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皇帝举办武林大会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天色才蒙蒙亮,整个京城便骚动了起来。

    无数武林人穿带得干净利落,成群结队自西边城门出城,赶往京城西郊。

    皇帝为举办武林大会,特地在京城西邦十里处建了一座占地颇大的石台,石台约莫半人高,北面摆放着一些锦缎大椅,正中央一张赫然是龙椅。石台周围另外放置了无数长凳。

    石台一带前些日子有官兵把守,到了今日一早、把守官兵全部撒防收队,任由武林人士前来。

    旭日渐升,大批武林人到来。见石台西东两侧各有几座糊子,上面武当之类的牌名,看来是为正道七大门派准备的地方,棚中有茶有酒。七派弟子便自行进入棚中炭歇。

    至于其余较小的话会和黑道帮派,以及不属于任何帮派的独行客,则在台下长凳上坐定,自有小厨过来送上茶点酒水、和御厨精心烹制的各色棕子、照顾得十分周到。

    武林人士越聚赶多,很快石台周围便人山人海,闹哄哄的。白道七大名门正派也先后到来、石台周围的武林人面色各异,有的感觉今番武林大会高手云集、恐怕自己没有夺冠的希望了、大多数人则很兴奋,等看看一场龙争虎斗,顶级高手的较量难得一见。

    不多时,只听东边一个声音朗声道:“皇上驾到!

    声音虽不大,但在吵闹无比的场中却清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再大的嗓门声也影响不了。听到的群雄无不心头一漂,暗道:“这人好深厚的内力!”

    台上台下所有武林人不约而同齐刷刷向东边望去。见说话者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气度不凡,目光炯炯有神。一身劲装结束,也不知道是何门派。

    有认识的人便忍不住惊呼起来:“大内侍卫总管雷莫雷大总管!

    众人这才知道他的身份,心中暗暗称奇。

    话音薛落,一阵请胳快捷的马蹄声响起,只见东边一骑风驰电掣般飞奔而至。

    骏马通体雪白,神骡异常,疾蹄如飞,奔跑度奇快无比、直如腾云驾雾一般:马上骑士是一个身着龙袍的年轻人,生得程请目秀。俊朗飘逸,雄姿英。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自然流露。

    一骑飞驰而来。马如龙,人亦如龙。

    人群中不禁响起一片惊叹之声,来人必是当今传奇似的少年天子无疑了,当真名不虚传。

    在场群雄出身于江湖,不喜与官府打交道。原本生怕武林大会时皇帝带大批官兵散来,要弄得跟官场朝会似的,那就大煞风景了。而现下见皇帝扶江湖规矩独自前来,无不暗暗欢喜,对皇帝举办武林大会的最后一丝别扭,也烟消云散。

    一骑奔驰如飞。转眼便疾驰而至,东边台下的群雄不约而同向两边退开。让出一条去路。

    皇帝纵马驰到台下,度不减,眼看就要撞上石台……

    在众人惊呼声中,就见皇帝猛地一提僵,胯下白马“希津津”怒嘶着人立而起,凭空蹬蹄不住,皇帝双臂一振,呼的一声,自马背上腾身纵起,盘旋着一直跃到五六丈之高,半空中身躯一折,衣袂飘飘,临空虚渡,大袖望后鼓风一兜,身子便驭风而行般地向散滑行十丈有余,轻飘飘落在台上龙椅之前。姿势美妙无比。

    全场群雄看得目眩神迷,震天价喝起彩来。他们都是识货之人,见皇帝露的这手轻功,实为顶尖轻身功法,不禁对这个充满传奇地皇帝心存敬畏。

    萧若大袖一甩,转着身来,英目环顾四周,见台下武林人人山人海,万头攒动,足足有一万多人,只怕天下习武之人有一半都聚集于此,倒是魔教教徒一个也没有出现。他面含微笑,清声朗朗道:“诸位英雄可好?

