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护国公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五零章 春暖花开,银子拿来!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大明龙兴五年春三月。

    “一别三年,繁华依旧啊!”

    大明原云南都指挥使,新任迎驾使唐王朱聿键,站在长江水师的战舰甲板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南京城感慨道。

    当然,这话有些亏心。

    实际上这时候的南京和三年前他去云南赴任的时候,已经有了堪称天壤之别的变化,哪怕城墙都遮挡不住扑面而来的盛世。更别说直接进入视野的城外那条著名外环公路,双向四车道绿化带间隔,两旁垂柳如茵的宽阔三合土公路上无数马车疾驰,沿着这条公路分向四方。不过绝大多数仍然涌向下关码头,这座甚至已经安装了一台蒸汽动力吊臂的码头完全实现了表面混凝土化。延伸到江中的一道道栈桥两旁,一艘艘客船货船甚至从海上直接过来的海船停靠,为这座大明的都城带来四方的商旅。

    当然,外国人还没有。

    无论欧洲还是其他国家的客商只能在各地通商口岸居住,而且都有划定的居住区,比如上海的浦东,宁波的舟山,福州的江心洲等,出这个范围都得有人陪同。

    但不能出这座口岸的范围。

    比如宁波海关居住的外国人实际上只允许进舟山县城,连出舟山岛都不行,上海海关也只允许进上海县城但到松江府就得打报告。而这些海关所属的府境是打报告也不行的,违者一律斩首示众,除非是国家级别的贡使,才能在大明官方人员的护送下到南京来。

    而且在居住地严禁做任何与经商无关的事情,尤其是传教,做商业间谍之类,一经发现立刻捉拿并斩首示众。

    不过也有特殊的。

    比如广东就照样还有教堂存在。

    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信国公正在想方设法解决,虽然让桂王配合有点不太现实,毕竟桂王就靠荷兰和葡萄牙支持,无论新教还是天主教传播他都是放任的,但公开的手段以外不是还有不公开的嘛!要是传教士遭遇个土匪山贼,半夜失个火,这些也完全是有可能的,话说锦衣卫可是已经获准进入广东。而且桂王对锦衣卫还没有执法权,也就是说锦衣卫在广东杀人被抓他也只能移交南京,毕竟对锦衣卫的执法归南镇抚司而不是地方官员。

    至于两广的商业间谍问题……

    那些士绅又不傻,他们对自己的好东西看得很紧,葡萄牙人在澳门都已经上百年了,但原本历史上欧洲人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进入广东的瓷器工场,则是在十全老狗时候,那时候瓷器的秘密早已经被康麻子通过官窑泄露了。

    从这一点上看广东士绅比麻哥要清醒得多。

    毕竟这是他们的财源。

    至于红茶就更不可能泄露了。

    因为广东那边同样也没有红茶的制作,最早的红茶就是正山小种,福建武夷山区,现在两广出口欧洲的还是绿茶,当然,绿茶从大明运到欧洲估计也就跟红茶一个颜色了。福建茶场主别说防欧洲人了,事实上他们防所有人,连目前杨庆在各地的红茶工艺都是他自己的,他提供技术原理,制茶的自己实践。毕竟这东西关键就是个发酵问题,这样才使得祁红宜红之类早诞生几百年,要知道祁红原本历史上到懿贵妃时候才从福建引入技术,宜红同样也是懿贵妃的时代才开始。

    看看!

    自己同胞都得两百年后啊!

    福建茶场主们在这方面表现还是令人钦佩的。

    不过他们却没防住欧洲人。

    因为这几个红茶品种都是在欧洲人窃取了茶叶的秘密,并且开始在阿萨姆种植茶叶以后的,也就是说欧洲人从福建窃取技术,甚至比中国其他各省自己从福建引入技术还早,不得不说这真悲哀!

    “那是何物?”

    朱聿键身旁一个中年人看着城内半空中的那点闪光疑惑地说。

    “那是四民大会堂的尖顶,黔国公第一次来南京,正好可以过去看看这座新建筑,不过晚上更好看,晚上那里有新式煤气灯,彻夜不灭照得整个四民大会堂前恍如白昼,尤其是夏天人们都喜欢在那里的广场玩耍,光卖零嘴的小贩一晚上都能赚十几元。”

    一旁的张名振说道。

    他如今也是世袭的伯爵,官职还是长江水师统制,统辖大明整个内河舰队。

    “比承天门还高合适吗?”

    黔国公沐天波面无表情地说。

    “这也是为了体现亚圣所说的民贵君轻!”

    张名振说道。

    好吧,沐天波无话可说了!

