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潜伏在皇帝身边的美少女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良久之后,书房内的狂风暴雨终于告一段落。

    萧若楼着新破瓜的美少女躺在桌面上。只觉神清气爽,全身上下畅美莫可名状。飘飘荡荡宛如仍旧置身云端。在怀中玉人娇小的**上纵情泄过后,他欲火消退。头脑回复清明。一种强暴未成年幼女的罪恶感,再度浮上心头,下意识里。不住的对她又拍又哄。极尽温柔,与方才狂暴粗野的举动判若两人。

    他体内真气鼓荡如沸,流转不息,如意神功修为又加深了一层。

    莹儿元阴初破时。他采补获益之大,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比皇后、铁寒玉、耶律青岚三个资质顶尖的大美人破身时加起来的还多。委实今他惊喜莫名,“难道这魔教小妖女竟是个绝佳的双修炉鼎?”萧若隐隐感到她体内有一股至阴至阳的内息,与自己采阴补阳的内功心法相呼应。

    可怜的雪莹儿小妹妹饱更摧残。自打给他悍然破体开苞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缨缨呜呜的啼哭,此后再没有停过,一直哭到此刻,眼泪都快流干了。

    她雪白晶莹的肌肤上青一抉红一抉、在在记载着皇帝方才的兽行。

    她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娇小的身子怎经受得起他龙虎之威?她从不知道男人那家伙竟是如此的可怕。直被他折腾得死去话来,痛不欲生。她数度在撕裂的剧痛中晕厥过去,又数度被剧痛刺激醒来……

    萧若在她娇嫩莹白的**上尽情驰骋之际,倒现一件异事,让他惊喜莫名。原本只道以自己今时的床上本领,再以**助阵,即便数个成年女子也不易抵挡得住,雪莹儿这么个未成年菲女决计吃不消,不加克制的话。真有可能弄出人命来。故此他一开始还未敢尽兴。打算到她支持不住时便饶了她--小妖女纵然死有余辜,被皇帝操死在桌上总太不成话。

    不料,雪莹儿人看起来虽小。但天赋异禀,育得很不错的**似乎有难以置信的承受能力。并未在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枯萎。虽然她痛得很惨。哭得很惨。然而。看似娇嫩无比的**却将他一记记冲击照单全收,毫不合糊。

    “小妖女不愧是小妖女!”萧若不得不为之感叹。既然碰上床上对手。那就用不着客气了,他之后再无保留,痛痛快快地在雪莹儿身上寻欢作乐了一回,酣畅淋漓。其**蚀骨。自不待言。

    书桌上一片狼籍,男女**相拥,但闻雪莹儿悲切无助的嘤嘤哭泣声回荡在空中,为适才生的一幕提供了绝佳注脚。

    萧若心满意足。兀自回味适才漏*点余韵,随口哄着饱经摧残的美少女。笑道:“别哭了,嗯!你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朕早就说过你会后悔吧。你看,你看。后悔了不是……。“嘿嘿嘿。别哭别哭。乖!”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雪莹儿听了。羞怒交迸。两只小粉拳雨点般落在他胸膛上。

    正当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忽闻外面人声杂香。喧哗声大作,“……不好了!太庙失火了!快来人啊!……”奔走呼喊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萧若闻言怔了一怔。太庙系供奉历代姬氏先皇牌位之处,自来戒备森严、庙中执事均是细心谨慎之人,闲人也不可靠近,怎地会突然失火?此事着实透着蹊跷。

    汉人自古尊师敬祖,太庙作为皇家宗狗,重要性非同一般,要是给一把火烧成灰烬。不单单皇帝大夫颜面。还很可能被臣民当作不祥的预兆,若被唯恐天下不乱之辈利用,散播些“天亡姬氏”“华朝气数将尽”之类的饿言、渐渐安定下来的民心又将浮动。

    萧若待不下去了,当下无暇多想,出指点了雪莹儿穴道,让她一动不能乱动,然后草草披上衣衫,开门冲出房去,随手锁上房门,便一阵风似的飞出太医院。

    萧若一出得太医院,便见内城西北角红光大起,正是太庙所在的位置。他周围卫兵奔走呼喊。明暗中影影绰绰,人声哗杂,不少卫兵民众提着木桶奔向太庙,加入灭火的行列。

    萧若暗提一口丹田真气,展动身形,望西北太庙方向疾驰而去。

    他这一番全力飞驰,与以前光景又自不同,只觉全身真气循环气息。身轻如燕,势若奔马,两侧房舍飞一般倒退。他心知安才采补那资质奇异地小妖女,绞自己内功修为大大前进了一步,已非昔日可比。

    他胸臆间豪气大生,飞驰中蓦然仰天纵声长啸,啸声激越高昂,响彻长空,震动宫阙、宛如九霄龙吟,闻看莫不心雅动摇。

    不一刻,萧若来到太庙之案、见无数卫兵及自赶来的民众正忙着救火。来回奔跑,一桶桶水泼将过去,火势已得到控制。

    原本前来太庙的卫兵就多达数十人。火灾一起,他们便开始尽力扑救,再加上随后赶来救火的大相官差民众,众人合力扑救之下,火势还未成气候就被压制下去。扑灭只是时间问题。

    萧若不由松了口气,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就此放下。便在此时。他猛然觉方侧两丈之外空气一阵异样的波动……

    “忍者!!”这个念头电光石火般在他脑中疾闪而过,他不及细想。应变神无比、刷地拔出腰间天子佩剑,剑光横空、便朝即将逃遁无踪的忍者杀去。“哪里跑?!给朕留下了!”

