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缠缠绵绵的豪赌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哥儿俩很是嚣张的大摇大摆走来,旁若无人,大声谈大声笑,把高将军当任人宰割的肥羊一般,不宰白不宰、宰了还想宰。

    周围看热闹的士兵有的感觉可悲、有的感觉好笑,其中幸灾乐祸者也不在少数,不少人大声拍手起哄。很快、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不当值的士兵几乎都娶了过来、他们平淡无味的生话当中、难得出现这么有趣的事,可不能错过了。

    王军和有些看不过眼,快步冲到万侯兄弟面前、膛目暴唱道:“你们两人还敢来?我们高格军已输得一文不名了,你们赢够了就滚得越远越好!莫要欺人太甚。“他激于义本,挺身而出,想叫他两人见好就妆,假若今天再赌的话、他们可怜的高将军天知道会出什么事。

    然而,别的士兵不跟他一样想、他们一心只想瞧热闹,纷纷鼓噪起来,叫他别多管闲事。

    万侯兄弟对视一眼、矮胖的万侯绵绵怪笑道:“我们来找高格军赌,又不是找你、你小子多什么事!赌博桌上有赢有输,没准儿今天我们哥俩手气背,又把赢的钱都输还给你们高将军呢?给,给,给……”

    他大模大样高笑三声,插头晃脑、伊然不可一世。

    高瘦的万侯缠缠清了请嗓子、向高将军的住处扬声说道:“高兄、我们哥俩又来了,你敢不敢应战?要是不敢的话,我们也不强求。你只消说个服字,我们掉头就是。”

    周围士兵们轰然叫好,乐不可支。一个劲儿她起哄、惟恐天下不乱。

    好赌者如何肯自行认输,丢不起那个人,那是说什么也要赌一下的。

    话音落处,就见屋子里响起一声怒吼。高将军披着棉被蹬蹬蹬冲了出来。但见他满头乱,面容憔粹,两只眼晴里布满血丝,也不知几天没睡了,他恶狠狠地瞪视得意详详的万侯兄弟,怒喝道:“你们休要嚣张!我姓高地这辈子还没服过输……来来来。我们再来赌过。谁不敢谁是他妈王八灰孙子!”

    周围士兵听得又是轰然叫好,都乐坏了,等着看一场好戏。

    王军和也无可奈何、在一旁哭笑不得。

    万侯兄弟相视而笑,万侯缠缠嘿嘿怪笑道:“我说高兄,上赌桌也要有东西赌不是?你前面七天输光了所有家当财产,如个一无所有了,你想拿什么赌?想把咱兄弟俩当冤大头啊?”

    高格军气得脑门青筋一跳一跳。低吼道:“就赌我高某人的一条命!你们说值多少钱?”

    此言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众士兵笑不出来了,为之面面相鹿,四下里陷入一阵异样的死寂当中。

    扑味一声怪笑打破沉默,矮胖的万侯绵绵以一种极度不屑地语气冷笑道:“你的小命?你的小命值几个钱?送给我们。我们都不要,哈哈……

    万侯缠缠按过话茬。怪笑道:“依俺说嘛!你身上的这床棉被和里面你身上的里衣里裤,还值它上百个铜钱,不如我们先赌一把,要是我们赢了,你身上的那些东西就归我们了,有有……哈哈哈……”兄弟俩乐不可支,笑作一推。

    “你……你们……”高将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拳头握得喀喀作响,直想扑过去插死他们两烂人。

    便在此时,萧若轻咳一声,摇着折扁,满洒地走到三人面前。一时间,所有旁边士兵地目光都齐刷刷转到萧若的身上。

    萧若微微一笑,道:“本官愿借赌本给高将军。”

    周围士兵们轰然叫好鼓掌,想不到局面奇峰突起,杀出个有钱的京官,看来今天又有好戏瞧了,气氛顿时转为欢快。

    呆立一旁的王军和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终于什么也没说出口。对萧若借钱给高将军打心眼儿里不以为然。

