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幕后主使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此言一出、好似一个睛天霹雳当头炸响,店内所有人都惊呆了,无不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四下里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萧若脑子也短路了几秒钟,一片空白。他原本打定主意,不论对方说出什么人是幕后主使、都要将其治罪,再神通广大的人也逃不出自己手心。万万想不到,对方得意洋洋说出的那人竟是他自己本人!世上怎有这么荒唐的事。

    打手老大很满意这少年公子的震惊表情一一虽说他还没有吓趴下。其余打手也嘿嘿怪笑了起来,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看上去虽然狼狈,却有种不可一世的气焰。

    “嘿嘿嘿……你这不开眼的小子怕了吧?敢管皇上他老人家的闲事,你简直是老寿星上吊——活腻味了哈!

    “叶老头,劝你乖乖把闺女交给我们,如若不然……嘿嘿嘿,惹得皇上龙颜大怒,你们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嘿嘿,你们现在该明白了吧?要是坏了皇上的好事,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逃到天涯海角也不管用,天大地大皇上最大!哈哈哈哈……”

    店内客人们禁若寒蝉,没一个人敢吱声,包括叶老头一家人,老板娘楼着女儿一个劲儿的抹眼泪,自怨命苦。

    萧若面色古怪,有种极度荒谬的感觉萦绕心中、盘桓不去、终于忍俊不禁,仰天哈哈大笑了开来。在店内显得十分突兀。

    这一笑,直把打手们笑得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心说这人该不会吓傻了吧!

    耶律红缨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望对面一群泼皮无赖。又瞧瞧萧若,似乎恍然大悟、“哦,人家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是你……”

    话未说完,被萧若一挥手打断。他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

    萧若面朝众打手,冷冷道:“你们胡说入道!当今皇上绝不可能指使你们干这般勾当,你们胡言乱语,污蔑皇上清誉,犯了欺君之罪,要诛灭九族的!”

    打手们笑声不停,有恃无恐的样子,打手老大吊着嗓子道:“什么欺君之罪?我们是在为皇上他老人家办事,你这不开眼的小子坏了皇上好事。才是欺君之罪!”手下打手七嘴八舌的起哄。

    萧若不跟他们缠杂不清,道:“你们滚吧!叫你们家老爷来见我。”

    “好。痛快!你小子有种!”打手老大两手捂着痛处,恶狠狠道:“不怕死的就在这等着,回头叫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打手老大兀自絮絮叼叼放狠话、萧若剑眉一轩,喝道:“快滚!本公子在此恭候。”

    众打手吓得一哆嗓。不敢再说,连滚带爬地跑了。

    打手们走后。也不知哪个打头,店内众客人纷纷鼓起掌叫起好来。都要敬这见义勇为地少年一杯。

    萧若两手抱拳,向众人打个团揖致意。

    叶老头带着老婆女儿来到萧若面前,一齐跪倒在地,纳头便拜,呜咽道:“多谢思公相救!“店小二也跪在最后面。

    萧若连忙侧身避一旁,伸手去扶起他们一家起来,道:“快别如此,在下受不起,快快起来。”

    叶老头再磕了个头,方才带着一家人站起身来。

    萧若问起事情缘由、叶老头唉声叹气缓缓说出此事的来龙去脉。跟萧若料想的差不多,无非是城东张大员外看上了他们家女儿,然后设计弄个圈套,使得叶家欠张大员外一笔还不起的银子,等到了期限,张员外派家丁打手来收债,若还得出钱来,万事皆休,要是还不出,那就不好意思拉他女儿去抵债了。

    店内众人听了,无不破口大骂,义愤形之于面。

    萧若问道:“那张员外如此无法无天、你们怎地不去报官?”

    老板娘搂着女儿一面哭,一面说道:“我们到哪去报官哟?姓张的他自己就是官一一他跟我们城县令陈老爷是拜把子兄弟,叫我们上哪去申冤哟!我苦命的乖囡、呜呜呜……”弄得叶小姑娘也陪着娘亲流泪。

    几个本地客人也说张员外与陈县官狼狈为奸,在本地横行无忌,无恶不做,老百姓敢怒不怒言。

    萧若气得说不出话来、官府与黑势力勾结,叫老百姓怎么活?

