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禁忌之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宫外太监宫女现皇帝到来,惊喜之下立刻通传进去,转眼间,一身翠红宫装的胡静菡领着内侍迎了出来,朝皇帝跪倒,娇滴滴道:“凿……””懊不,臣妾参见皇上!”

    她还不太习惯宫里的规矩、以及自己新的身份,见“大哥哥”来找她,欢喜之余、更带着不少紧张之情。大哥哥已经不是以前可以跟她玩闹的大哥哥,她自己也不再是那无忧无虑的堡主千金了,她必须慢慢适应两人之间的新关系。

    听周围人说,如若皇上来她宫里过夜、那就是对她的最大思宠、胡静菡小妹妹听得似懂非懂、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哥哥非在她宫里过夜、才是对她的思庞,来看看她陪她玩玩不就行了么,以前都是这样的,为什么非要过夜?她隐隐觉得这里面暗含着一件十分羞人的事、芳心羞涩不安里,另带着几分期待。

    几日没见,萧若只觉眼前一亮,不禁重新打量起胡氏小妹妹。

    胡静甚本是万中无一的美少女,此时穿着一身翠红色陵罗宫装,粉嫩的脸上薄施脂粉,如云秀里点缀着几件雅致银饰,精心打扮之下越美丽可人,清丽不可方物,扣人心弦,让人移不开目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相比于胡夫人的成熟风情,她还显得有些青涩一一不止身体宵上,还有思想举止方面,稻气未脱。好似一枚含苞待放地果子。

    萧若含笑道:“你在宫里还住得惯吗?

    胡静菡脆声道:“住得……懊不,又说错话了!应该是:回皇上话,臣妾住得惯,谢皇上关心!”她说得好生拂口别扭,话像背书似的。

    萧若给这可爱的美少女逗乐了,扑味一下子笑了开来,胡静菡自己也觉得好笑,咯咯咯银铃般的娇笑着。她身后内侍们也一齐笑了。

    萧若伸手把胡静菡扶起。“平身。日后在朕面前,用不着这么拘束,朕还是喜欢以前的你。”

    “大哥哥最好了啦!”胡静菡欢呼一声。一跃起身、脸上满是天真无邢的笑容。

    萧若坏顾一下周围,问道:“为何不见你毋亲?“语气盾些怪怪的。

    胡静菡也奇怪的望望身后人群,“喷”了一声,奇道:“奇怪了,娘亲刚刚明明在宫里咯,菡儿出来迎驾时娘亲也跟着,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萧若一个箭步冲进宫内,很快把宫里房间都找遍了,就是不见风华绝代地胡夫人芳踪。最后。萧若站在卧房里怔征沉思。

    “娘亲哪去了?她刚刚还在这里教菡儿缝布娃娃,怎么不见了咯,去哪也不跟葛儿说一声。”胡静菡板着粉郁都的小嘴儿,闷闷嗔道。

    空气间流溢着一缕芳有若无的幽香,萧若再熟悉不过,正是胡夫人身上地香味。伊人不见,只余一缕幽香。

    胡夫人为什么有意逃避不见?萧若心念电转,渐渐的,有些明白她的想法了。

    皇帝来此过夜,胡静蒂及宫里下人很自然都以为是来找她这新贵人的,只有萧若与胡夫人心里有数,萧若来这儿纯粹为了与胡夫人幽会。

    胡夫人自己也心知肚明,故而有意避开。若不如此,今晚皇帝在此宫过夜,要胡夫人侍寝而不要胡静菡侍寝,这件丑事必然传开,对情窦初开的胡静菡将是何等沉重的打击,也不知她受不受得了。

    何况胡夫人还要顾及她与皇帝的颜面。萧若自己是无所谓的,反正历史上连女带母一并宠幸的皇帝多得很,也没见后世人单独拿这个说事,明君依然是明君,昏君依然是昏君,横竖多他一个不多。

    胡夫人顾虑太多,思前想后,还是干脆避开为妙。

    萧若僵立房内良久,帐然若失。

    “皇上,大哥哥……”胡静菡娇嫩的呼唤声将他拉回现实。

    萧若道:“大哥哥今晚来,只为看看你住不住得惯。朕还有事,要先是了。”

    胡静菡神色一黯,幽幽“哦”了声,揪了小嘴,闷闷不乐地送皇帝出宫。

    离去前,萧若忽而回展颜一笑、道:“大哥哥会经常来看你的。”

    胡静菡回嗔作喜,笑道:“那大哥哥下回来就别这么快是握,好想大哥哥陪葛儿说说话,这几天周围人教了我好多好多宫里规矩,我都有些听不太懂咯,要是大哥哥教我就好了。”

    “哈哈,那有何难?大哥哥下回来就教你。”萧若笑道,心里头不禁坏坏的想:“朕不但教你宫里规矩,还能教你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到时候你想不学都不行了,嘿嘿嘿……”

    萧若不要人跟随、独自在宫里信步而行、忽闻一声娇媚的轻笑声,一道曼妙人影在他正前方一闪而过。

    这声音萧若再熟悉不过,他登时大喜、捉起一口丹田真气,朝前方人影追去。

    前方人影娇躯玲珑有致,背影儿颓美,柳腰轻摆,素衣飘飘,轻功尘脱俗,有若凌波仙子,足不点地的在前方飞驰。萧若则在后面猛追。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御花园,但见一片万紫干红,繁花似锦,奇花哥草争妍斗媚,赘郁芬芳,甜香醉人。

    萧若朗笑声里,纵身腾跃而起,一个俄虎扑食,将前方娇躯惹火的妙人儿扑进花丛之中,哈哈怪笑道:“小妖精,看你还往哪里逃!哈哈哈哈……”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儿却是胡夫人,她此刻桃腮嫣红,眼波迷离、痴痴地望着身上的少年,娇喘吁吁,倾倒众生的胸脯急逮起伏,红着脸嗔了声:“你这冤家!”声音甜得腻,腻得酥。

    胡夫人一惯高贵矜持、冷若冰霜,在他身下突然变得这么风情万种起来,他只觉一阵受不了,欲火腾地一下子就上来了……

    请挥明净如水,花辫谩天飞舞之中,少年与成熟绝艳的美妇在草地上颠弯倒凤、奏响一男欢女爱的交响……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