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的女友是恶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莫非是情书?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铃木乃希阴谋受挫,终于明白交往这种事不是嘴巴上可以说着玩的了,要是真刀真枪实践起来真没那么容易——她这才记起来要是当了北原秀次的女朋友不可能只占便宜,光想着随意使唤他好像不行,自己可能也得尽女朋友的义务。

而这义务不太好尽……

她虽然坚持那个要求自己还没用,但一时也没再追着北原秀次不放,非要他履行承诺,而北原秀次也由着她这么拖着。

他不是想赖账,只是打算回头看看铃木乃希提什么要求,要是好办的事儿就随手帮她办一下,不好办的事儿再拿“KISS未果”当由头拒绝也不迟。

生活一时之间平静了下来,学校店里都没有什么事,而时间也慢慢流逝,气温也越来越低,中午时大概在十六七摄氏度的样子,清晨的话则在十摄氏度左右。

夏天的尾巴也结束了,不说节气,仅从气温上来看,也应该算是正式进入秋天了。

冬美就觉得天气有点冷了,夜风很凉,起身把窗户关严了,顺便仰着小脸看了看阁楼上的灯光,判断一下北原秀次睡了没有,如果睡了话,有没有关窗户。

她看那光线感觉像是关了,便把自己的也关好,这时春菜就按照惯例拿着牛奶来了——完蛋,今年过了快十个月了,大姐还是没长。

这真是愁死人了,怎么进补也没用,难道大姐一辈子就是一米四五的命了吗?

冬美扶了扶大眼镜,坐回了床上,随口问道:“那臭屁精有好好干活吗?”

她是在说铃木乃希,那家伙在她家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饭吃了N次,白条打了一堆——铃木乃希抱怨没现金,准备等成年继承了遗产再付帐——而且现在已经发展到如果待到太晚干脆就找个地方睡下的地步了。

冬美感觉被占了大便宜,老是被气得胃疼,便强行给铃木乃希派了一堆活,但铃木乃希对家务七窍通了六窍,完全是一窍不通,刷个碗碟能打碎一半,擦个地板可以搞出印象派名作,后来冬美也死心了——这些该死的千金大小姐,全是废物。

于是她本着废物怎么也要利用的念头,让铃木乃希给店里记帐,而铃木乃希也没拒绝,毕竟她在这一群人热热闹闹很舒服,比家里强,她一时半会儿不想走。

春菜将牛奶放到了桌子上,应声道:“铃木前辈有好好工作。”

她有偷看,发现铃木乃希竟然干得不错,连计算器都不用,一页纸搭上眼一看就知道结果,而且也不是记以前的流水帐了,改成了细分帐,一周多加起来也就干了一两个小时的活儿吧,就连单品成本都核算完了,还做出了预期收支表以及汇总出了点单率,并且还在帐本上写了一些营业改进建议——也画了自家大姐的矮腿卡通画像,这个就先不提了。

以她十四岁的见识来说,她感觉铃木乃希也是有天生才能的人,反正她不觉得自己十六岁时会像铃木乃希一样聪明。

冬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又低头拿着修眉剪,抱着能给自己当被子的衣服在那里剪起了线头。

春菜有些好奇的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套男生的秋冬季校服,上衣、领带、裤子、毛衣、马甲、大衣全都齐全,不由轻声问道:“大姐,这是欧尼桑的吗?”

冬美头也没抬地说道:“当然是他的!这家伙四月发了就一直装在袋子里,根本就没管过,现在天凉了,马上要换校服了才找出来要洗……单独洗多费水啊,我就顺便给他一起洗了,熨完了后看到些小线头,我顺便也就剪一剪。”

她顿了顿,又有些不高兴道:“那家伙毛病很多,一点不整齐就叽叽歪歪的,跟要杀了他一样!要不是看在他帮过咱们家这么多的面子上,我早就一拳把他下巴打下来了,根本懒得管他!”

春菜无语了片刻,人家也没让你剪啊,您不高兴什么?再说您也打不过人家啊!

她有点接不了话,又看了看旁边还有冬美的秋冬季校服,便拿起来看了看,发现也是洗过熨过了的——百褶裙、衬衫、毛衣、西装外套以及一件大衣。

女生的秋冬校服和春季、夏季校服款式差别不大,就是料子换了,换成了更厚实的,下面同样是短裙。

日本女生一年四季都穿短裙的。一是因为传统认为女生就该穿裙子;二是日本是海洋性气候,气温不会太低;三是日本女生认为只要脚踝保温好了,腿就不会冷——其实和气候关系不大,这是宁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范,北海道雪都埋膝了,女生照样穿短裙。

日本校服分两大系,分别是水手服和英式校服——前者源自英国海军学院,后者源自英国贵族学院——公立国立学校女生一般穿水手服,这个便宜,而私立大福学园的学生家境普遍不错,自然上的是贵族档次,不用担心学生们买不起——这些校服是自愿购买的,穿不穿也不做强制要求。

日本在被美国占领前就已经普及了校服制度,那时候是强制穿着的,但等被美国占领了后,审美观开始向美国人学习,而美国人的审美观是什么呢?就是崇尚个性,于是就有人要求政府废除校服制度,让学生会也解放一下个性。

政府从善如流,真把学生必须穿校服的制度废除了。但刚一废除,支持校服的人又不干了,认为学生会出现攀比心理,也不容易帮助学生们竖立起集体荣誉感。

政府两头看了看,又改了命令——你们爱咋咋的吧,我管不了了,穿不穿你们自己定好了!