    全场人如梦方醒、慌忙各自见礼……这时问题便出来了,有的拱手为礼,有的跪行面君大礼,乱哄哄的、场面一时很是怪异。

    武林中人往往心高气傲、狂放不嚣,一向不怎么把朝廷官府放在眼里,不少人下意识的对武林大会举办人行江湖上的礼节,似乎忘了对方是君临天下她皇帝。一时间,在场群嫉都有些尴尬,跪又不是,不跪又不是。

    萧若负手而立,也不催促、唇边始终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清澈而明亮的目光缓缓在台上台下群雄面上一一扫过。

    不少人与皇帝的目光一触,便不自觉的跪倒于地……渐渐的、跪拜的人越来赶多,站着的人哉来进少、甚至连台上白道七大门派地人也在门率领下、整齐的跪倒于地、在这等形势下、即便是再狂妄、再目无上、再不想跪的人,也不得不跪拜于地,直至全体跪倒。

    但见石台周围黑压压跪倒了大片人,身穿各种装束、手拿各种兵器,来自三山五岳天南地北、涵盖黑白两道……在干百年来的武林中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之事。

    “草民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山呼万岁之声如春雷炸响,震耳欲聋、她动山摇。

    萧若龙颜大悦、手微微一摆,道:“诸位英雄快快请起!”柔和清朗的声音虽不大,但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好似在耳边说一般。

    “谢皇上!”群雄66续读站起身来。

    萧若两手抱拳,含笑打了个团揖,道:“诸位天下英雄不远千里来京参加朕举办的武林大会,朕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群雄忙说不敢不敢。

    萧若心知江湖人喜欢直来直去,他也不多说废话,开门见山道:“众位英雄。朕个次出面主持武林大会,一来是为了见一见天下英雄,以便大家朕络朕络感情;二来。便是借此机会比武切磋一番,决出天下武艺最强者,朕封他为天下第一高手,封他所属的门派为天下第一门派……

    皇帝说到这里,台下群雄为之一阵骆动,不少人听得呼吸急促,跃跃欲试。谁都想一战扬名天下,这也是他们来京参加武林大会的最大目的。

    “第三……”萧若缓缓说着。

    群雄一听皇帝还有后文,无不屏气凝神,侧耳倾听。

    “第三。有句古话说得好: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在场俱是当今天下的英雄索杰。卖不卖与帝王家。那是个人的意志,朕绝不强求。不过大丈夫人生在世,学得一身好武艺,总核做些为国为民地大事,扬名立万。流芳百世,留下千古英雄之名,才不狂男儿大丈夫来世间是一遭!

    这番话说到台下群雄心坎里去了,听得心痒痒,乱哄哄称是,催皇帝快讲下去。

    萧若忽然面色肃然。英目中精光暴射、轻喝道:“朕久闻白莲魔教为祸江湖。残害黎民百姓,江湖正道无不咬牙切齿,与魔教妖人势不两立。近年来魔教野心日益膨胀,竟有谋逆作乱的打算,届时生灵涂炭、不知多少百姓将要因此家破人亡……朕、绝不容许!”

    皇帝说到最后,急言厉色,话语以无上内力送出、响彻四方,似能穿合裂石、群雄无不心头一跳,功力较弱者甚至身躯摇晃。

    场中一片死寂,落针可闻,气氛庄严而肃穆。

    萧若续道:“今日武林大会比武切磋之后、朕要借此机会,联络天下正义之士,一举荡平魔教、为江湖武林为天下苍生除此一大祸害!”

