭国后,发现倭国不够分了一样。

    不过在想着让杨庆谋朝篡位这一点上是都一致的。

    这像猴子选择向外扩张一样,内部利益不够分的,那么就扩张抢更多利益再分,这样就够分了。在杨庆内部的亲信们看来,东林群贤和他们屁股下面的官职,江浙士绅和他们掌握的财富,这些都是扩张方向。所以在抵制迎驾上,并不仅仅是出于担心皇帝回来清算,这些将领们已经不怕皇帝清算,他们更多是想借着这件事把杨庆推上皇位,再对那些敌对势力进行清洗,以夺取后者手中的东西。所以杨庆压制他们也很吃力,他培植起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强大势力,但这个势力太大了,它就像一头成长起来的巨兽般,已经不满意杨庆给它的那个笼子了。

    它想要更多的空间。

    至少也得是一个更大一点的笼子。

    “你们不要总是胡思乱想,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一切早有安排,你们再搞事情是打乱我的计划,我不希望再有这种事情发生,陛下的还都必须正常进行!”

    杨庆说道。

    说完他扔下黎玉田走了。

    黎玉田在后面微微叹了口气。

    当然,杨庆暂时还不想告诉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女皇,倒不是说怕他们无法接受,其实这件事也是他考验自己手下的机会。虽然这样太像个政客了,但事实上锦衣卫南衙的密探们正密切监控朝野,包括他手下这些亲信。这些人对迎驾这件事的反应都会由圆圆汇总,然后他就会从中区分出自己手下激进派,中立派,墙头草派,简单点说这是一个甄别自己手下的好机会。

    他的队伍扩充太快,其中不乏一些投机分子,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他也需要内部清理。

    投机分子是最善于隐藏的,一旦他们潜伏并进入他的核心,就会像病毒般隐藏,并且在关键时候给自己致命一击。但他也不可能和钢铁一样玩宁可错杀三千绝不错过一个,毕竟他的队伍有限,经不起这样折腾。所以他需要更精准地清除,也就是给这些人制造一个关键时候,然后让他们纷纷暴露出来。

    目前就是最好的机会。

    龙兴天子踏入明军控制区的时刻开始,所有那些投机分子都会随着陛下还都的脚步而暴露。

    所以朱慈烺必须得回来。

    不得不说陛下就是个悲剧,李自成推他是要他当炮灰,东林群贤推他是当枪使,张献忠等人推他也一样是当炮灰,而杨庆也只是为了用他当踏脚石和试金石,完成大明的近代国家化顺便检验手下的忠心。恐怕只有皇帝陛下自己,还真把自己当一国之君而踌躇满志,殊不知他就是这群混蛋们娱乐的棋子……

    “这些乱臣贼子!”

    杨庆感慨地说。

    然后他一脸烦恼地向后go走去。

    他的麻烦在后go。

    他还得向坤兴公主好好解释这件事,好在语言解释不通还可以用强硬手段以身体来解释,毕竟直达女人心灵的最近道路在下面,在这一点上信国公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当然,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紧接着锦衣卫北镇抚使,形同杨庆家奴的杨勇……

    本身他就是杨庆家奴。

    只不过当锦衣卫后,杨庆把他的卖身契烧了而已,总之随着他乘驿马接力全速赶到归德,迎驾的队伍终于重新启程。为了确保迎驾使安全,同样紧急赶到卫辉,接替高得捷的新任骑兵军统制吴国贵,放出两个骠骑兵旅在北岸扫荡。再加上郑州和归德两个镇守使所辖步兵也渡过黄河,在黄河北岸警戒,甚至还征调了四个民兵旅参与,最终在他们的严密保护下船队安全驶过铜瓦厢。

    紧接着明军骑兵在东明以南遭遇一支蒙古骑兵并发生激战,后者战败后仓皇逃走。

    估计就是他们袭击了迎驾队。

    毕竟迎驾队带着四十万金币,目前多尔衮都快穷疯了,面对这样一笔巨款很难忍住,派兵来试图抢劫是很正常的,总之迎驾队遇袭事件就这样得到了合理解释。

    至于蒙古骑兵如何抢劫一里多宽黄河上的漕船……

    不要在意细节!

    泛舟而上的朱聿键和沐天波,就这样终于抵达洛阳,袁宗第率领两万顺军迎接于洛口,这些年他带着驻防洛阳的顺军已经重新疏浚洛河,朱聿键的船队在纤夫拖拽下进入洛河由顺军保护抵达洛阳。他在洛阳和李自成派出的特使顾君恩共同对带来的四十万金币进行核对,后者正式在接收书上签字,第一笔四百万龙元秦王西征军费交付。

    龙兴天子还都南京进入倒计时。

    顺军自己用马车将这些黄金运往陕州,朱聿键和沐天波留在洛阳,同行的常延龄单独前往长安。

    上次遇袭他在最后面。

    这位怀远侯也是迎驾正副三使中唯一没有受伤的,朱聿键多多少少也受了点轻伤,沐天波虽然伤得最重但这种时候也国事为重,只好缠着绷带继续为皇上尽忠。总之常延龄先去长安做准备,朱聿键和沐天波在洛阳继续等待后续钱粮,至于护送他们的杨勇,在把他们送到洛阳后,紧接着就返回了南京。

    杨镇抚使的大牢里还有一大堆犯人等着拷问,没功夫和他们浪费宝贵的时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