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兵围胡家堡(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那大哥哥能常来看人家吗?我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同龄玩伴,除了爹娘就是长辈、都没人陪我玩、人家一个人在堡里很没劲咯……

    萧若听完,不由自主心想:“要是你真被朱知府献进皇宫,那大哥就会天天陪你玩了。

    “这想法怪邪恶的,他笑笑道:“好啊,大哥哥一有时间就会去看你的。

    胡静菡瑟时面露喜色,张嘴哦了声,很乖的样子。

    大致梳洗了一番,萧若带着胡静菡出门、确认一下方向,径向西北走去。

    路上碰见个机柴礁夫,打听清楚了去胡家堡怎么是,两人欢欢喜喜上路,一路谈谈笑笑,倒也不寂寞。

    萧若嫌用是的太慢,然而荒郊野惨的无处买马,想背起胡静菡飞奔,谁知人家小姑娘却一本正经说:“不行,男女授受不亲!”

    萧若一听就晕了、气道:“你不是没长大的小女孩么、还讲究这人?

    胡静菡羞红着脸说:“可是……可是人家今年已经十五岁半了啊,娘亲说一般人家女孩子长到这么大,都孩谈婚论嫁了。”

    萧若彻底服了她,一会儿是什么都要人照顾的小女孩,一会儿又要扮大人,好事都被她占了。

    无奈何,只有继续用是的。

    走到辰时初,胡静菡小姑娘忽道:“到人家吃早膳的时间了,人家平时都是这时吃的。”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叫萧若到哪去给她弄早膳吃。他身上也没带任何食物,道:“在外地不比在家里,讲究不了那么多。你先忍一忍,等到家了自然有吃的,啊,乖!”他堂堂皇帝不也没吃早饭。

    胡静菡小嘴儿极得老高。

    是了一会儿,咕咕一声响,似乎是她肚子出的声音。她便往地上一坐,搽娇不肯是了、“人家肚肚俄了握!”说时,眼巴巴望着萧若,像只等待喂食的小兽。

    “我说你这小妮子,别动不动就撒娇。

    你刚才不是还自称大人么。

    要换了一般你这么大的小姑娘,都该当妈了,当妈的得照顾孩子。得服侍丈夫。而我看你呀,你自己还要人照顾要人服侍!”

    好说歹说胡静菡只是不依、没东西吃就死话不起来,跟小孩子似的。

    萧若没办法,只得继续充当她保姆的角色,他拔出宝剑,在树林中打猎,总算运气不错。很快就打到一只野兔。他提着野兔在僳边清洗好,生推火。用树枚穿着烤,熟了两人分着吃。

    胡静菡早饿了。一边啃一边大赞好吃,吃得不亦乐乎,不住说大哥哥真厉害什么都会。

    萧若暗自好笑,估计她大小姐从来没在外面烤过野味吃,觉得无比新鲜,并且也饿了,所以才会认为好吃得不得了,要多吃几次她便不这么说了。他自己就不觉得这般没油盐没作料地烤野兔有多好吃。

    填饱了肚子,两人继续上路,直到近午时分,才终于到达胡家堡。

    离堡尚有里许之遥便碰见出来寻大小姐的一队堡丁。见大小姐平安归来,堡丁惊喜之下飞一般进堡报讯。

    不多时,堡门大开,胡家堡堡主夫妇亲率众多部属迎了出来。

    昨晚在黑暗混乱之中相见,彼此都看不太清,现下萧若凝目望去。

    只见胡堡主胡绝之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材魁梧,国字脸,相貌堂堂,威武不凡,双目开闰之际精光闪烁,显然内功修为已至极高境界。

    他身旁的胡夫人一身素服,身姿娜娜曼妙、贼底淡扫,明眸秋波如木,瑶嘴琼鼻、望之如二十多岁、国色天香,风韵极佳,长相与胡静菡很相似、如说胡静菡还是青涩的苹果的话、那她便是熟透她水蜜桃。若非萧若事先知道,一定会以为她是胡静菡的姐姐。

    此外,姓荆的中年人与鲁师妹也在其中,两人身上都有包扎,想必昨晚负了伤。鲁师妹年约三十许,一身劲装,颇有几具姿色、怪不得白莲教五行使者拿她打趣。

    胡堡主夫妇身旁,是铁寒玉、耶律红缨和叶婉儿三人,萧若看见她们三人安然无患、心里悬着地一块大石就此放下。

    “爹爹!娘亲!……爹爹,娘亲……”离他们还有蛮远、胡静菡小姑娘便冲了出去,一面呼唤着父母,一面飞奔。

    胡夫人眼眶一红,一个箭步冲上前,将乳燕投怀地宝贝女儿一抱住,紧紧楼在怀里、低头拼命的亲吻、“心肝”“肉儿”的唤个不停。

    胡堡主来到旁边,伸手爱怜地拍抚女儿小肚袋、呵呵呵直笑,疼爱之情诺于言表。

    萧若心里好笑,怪不得胡静菡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有这么宠溺的父母,生是娇着生,养是惯着养、她想长大都难。

    耶律红缨也蹦溯跳跳冲过来、洒下一路银铃般的胳笑,挟着一阵香风朴入萧若怀里,“主人,主人……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按人家的,人家好想你喔!

    大庭广众之下不太雅观,萧若抱了她一下,便把她放开,小声温言安慰。

    前面地胡静菡不知何时回过头,幽幽望着萧若与耶律红缨的亲呢举动,胸口没来由一阵气闷,撅起了小嘴儿,指着萧若道:“就是那位大哥哥救了菡儿,要不是他,人家就回不来了。”

    胡绝之大步走上前来,重重一拍萧若肩膀,洪声笑道:“好兄弟!你这朋友姓胡地交定了。我们江湖上有一句话:大思不言谢。我多余的废话就不说了,反正小兄弟日后若有什么差遣,只须传个讯来,我胡家堡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我姓胡地要是皱一皱眉头,祖宗十八代都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萧若深深感到这爽朗汉子语出至诚,忙道:“胡堡主言重了,晚辈还没谢过堡主解救两位红颜知己之思……”

    胡夫人在一旁笑道:“你们就别谢来谢去了,绝之,你还不带恩公进堡再说!”

    “对对,娘子言之有理。”胡绝之大笑着一把拉起萧若的手,“小兄弟,是,进堡再说,个儿个我要与你举杯痛饮,一醉方休!哈哈,哈哈……”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