    高将军无限感激的望了萧若一眼,道:“这位朋友,多谢了。”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什么,眼晴一亮,“你是京城新任巡察使黄大人?失教,失敬,适才多有得罪,回头本官再奉酒赔罪。”

    浑浑噩噩的万侯兄弟认不出萧若,他们俩交换个眼色,万侯绵绵矜持道:“咱兄弟赌博有个规矩,便是不跟借钱的人赌。姓高的要拿得出赌注、我们继续赌,拿不出地话,咱兄弟立马是人,借钱赌,咱兄弟就不奉陪了。”

    高将军气得无话可说、“你们嵌人太甚……”但偏生又无可奈何。

    萧若心念一转,晃晃悠悠来到缠缠绵绵面前,扑味一笑,道:“在下久闻万侯昆仲英雄盖世,乃赌坛一绝,大名如赤雷贯耳,今日得以一睹二位风范,深感名不虚传,实是在下的福份,佩服呀佩服……”

    一番话说得万侯兄弟俩轻飘飘的,喜得浑身搔不到痒处,笑得合不拢嘴,直说你这人眼力不是一般的高明。

    萧若笑道:“在下平日里也喜欢赌两把,今日有幸见到两位赌坛至尊,那说什么也要两位指点一番,两位与高将军的赌局,可否让在下也参加一个?”

    缠缠绵绵相互对视一眼,心灵相通,当下由万侯缠缠道:“你要参加也行,我们兄弟来者不拒。不过,我们兄弟赌得可不小,你押得起赌注吗?”

    萧若笑吟吟取出离宫时随手带在身上她一干两银禀和两锭大银,道:“这些总够了吧?

    一千多两白银可不是个小数目,周围将士们不禁出一阵嗡嗡的惊叹声,看不出这京官这么大她手笔。连高将军也面带惊景之色。

    万侯绵绵大模大样地哼了哼、道:“你这些银两只够我们赌一把的。”

    萧若折庸啪的一收、“悉听尊便。

    一旁地万侯缠缠一直不说话。侧耳倾听的样子,这时,忽然开口道:“姓高的,你也一起来、这一局我们不要你押赌注。输了不要你出分文,赢了的话,我们的赌注照样如数奉上,嘿嘿……我们是好人呢?”

    高将军精神一振,道:“好气魄!要是哪天高某反败为胜赢光了你们,高某也让你们空压三场。来人!摆果子……上赌具!

    自有士兵去把赌桌和各种赌具搬出来。就在屋都空旷她地岁摆开赌局。

    四人各自入座。万侯兄弟坐一边,萧若与高将军各坐一边、三方坐定,赌注摆在面。

    高将军冲万侯兄弟道:“今天我们赌什么?”说着又向萧若道:“黄大人,你精通什么?

    萧若耸耸肩,淡淡道:“本官客随主便,随便你们赌什么,在下无不奉陪。”

    万侯兄弟向高将军笑道:“废话少说。随便你想赌什么——反正赌什么我们都照赢不误。”

    萧若听两人的言外之意,敢情他们连赌七日以来、什么都赌遍了,而高将军什么都输遍了,败得彻彻底底。

    高将军也不担让。道:“好,今日咱们就赌般子。比大小,一局定输赢。来人,把其余的赌具撒下。”

    几个亲兵上前把牌九、麻将之类的赌具收起来,在三人面前每人摆了三粒般子和一个插筒。

    高格军摆起般子、双目微闭朝天空一阵念念有词,然后将般子扔进摇筒里,叮叮当当练劲摇起来,“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褐开摇筒时,只见三粒般子两粒五点,一颗六点,共十六点、已经非常之大了、周围将士们无不一片欢呼。