到了现在,学校要不要有统一的校服,学生们愿不愿意买,想不想穿都是随意的,但问题是所有人都穿的话,也没人想别具一格,于是从潜规则来说,进了学校就必须穿校服,不然会被让为是对其他人的不尊重。

当然,这也和现在的校服普通漂亮了有关系,也成为了一种文化潮流,甚至有专门介绍如何搭配校服的杂志。

流行过一段时间的长裙子,那时女生们纷纷把裙子接长,一直落到脚踝。也流行过一段时间的中裙配泡泡袜,走可爱风,现在则是短裙佩过膝袜,以黑色为佳,这样可以显得腿又细又长——现在的女生又开始把裙子改短了,长和短之间也就差了十几年。

春菜很喜欢私立大福学园的女生校服,感觉穿起来很漂亮,算是目前正对潮流,比她所在那个公立国中的裙子好看。她拿着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在镜子前面转了两圈,发现也特别合身,而冬美看了她一眼,随口道:“别急,等后年我想办法也帮你免费加入大福学园,这学校待遇还是挺不错的。”

普通学生的校服是买的,她的不是,是学校直接发的——她是特邀免费入学生,一円没花还一个劲往家里搬东西,现在穿的袜子都是学校发的,特省钱。

北原秀次也享受这待遇,而雪里明年开始享受,这是她拿了玉龙旗敢斗赏的奖励之一。

冬美准备占便宜占个够,两年后想办法把春菜也弄进学校去当免费生——雪里就是她硬弄进去的。

春菜轻轻点头:“我听大姐的……大姐,牛奶要凉了,你先喝牛奶吧,我来帮你剪一会儿。”

冬美把手里的裤子交给了春菜,叹着气皱眉去摸牛奶杯子,说道:“小心一点,剪坏了那家伙又要拉着个脸不痛快了。”

“我知道了,大姐。”

…………

翌日,北原秀次晨练完了换上了新校服。

他没觉得平均气温十几度算是冷,这在北方算是暖和天了,但大家都开始换了,为了随大流,别满班就他一个人还穿着短袖衬衣,那他也要换。

他穿好了外套后系上了领带,又好好整理了一番,然后左右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没什么毛病,又抬起袖口看了一圈,发现钮扣都擦得锃亮,更是连根杂线、线头之类的都没有,心中十分满意——穿着打扮不在于穿什么,但在于是不是精精神神整整齐齐的。

他收拾好了后出去吃早餐,发现冬美和雪里也换上了新校服,都是长袖衬衣、小西装外套以及百褶裙的配制,看着都十分养眼,小小的西装特别小,够不着裙子,下面露着一截白色的衬衣显得她们两个的腰格外纤细。

而冬美正在那里舀饭呢,警惕的回身看了他一眼,扁了扁嘴后换了个姿式,尽量不背对着他。

北原秀次一阵无语——我真不是在看你屁股!再说不是说好了吗?一天可以看三次,今天我还没用过这三次机会吧?

他有点郁闷的去餐桌那儿坐下了,随口向夏织夏纱问道:“铃木那家伙起来了吗?”

夏织夏纱精神萎靡,也不知道昨晚和铃木乃希干什么好事了——昨晚她们三个一起睡的——她们垂着头低声道:“起来了。”

哦?这是今天要正常上学吗?

北原秀次对铃木乃希无力吐槽,这家伙上个学也是天天迟到早退,要不然就是干脆不去了,真正的病历随着携带,理由五花八门,现在听说连老师都不怎么管她了,由着她从后门大摇大摆进去。

铃木乃希早上磨蹭得厉害,所有人吃完早饭了她还没见人影,但也没人管她,冬美招呼一声就锁门集体上学去了——铃木乃希是走地道回家,然后坐自家的车去学校的,她坐了两回公交车就受够了,抱怨屁股疼。

而北原秀次都上了一节课了,铃木乃希才到了学校,从后门进了教室,直接坐到了自己座位上,然后看了看表——离中午去找北原秀次那傻小子吃午饭还有三个小时,干点什么好呢?

这时旁边一位短发女生给她递过来一封信,笑道:“铃木同学,这是一位前辈送来的。”

铃木乃希随手接过来一看,发现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白信封。

莫非是情书?

这还是有人没眼瞎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