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后宫新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臣妾率后宫嫔妃宫人,恭迎皇上回宫!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以下嫔妃内侍齐声高呼。

    萧若快步抡上前去,双手伸出,一把将皇后扶起来,柔声道:“皇后快不要多礼,当心宝宝!”

    “谢皇上。”皇后盈盈起身,吹弹得破的粉脸上浮上一抹红荤,秋波似水,脉脉凝视皇帝,含着幸辐甜蜜的笑意,一只玉手轻抚高高拱起的腹部,脸上详谨着母性动人的光辉,圣洁高华若观音大士、令人不可直视。

    她身后一众后宫人等也道谢站起身,后宫重要人物都到齐了,包括品级高的太监女官,众人以淑妃石氏、贤姑齐氏、胳仪阮江燕三人为,连小郡主李琳琳也在其中。李琳琳别别扭扭的,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见皇帝望来、她琼鼻里微微吭了声,转头望向他处。

    铁寒玉领着耶律红缨以及胡夫人母女上都,大礼参拜皇后,“妾身拜见皇后姐姐!”“民女拜见皇后娘娘!”

    “平身。”皇后雪白柔美也似的玉手一摆,“寒玉妹妹陪伴皇上御驾亲征,一去数月,辛苦了!

    铁寒玉忙道不敢,三女先后起身,胡夫人母女又拜见淑妃等二妃嫔。

    相互见礼己毕,贤妃齐氏笑吟吟走到耶律红缨三人之间,笑道:“哟,这三位可是世间少有的大美人啊,本宫都要自惭形秽了!皇上此番出征数月,不单灭了一大国,别的方面的收获也不小嘛!咯咯咯……

    耶律红缨听了芳心雀跃不已,甜甜一笑道:“谢谢姐姐,姐姐你才真的好美握!人家在草原上从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人,跟仙女下凡一样!”

    不同于耶律红缨的见面熟。胡静菡小妹妹怕生,怯怯的保依进母亲怀里。胡夫人含笑作答,不卑不亢,从容自若的风仪让在场不少人暗暗心折。

    萧若随口介绍了一下三人,只说耶律红缨本是契丹族公主,如个成了他地私人女奴二号,而胡静菡是他的小妹妹,这位夫人是她母亲……十分轻猫淡写。

    萧若无限温柔的揽着皇后腰肢。含笑道:“皇后凤体还好吧?宝宝有没有给你捣蛋?”胸中柔情泛滥,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到头来却只说出这么一句。

    听得周围一些宫女掩嘴偷笑,皇后又是羞涩又是自豪,娇嗔了一声:“皇上!”

    萧若哈哈朗笑声中,小心翼翼拥着皇后往宫内走去、众人跟随在后。一路说说笑笑,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后宫里宫阂恢宏壮丽、气象万干:亭树桂阁,瑶台闻苑。美伦美奂,极尽雅致:处处繁花似锦,流红滴翠,曲径通幽。珍禽异兽佯倘奇花异草之中,尾尾彩鳞流连碧绿圆荷之下。空气间沐满着淡淡的芬芳,如诗如画。有若人间仙境。

    比起空旷幽静的洛阳行宫,皇宫内太监宫女人数多达近万,这还是由于四大王族叛乱逆出了一部分太监宫女,若不然人数更要远远一万。宫内极为热闹。随着皇帝的归来与皇后娘娘的临盆之期已近,使后官增添了不少喜庆气息、人人脸上挂着喜色。到处一队队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走到哪里都有人侍候……

    这才是真正的皇家排场,耶律红缨看得两眼放光,张大了嘴巴再也合不上:头一回进皇宫地胡夫人母女亦是大开眼界。暗自惊叹不已,江湖人常说一入侯门深似海。而皇官比侯府又不知深了几倍,人世间的绝顶富贵,莫过于此。

    萧若征得太后皇后同意,册封胡静菡为贵人,安排她住在西宫附近的一处精雅宫殿里、念其年纪尚轻,为免她初入宫的寂寞,胡夫人暂时留在宫里,与女儿同住。别人不知道这样安排的深意,只有胡夫人心知肚明,她芳心又是害躁、又是难堪,另外还有几许隐隐的兴奋与期待……

    胡夫人母女一齐叩拜谢思,胡静菡羞得抬不起头来,她对皇宫的事情不太了解,只知既能跟大哥哥住在一起,母亲又在身旁,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耶律红缨则没有册封,名义上仍是皇帝的女奴,但后宫没人敢小看她,使她更有一种然的她位。

    时辰已至黄昏,众嫔妃各自回宫。萧若在慈宁宫陪太后用过晚膳,便起驾直趋中宫。

    皇后隐隐猜到皇帝会来中宫,早预备好了一切,见皇帝刚放下碗筷就来,芳心一阵欣慰,一阵甜蜜,把皇帝迎入宫中。

    中宫太监宫女们默默退了下去,独留下皇帝皇后二人。

    “皇后……朕地凤儿……”萧若深情的呼唤着,一把楼住皇后臃肿的娇躯,有一种同时拥抱她和宝宝的奇妙感觉,心弦颤动,柔情上诵,幸辐感充诣胸臆,伸手轻轻挑起皇后的下领,深深凝视着她一泓秋水的绝美眼眸,无限温柔道:“皇后……朕地凤儿,朕离京在外没有一天不想你,一别数月,朕想你都快想疯了!”