    铁寒玉脆声道:“那你们可以进京告御状啊,直接告到大理寺,看还有谁能包庇他们。”她美眸中寒光闪闪,杀机一闪而过。对于这等官场败类,她最喜欢拖进刑部大刑房,让其尽情品尝刑部七十二般酷刑。

    叶老头哭丧着脸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当官地官官相护,不就是那么回事儿。陈县今的顶头上司洛阳知府朱老爷……嘿嘿,公子猜怎么着?陈县令是朱知府的门生,曾经有人上洛阳府去告陈县令的状,结果反被衙役打得半死扔了出来。常言道:民不告官。真有道理啊!”

    “别怕,你别怕咯!”耶律红缨满脸兴奋、“你报官没用不打紧,只要给一个人知道了、就会把这些个贪官污吏通通铲除的!你放心好了。”

    叶老头听了,两眼一亮、道:“姑娘说的是除暴安良的侠客吗?”说着,打眼望了望萧若,虽然适才目睹过他打倒六个打手的一幕、可还是很难相信这俊秀少年是传说中飞檐走壁、击杀狗官的侠客、不由又摇了摇头、眼中光芒黯淡下去。

    萧若心里不太舒服,底下民众对朝廷彻底失望,转而期待侠客为他们伸张正义,这绝不是好现象。

    正说话之时,店门外脚步声杂沓、一大群人来到店门口、当中有官差、也有打手,不久前被萧若打跑地那几个打手就在其中。

    两位老爷在手下簇拥中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左旁一个是身着员外装束的壮汉、掌中托着两颗铁弹子不住把玩:右是身穿七品官服地县令,肥头大耳,满面红光,挺着个大肚子,神情十分踞傲。

    萧若心说这两人估计就是张员外与陈县令了,他们来的正好,今儿个非把这些地方恶势力连根拔起不可。

    萧若打量对方两人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

    “就是这小子!”打手老大高声叫道。

    张陈二人对视一眼,当下、张员外上前一步、冲萧若一抱拳,道:“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府上何处?”他见萧若衣饰华贵,气宇不凡,生怕他出自哪家显贵大阀,所以说话这般恭敬,想先摸请楚对方的底细。

    萧若负手而立,不答反问:“想必你就是那群泼皮言语中的老爷了?听说你就是王法,口气相当不小啊,只怕当今皇上都不敢这么说。”

    张员外仰天打个哈哈,干笑道:“下人无知,随口瞎咧咧,当不得真地。公子出手打伤我手下六人,还没请教公子是什么人……”

    后面陈县令老大不耐烦,叫道:“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通通抓起来不就结了!”就要喝令官差动手抓人。

    “你敢!”耶律红缨跳出来道。

    陈县令乍见小公主,眼睛猛地一亮,不自觉的惊“噗”了一声,命令手下抓人也忘了,两眼死死盯着她,再也移不开目光,着了魔似地喃喃念道:“都说叶老头的闺女够水灵了,不意还有更国色天香地,我们县何时有这么美的姑娘……”

    “人家路过的咯!”耶律红缨娇笑道。

    陈县令上前两步,色眯眯道:“小姑娘,你多大了,成亲了没有?”

    这么问一个年轻姑娘十分逾礼,要换了铁寒玉,多半提手就是一巴掌抽的过去,而耶律红缨生长于大草原,早习惯了说话直来直去、草原上男女之防也不像中原那么森严,闻言丝毫不以为忤,咯咯笑道:“人家今年十八岁啰,可不是小孩子了!成亲……”说到这里,她瞟了萧若一眼,桃腮一片潮红,扭捏道:“还……还没成亲呢!”

    陈县令一听大喜过望,大笑道:“你们听见没有?她还没嫁人、而且才十八岁……正好十八岁啊!哈哈哈哈……”

    萧若听他一再强调十八岁,心头猛地一动、一刹那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再一凝神思索、却又一片茫然,什么也没把握住。

    陈县令自顾自狂喜道:“这小姑娘比叶老头的女儿强上不少,若是把她献上去,九娘见了一定欢喜,在恩师处本官又立下一桩大功了!哈哈哈哈……”

    他手下人立时凑趣、恭喜大人升官财平步青云……谄语不绝于耳。

    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萧若听在心里、暗忖原来他们上面还有人,看来事情没那么筒单,暂且不要打草惊蛇,放长线钓大鱼,以便将事情原原本本察个水落石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