    的确,当初杨庆执意要把四民大会堂尖顶修得比承天门城楼还高,那些文臣们反对的时候,信国公就是用这话堵回去的。你们自己的亚圣说的民为贵君为轻,那么四民大会堂当然要比代表皇宫制高点的承天门城楼更高了,难道你们的亚圣说的不对?

    朱聿键倒没多说什么。

    其实他也同样是第一次见到这座建筑,之前他一直在云南,这位唐王是目前宗室里面职位最高的,云南都指挥使统辖云南四个民兵军,理论上一声令下可召集十万大军。不过他很有自知之明,这十万大军要是依照信国公命令作战自然听话,但要是敢用来对付信国公,恐怕他自己都指挥使司的那些参谋先把他砍了。所以他对这场斗争原则是置身事外,迎驾使本来就不是他,最初杨庆任命的迎驾使是福王,毕竟福王是龙兴天子长辈里面最近的。

    然而……

    任命书送到福王手中第二天,这位大王从马上掉下来摔断了腿!

    然后杨庆只好换成惠王。

    但任命书直接就没送进湖北荆州的惠王府,因为这位大王已经剃度出家正式当和尚,出家人不管俗事,从前的一切皆随风而去,什么王啊龙兴天子叔祖啊之类的统统空空空,贫僧法号空虚,施主还是请回吧!

    然后就只能是朱聿键了!

    实际上朱聿键也想过在路上落水或者坠马的,但最终还是在沐天波恳求下没有步前两位后尘。

    然后他终于平安到达南京。

    这艘水师战船很快靠上了一座专门的军用码头,早就有几辆马车和一队士兵在等待他们,登上这些马车后他们直奔正阳门。进入这座城门后紧接着是洪武门,但在洪武门內的御街上遭遇了青虫们例行游街,这时候南京城内青虫多达六万,日常除了吃喝玩乐外,就是靠游街消磨时光。不仅仅是在南京城,就是南京周围各城都深受其害,他们正不厌其烦地用这种方式制造着噪音,同时也在挑逗着应天府数百万百姓的容忍底线。

    毕竟一次是新鲜,两次三次还算比较好玩,这些人的消费也的确拉动了商业,可几十次之后,他们就彻底沦为了厌物。

    谁受得了这个啊!

    天天游行没完没了地游行!

    你们不烦我们还烦,你们吃饱了没事干,我们还都要养家糊口,天天不是这条路堵就是那条路封,话说现在连妓女都烦他们。

    毕竟绝大多数都是穷秀才。

    虽然他们有幕后资助,但那些幕后资助人,肯定不会资助他们风流快活的,在最初的大手大脚过后,绝大多数青虫都已经开始发挥他们的嘴炮手段,就像小说里很多男主角一样靠那些痴心女人过日子。但那是小说里面的,现实里面傻到那样的如凤毛麟角般,再说小说里的翩翩公子就算花妓女的钱还有飞黄腾达的未来,但这些青虫们有个屁!

    不过唐王和黔国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南京的新标志性景观。

    “大明终究还是忠义者多啊!”

    特意走下马车的沐天波站在车旁欣慰地看着眼前走过的有志青年。

    唐王也有些感动。

    他也没想到如今这地步了,朱家还如此得民心,这样看情况还不是太坏,百姓还是没忘了朱家的,大明江山还是稳固的……

    “黔国公!”

    突然一个士子用云南乡音惊喜地喊道。

    “是黔国公!”

    “那是唐王!”

    ……

    紧接着更多惊喜的喊声。

    然后正好路过的近百名云南籍秀才立刻就围过来,那些护卫的士兵刚想阻拦却被沐天波阻止了,张名振则很懂事地跑到士兵堆里躲着。

    “诸位能有如此忠心,沐天波感慨良多!”

    沐天波拱手笑道。

    “黔国公放心,学生等人纵然一死亦报大明之恩,断不会让那些乱臣贼子毁了太祖三百年社稷!”

    一个青虫大义凛然地说。

    “对,唐王放心,黔国公放心,我们十万士子齐聚南京,看谁敢动陛下的江山!”

    另一个青虫喊道。

    然后那些青虫们纷纷高喊。

    沐天波看着他们向,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那个,黔国公,只是南京米贵居住不易,学生如今囊空如洗,还请黔国公能否暂借一些?”

    突然间一个声音惊醒了他。

    “这个,好说!”

    沐天波爽快地一伸手,旁边家奴赶紧递过一个钱袋,还没等他掏出里面的钱来,就听见四周仿佛受惊的蜂群般嗡得一声,无数欢呼声响起,紧接着他的世界一片青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