    高将军自己也志得意满,自言自语:“老子霉了这么多天,个儿终于时来运转了!”似乎胜局已定。

    轮到萧若,萧若随手摇了摇,便放在桌上、揭开摇筒时,却见一个三点,一个五点,一个二点,总共十点,不大也不小,但比高将军却小得多了。

    王军和在一旁看得优形于色,实在稿不懂巡察使大人为什么也加入他们的赌局,还一下子输掉一干多两白花花地银子,不禁暗暗为他心疼。

    萧若存心想做旁观者,看他们地赌局究竟有什么蹊跷、所以显得漫不轻心,以免打草惊蛇。

    当下由万侯绵锦拿起摇筒,时快时慢摇了一阵、和在桌面上,起开时却见三个般子中有两个是六点,一个是五点,总共十七点,不多不少,正好比高将军大了一点。

    周围士兵情不自禁出一阵可惜的叹息声,对万侯兄弟的好运气又是惊叹,又是妒嫉。

    万侯缠缠笑道:“不好意思啊!承让,承让……”说着,把萧若面前的一千两银禀和两锭大银老实不客气拿过来。

    如此一来,萧若与高将军面散都空空如也……

    缠缠绵绵相视有有嘿嘿怪笑,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气。万侯绵锦得意道:“人运气好就是没办法,挡都挡不住,赚钱那叫一个快!”

    万侯缠缠望望两人,道:“还赌不赌?赌的话,拿赌注出来。”

    萧若心念一转,拿出他京城巡察使的腰牌,“啪”的一声,拍在桌上,道:“本官出来得匆忙,身上没多带银两,就赂这块腰牌好了。

    万侯锦棉一副大惊小怪地神情,瞪眼夸张道:“吓!你一块破铜牌值几个铜板,敢上我们赂桌,把我们兄弟当傻瓜么?”

    萧若一脸郑重地缓缓说道:“你们可知道这块官牌的价值?此牌乃皇上亲手所赐,本官只要佩戴上它,京里极品重臣见了我也要客气三分。你们说,这值多少?”

    万侯绵绵咋咋呼呼道:“值个吊?以为我们傻啊!我拿些废铜来,一天这样的铜牌能打个十块八块来,你又说值多少?”

    周围将士们听得哄堂大笑,都说这兄弟俩着实傻得可以,但偏偏赌博时运气极好,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万侯绵绵说话时,万侯缠缠不言不动,表情古怪,一副侧耳倾听的神情,忽然接口说道:“好,我们就赌了,我们兄弟拿两万两银子押你这块腰牌,够不够?”

    周围将士一片哗然,两万两银子对他们来说筒直是天文数字,出了他们的想像。

    萧若点个头,道:“妙极!本官腊了,再来抛般子,一局定输赢。”

    兄弟俩目光转向干坐一旁、神情尴尬地高将军,道:“高兄,你赌是不赌?

    高将军涨红了脸,道:“本格没东西可押。“他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了。

    万侯兄弟飞快交赖个眼色,诡异的笑意一闪而进,万侯缠缠以一种大度的语气道:“要不这样……

    万侯绵绵接口:“这局我们也不要你押赌注……不过呢,你要是输了,就得答应我们一个小小的条件,而要是赢了的话,两万两银子照样给你,哈哈……你便宜赚大了,你这小子!”

    萧芳心中猛地一动,暗道:“他们的阴谋诡计终于要浮现出来了,就知道其中必有蹊跷,缠缠绵绵两人是什么料他再清楚不过,他们多半受人利用,背后有高人指使,多半便是魔教的人……看来魔教果然在打皇陵的主意,但是,究竟他们欲意何为,他还猜想不出,且静观其变。

    高将军听了万侯兄弟的话,精神一振,狂喜之色溢于言表,不过他也知道世上没那么好的事,警觉之情未沾,迟疑道:“你们要我答应什么条件?”

    万侯缠缠怪笑道:“这个条件我们还没想出来、等我们想出来的时候再告诉你,不过你到时候可不能耍赖。

    万侯绵绵道:“谁都知道高将军您赌品最好、绝不赖帐,言出必践,我们也信得过你。”

    高格军猛地一拍桌子道:“好,一言为定!高某人跟你们赌了。

    他虽明知世上绝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其间一定有阴谋,不过他输红了眼,翻本心切、什么也顾不得了、仍然抱着拼一把的心理先答应了再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