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护国公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三五章 这是官军还是流寇?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的确,炸掉就可以了!

    “快跑!”

    明军少尉刘丰砍倒自己面前的守门卒然后回过头吼道。

    这里是钦州城门洞內。

    他身后包括韩同知在内,所有人向着城外狂奔而出,紧接着刘丰将火把杵在了前面的马车上,堆满枯草的马车立刻熊熊燃烧,烈焰瞬间堵死了城门洞。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拎着火把向前走出几步后,在另外一辆封闭严实的马车前,很随意地点燃了引信……

    “三百斤火药,够劲!”

    看着燃烧的引信,他由衷地赞叹一声。

    然后他向外狂奔而逃。

    百米冲刺的他眨眼冲出城门,沿着城墙根向右狂奔几步,紧接着一头扑进了旁边的护城河。

    “潜下去!”

    暮色里他大吼一声。

    然后他一头扎进了水下。

    在他附近的护城河里,包括韩同知在内,所有已经泡在里面的同伴立刻纷纷潜入水下,这里的护城河水都极深,足以为他们提供额外保护。而就在同时他们头顶的城墙上,守军们正看着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的奇怪举动,不过还是有聪明的终于反应过来,惊叫着不顾一切地向城下冲去……

    然而已经晚了。

    刘丰就给引信留出了不到半分钟的燃烧时间。

    正在水下憋气的他,就看见头顶的水面蓦然一红,紧接着爆炸的巨响通过河水的传递撞击而来,与此同时水面显出剧烈波动,就仿佛海上的浪涛般汹涌。他憋着气在水下一动不敢动,就那么眼看着那红色熄灭后就像***般,无数重物在河面倾泻而下,砸得河水仿佛沸腾,甚至一块崩飞的城砖就落在了他的头顶。他都能看着这块足以砸死自己的城砖因为三米深河水的阻滞而减速并改变了下落的路线,最终几乎擦着他脑袋落下沉在他脚下的泥沙中。

    当他再次从水面冒出的时候,那城门已经不复存在了,三百斤火药让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他身后骑兵的洪流汹涌而来……

    “这样多简单!”

    半里外的暮色里,杨信看着冲过了护城河的骑兵,颇为得意地对马信说道。

    而在他们两旁,整整一个旅的明军陆战队员都在狂奔向前,端着燧发枪冲出藏身的树林,仿佛一片红色潮水般漫过原野,很快就跟随着骑兵冲过护城河,冲进了原本应该是城门的巨大豁口,紧接着枪声就在里面响起。

    “走,进城!”

    杨信上马说道。

    一个小时后。

    “姓韩的,你这个叛徒!”

    钦州州衙门前,知州愤怒地咆哮着。

    但他的咆哮毫无意义,两名膀大腰圆的明军士兵就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径直走出大门,塞进门外原本对付犯人的站笼。而这州衙门前那些同样的站笼都已经满员,钦州城内大小官员除了韩同知外,其他都已经在里面恭候知州大人。越来越多情绪逐渐稳定的老百姓,正聚集在附近很欢乐地看着这些过去喜欢以站笼对付老百姓的官老爷们,一个个蜷曲在站笼里面,用他们从未有过的角度看着眼前的世界……

    “你做得很好!”

    杨信拍着韩同知肩膀说道。

    这时候城内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其实也没什么战斗,钦州防御的主力是三千狼兵,但这三千狼兵是从桂西那些土司那里借的,或者也可以说雇佣的,钦州城门被炸开后,他们还会打巷战那也未免太夸张了。

    事实上他们跑得最快。

    明军进城后不到一刻钟,三千狼兵就跑回他们的军营,把包裹一收拾开北门胜利转进,只有几个落在后面的和明军骑兵发生过交战。但明军没兴趣追杀他们,他们也没兴趣留下来挽救钦州,双方意思了一下之后就爽快地分手。至于城里剩下的旧军和士绅民团之类,那个就更不可能抵抗到底了,实际上他们很多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话说钦州知州说的只是官军要来,而不让官军进城,让他们驻扎城外这是件好事,谁都知道这年头军队驻城内的后果,但要公然和官军开战……

    这些旧军可都是卫所军户。

    “杨主任,您看这接下来……”

    韩同知陪着笑脸说道。

    “开仓,放粮!”

    杨信很干脆地说。

    “开仓,放粮!都去官仓那里等着领粮食,每人限领三斗!”

