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虚虚实实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翌日一早,曙光初露,晨曦四合,东方海面上旭日将升未升。望海城下,华朝军营里已热闹了起来,精神抖擞的士兵自营帐里大步行出、浑身上下披挂整齐,饱餐一顿后,各自列队准备,迫不急待等候攻城命令。

    反观望海城内,东洋人基本上全部一宿未睡.昨晚抓紧时间准备守城事宜、整整一宿没有消停,到得早上,城头上两族士兵人人疲惫不堪,累了个半死,但精神都很亢奋,因为此刻城墙上箭矢、擂木、滚石等守城物资堆积如山.若是华朝军队敢来硬碰硬攻城,就要狠狠给他们个迎头痛击。两族人自信心满满、这些亡命之徒此刻已经没退路了,横竖没了活路,就是死、都要死在城墙上,他们说什么也不相信华朝军队能攻入城墙一一在他们所有人拼光之前。

    萧若今日五更时分就已经起床,带着几名大内待卫出营.策马围统望海城转悠了两圈,了望敌情。令侍卫们莫明所以的是,皇帝观敌情时始终面色古怪,好似极力忍住笑意的模样.着实让他们一头雾水、想问又不敢问。

    回营之后,天色已明.萧若命人把众将招来御帐.趁全军士兵埋锅造饭的工夫开战前会议,布置具体任务细节,诸将相继洪声领命而退,豪情万丈。

    辰牌时分,一切准备就猪。

    萧若跨上御马,来到城池西面的大营外,下令将北、南两面城墙下的大炮尽数调到西面来。

    这番调动动静不小,城墙上众多东洋人看得一清二楚,经过昨日两轮炮击。他们对这些个中看不中用的“铁疙瘩“极度不屑,不由得出一片轰笑。在城墙上鼓噪起来,用两族夷语高声叫骂。耀武杨威。

    “这些东洋来的拘东西好不可恶,死到临头还要卖狂!”皇帝身后地秦义忿忿说道。

    萧若转头瞟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遥远的西方有句谚语: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秦义听了此言默然不语,侧头沉思,似乎若有所悟。

    女军师惊奇地望着皇帝,问道:“皇上这句话打哪儿听来的?”

    萧若笑而不答。使女军师越觉得高深莫测,不可揣度。

    不多时,七十门大炮在城西排列整齐、炮口俱都朝向城墙。黑黝黝地。神威凛凛。跟着弹药填装完毕,引线牵出.炮兵手执火把侧立一旁待命、这回并没有刻意只填装三成半的火药,而是正常足量填装。在此期间,东洋人在城头上尽情大嚷大笑。用最肮脏地语言手势表达对大炮的鄙夷之情,并对华朝人的愚蠢表示遗憾……

    “开炮!开炮!!”随着皇帝一声令下,七十门大炮一齐开火,轰隆隆一阵震天巨响,地动山摇,炮弹裹着团团火光猛然撞在城墙上……

    刹那之间令所有扶桑高丽人不可相像的一幕出现了:西面城墙剧烈震荡着整个崩塌下去,碎石四溅,尘土飞扬,原本矗立的城墙成了一大堆乱石,防守西面城墙的千余名扶桑人摔得筋断骨折,哀鸿遍野,其中不少人更被活埋在了乱石中。

    其实望海城只是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城墙不高,顶多只有三四丈,由夯土伴石料筑成,根本谈不上如何坚固,如果换了中原人打内战,没有人会蠢到坚守这种县城,要守也应守大城、坚城,也只要东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等城池上.并对这种在他们看来巍峨雄壮、实则脆弱不堪地城墙寄托不切实际地幻想。

    城墙随着炮声轰然崩塌,城内其他东洋人彻底傻掉了,呆呆望着西面城墙,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神来,简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若高举天子佩剑朝城墙倒塌处一指,“杀!!”顿时万马奔腾,禁军及御林军骑兵如潮水般涌向小城,势如排山倒海一般。

    城内负隅顽抗的东洋人肝胆俱裂,吓得面无人色,惶惶不知所措。自昨日两轮炮击后,东洋人喜出望外中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城墙上,一心一意想打一场守城战,并为此准备了一个通宵,所有人累得够呛,作梦也没想到,作为他们精神支柱的城墙一瞬间就被轰倒了!这一刻,被轰例的不仅仅是城墙,伴随倒下地,还有他们的信心及斗志。所造成的心理冲击无以伦比。绝望中,很多人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骑兵潮水般冲上乱石堆,纵马一跃进城,争先恐后涌向城内深处、很快便贯穿全城,将城内及各段城墙上的敌人切成一块一块。

    看华朝步兵也开始大举进城、东洋人的败亡已成定局,再不能挽回。

    东洋人军心大乱,各级指挥已不能正常挥作用,许多士兵像没头的苍蝇似的东奔西窜,惊声尖叫,更有不少士兵绝望中抛下武器.跪在街旁求饶,但华朝骑兵毫不停顿的驰过,一刀一个,轻松写意砍下了他们的脑袋一一同胞惨遭屠戮的仇恨让所有华朝将士拒不接受俘虏。

    杀声震天,惨呼四起,小小城池已变成了个屠杀场.恰似半个多月前东洋人屠戮满城无辜居民的全演、只不过,如今屠人者反被人屠,真个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萧若在马上面无表情,冷冷的扫视战局。身后女军师叹息一声,背过身去,抽出她的墨玉洞萧,缓缓的吹奏起来。萧音呜咽,沧桑而低婉,在血腥的战场上空悠悠飘荡回旋。

    杀戮持续下去,城内各处东洋人身组织的抵耗越来越少,血肉残尸遍地都是,充满仇恨的华朝将士尽惜挥洒着他们的复仇火焰。

    忽然,城池北门大开,一群高丽重甲士兵拥簇着那姓金的白老将冲杀出来。

    华朝大军早将小城围得水泄不通,杀进城池的士兵不到总人数的一半,剩下的都在原地固守待命。北门外的士兵一见敌人突围,一声喊,雾时箭矢如暴雨倾下……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