    剑光笼罩之处现出一个黑中蒙面的忍者身影,这忍者施展忍术隐匿之际。全未料到突然被人识破。挥剑杀将过来、当下他无可奈何、只好收住身法,停步应敌。

    萧若剑势变幻无方。半途中剑尖轻颤。“嗡”的一声。抖出一片森森寒芒。罩向黑衣忍者。剑光暴闪。寒芒凛列、破空嗤嗤作响,威势异常惊人。他情知与忍者交手往住一抬间分胜败,是以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暮霜苍茫之中、黑衣忍者身形诡异难言的一晃。忽然身躯一分为二,再一晃处,便二分为四。四道黑烟般的人影出现在萧若四周,如鬼如魁、诡异莫名。

    萧若心头一凛、他情知遇到了真正地东洋武学高手、此前交过手的忍者没有一人及得上此人一一包括身为上忍的齐木灵子在内。

    萧若止步收抬。凝立原地。剑尖垂地、抱元守一。双目微微阖上,不为敌人忍术幻象所感,用心去感知周围所有的一切。

    蓦然。前后左方四缕锐风同时袭至。出刀迅捷无经。又今人难辨真伪……

    萧若灵台澄澈无比,刹那间,周围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也静了下来。敌人一举一动仿佛都亲眼所见……

    他左手食中二指并指如乾。翻腕一提处。便夹住了右侧刺来地倭刀刀身。前左后三面刀光俱是幻影,随之消失不见。

    萧若双目霍地张开、清啸声里。腾身拔地而起,一抬“神龙摆尾”。旋腿反踢。正中黑衣忍者胸口、砰地一声闷响。伴随着令人毛骨惊然的骨裂喀喀之声。忍者口喷鲜血。两手松开倭刀,踉跄倒退。

    萧若振臂一扬。右手天子佩剑脱手飞出,化作一道白光,迅雷不及掩耳般直奔忍者而去。

    血光迸溅,宝剑没入忍者胸口。刺了个对穿,余势未衰,仍将忍者带倒。“嗓”地一声钉在地上。剑柄无自颤动。

    萧若深深吸了口气,暗自调匀内息。这来回几下兔起鹘落,快捷无伦,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其凶险之处,间不容。

    他走上前去,借着太庙的火光,凝目朝忍者尸体望去,不禁为之一呆一一却见被宝剑钉在地上的。哪里是什么东洋忍者,而是忍者夜行服包裹的一段木头!

    “嘿,又是金蝉脱壳!这东洋鼠辈逃命地本领倒了得。哼哼!”萧若暗觉可惜、还以为把这忍者留下来了。谁知到头来,还是给他以忍术逃得无影无踪。

    在众人协力扑救之下。太庙火势很快被扑灭。太庙主体受损不大,派工匠修补一番。就可尽复旧观。

    事后诸点庙内物品。现只少了三件祭祀之物。分别是敌酋岛津秀九的头颅。以及他的鬼面具和宝刀。当日大军凯旋返京,这三件象征全胜战下她战利品游街示众几日。便祭把于太庙列祖列宗灵位都。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之后。莫名其妙的不知所踪。

    萧若心中一动。微微沉吟之间。便将其中联系想得一清二楚。这三件东西必是那忍者高手所窃。他先潜入太庙附近。到了夜间便放起一把火,制造出混乱。然后于混乱之中避过太庙守卫的耳目。闪入其内夺得三物。最后神不知鬼不觉的遁去。

    萧若心里有数。扶桑忍者本是暗杀、破坏、潜入、侦察的高手。而他所遇地那个忍者更是高手中的高手。连身为上忍的齐木灵子都难以望其项背。完成这个任务自然不在话下。

    三件战利品中最重要的皆是那青铜色鬼面具。据北条夫人所言,此物是岛津家世代相传的圣物。自有史记我以来。只有岛津家当代家主才能佩戴。也是家主权力的象征,那忍者十有**是岛津家地余孽所指使。若他们不夺回鬼面具,岛津家继承人无法继承家主之位,已然元气大伤的扶桑岛津一族很可能就此土崩瓦解。

    “哼哼。朕抢到手的东西你们也敢偷回去。人矮胆子倒不小。朕早晚把你们整个岛国踏平!”萧若恨恨的想。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