    皇后抿嘴甜甜一笑,宛若春花绽放,倾国倾城,道不尽的柔情密意尽在这一笑之中,令人目眩神迷,喃喃道:“臣妾也日日夜夜思念皇上,每天晚上祈求皇上安然无恙,平安归来。”

    话未说完,萧若猛地一低头,张嘴吻住了皇后花辩般娇艳欲滴的鲜唇,皇后只出“嘤咛”一声娇啼,话语声葛然而止,满面红云,任他予取予求。

    萧若情动如火,含着她柔嫩滑腻的两片樱唇,疯狂地舔抵吮吸,大舌头与她小香舌追逐交缠,抵死缠绵。皇后也如痴如醉,两条玉臂勾住他颈脖,热情的反应着。

    他灼热的气息喷在皇后脸上,两条手臂抱着她越收越紧,此男彼女直恨不得融入对方的身体里去、神魂飘荡,晃晃悠悠,只知对方就是彼此地一切,浑不知身在何处。数月的相思,尽数融入于热吻之中。

    皇后娇喘吁吁,几乎被他的热情所融化,在爱郎怀里心神俱醉。

    萧若这一通热吻,直吻到皇后缨缨求饶,才终于罢休。抬头含情脉脉地注视她,皇后也痴痴仰望着他。

    “凤儿……”

    “皇上……”

    千言万语,柔情蜜意尽在不言之中。

    萧若一整晚待在中宫,只要深爱的皇后在眼前,他就想不起别人。

    他无限爱怜地楼着皇后,并肩躺在凤褐上,相保相依、尽情倾诉几个月以来的相思之苦,细语偶偶,情话绵绵,道不尽的缠绵缝倦,你哝我哝。

    萧若见美若天仙的皇后、如今大腹便便的模样实在可爱,时不时附耳在她腹部,凝神倾听里面的动静,还跟未出世的宝宝一本正经的说话,问他有没有捣蛋踢母后啊,哪天出来啊……逗得皇后娇笑连连。

    幸福甜蜜的时光悄悄流逝不知不觉中,已交二更天了。

    皇后粹然惊醒,坐起身,幽幽道:“皇上怒罪,臣妾身怀九个月身孕,绝对不能侍寝的,请皇上去别的宫吧!”她芳心酸酸的,实在不想离开他温暖的怀抱,可无论有多不情愿,以一代贤后自律的她,也只能请皇上去临幸其他嫔姑。

    萧若却不起身,望着皇后展颜一笑,笑道:“不要!朕今晚哪儿也不去,就二住中宫了,哈哈!”说着,又把皇后楼进怀里。因她身怀六甲,他不敢稍微粗暴,任何举动都小心翼翼。

    皇后一听大急,“皇上别闹,臣妾感谢皇上思宠,可是……可是臣妾现在真的不能侍寝的……”

    萧若朗声络给一笑,伸手在她堆雪凝脂的琼鼻上刮了一下,怪笑道:“皇后想岔了不是?谁说朕在中宫住,就一定要皇后侍寝了?”

    “皇上的意思是……”皇后听懂了他的意思,但却有些难以置信,芳心深处隐隐感到一阵惊喜。

    “天色很晚了,睡吧,睡吧、朕明儿一早还要上朝。”萧若轻轻搂着皇后,让她螓靠在自己胸胜上。他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多时,渐渐鼻息均匀,似已进入梦乡。

    皇后眼圈红红的,静静躺在皇帝雄健的体抱里、只觉幸福感一阵阵袭来,无限美满……不知不觉中,也悄然睡去。她睡梦中脸上兀自洋溢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

    翌日清晨、卯时初刻。

    萧若被皇后温柔的声音唤醒,该准备上朝了。

    萧若已连渐习惯了古时人的早睡早起、卯时起床也不像以前那么难受。

    贤慧的皇后想亲自服侍皇帝穿戴盟洗,萧若坚决不许,让九个月身孕的皇后好生歇着,有宫女服侍就行了。

    栋洗完毕,萧若吻了皇后一下,万般温情的向她道别,让她没事就在床上待着,她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然后快步出宫而去。

    他临行前,还不忘反复叮嘱中宫的稳婆,命她们寸步不离的照顾好皇后。

    宫中众稳婆一一漂遵,皇帝皇后的事她们自不敢有丝毫怠慢。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