    他转头对着那些老百姓喊道。

    韩同知赶紧翻译。

    那些老百姓难以置信地看着杨信。

    “我叫杨信,锦衣卫土改司广西处主任,奉信国公命令前来,就是为了让这广西百姓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这些当官的不愿意,他们要继续盘剥压榨你们,所以哄骗你们抵抗王师,如今他们都已经伏法,他们已经无法阻挡信国公的命令,那么现在我就要执行信国公的命令,让你们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先去等着领粮食,咱们今日先把这人人有饭吃解决了!”

    杨信喊道。

    韩同知心怀忐忑地翻译。

    然后那些老百姓骤然爆发出一片欢呼,紧接着蜂拥向官仓方向。

    “杨主任,只是官仓存粮不够啊!”

    韩同知小心翼翼地提醒杨信。

    “不够?那些附逆的士绅家没有粮食吗?他们既然附逆,那一律是要抄家的,我虽然不是北衙,不负责这种谋反案子,但按照职权也是要先把他们家查封的。官仓粮食不够就先用他们的,军粮也用他们的,我记得这里的士绅都囤积绸缎吧?把那些绸缎也拿出来,给乡亲们一人先分一身衣服!”

    杨信说道。

    说完他径直走向了州衙。

    后面韩同知擦了把头上的冷汗。

    “这究竟是官军还是流寇啊!”

    他颇为感慨地用当地土语自言自语着。

    官军也罢流寇也罢,反正老百姓的欢呼是真的,钦州虽然不算什么穷地方,但这些年士绅们为了赚钱大量改种甘蔗之类,实际上粮食产量一直在下降。而从越南进口的粮食同样控制在他们手中,通过卖粮他们再盘剥一遍,最终把老百姓手中能榨取的全榨取。然后再通过高利贷凶残地榨取第三遍,虽然钦州靠海好歹还能通过渔业补充一部分,但渔船同样控制在士绅渔霸手中,普通老百姓也就是去海边捡点,而且还是只有靠近海岸的才有这种好处。

    大步跨入资本主义的广西士绅在压制老百姓的手段上,那是绝对的全面细致。

    都是乡里乡亲……

    不榨他们榨谁?

    可以说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挣扎在饥饿线上,城里面尤其如此,资本主义的血腥积累,在这座城市以丝毫不输于欧洲的方式进行者。然后杨信的开仓放粮,让整个城市陷入疯狂,所有老百姓全都蜂拥向官仓,甚至包括那些原本守城的士兵。

    “排队,都排好队!”

    刘丰拎着一根藤条吼道。

    旁边衙役也跟着狐假虎威地翻译。

    那些一片混乱的百姓,在他身上军服的威慑下,老老实实地按照次序排队,一个个向前挪动脚步。而在他们前方摆着的桌子上,一个和杨信穿同样衣服的锦衣卫土改队员,正抓着一个排队等待的人右手食指,先用酒精棉球擦几下,然后用同样浸泡在酒精里的针扎一下……

    这是记号。

    谁想多领拉过手指头看看有没有针扎的痕迹就行。

    扎完针的捏着酒精棉球,直接走到后面的仓库门前,早就有土改队员等在那里,抱起一个装三斗米的口袋放到他肩头。另外一个则负责守着一匹匹从士绅家抄来的绸子,直接量好一块然后搭在他另一边肩头,那人就这样一边米袋一边绸子,欢天喜地回家吃顿难得的饱饭了。而他后面另一个同样扎完针的,也迅速领走自己的一份离开,整个队伍就这样不断向前移动着。而同样的队伍在两旁还有好几个,甚至不仅仅是钦州城里的,就连钦州周围的百姓都在涌来,享受这场属于他们的狂欢。

    而占领钦州的明军陆战队,则分成一个个小队,在那些土改队员带领下冲进那些士绅家中抄家。

    他们有州衙资料在手。

    钦州城里所有大地主,参与过组建民团的豪绅,这些在州衙都有名单可查,然后拿着名单带着熟悉情况的衙役们挨个拎出来就行。男丁统统抓起来候审,女眷老人小孩不动,奴婢的卖身契找出烧掉,土改当然也要强制性释奴,这些奴婢重新登记为民编入皇庄。至于家产查封,地契,高利贷借据收缴,粮食布匹之类根据需要暂时挪用,当然,如果查明他们没罪会归还的。

    毕竟土改司不是北镇抚司,他们没有审判的权力,但作为锦衣卫他们对谋反案也有执法权。

    所以他们可以抓人封家。

    但审讯定罪还得交给北镇抚司。

    不过这只是程序问题,这些人都会被定罪的,他们的罪行还很多,因为接下来伴随土改的还有诉苦,到时候就看那些被他们世世代代欺压的乡亲们,能够揭发出他们多少罪行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