    语音锤铸,掷地有声。在场群雄轰然大声叫起好来。

    台下洞庭湖三十六连环坞一群人则面色尴尬,不少人都知道他们三十六连环坞与魔教不清不楚,此刻魔教的人没来,他们的处境就难免尴尬了。

    萧若说完这些,当即宣布比武较量正式开始,清白道七大门派的掌门人上前,与自己一同担当我判、我决输赢。

    与皇帝一同当我判是莫大的荣幸,七大掌门也不推辞,离开门人,来到皇帝身旁左右站定。他们都是武林中顶尖的人物,德高望重,七大门派势力又大,在场群雄自然没有异议。

    萧若再三重申以武会友,比武较量只分高下,不决生死,上台比武者务必点到为止,若有人趁机行凶伤人,他绝不放过。

    所有人一一漂遵,没有二话。

    萧若与七大掌门再规定一些比武的具体规矩,便在台上正北面居中坐下,七大掌门分别坐在他两旁。

    两侧鼓声隆隆响起,激动人心的比武正式开始。

    群雄很有秩序的上台比武较量,因为有皇帝与七大掌门坐镇,谁也不敢违反规矩,一般都是点到为止,败者也很少有对方失手下更伤地情形。

    金色的日光照射下,但见台上刀光剑影,人影起伏,劲风剑气激荡四方。

    随着时间推移,上场比武地人武艺越来越高,绝招纷出,**叠起,群雄看得大开眼界,同时,也不禁为场上地人暗暗担心。高手相争,必全力以赴,往往收不住指,落败者受重伤的可能性骤然提高。

    近午时分,萧若正要宣布比试暂停,派人送酒菜过来给大家吃完了再比。

    便在此时,一只白色鸽子扑腾腾飞过石台。青城掌门人秋槐面色一动,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臂,飞来的鸽子便落在他手掌上,显然是经过训练的信鸽。

    在场群雄都看得明白、这是飞鸽传书,武林中传递消息的常见方式,就不知青城派出了什么大事,这时候用飞鸽传书给掌门人传讯。一个二个目光都集中在秋槐身上。

    青城掌门秋槐在信鸽爪子旁解下一个小小地竹筒、手一抬、信鸽便鼓着膀飞到空中、向来的地方而去。

    秋稳自竹筒中取出一张小小的信笺,一身之下,捶时面色大变、虎躯都一阵禁不住的颤抖。

    其余六大门派掌门素知秋槐内功修为极是精深,养艺功夫也十分了得,可以说泰山崩于他面前都不动声色、想不通有什么事能让秋槐如此失态,他们正要问……

    这时上空膀声扑扑作响,又是一只信鸽飞来,少林寺人群中一个老年僧人疾步纵出,手一抬,信鸽便飞到他手中。他极为利索的解下信鸽足旁绑的小竹筒,快步上前,来到少林方丈明藏大师面前,双手狂着竹筒递将过去,“方丈!”

    少林方丈明藏按过小竹筒、飞迅拔开小木寨、抽出里面地信笺看了起来……

    整个比武场一片寂静,群雄感到事情有些不大寻常、一齐静了下来,屏气凝神,看着两位忽然按到飞鸽传书的掌门人,暗暗猜测生了什么大事。

    “阿弥陀佛!”少林方丈明藏大师阅读完信祟,闭上双目,双手合十,宣一声佛号。他表面上虽看不出究竟,然而身上金黄色裂慧却止不住浑身微微抖动。旁边五派掌门人面面相兢。

    青城掌门秋捕蓦地的掠近明藏,失态急呼:“大师、你那上面写的什么?”同时展开自己的信策给明藏大师看。

    两位名门正派掌门人瞄了一眼难方收到的飞鸽传书,一时间双双骇然,半晌做声不得。

    群雄中有人不耐粳的叫嚷开来,道:“明藏大师,秋掌门,究竟生什么事了?跟大伙儿说说啊!”

    少林方丈明藏与青城掌门秋槐快步来到皇帝面前,明藏还未开口,秋槐便失态的大声道:“皇上,少林、青城两派的山中留守弟子传来急报,魔教……”魔教高手趁我们两派高手大多来参加武林大会之时,偷袭了少室山与青城山、我们两家开宗立派的禁她已惨遭魔教虹洗,留守的门人弟子或被杀,或被俘……”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